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我家师妹太怂了 > 第七章 开挂是吧?
    在莫空走后,外门弟子们又开始八卦了。

    其实早前戴高来的时候,他们便已经远远的注意到了戴高。

    毕竟在玉剑山上,能穿颜色袍服的,那皆是内门子弟。

    而青色的衣服更是代表了他是长老或堂口堂主的亲传弟子。

    因此,在戴高走进外门宿舍的那一刻,便是被无数双眼睛给盯上了。

    “你们猜猜莫空会被林师姐怎样?”

    “这能怎么样?他还能被林师姐看上身体不成?这最多也就是被林师姐给侮辱几句呗。”

    “说来有些奇怪…我倒是挺想林师姐愤怒的看着我,气然后红了脸的来骂我的,最好的话…林师姐还能用她的鞋来踩我的脸,嘿,若是还向我吐口水就太棒了!”

    “老哥你这…你这。”与他交谈的弟子吞吐几秒后,虎躯猛地一振,意味深长的道:“你这玩法可真刺激啊…我好了。”

    “啥好了?”先前整除奇怪play的弟子纳了闷。

    “别问,问就是好了。”

    一边上,有人想了想,小声道:“其实吧,昨天我有看到莫空是被人给挤出去的,他说的都是真的,他不是有意踩林师姐的鞋的。”

    听了这话,在一边踢腿练功的弟子便满脸不屑,“猪头,你还真以为林师姐会在乎莫空是不是有意的吗?说到底,林师姐那样的人,才不需要莫空的道歉。她只是找乐子罢了。而且据我了解...林师姐是有怪癖的!听人说,林师姐一天要洗五次澡!鞋子被踩脏了,我们这些人那肯定的是不当回事,但是对林师姐来讲,哼哼...这你能懂了吧?”

    “我辈修行之人,还需要洗澡?”

    “女修是这样的,上到千岁老怪物,下到五岁小娃娃,不都是爱洗澡的?”

    “不过咱们玉剑山也是有够和谐友爱的了,林师姐就算是想整莫空,那也只能是体罚罢了,体罚...我们这一天天的,和体罚有区别吗?”

    说到这,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一群人在莫空走后,聊了起来。

    这是他们少有的找乐子时间。

    修真是枯燥的,乏味的。

    若是见不到进步...

    说到底,在外门的他们,若是大比上被选上了还好,若是没被选上,且资质平庸,那一辈子的在外门待着的也不是没有的事。

    而现在...

    大家都有点期待莫空回来的时候会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

    藏剑峰腰,林小酒远远的就看到了在空中飞来还带着一脸兴奋表情的莫空。

    当看到莫空的脸,林小酒的内心猛地咯噔一下,下意识的,她眼前就浮现出了自己的头。

    以及徐贤那张臭脸!

    但是很快的,林小酒又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嗯...是有希望的!

    这再来一次,我总不能给搞砸了吧?

    而看到莫空因为飞行而兴奋了的脸,林小酒便是不由得的露出了笑容。

    少年啊,那终究是个少年,虽然莫空有些城府,但是在林小酒来看,莫空的“道行”并不深。

    而莫空,在半空看到林小酒的第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就有了转变。

    兴奋,喜悦,在他的脸上慢慢的消失,最后,快落地的时候,莫空的脸上已经是平静无比。

    但...

    当和戴高落地之后,看着不远处突然站起来,且用长剑开始挖坑的林小酒,莫空平静脸立马的就被打破了,嘴角一抽,莫空很不理解的看着远处的林小酒。

    歪头看向了高个师兄,而在莫空的身旁,戴高师兄此刻也是和他同款的表情。

    转过头,看着灰头土脸的林小酒,莫空人傻了,这是抽个什么风?

    “林师姐这是?”

    任由莫空想过一万种见到林小酒的场面,但是也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

    那个素来爱好干净,有着洁癖的林师姐,此刻却像是个小灰泥娃娃似的,正在用着剑挖着坑。

    “小姐她今天心情好...”

    莫空一愣。

    心情好...心情好挖坑玩?她是个儿童吗!?

    戴高想了想,只能用这句话小声的回了莫空,不然的话,他能怎么办啊?他也找不到答案的啊!

    因此,他也就只能这样去回复莫空的问题。

    被安排来保护林小酒三年了,这样的林小酒,戴高也是头一次见到。但说是保护,这在玉剑山上,谁能不认识林小酒呢?

    他和矮胖师兄两人,也只是在林小酒在山上乱转的时候,按二长老的吩咐,跟着林小酒防止林小酒真被怒气上头的外门弟子打伤,充当个保镖加打手的存在罢了。

    所以,无法回复莫空问题的戴高,只能一言不发的跟在了莫空的身后。

    “小姐,莫空到了。”

    二人走上前,而林小酒此刻也是把土坑里的泥鸡给挖出来了。

    用剑柄轻敲土块,林小酒低着头,很专心。

    莫空走上前,对林小酒拱手,平静道:“莫空见过林师姐。”

    正要开口询问林小酒为何找自己,但林小酒却先开口打断了他。

    “客气了。那什么,莫师弟你先等等,我先捣鼓我这个。”

    林小酒抬起头,灰头土脸的对着莫空笑了笑,笑容灿烂,露出了洁白的小牙。

    莫空见状一愣,“好的...”

    他选择了老实安静的站在旁边看着林小酒。

    这不是怂了,这是稳健!

