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临高启明 > 《临高启明》正文 第五十四节 攻占梧州
    骆阳明在极度的煎熬中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他的家眷还留在宅子里,虽然有温铁头和伙计们照看,到底势单力薄,万一被乱兵祸及不堪设想。

    虽说从伏波军抵达城下到现在不过四五天时间,却象过了半辈子,真所谓度日如年。

    他几次想派人去家里接家眷,但是街道上混乱不堪,担心在路上反而发生意外,不如就在家里闭门躲藏着,那边多是米行,虽然目标大,但是公会也有丁壮们在守卫。

    眼瞅着天色微明,梧州南北两城城外都传来了隆隆炮声,骆阳明不由的精神一振――攻城了!

    各种颜色的信号火箭不时划过天际,在骆阳明看来犹如节日焰火一般美丽,他顾不得再看,赶紧从屋顶上爬了下来,向厅堂里的米粮公会的会董们报告。

    “澳洲人开始攻城了,用不了半日,这梧州就是大宋的天下了!”骆阳明手舞足蹈的说道。

    米粮公会的会董们原本呆滞愁闷的面孔顿时都舒展开来。他们提心吊胆已经几天了,眼下听说澳洲人就要入城,这无法无天的日子总算要结束了,大家的身家性命多半也能保住了,原本厅堂中凝重的气氛有些活跃起来了。仆役们端来的早餐原来放在桌上一直无人问津,这会却忽然围满了人,还有人在大声呵斥自己的仆人“没眼力见”,不知道把粥“热一热”。

    骆阳明瞧着这帮商人又开始对着下人们耍威风,摆架子,就知道他们又觉得笃定了。不过,眼下可不是能放松的时候,城里的乱军为数不少,狗急跳墙起来也能造成很大的损失。

    倒还是会首乔老爷有章法,他一面派人出去联络各处的壮丁队和本地兵丁,要他们“各守防地”,要他们“保境安民”,事后必然“重重酬谢”,一面又派使者去见城中的最高指挥官浔梧左参将。

    这位参将还在城中完全是不得已,因为梧州是他的防区。一旦丢失朝廷必然要追究他的责任,还会祸及家眷――明军的将领多来自卫所的世袭军官,实际就是封建小领主,家族的利益和他本人是有着切身的联系的,所以于情于理他都要死守到底,以身殉城才行。

    所以乔老爷派去的使者是“死士”――因为对方很可能会出于“汉贼不两立”的决心直接诶杀了使者。

    乔老爷叫使者带的话很简单:只要他立刻谕令手下开城投降,约束好人马。投降之后,立刻奉上两万两银子作为犒劳,另外馈赠他个人三千两银子。澳洲人那边,亦会帮他斡旋,保证他的安全。

    打发了使者去了,乔老爷又把骆阳明叫到一旁,低声问他澳洲人军中他可有熟人?

    骆阳明自然不敢透露身份,便说他素来与大昌有联系,这次听说大昌帮办澳洲人的军米供应,说不定有熟人在伏波军军中。

    “如此说来并无靠得住的熟人?”乔老爷的眼中流露出疑虑的目光。

    “虽无熟人,不过伏波军向来军纪森严。自然有人来接洽,乔老爷不必多虑……”他看到乔老爷的并没有放下心来的意思,只好又补充道,“我这里有和大昌交易的‘授权证’,只要拿出来,求见主事之人大约亦不成问题……”

    说了他有“凭证”,乔老爷这才脸色松快一些。他久居梧州,虽然听说过澳洲人之名,用过澳洲货,但是对“髡贼”的行事做派缺少直观了解,又是破城这样的兵危之事,一个应对不妥,便是奇祸立至!

    还好有骆阳明这么个“通髡”的人物在。乔老爷多少觉得有些依靠。接着便将城中缙绅商人们商议好的“犒劳”说与骆阳明,大致兵丁每人多少“犒赏”,军官每人多少,主将又是多少。又问骆阳明这个“价码”是否合适--自然,到时候还得请他“骆老弟”出马去接洽……

    骆阳明暗暗好笑,但是这些钱粮不要白不要,自己也没必要替老财们省钱,而且大军远道而来,获得一笔收入亦不无小补。当下表示自己愿意去“接洽”,这才让乔老爷松了口气。

    大云门破城之后,城内明军的最后有组织抵抗彻底瓦解。以浔梧左参将麾下的亲兵家丁为核心的少数精锐几次反击大云门不成之后,部队基本瓦解。至于原本就在城中作恶,意图趁火打劫的乱兵,此刻更始陷入了最后的疯狂,建制完全溃散,乱兵们到处纵火劫掠。城中陷入了全面的混乱之中。

