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 第04章 狈胎
    昨晚的兔妖自然早已被周道献祭给了祖师爷,换了一道太阴剑符。

    “在那里。”

    周道指了指角落的一口赤铁棺材,面部红,心不跳地说道。

    一般刚刚斩杀的妖物都是封在妖棺内,洒上化邪砂,待得三天三夜,邪祟化尽之后才能请出来,处理焚烧。

    王小乙瞥了一眼,有些畏缩。

    昨晚,他差点着了道,心有余悸。

    “道哥,听说兔妖的牙齿能够练成一种【妖珍】,能不能匀给我?”王小乙压低了声音,露出猥琐之色。

    “你还真是下流在明面上啊!”周道愣了一下,旋即撇了撇嘴道。

    《御妖司工作手册》里记载,兔妖善汲月华,乃是至阴妖物。

    传闻它的牙齿净化之后,研磨成粉,女子以茶汤喂服,能够抑制体内阴露,但行房事,即便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也不会有孕。

    除此之外,女子服用这种牙粉后,体内燥热,催欲助兴,曾经在青楼春院风靡一时。

    “取两颗兔牙应该不成问题吧!”王小乙撺掇道。

    “朝廷有严令,禁止以任何形式,任何方法制作及贩卖【妖珍】,我们作为公务人员,更应该以身作则,恪守本分。”周道义正言辞道。

    御妖司乃是隶属朝廷统管,若在前世,等于是公务人员,铁饭碗,多少人考都考不进来。

    王小乙这是要利用职务之便,薅公家的羊毛。

    “一旦被人发现,不但要卷铺盖滚蛋,还要被发配充军。”周道断然拒绝。

    王小乙闻言,露出愧赧之色。

    昨晚在醉春楼,他是喝大了,跟着老相好炫耀自己在御妖司有多牛逼,这才打开了对方的话匣,谈起了这勾栏间的传奇秘药。

    原本,王小乙也是随口一提。

    “好啦,自信点,凭你自己的能力,就算没有妖珍,也能让姑娘们第二天说不了话。”周道拍了拍王小乙的肩膀道。

    “道哥,你懂我!”

    王小乙挺了挺身姿,让自己尽量看上去自信一些。

    这一天,整个御妖司都沉浸在徐乾突破高升的氛围之中。

    那些斩妖卫都忙着恭贺巴结,也没有新活。

    傍晚时分,众人前往醉仙人,喝徐乾的高升酒。

    “竟然没有请我们!?”王小乙火冒三丈。

    这顿高升酒,徐乾也只请了斩妖卫而已,至于其他人,根本就不在他的名单内。

    他本就心高气傲,如今突破至驱符化煞,更加不将他们这些低级公职人员放在眼中。

    “意料之中。”周道根本不在意。

    这种人,他前世的时候见多了往来无白丁,眼睛永远是朝上看。

    算是亲戚,够不着他的圈子,这种人都不会看你一眼。

    “别生气了,只要你变得比他强,在他头上拉屎都可以。”周道随口安慰了一句,夹着一个包裹,离开了御妖司。

    圆月东升,寒鸦惊起,伫立枝头。

    南城偏僻,多是贩夫走卒聚居之所。

    周道来到一座院子前,推开朱红色的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屋内,黄昏的灯光亮着。

    “你总是这么准时。”

    身穿灰色布衣的老者看了看走进来的周道,咧嘴笑了。

    “我要的东西呢?”周道坐了下来,似乎与老者颇为熟稔。

    老者布满褶皱的面皮轻轻一抖,也不说话,从身后搬出一箱子,直接打开。

    腥臭之气扑面而来,里面却是放着一条红色鲤鱼,嘴角处生出了长长的须子,额头上还有一片金鳞。

    江鲤生须,额长蛟鳞,这是化妖的征兆。

    很显然,这是一条鲤鱼妖,不过已经死透了。

    “你可真够敬业的,御妖司的活都不够你忙的,还自己满世界的找妖物!”老者咧嘴笑道。

    作为黑市贩子,袁老见过不少人,不过花钱买妖物尸骸的倒是不多。

    大多数都是对于炼制好的【妖珍】感兴趣,这也是黑市主要流动的货物。

    “都是为了工作!”周道倒也没有多解释。

    身为封妖师,这重身份很好掩盖了他的真正目的。

    妖物太少的时候,他才会找袁老,从黑市购买妖物尸骸。

    “你们御妖司工作压力这么大,封妖师都要背指标!”袁老随口道。

    周道笑了笑,直接伸手就要抱过箱子。

    砰……

    就在此时,袁老大手压下,将箱子盖上。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周道一抬手,将怀里的包裹放在了桌上,解开。

    里面乃是一方木匣,打开后,一枚宛若玉石的胎盘浮现眼前。

    “好完整的狈胎啊!”袁老咧嘴笑道。

    周道是他主顾之中,唯一用【妖珍】交易的。

    因为在御妖司内工作,周道的位子可以搞到不少【妖珍】,他也因此成为袁老重要的货源之一,一转手,中间差价就赚翻了。

    “这东西也有人要吗?”周道随口道。

    献祭只能用完整的妖物,因此,许多有价值的边角料都被他练成【妖珍】,卖给袁老。

    所谓狈胎乃是一种奇特的【妖珍】,它能够让人获得心爱之人的芳心。

    《御妖司工作手册》妖物篇上有载,古时候有种异兽叫做狈,传言乃是狼的近亲,腿极短,多藏于山川古洞,殊为稀有。

    据传狈诞下的胎儿乃是妖物,若是以汤药服用,可以吸引异性,多子多福。

    陇西有一青年,登山踏青,误入古洞,寻到狈胎,回去之后研磨成药,以汤喂服。

    未过多久,青年爱慕女子来寻,原来女子与未婚夫争吵,找他倾诉。

    青年大喜,百般宽慰。

    第二日,女子与未婚夫和好如初,对青年连连称谢,称他重要无比。

    青年心中欢喜,一直守在暗处,默默奉献。

    后来没过多久,女子婚约告吹,转而投入青年怀抱。

    次月,两人成婚。

    五个月后,女生诞下了一对龙凤胎,一家四口快了地生活在一起。

    “这世上总有痴男怨女。”袁老笑了。

    他的这位主顾已经求了好久,才等到周道的这枚【狈胎】。

    据说,他心仪的那位女子总是对其若即若离,既不拒绝,也不会再进一步。

    无论他付出多少,总是只能得到一两句赞许的话。

    有了这枚【狈胎】,必定可以抱得美人归。

    “舔狗都没有好下场。”周道懒得打听,抱着箱子便要往外走。

    “小子……”袁老突然叫住他。

    “怎么了?”

    “你还年轻,这行干不久的,有没有想过离开御妖司。”袁老如同长辈般,笑着道:“我可以帮你。”

    在他看来,封妖师实在没有什么前途,尤其是年轻人,根本就不该将大好的年华浪费在那里。

    周道略一沉吟,突然回首,认真道:“袁老,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社会分工不同。”

    话音落下,周道飘然而去。

    袁老看着周道远去的背影,怔然的眼眸里顿时涌现出一抹骇人的精芒。

    “君子固穷,宠辱不惊!”袁老忍不住赞道。

    别说小小的平安镇,放眼天下有谁能够甘愿做一个小小的封妖师,一干就是两年?

    面对机会,却无动于衷,选择继续沉淀,在这样平凡的岗位上发光发热。

    这样的心性!这样的年轻人,实在太难得了。

    “周道……”袁老眼睛微微眯起,喃喃咀嚼着周道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