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临高启明 > 《临高启明》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节 索尼娅
    “特里尼先生带来了他的全部积蓄。不过您的风险依然很大。”门多萨说,“掳获您的林船长十分贪婪,他希望从您身上获得一千五百元流通券。”

    “什么是流通券?”

    “是我们这里的钱币。”门多萨急促的说道,“特里尼先生已经答应拿出他在这里的全部积蓄来帮助您,但是他的积蓄远远凑不够这个数目……”

    玛丽娜的紧张的快要晕过去了,幸好门多萨小姐的下一句话让她松了口气,“……耶稣会的神父大人对您的遭遇也很同情,他们捐助了几百元,现在特里尼先生可以用二千流通券的价格将您买下――我认为这个会场上不会有人出这么高的价格的。”

    玛丽娜用近乎颤抖的声音表示了由衷的感谢。她热泪盈眶的注视着门多萨悄悄的走出她的视线。

    黑暗中,林汉隆坐在t台左边的一张小方桌上。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饮料和雪茄。为了便于接待,入场劵必须事先报名领取。他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等着拍卖开始。跟他同一桌的是机械厂的老同事们。下班后吃个饭就早早过来的。来的路上,每个人都说只是来看看场面,绝对没有一定要买洋马的打算。结果等到了场地,大家还是选了十分靠前的位置,离t台只隔一桌而已。隔得最近的桌子已经被若干精虫上脑的家伙在bbs上就预订了。

    林汉隆看了看,来得元老大约有七八十个――倒没有显出万人空巷的状态,看来多数人不打算暴露自己的馋相。

    “老林!老林!”林汉隆觉得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是东门吹雨。东门手上夹着一支未点火的雪茄对他说,“借下你的雪茄刀!”

    林汉隆应了一声,从桌上拿起雪茄刀递给东门吹雨。这雪茄刀是他得空自己做的,轻巧漂亮,用起来也很方便。

    “老林!这些洋马你看中哪个了?”

    林汉隆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就来看看,好玩呗。”其实林汉隆和其他表白“来看看而已”的元老一样口是心非,他在bbs上浏览洋马介绍和照片的时候就已经看中了一个金发蓝眼的少女。不仅是因为这个少女的体型容貌,而且她好像对自然科学有着浓厚的兴趣。林汉隆对单纯的体液交流兴趣不是特别大,但如果能跟妹子有精神交流的话那就大不一样了。

    东门吹雨“呵呵”了几声,手里已经裁好了雪茄。他把雪茄刀还给林汉隆,道:“其实我也就是来看看。”

    林汉隆随手拿起桌上的打火机打上火帮东门点上雪茄。他看着东门吹雨拿着点好的雪茄一步一摇地走回最前排的桌子,心里暗笑。“来看看?骗鬼啊。”

    拍卖前,一个个洋马妹子由女归化民工作人员牵着手被领上台来。同后世的模特们一样,她们先是慢慢地走到台前,然后在台下无数贪婪或者好奇或者淫亵的目光直射中站住,转上几圈,再走回到t台旁边的围幕里等待拍卖。当然了,她们跟模特还是很不一样的。她们都穿着统一的白色连衣裙,头发扎起。走起路来也没有猫步范,多数人不是畏畏缩缩不敢走,就是两眼茫然地让人牵着。林汉隆听说她们在中东的人贩子集市上是啥也不穿地任人摆布,他可不希望在这里重演――那纯粹是卖肉,低俗。

    终于他看见自己看中的金发少女了。她一出场,灵动的眼睛就在四处张望,好似对自己的境遇满不在乎,只是在好奇地见见世面而已。林汉隆心思一动,这姑娘不简单!

    前面桌子好像有人站起来了,直往金发少女脚底下凑。东门吹雨!这厮也看中这妹子了!林汉隆心往下一沉。看来今晚少不得一番厮杀。

    铃声一响,身着整齐西装外套,打着领带的一个光头壮汉满面春风的走过走到,从台右面的阶梯登上了拍卖台。

    此人正是何方回。从三亚被调回临高之后一直在金融口工作,因为他在旧时空的专业是拍卖,熟悉拍卖业务和银行法院海关处置不良资产流程。而治安战、全岛清丈田亩和农业税改革之后出现了大量的没收资产的处置工作,因而他很快就重操旧业,这次拍卖是他的本职,又是“为元老服务”,当然不容他推辞。为了表示正式,他还把当年在拍卖行穿过的旧西服穿上。

    何方回以行家的眼光扫视大厅,以确定观察员们都已经到位――后者全是女仆,主要是保证每一个人出价示意都被无一遗漏的迅速传送到拍卖台上。

    何方回对旧时空拍卖举号码牌的模式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拍卖技术太低的一种表现――毫无观赏性。因而这次拍卖每个座位都编有固定的号码,出价全凭买家手势示意,无需举任何号码牌。

    在座的,除了有兴趣参加竞买的元老之外,还有几个土著欧洲人,有几个何方回认识,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们来参加拍卖会,据说这是情报局的要求――莫非是为了显示我元老院的雄风?

