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击溃
    鬼手信长本来还打算讽刺我,没想到反被我一句话差点气背过去。一怒之下这小子也不和我吵了,干脆指着我大喊道:“一起上,给我干掉他。”

    听到鬼手信长的喊话,附近的日本玩家并没有马上杀过来,反到是集体一愣。要是鬼手信长让他们对付一般人估计他们也就冲上去了,可现在目标换成了我,这让那些接到命令的日本玩家显得相当的紧张。

    尽管对鬼手信长的命令有些迟疑,但命令毕竟是命令,而日本玩家又是以服从性高而著称的,所以在稍微一愣神之后这帮家伙便立刻冲了上来。

    第一个动手的是站在鬼手信长身边的一名玩家,那家伙直接从作为指挥部的马车顶上朝我扑了下来,不过他才刚跳起来我便直接用钩镰枪的枪刺一挑他的肚子将其从我头顶甩向身后并瞬势将一名准备协助那家伙的玩家给砸倒在地。

    见有人动手之后剩下的人便一起冲了上来,我看这架势就知道不能和他们纠缠。就算我战斗力比较高,一旦被他们缠住那也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我直接一拍夜影的脖子,夜影立刻人立而起,跟着猛的低头借助下落的惯性一头撞在了前面的马车之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整辆马车瞬间便被撞的四分五裂,鬼手信长和他身边的几个人全都狼狈的跳下了马车。

    撞穿了马车之后夜影也没停,四蹄一扬一步就跨到了马车对面。后面围上来的日本玩家本想追上来,可就算被撞散了,马车的支架也有至少一米多高,想跳过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几个靠外侧的玩家直接就绕向了马车两侧,而一名身手好的更是仗着自己反应快,直接一脚踩在一个歪在那里的车轮上飞身跳了起来。不过他才刚刚跃到马车上空,夜影便突然前腿撑地后蹄跳起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个顶点后踢,那家伙根本毫无反应就被夜影一脚踹飞,然后伴随着淅沥哗啦的一阵巨响撞翻了一群人。

    从马车两边绕过来的那几个自认为的高手们冲到我附近的时候,那个跳过马车的家伙已经被踢飞到不知哪去了,而第一个冲到我身边的人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他居然是一个人冲到了我面前。本来他们在车那边的时候包围着我,那应该是大家一起上的才对,现在绕过马车后因为各人速度不同,所以大家都拉开了尽力,尽管这个距离实际上并不远,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没能一起冲到我身边。

    发现这个状况后那家伙第一反应就是想往后退等其他人到了再反动攻击,不过我并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手中钩镰枪斜向探出照着那家伙的咽喉简单的一个直刺,然后闪电般收回,而那个家伙则是捂着疯狂喷血的咽喉一脸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

    虽然这家伙死的很怨,但至少他为后续人员争取了时间,跟在他后面的人迅速的再次将我包围打算依靠人多的优势发动无赖战术。在《零》中只有一种对付高手的方法被称为无赖战术,那就是抱人。就好象现实中一群不会打架的普通人对付一个战斗力比较强的人时用的那种战术一样,几个人上去每人或者每两人合力死死抱住对方的一只手或者一只脚,只要将其四肢和腰部全都控制起来,那么他的格斗技巧再高也都没用了,因为一个人的力量再大一般也很难用一只手或者一只脚的力量去对抗一两个人全身的力量,而四肢受到限制后格斗技巧之类的东西也都无法发挥作用,所以现实中的战斗,会点格斗术的人都很怕被对方多人使用这种方法控制住。

