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武侠修真 > 皓玉真仙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真身回家族(7.2K为鸡排的幻想盟主大佬加更!)
    麻烦稍等十分钟啊,么么。

    最后一天。”

    沈绾绾心里舒了口气,从储物戒里取出一身淡粉色衣裙,不一会儿就打扮完毕。

    她原本寻思扎着从前的马尾乌辫,但仔细想了想,还是把一头的黑发盘了起来。

    整个人的气质顿时为之一变,褪去了几分俏皮魅惑,开始显得雍容华贵。

    这时,她回过头来瞥了衣裳整齐的陈平一眼,突然发现对方也在

    “平郎,用我这份吧,应该更精确一点。”

    瞧陈平拿出了双城阁赠送的玉简,沈绾绾轻轻一笑,祭起了一枚留影珠。

    “九宗弟子的特权吗?”

    陈平心里腹诽着,脸上却毫无变化的点点头。

    洋洋洒洒的光幕,在包厢升起。

    宝物名字,起拍价,甚至还有图样一应俱全。

    “开场拍卖的就是星象精露!”

    陈平身子一震,眼里划过一丝异色。

    原本以为的压轴拍卖品,居然是序号第一的宝物。

    他心中一动,霎时明白了剑鼎宗的“良苦用心。”

    手握大笔积分的修士,基本上是冲着星象精露去的。

    如果将此物摆在最后竞拍,那么,束手束脚之下,前面展示的众多宝物很有可能出现集体遇冷的情况。

    倒不如先拍星象精露,消耗掉一人的积分,好让其他修士放开心态,去争抢其他的宝物。

    “本届的积分改革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陈平大为不满的道。

    “据说是剑鼎宗的宿寒真人。”

    沈绾绾莞尔一笑的道:“平郎似乎意见不小。”

    “宿寒前辈?”

    脑海里浮出一名手持数种灵宝的老者身影,陈平表情瞬间一变,自讨没趣的道:“那没事了。”

    其实,站在九宗的立场上,对此必定是举双手赞成的。

    但陈平目前属于被剥削的一方,自然牢骚满腹了。

    “星象精露起拍价五千积分,最终价格估计远超想象。”

    沈绾绾忧心忡忡的道。

    “届时再看,实在不可为,我也不会去当冤大头的。”

    陈平轻哼了哼,往后排的宝物信息看去。

    第二出场的宝物,就显得比较普通了。

    是一株来自三绝殿海域的特产,一千四百年份的无叶海棠花。

    此灵草乃是炼制某种三品修炼丹药的主材,起拍价也仅为一百积分。

    不感兴趣的一掠而过,陈平继续往下浏览。

    ……

    直至一炷香时间后,他看完了一千多种宝物的详细介绍。

    在静室中的一块蒲团上盘膝坐下,陈平双目微闭的思量起来。

    顶级拍卖会牵涉到积分的交易,因此所有的拍卖品都不接受私人寄售。

    想出手宝物,就要提前卖给九宗。

    而九大金丹宗门这次拍卖的东西,正如许帆暨所讲,共计一千两百五十七件。

    当中包含的种类五花八门,至少有十几种令陈平颇为心动。

    比如二道纹的清虚化漏丹,四阶的清灵木,两块五阶矿石等等……

    另外,五件压轴品中,除了星象精露,还有两种引起了他绝大的兴趣。

    一门玄品上阶的身法秘术,以及一颗四品丹药。

    那门身法秘术是三绝殿的镇宗秘术之一,名曰龙鹰步。

    由上一代的殿主专研数百年所创,跟脚脱胎于曾经的护宗灵兽水玄龙鹰。

    完整的龙鹰步共有四层。

    本次拍卖的只是前三层,但配套了几枚感悟珠,起拍价格为两千积分。

    对这门龙鹰步,陈平还是十分眼热的。

    他目前不缺防御、攻击的手段,唯有速度身法,一直是他的弱势。

    魔罗遁影步的品质虽不在龙鹰步之下,可功法残缺严重。

    自从元丹后,已渐渐跟不上他的需求了。

    而魔罗血爆术,近数十载来,他更是一次都未用过。

    代价大,提升的实力微乎其微,限制死了此术的发挥。

    将魔罗禁咒的后半篇补全,大概也是痴人说梦。

    魔罗三禁咒的残本是在天演大陆发现的,皓玉海应该没有完整的传承。

    至于登云马傀儡,本身属于外物,不如神通用的遂心应手。

    所以,龙鹰步能争即争。

    另一样压轴拍卖品,则是幽火门寄售的四品丹药,涤尘护心丹。

    此丹也算破阶重宝之一了。

    可助修士抵御心魔的入侵。

    当然,涤尘护心丹只对内魔有效,重天的外魔不会受到丹药的影响。

    修士冲击金丹瓶颈时,通常情况下,还没有资格引来重天外魔的觊觎。

    此枚起拍价三千积分的一道纹涤尘护心丹,很适合他服用。

    “统统都想要,这该如何是好。”

