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 第13章 世外高人
    猩红的血犹如苔藓般渗入地面,散发着浓烈的妖气。

    零落的毛发泛着油光,若钢针般随处可见。

    此刻,陈青罡的眼中溢满了震惊之色,心中更是翻江倒海,难以平静。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从蛛丝马迹之中推断出来,刚刚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惊心动魄,天翻地覆。

    那只让他都无可奈何的妖狐被另一个更加恐怖的存在给击退了。

    不,不仅仅是击退。

    那人以绝对碾压的姿态将其重伤。

    满地的妖血便是证明,从其洒落的轨迹可以看出,那只妖狐节节败退,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遗留在大堂内的妖气还依稀散发着恐惧的情绪。

    那最后一击更是让妖狐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断尾之痛!”陈青罡捡起一块掉落的皮肉,神情恍惚,呼吸都有些沉重。

    这位都卫大人是何等人物?什么样的阵仗没有见过?

    然而,此刻,他也不禁动容,有些难以自持。

    陈青罡知道,平安镇内藏着一名高手,一名让他都望尘莫及的大高手。

    只是,谁也不知道那人的身份。

    他太神秘,也太可怕。

    在御妖司眼皮子底下重伤了一头邪级高等妖物,而他这位都卫却连对方的身份都无从着落。

    “到底是什么人?”陈青罡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就在此时,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响起。

    众人渐渐苏醒过来,他们依靠血气将侵入体内的邪祟镇压,渐渐排出体外。

    此刻便能看出每个人修为的深浅。

    陈青罡乃是炼境七变的高手,第一个苏醒过来。

    像徐乾,司马屠,霍长恩这些队长级的高手也渐渐缓过劲来。

    至于顾湘灵则紧随其后。

    呼……

    陈青罡一抬手,血气涌动,如雷霆震怖,帮助众人清除体内的邪祟。

    “都卫大人,那头妖物呢?”徐乾等人上前,忍不住问道。

    他们面色惨白,心有余悸。

    平安镇自创立御妖司以来,还从未出过这种事情,竟然被一头妖物打上门来,还几乎血洗。

    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不仅要沦为其他镇司的笑柄,还会受到朝廷的严斥。

    “跑了!”陈青罡沉声道。

    “都卫大人神勇。”

    众人相视一眼,纷纷赞道。

    “出手的另有其人。”陈青罡咬着牙,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毕竟是堂堂都卫,总不能告诉手下,自己太菜,刚刚跟他们一样,也被那妖狐搞得歇菜了吧!

    众人闻言。心头咯噔一下。

    尤其是徐乾等几名队长,都从陈青罡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些端倪。

    另有其人,这说明陈青罡未能将那妖狐摆平。

    可是在这御妖司内,还有谁的修为能够盖压陈青罡,甚至将那头可怕的妖物赶跑?

    “难道是……”

    “昨日城南老宅的那位神秘高手!”陈青罡眼睛微微眯起,眸子深处闪过一缕精芒。

    他可以断定,出手的必定就是此人。

    叱咤惊雷,于无声处便显神威浩荡。

    最重要的是,此人深藏功名,不显耀自己的强大与功绩,如此心性,超然世外。

    此时此刻,即便未曾见面,陈青罡也不禁被这样的心胸气度所折服。

    就更不用说对方是直接救了他性命,保全了平安镇御妖司的脸面。

    “都卫大人,到底是什么人?平安镇还会有这样的高手吗?”徐乾咬着牙,沉声问道。

    他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不过掩藏得很好,转瞬即逝。

    “或许是某位路过的前辈高人,此人深不可测,不是我等可以想象的,你们不要随意打探,冒犯了他老人家。”陈青罡郑重告诫道。

    像这样的前辈高人必定是德高望重,连他都要恭敬有加,不敢怠慢。

    更何况是这些小家伙?

    “属下明白!”众人战战兢兢,点头如捣蒜。

    这一夜总算是有惊无险。

    周道待在敛妖房内,默默等待,似乎外面的一切跟他都没有关系。

    “道哥,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出去看看嘛?”

    王小乙兴奋不已,长这么大,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够他跟醉春楼的姑娘在床上吹嘘好一阵子了。

    “这年头,连御妖司都不安全,你还敢出去看?乖乖等着吧。”周道头也不抬,默默收拾着。

    “等什么?”王小乙忍不住问道。

    “等下班!”

    ……

    夜深了,风急天高,枝头上几只寒鸦惊叫。

    破落的院子里突然传出一阵响动。

    屋内顿时亮起了昏黄的灯。

    书生披着单薄的长衣,手持油灯走了出去。

    他举着灯照亮身前,秀气的脸庞露出一抹讶然。

    “小狐狸,你又受伤了!”

    书生俯身,抱起虚弱的赤色狐狸,看着她满身的鲜血,不由皱起了眉头。

    “打架了吗?”

    书生不由分说,将赤色狐狸抱入屋内,帮其清晰伤口,敷上止血化瘀的草药,又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一阵忙碌,已是后半夜。

    书生乏了,将赤色狐狸抱在怀中,渐渐进入梦乡。

    月光透过窗户,照落在书生的脸上。

    他的睫毛随着呼吸起伏。

    赤色狐狸从怀中抬头,看着书生的模样,眼中难得地露出柔色,忍不住舔了舔书生的脸庞。

    呼……

    就在此时,屋外狂风呼啸,如同漏风的口袋,震得窗棱发出“吱呀”声响。

    书生若有所觉,睡眼惺忪,便要醒过来。

    赤色狐狸身躯轻颤,眸子里闪过一抹冷色。

    它从书生怀里跳脱出来,尾巴扫过书生眼前,后者便彻底睡了过去。

    “啧啧,真是狼狈啊,狐妖的断尾之痛可不是那般好受的。”

    夜色中,一阵冷冽的讥诮之声传来,透着隐隐的不屑与奚落。

    赤色狐狸从屋内走出,警惕地盯着茫茫夜色。

    “看来你都知道了。”

    “啧啧,你以为御妖司是什么地方?你竟敢瞒着首领,想要贪天之功。”狰狞的笑声从黑夜中传出:“可惜啊,你遇上了那个怪物。”

    “你知道那少年的来历?”赤色狐狸惊疑道。

    “我当然知道,不仅知道,还认识!”

    黑夜中,一道身影缓缓走出,透着沉重的气息。

    那是一头獒犬,身形高大,宛若烈虎,皮毛泛着黑黝黝的光泽,眉心处有着一道深深的疤痕,几乎贯穿了整张脸。

    “人类,我回来了。”黑色獒犬吐着舌头,露出狰狞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