    在游戏里情况也差不多。在等级相差不是很离谱的情况下,精英型玩家和普通玩家之间的力量差距其实都不是很大,他们之间的战斗力差距主要是由格斗技巧、特殊技能的熟练度和装备等因素拉开的,如果只看基础属性,其实大家的属性都差不多。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普通玩家能够控制住精英玩家的四肢,那么就等于是完全抵消了对方的格斗技巧方面的优势,因为在这种被抱住的情况下比的其实是力量而不是技巧。当然,精英玩家和普通玩家的差距并不只有技巧这一项,精英玩家的技能和装备也是两者之间的重要差距所在。但是一旦四肢被抱住,实际上能用的出来的技能就已经没剩多少了,至于装备上的优势……说实话,除了防御力可能还在生效之外,其他装备属性大概都没什么意义了。当然,以上所有这些指的仅仅是战士类玩家之间的格斗,法师类玩家不管你是精英玩家还是普通人,被近身了基本上也就玩完了。

    正因为这种抱人战术可以大幅度抵消精锐玩家的优势,所以它也被众多精锐玩家们称为无赖战术,而现在鬼手信长的那帮手下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如果让我这个高攻型人员依仗速度在他们附近来回冲杀,那他们就是有再多人也肯定不够我杀,但是一旦他们将我抱住,那么就算我在挣扎过程中会不断造成他们的伤亡,但毕竟他们也能攻击到我了,而且再高的防御也总有被磨掉的时候,只要能把我控制住,干掉我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抱着这种心态的大批日本玩家开始向我这边蜂拥而至企图将我从夜影身上拉下来控制住,但是他们却忽略了两件事。第一、他们错估了我的战斗技巧和攻击力。以我这样的格斗技巧,单单靠人多就能近的了我的身吗?第二、他们忘记了我的属性值有多高。抱人战术也是必须要能控制住对方的手脚才能奏效的,虽然大部分高手的力量其实不比普通玩家高多少,但我显然不能被算在这个大部分的范围内。

    先不说以前我的属性具体有多高,单看我的等级这帮家伙也该知道我根本不是他们能抱的住的。之前我和鬼手信长他们的战斗,说起来是中日高级玩家的决战,但实际上却是系统在借鬼手信长他们的战斗力对我进行奖励关卡考验,而在我们成功击败鬼手信长他们并离开决斗空间的时候,我就已经完成了那个测试,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拿到了对俄罗斯神族清剿任务后的全部经验值,并且顺利突破了两千级大关。

    在大部分玩家都还卡在一千级关卡下面的时候,我这超越两千级的等级可不是放着好看的。我现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以我现在两千级的等级所对应的力量,你就算在我每条胳膊上挂上七八个人,我也照样可以拖着他们挥舞武器去和敌人战斗,所以说抱人战术对我根本没有意义。就算他们抱住了我,以我的力量不但不会被他们拖住,反而可以轻松的将他们全给扔出去。

    因为忽略了我的这些优势,大批围上来的日本玩家立刻便发动了无赖战术。首先是七八名玩家一起从人群中的各个方向跃起向我扑了过来,然后下面的玩家也不管什么防御,干脆一起往我和夜影身边挤,只希望能将我们卡住。不过,就在这些人奋不顾身的或跳或扑的打算将我们卡住之时,我却和夜影一起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就算我力量够大不怕被这些家伙抱住,但我也没有和一群大老爷们做亲密接触的打算,所以我直接和夜影一起使用梦境跳跃跨到了人群之外。当然出来并不算完,我刚一出现在人群外围立刻便举起永恒钩镰枪向前一挥,一道红光顺着枪头向前一闪而过,然后就见位于那道红光前进路线上的人全部定格在了那里,过了几秒之后那些人才突然整齐划一的一起倒了下去,而且全都是一刀两段,切口光滑的就像激光刀切出来的一样。

    原本准备围杀我的那帮日本玩家看着倒下去的那群人愣了两秒,随后才突然爆发出更加疯狂的杀意向我冲了过来。

    没开打之前这帮家伙因为我的威名而有所害怕,但是开打之后他们也都想明白了,如果现在不勇敢一点将我干掉,过一会就算不被我干掉也得被后续的中国玩家干掉,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死的有勇气一点。再说这样勇敢的冲上来也未必一定就会死,万一真把我干掉了,那可就是绝境逢生啊。

    “这帮家伙还真够疯狂的。”看着那些冲上来的日本玩家,夜影也都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你怕了?”