    既然执委会批准了“鬼佬”来参加,想来是有原因。他也来不及多想,当下举起小木槌巧了三下,厅内顿时鸦雀无声。

    “晚上好,女士们,先生们。今晚提供给各位的是17名s级白种女奴,具体的细节我们已经公布在内网上。我们请诸位从第一位开始。”

    第一个女奴被女仆带上了展示台。另外两名女仆打开了大型展板上的帘子,上面出写有她名字、民族、身高、头发和瞳孔颜色、三围的种种详细数据的。

    “我从二百元开始开价。”他说道。

    随着台下的出价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观察员们注视着座位上每一微小举动:对领口的一下抚摸,一次举起手指,一支举起的钢笔。

    “二百五十元……二百七十五元……有人愿意出三百元吗?”何方回激情四射的呼喊着,“右边有人愿出三百元!三百元!有人愿要吗……”

    玛丽娜紧张的看着外面的拍卖,第一场拍卖很快就成结束了:一个来自波斯的十七岁姑娘以四百七十五元成交。

    “看样子扎赫拉她很受这里的人的欢迎。”

    “您认识她?”

    “在巴士拉的奴隶市场认识的,我们在一个奴隶贩子手上一起被拍卖得――算是朋友吧。”金发少女说。

    “您和一个异教徒做朋友吗?”玛丽娜很是不解。

    “我们首先是奴隶。”金发少女叹息了一声,说着她指了下远处的二个正在喝酒的欧洲人,低声说,“那就是在巴士拉把我们买下的英国人。他是个大奴隶贩子,一下就从巴士拉买了二百个女奴!原来这里有这么有钱的主顾!”

    “您一定受了不少苦。”

    “英国人待我们很不错,在巴巴利海盗手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金发少女打了个寒颤,似乎不愿回想,“幸亏他们要拿我卖大价钱,才没有折磨我――上帝保佑!每一个经手的奴隶贩子都认为我能卖大价钱。”

    玛丽娜简直不敢想象这个金发少女曾经有过怎样可怕的经历,不由得瑟瑟发抖,祈祷着能顺利被解救。

    洋马们被一个个拉出来拍卖。林汉隆把心思都放在那个金发少女身上,没有过多关注其他女奴的拍卖情况。不过他能感觉到,外表偏白人特征的女奴明显争抢激烈很多。金发蓝眼的妹子更是有好些人在抢。那个金发少女是后面几个出场的――看来办公厅对女奴的受欢迎程度还是很了解的,后面的显然是压轴的货色,估计价钱低不了。

    他一边担心着,一边希望到时候大家都买到了大白洋马,不来跟他抢了。不过东门吹雨这个家伙明显也对那妹子志在必得,一直没有出价。据他所知东门吹雨平日开销很小,买女仆也没有花很多钱――基本就是拿女仆补助金足额买得,估计跟他自己一样有大把的积累。

    不过,在票子多少上林汉隆是有充分的优势的,他享受的津贴很多:“技师等级津贴”、“恶劣环境津贴”、“重体力劳动补贴”……这些林林总总加在一起是很可观的数目。

    拍卖进行的很快,玛丽娜发觉这里浅色头发的女奴似乎更受欢迎,成交价都在八百元以上,年龄轻,三围尺寸佳的更是超过了一千元。有一个来自波兰的金发女郎虽然年龄偏大,依然卖出了八百五十元的高价。不过有着褐色头发和杏仁大眼的波斯女奴一样很有销路,竞价一路攀升,每一个成交价都不低于六百元。

    转眼已经拍卖到第十名女奴。第十一名女奴就是金发少女。当女仆们来带她上台的时候,她对着玛丽娜笑了笑:“您不要总是这么愁眉苦脸。”

    “您叫什么名字?”玛丽娜忽然意识到她还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名字。

    “我是索尼娅?丽丽?夏普尔――里斯本的博物学者,愿上帝保佑您!”她说着就被带上台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