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日在学院 > 《日在学院》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话 同一杯酒
    第一百二十六话同一杯酒

    柳生夏夜在西园寺蛹子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对头示意了一下,表示他今天是来上班了的。

    而从西园寺蛹子的反应来看,倒是没有和柳生夏夜的算账的意思,但是在西园寺蛹子收回目光时候的那一份戏谑,柳生夏夜是真的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以为戴眼镜的女人也是源畈谷崎的客人,所以柳生夏夜并没有想要招呼的打算,而是继续看着源畈谷崎调酒。

    只是,让柳生夏夜意外的是,这个进来之后气场比较强大的女人居然会坐在他的面前,然后说道:“调酒师,来一杯你拿手的呗。”

    源畈谷崎停止了为他的客人服务,看向了柳生夏夜的位置。

    “你不是来找源畈前辈的?”已经营业这么久了,这个位置上还没有卖出过去一份酒,突然出现一个客人,让柳生夏夜有点不习惯。

    “看来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不过你的相貌倒是让人很好地记得呢。”眼镜女还说出了证明两个人认识的话。

    “夏夜,这就是那个要求你亲自调酒的客人,不要怠慢了。”

    看到柳生夏夜还没有想起来,源畈谷崎不得不提醒说道。

    被源畈谷崎这样一提醒,柳生夏夜倒是想起来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上个星期来这里的那个墨镜女。

    只是和上个星期换了不同的衣服和不同的眼镜,所以柳生夏夜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而已。

    “当然还记得,客人你稍等一下,我给你调制一杯。”既然已经记起来了,柳生夏夜就开始准备了。

    就算不是那天的那个墨镜女,只要是坐在吧台前面点酒的客人,柳生夏夜也是不能拒绝的。

    眼镜女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柳生夏夜调酒的手法,而源畈谷崎看到眼镜女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因为忘记了而引起客人的不满的话,那善后收拾起来还是有点麻烦的。

    只是让源畈谷崎无语的,柳生夏夜调的居然是上次他调过的那被酒。

    如果客人用眼神阻止的话,说不定源畈谷崎都要告诉柳生夏夜这个客人的品位不同的,不可能连喝两次一样的酒的。更何况是柳生夏夜这种很好就能辨认出来的新手做的事情。

    不过,柳生夏夜对这些情况都没有在意。

    因为客人说的柳生夏夜最拿手的,当然是曾经调过一次的酒了。

    其它的柳生夏夜也是能够调制出来,但是那都不是柳生夏夜最拿手的。

    “请慢用。”把调好的酒放在了眼镜女的面前。

    并没有马上去饮,眼镜女对柳生夏夜说道:“这杯酒的话和上个星期我在这里喝的不是一样的吗?我不太喜欢喝一样的酒?”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早已经失去了这一条的定律。因为上个星期你先是喝了源畈前辈的酒,然后又喝了我调制的另外一杯酒。”柳生夏夜马上对墨镜女进行反驳。

    “当然,那因为是两个调酒师的,而现在这杯酒在你手里出现的是第二次了。”

    “肯定是和第一杯不同,我才会第二次把它放在你的面前的,味道究竟如何,请你品尝之后再做结论也是不迟的。”柳生夏夜对自己的酒十分地有信心。

    调酒师都把话说到这样的份上面,如果眼镜女不品尝离开的话,那对柳生夏夜来说就是不礼貌的行为。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说完之后,眼镜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柳生夏夜调的酒。

    吧台位置的人都在等着眼镜女在品酒之后的评论,但是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眼镜女有反应。

    在有人想要催促的时候,眼镜女有了反应,但是并不是第一时间评论柳生夏夜的酒,而是问道:“调酒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柳生夏夜,radish的兼职调酒师,不知道我刚才的酒怎么样?”

    “当然很好啊,虽然不是味道最好的,但是却是现在最适合我的,而且和上一次的味道完全是两个意境,你真的这里兼职的调酒师吗?”

    这样的事实并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所以柳生夏夜回答道:“你看的一切都是真的,我的确实是这里的兼职调酒师,你能够对我调的酒满意的话,那是我的荣幸。”

    “我总觉得我们在最近的时间里面见过面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加上今天的话,我们应该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面是一个星期之前,那肯定是也是能够算最近一段时间的。”

    “看来应该是我的错觉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告辞了,酒钱的话就先算在蛹子的头上。”眼镜女端着酒杯就离开了吧台的位置,然后走向了西园寺蛹子办公室的位置。

    听了这话之后,柳生夏夜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和西园寺蛹子应该是认识的,不,是熟识得来说更准确。

    “店长的另外一个朋友,只是我们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样的,所以那被酒也只能记在店长的名下了。”

    “真是一个认真的前辈呢。”柳生夏夜说道。

    “既然有了第一个人的话,那之后肯定还会有人来找你调酒的,所以请做好准备吧。”

    “当然,这是必须的。”对于接待客人,柳生夏夜并没有什么发怵的表现。

    ……

    果然被源畈谷崎给说中了,在眼镜女走之后,断断续续地有人来到柳生夏夜的位置前面点酒。

    快到下班点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新客人进来了,因为都知道radish的作息时间的。

    “做的不错,看来以后你的成绩是绝对可以超过我的。”源畈谷崎对柳生夏夜下半天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并且说柳生夏夜几乎有了他的水准。

    “我在这里工作是有条件限制的,限制没有了我就会离开的,所以源畈前辈不用担心我会抢了你的饭碗。”

    “我才不担心,如果有你这样条件和技艺的人来分担的话,我当然是欢迎的,你真的以为我是一个受虐狂吗?”源畈谷崎反驳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