    “我会怕吗?”夜影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前面的日本玩家道:“你是想让我就这么冲过去还是飞起来从上空发动攻击?”

    “就这么直冲过去吧。我们需要的是击溃不是打消耗战,就这么直冲过去效果可能会更好一点。”

    “了解。你坐稳了。”夜影说完立刻便一低头向前猛冲了过去。迎面对着我们的那几个日本玩家看到我们以恐怖的速度直冲而来立刻就本能的向两边闪出了一条路来,而夜影则是干脆加速从那道缝隙里直冲而过。当然骑在夜影背上的我也没闲着,手中的钩镰枪不断的左一削右一挑,一路上只要是我们跑过的地方无不是鲜血喷泉开满地。

    日本玩家显然也意识到了这样根本困不住我,于是他们开始想办法调整战术结构,一些相对低级一些的玩家主动退出了战场去参加普通玩家间的战斗,而一些实力特别强的人则被集中到了我附近打算对我进行拦截。

    对于日本玩家的战术调整我反正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好象大象不会觉得踩死一只老鼠和踩死一只蟑螂有什么太大区别一样,对我来说干掉一名一千级的玩家和干掉一名九百级的玩家其实根本没啥区别,反正在我看来都是那三步:出枪—刺杀—收枪。当然,如果碰上一千三百级以上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到了这个级别的人还是有一定反抗能力的。不过问题是貌似全日本符合这个要求的玩家一共也不超过一只巴掌的数量,而这里也不见得能找的到。

    鬼手信长一开始从我把他的马车撞烂之后就在计划安排人截杀我,但是不管他怎么调整战术,我就是不受影响的在人群中往来冲杀。从他看到我开始,现在才不过五分钟时间,附近区域已经起码死了不下两千玩家和npc,这个杀戮速度虽然对整个日本玩家阵线的总兵力来说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如此密集的伤亡出现在一个相对狭小的区域和相对短暂的时间段内,那个后果就比较严重了。而且,鬼手信长似乎已经发现了问题开始的征兆。

    就在我四处冲杀的那片区域边缘,原本悍不畏死前仆后继的日方人员开始出现了一些混乱,首先是部分npc部队的战斗人员开始出现迟疑的现象,后来竟然有人开始主动逃跑。虽然军团中的战斗npc对我的压制属性反应比较迟钝,但理论上只要是战斗npc其实都是要受到这个属性影响的,而这个具体爆发时间也不过是看双方的战斗结果而定的。如果一开始日本人就能压制住我,那么这些npc肯定能一直坚持下去,但很可惜,他们不但压不住我,还被我杀了那么多人。战斗npc虽然比如系统npc智商高,可人家也不是傻的啊!上去送死的事情人家也知道怕的吗。所以逃兵很快就出现了。

    本来npc部队的反应还不太严重,毕竟这里还有为数不少的日本玩家存在。但是很快鬼手信长就发现了一些玩家居然也开始跟着npc往后跑,搞的整个战场上我身边的人是有的往前冲有的往后退,两边的人搅在一起反到把他们自己的攻击节奏给打乱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日本玩家胆小,而是因为人都是有从众的习惯的。战场之上npc和玩家本来是很好分的,毕竟npc都有统一装备,但战斗一旦开始进入混战阶段,杂乱的环境很容易让玩家产生错误的判断。尽管一些玩家明知道逃跑的只是npc,但从众的心理还是让他们跟着npc开始跑,而另外一些玩家看到有玩家逃跑也就开始跟着跑,最后这种小范围的逃跑终于演变成了大面积的崩溃,而这一区域的崩溃也就意味着全军的崩溃。逃兵这东西就像洪水,一个能带走十个,十个能带走几百,几百可以带动数万,只要有人开了头,那么整体崩溃就将无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