    朱全兴指挥的第二营入城之后,一面占据要点,沿途搜缴乱兵,一面派人与降兵接洽,凡是投降的明军,不论本地还是客军,全部命令他们开出城外,听候点验收编;城中的壮丁队和壮班,则命令他们各守卫道路要害,剿灭流窜来的乱兵,随时分片出动灭火。

    随后杨增的营从城南入城,以班排为单位在全城搜剿乱兵,协助壮丁灭火。事事井井有条,不到中午,梧州全城便已平靖下来,虽然各处火头不断,但是在及时扑救之下并未形成大规模的过火。虽然有部分贫民街巷被烧毁,造成几百户难民,另外便是城外沿江的码头区受损较为眼中,几乎夷为平地。但是总体来说全城的损害并不太大。

    饱受惊扰和侵害的梧州百姓们,不论贫富贵贱,终于在恐惧和不安中迎来了新的主人。不过,有些人再也看不到今天的日出了,在昨晚暴乱中死去的百姓还横尸在街头,而在苍梧县衙门里,在绝望中自尽的县令悬在二堂的房梁上,后院一片狼藉。

    朱鸣夏并不入城――梧州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地名,他的任务是作战:明军主力可就在距这里不远的地方。

    于是这临时军管会主任的工作就落在了朱全兴头上。

    朱全兴是徒步进城的,梧州城不同于其他城池,没有进过大的破坏就开城了,围绕梧州的几次攻防和城内的纵火阴谋使得城池受到了不小的破坏。虽然因为“孤狼”的努力,挫败了熊文灿的烧城阴谋,但是城内依然不太稳定。这种情况下自然也不宜搞什么入城式。

    城内的乡贤要到城门口来“迎接”,朱全兴回应说“不必”,都叫他们去府衙――临时军管会所在地候命。

    照理说这种活用不着元老出马,自然有琼崖纵队的北上干部组成的接收组来负责,但是梧州的地位不比寻常,不管是立刻挥师深入广西还是在这里厉兵秣马等待时机,梧州都是一个重要的交通节点,必须加以好好的经营。

    “城内壮丁队除救火会和府、县衙门壮班人员留守原地外,其余就地就散,各自回家。”

    “城内所有军丁,不论土、客军,全部开出城,在北门外接受点验,日落后留在城中者以乱匪论处。”

    “明国官吏,限日落前往苍梧县衙门报到,听候处置。藏匿者以谋叛论处。”

    “城内所有硫磺、火药、桐油等易燃物品,全部移送出城,集中存放。”

    ……

    一道道命令从临时军管会的门口发出。接收工作千头万绪,但是几年来元老院对接收城市工作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经验,北上干部里也有几个老手。进城之后指挥部队占领要害部门、查封、收缴武器、搜捕溃兵……各项工作井井有条。

    朱全兴得省事,他在临时军管会所在地府衙里布置好桌子地图,着手安排梧州的防务治安工作。

    目前的形势来说,梧州是一座“前线城市”,而且环境十分不利。它不但距离元老院在广州的同治核心珠三角地区甚远,而且偏处两广交界地区。往西,是实力尚存的广西明军集团。此时汇聚了从广东退下来的两山防瑶参将、中路守备的人马,实力又提升了一个等级。虽然广西历史上就贫困,但却有好几个产粮区,自给自足尚不成问题。相比之下,在梧州的伏波军因为交通线拉长,已经有接济不上的困难。往东,从肇庆到梧州,沿江山区有大量的瑶峒,一旦发生大规模的暴动,梧州就会成为一座孤城。

    第二营不论是作为攻略广西的尖刀还是固守广东的盾牌,都要先做好梧州的守备工作。

    第一步工作,自然是弄清楚梧州的现状。要说最合适的人选,自然是给他们发信号,送密信的“孤狼”了――按理说这会这位情报员应该悄悄的来接头了。

    不知道这位孤狼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情报呢?不仅是他,包括许可,都对这位梧州城内的情报员有着莫大的兴趣。要不是他的及时活动,破坏了熊文灿的烧城计划,他们恐怕要面对的就是一座烟火弥漫的梧州城和满地的难民了。

    可是到现在,这位神秘的孤狼依旧没有现身。

    这时候,身边的勤务兵又一次来报告:本城“乡贤”们已经等候多时了。

    --------------------------------

    下次更新

    第七卷-广州治理篇32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