    是有一万个问题想问,但是莫空也不敢问。

    林小酒一边轻轻的敲掉包裹着的被烤硬的泥块,一边对站着的莫空开口道,“今天师姐我请你来呢,是请你来吃东西的。”

    “算是为昨天的事情再道个歉。”

    莫空一呆,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道,“师姐昨天已经道歉过了。”

    “唔,那不一样。”

    林小酒没注意莫空的不自然,还在认真的捣鼓着她的鸡。

    剑柄接连不断的轻敲打在泥团上,林小酒开腔道:“这叫花鸡啊,就得吃热热乎乎的,烫爪子的那种才好吃。”

    泥块全部去除,里头是依旧泛着绿的七祖莲叶。

    莲叶碧绿无比,丝毫没有烧焦的痕迹。

    不过这倒也是正常,七祖莲叶好歹的也算是个宝贝,矮胖师兄的符纸火焰温度虽然不低,但是想要让七祖莲叶烧成焦炭,那也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想要融化这玩意,没有丹炉在,那少说得是元婴修为的修饰倾力而为。

    而在林小酒嘶呼嘶呼的剥开了七祖莲叶的一瞬间,包括林小酒在内,在场的众人,是在一瞬间,眼前仿佛出现了道金光。

    下一刻,莫空回过神。

    眼前的金光...这不是错觉!

    眼前是真正的现了一瞬的金光,虽然只是有一瞬,但很快,聪慧的莫空就懂得了,这是水汽...

    但是,金色的水汽?

    莫空看向莲叶包住的东西,那是一整只金黄的泛着油光的鸡。

    有些面上还带着些焦脆,而此时,证泛着一股股浓郁的果味清香,直直的涌入在场众人的鼻尖。

    一瞬间,先前还纳闷着林小酒行为的莫空,却感觉此时眼前像是有着双小手在不断的招着他一般。

    “给,你尝尝味道。”

    林小酒嘶呼嘶呼的扯下一条鸡腿,递给莫空。

    莫空表情僵硬:“我...”

    我了个半天,莫空缓慢的抬起手。

    内心里有个声音在对着莫空呐喊,不要接...不能接!

    我,要...硬气!

    但是,身体却是诚实的不得了,慢慢伸手接过了林小酒递来的鸡腿,烫手到左手甩右手,但就算是烫手了,莫空却依旧抓的死死的。

    “吃吧,你放心吃。不够还有。”

    看着莫空盯着鸡腿连连的吞了吞口水,林小酒就笑的更开心了。

    果然...说到底,莫空只是个少年而已。

    他还是个刚入修真门派的少年,是个妥妥的小萌新。

    而小年轻嘛,给了面子,然后再给点理子,那可就太好相处了。

    像是现在,虽然对林小酒依然有所防备,但是在美食的诱惑之下,莫空还是选择了蹲了下来,和林小酒面对面的,开始大口的咬着鸡腿。

    入口的第一时间,莫空的眼前便是一亮。

    “这...”

    好吃!

    太好吃了!

    鸡肉嫩滑,鸡皮表层看着金黄油腻,但是吃进嘴中的时候,却是清甜的不得了。

    林小酒接着撕,两只鸡,四条腿,分给了早就流口水的矮胖师兄和也同样流着口水没有高手风范了的高个师兄后,林小酒自己也拿起鸡腿。

    四个人,四条腿,刚刚好!

    入口的一瞬间,林小酒眼前便是一亮。

    是了...

    味道确实是要比自己以前做的泥鸡更为好吃!

    原因?

    林小酒又吞下一口鸡肉,想了想,认为是七祖莲叶外加上珍宝鸡的原因了。

    这毕竟不是普通的食材。

    珍宝鸡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灵兽,实力破了天了,也少有出现筑基期的珍宝鸡,但,珍宝鸡有一点是别的灵兽无法比拟的。

    那就是它的作用就是用来吃的,自然,在肉质上,珍宝鸡可谓是无比鲜美,是冠绝灵仙界的鸡中之霸主!

    而莫空在吃完了鸡腿,舔舔唇后,他想了想,主动的开口对林小酒说道:“多谢林师姐招待...”

    林小酒却打断了他:“那什么,还有呢,你多吃点。”

    林小酒一把抓起七祖莲叶上的整只鸡,都递给莫空,还往他怀里怼了怼,示意他赶紧接住。

    莫空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品尝到泥鸡的美味之后,这次,莫空没有犹豫,伸手接过,再次道谢:“那就多谢林师姐了。”

    这美食当前,由不得莫空去想别的事情了!

    一只鸡慢慢品尝,莫空吃到后面,仅剩下的骨头都嗦的干干净净。

    玉剑山外门弟子的食物,那只是果腹的,至于味道...弟子们自己做的饭菜,味道那可能会好呢?

    因此,此刻的莫空,是一脸的满足表情。

    林小酒看着他的脸,心中暗笑。

    而在矮胖师兄和高个师兄艳羡的眼神里,莫空的身体,却在下一刻猛地一震,身体里竟也发出了猛烈的响声。

    骨头作响,噼里啪啦。

    莫空下意识的闭上眼,盘膝打坐,无视了眼前的林小酒,和身后的两位师兄,此刻,莫空全身心沉浸在了修炼之中。

    “我淦...”

    正咬着鸡脖的林小酒人都看傻了。

    真命天子这种生物就真的是尼玛的有那么的玄乎的是吗?

    民间小说诚不欺我!

    见着莫空的身体突然一抖,身上接连的不断发出咔咔的骨头响动声,林小酒的暗喜变为狂喜,自己这次行为果然是对的!

    莫空...

    开挂是吧?

    人,吃个鸡,炼气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