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 第14章 如意如意,按我心意
    夜深了,周道回到家中,连吃喝都顾不上,便紧闭屋门。

    这一夜,御妖司注定无眠。

    不过他只是封妖师,真正忙碌的是那些斩妖卫,下班时间,一切都与他无关。

    周道从柜子里取出一截黄白色的蜡烛,点了起来。

    顿时,一阵清香缭绕,升起的云烟吞吐微散,透着温暖。

    这并非普通的蜡烛,乃是火云烛,其烟火之气能够滋养筋骨,壮大血气。

    据传,这种蜡烛掺入三十一种贵重大药,还有诸多【妖珍】,以秘法炼制。

    一般唯有豪门大族弟子修炼才用得起此物。

    在坊市,这么一截火云烛便要一两赤金,珍贵无比。

    当初周道献祭了一头邪级中等妖物,方才获得了这截火云烛。

    周道轻轻一吸,吞吐云雾。

    那烛火摇曳,卷动烟气,仿佛小蛇般钻入周道体内,散入四肢百骸,滋养筋骨,壮大血气。

    古书上说,天地有神佛,香火以敬之。

    这里的香火乃是以古老道法秘制而成,蕴藏珍奇,神佛获得供奉,可长神通,自当赐福。

    所以古往今来,神佛祭拜都由道观寺庙主持,凡人供奉也需要进观入庙。

    因为他们掌握了香烛的炼制之法。

    许多道观寺庙并不接受外带的香火。

    像周道的火云烛还不算上品。

    《御妖司工作手册》中记载了一种香烛,名为九宝如意烛,点燃此烛,心中所求,无有不成,如意如意,按我心意,快快显灵。

    这种香烛的炼制之法来自于一种特别妖物,名为香兽。

    世间传言,九地王佛永镇幽冥地狱,教化亡灵。

    他的身旁有一座香炉,煅烧人世间七情六欲,焚灭种种,化为灰烬。

    香兽便是诞生于这尊香炉之中。

    这个世界的神话传说中,九地王佛便相当于周道前世的地藏王菩萨。

    当然,关于香兽只是传说。

    不过九宝如意烛却确有其事,周道也曾听袁老提起过。

    十三年前,火凰城曾经出现过一截九宝如意烛,引得天下震动,就连许多大妖都被惊动。

    一时间,风起云涌,各方趋之若鹜。

    那场争斗堪称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事,最终这截九宝如意烛被御妖司一位大高手获得。

    “如果哪天祖师爷能赐我一截九宝如意烛就好了。”周道心中荡起了美好的幻想。

    他是俗人,有好多愿望想要实现。

    不过像九宝如意烛那样的宝物就算是献祭邪级高等妖物都是不够的。

    “还是好好工作。”周道摇了摇头,收起妄念,从青蟠宝袋中将那截赤狐尾拿了出来。

    即便离开了本体,可是这截狐尾上依旧散发着浓烈的妖气。

    这点妖气,若是普通人接触了恐怕一时三刻便要小命不保。

    寻常修士,就算修炼至炼气四变【游神御气】,如此接触,估摸也要大病一场。

    可是周道却浑然不觉。

    以他如今的修为,这点妖气连个屁都算不上。

    周道轻抚着赤狐尾,赤色的皮毛泛着油光,如同燃烧的火焰,分外动人。

    献祭祖师爷需要完整的妖物,虽然这截赤狐尾不能用来献祭,不过也是难得的【妖珍】,必定能够在袁老那里卖出一个好价钱。

    《御妖司工作手册》上记载,深山有野狐,久之成妖,以母尾作鞭,笞于肉身,可得欢爱。

    这种母狐狸的尾巴,做成长鞭,抽打在人的身上,可以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爽。

    那种直冲天灵盖的快感让人欲仙欲死,不能自拔,最终爱上对方,日日求以鞭笞。

    昔年,有一山民,妻子凶悍,日夜压迫,山民苦不堪言。

    一日,山民入山采药,寻到一截断尾,将其带回家中。

    深夜,悍妇又行欺压之举,山民忍不可忍,顺手操其断尾,反手抽打,结果悍妇非但未怒,反而发出欢愉之声,目透柔色,千娇百媚。

    从此悍妇一改往日做派,每日以求鞭挞,对山民百依百顺。

    两年后,山民力竭而亡于床榻。

    因此,母狐狸的尾巴极为珍贵,尤其是上层贵族,玩得野,就喜欢这样的【妖珍】。

    尤其是像这样的赤狐尾,效果更好,比吃药还厉害。

    在许多大城,类似醉春楼这种销金窟还配备了以赤狐尾制成的长鞭,供给客人享用玩乐。

    因此,赤狐尾极为抢手,尤其是在黑市,几乎每次出现都会遭到疯抢。

    “明天去袁老那里问问,看能不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周道将这截赤狐尾收拾了一下,又取出一方漂亮的锦盒,将其包裹好。

    上次那枚狈胎换到了一头邪级中等妖物。

    这截赤狐尾的价值还在狈胎之上,应该能有不错的回报。

    ……

    第二天。

    周道夹着包裹来到了袁老的家中。

    “赤狐尾,如此完整,还是邪级高等妖狐的赤狐尾!”

    袁老瞪大了眼睛,浑浊的眸子里闪烁着绿油油的光泽,就好黄鼠狼见到鸡一样。

    作为常年混迹黑市的【妖珍】贩子,像这样的货色可不多见。

    “这种好东西,哪儿弄来的?”袁老忍不住问道。

    虽然朝廷命令禁制,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任何途径炼制贩卖妖珍。

    可那是对外,【妖珍】的利润何其之大?

    御妖司自己便在做,这种生意也只能是官方垄断,外面最多只能喝点汤。

    像周道利用职务之便,虽然偶尔搞到一些边角料制成【妖珍】,卖给袁老。

    可那也是投机取巧。

    像赤狐尾这样的好东西,一般是不会漏出来的。

    “袁老,这你就别管了,千万不能坏了你的规矩。”周道摇了摇头。

    钱货两清,不问来由,这是做这行的规矩。

    “嘿嘿,我可听说御妖司昨天晚上遭了灾。”袁老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黄牙。

    “这老东西消息还真灵通。”周道心中暗骂。

    “这怕是你小子浑水摸鱼捞出来的吧。”袁老的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仿佛一眼便看穿了周道。

    “还是袁老英明。”周道点了点头,面不红,气不喘。

    “这东西我要了。”袁老盖上木盒,轻轻拍了拍道。

    像这样的好货不知多少人抢着要,尤其是那些财主,富贵流油,生活空虚,就像变着法地找刺激。

    这宝贝一转手,利润丰厚,值得一做。

    再不济,自己留着也行。

    “嘿嘿,其实这东西袁老你也可以留着自己用。”周道咧嘴一笑。

    作为空巢老人,周道觉得袁老十分有必要留下这截赤狐尾。

    “臭小子拿我老头开涮。”袁老老脸一红,仿佛被戳破心事,瞪着眼睛道。

    “别废话,开个价吧!!”

    周道两眼放光,伸出了一个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