    陈平拍拍脸颊,面色发苦的道。

    听他说的有趣,沈绾绾眸中流光闪动,嫣然一笑。

    原本就秀丽无边的容貌,更是刹那间风情万种起来。

    “如今一看,星象精露出局也无关紧要了,护心丹一定得争抢到手。”

    思索片刻,陈平目中精光四射。

    “平郎在担忧心魔之关?”

    沈绾绾随口一问道。

    “有备无患罢了。”

    陈平不愿多提,岔开话题的道:“那枚二道纹的绛云真丹我尽量拿下,助你晋升元丹大圆满。”

    “谢谢平郎。”

    沈绾绾大为感动,一双皙白修长的玉腿缠住了男人。

    自家夫君神通强悍,待她又好,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殷前辈让你来天兽岛,究竟有何吩咐?”

    陈平享受的同时,淡淡的道。

    “关于殷无忌。”

    这回,沈绾绾没有含糊其辞,把前因后果道了一遍。

    和陈平猜测的相差无几。

    楚若乔回宗后讲述了殷无忌坑害她的过程。

    高层大都为之震怒,但顾忌老祖殷仙仪的威严,没有直接派人捉拿。

    远在望琴岛的殷仙仪得知此事后,立马传信给浮幽城的沈绾绾。

    令她登岛调查殷无忌的行踪。

    但近期,殷无忌却未返回古州平原,魂牌也完好无损,应该是自知犯了弥天大错,躲藏起来了。

    “你立刻停止寻找殷无忌,不要再管了。”

    陈平眼睛一缩,神情严肃异常的道。

    天穹藤手段诡异,沈绾绾对上此藤,绝对难以脱身。

    “嗯,绾绾明白了。”

    见陈平暗含警告的肃然模样,沈绾绾便知他或许知晓什么内情,但却不敢继续相问下去了。

    “总之我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

    陈平摸着她的秀发,宽慰道。

    天穹藤要想光明正大的进入秘境,抛弃殷无忌的肉身已成定局。

    最让他头疼的是,天穹藤施展的附身之术毫无破绽,绝难分辨和提防。

    现在,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揽月阁最近有未收到什么重大的消息,譬如邪修那边的动静?”

    陈平眉头一挑,隐约其词的道。

    “邪修阵营?”

    微微一怔,沈绾绾沉吟半晌,摇头道:“似乎没有。”

    陈平敲着茶几,脸上毫无表情。

    果然不出他所料,宝物动人心。

    在两门天品功法的诱惑下,窦瀚海并没有选择大范围的泄露。

    不过,杀了此人灭口才是最可靠的办法。

    “绾绾,揽月阁的情报测查天下,是否方便给我提供一份?”

    陈平微微一笑,厚着脸皮的恳求道。

    “我等一众阁主都在顾老祖那签订了魂契,一旦主动破坏规矩,当即会受反噬而死。”

    沈绾绾无可奈何的道。

    “哦,那便作罢。”

    点点头,陈平没有流露多少失望之色。

    他相信沈绾绾讲的是实话。

    揽月阁的情报总量价值之大,远非灵石能够衡量的。

    如果不施加相应的控制手段,这些分布在各地的阁主中饱私囊起来,岂非容易至极。

    “平郎,你这次暴露了肉身境界,以师父的见识,很可能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沈绾绾有些担忧的道。

    “反正终究有这么一天。”

    陈平嘿嘿一笑,漫不经心的道。

    苟着修炼固然舒服,可渐渐走上群岛修炼界的决策圈后,藏头露尾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展露实力,攫取好处。

    是陈平未来行事的准则之一。

    ……

    距离拍卖会开启还剩五天。

    沈绾绾、陈平两人闲来无事,干脆一直待在了灵舰包厢内,悄悄交流着。

    “先前听朱道友提及,绾绾你并非出身于修真世家?”

    陈平手指一划,关切的问道。

    “不错,绾绾的故乡十分遥远,在一座偏僻的小渔村中。”

    沈绾绾转了个身,面带惆怅的道。

    “凡人界出现地品水灵根外加天生灵体,当真是百万无一。”

    陈平不由惊讶的道。

    其实他前世的父母也只是寻常的猎户。

    不过,有无灵体差别还是极大的。

    “绾绾的家乡是一处世外桃源,人不多,百来户而已,邻里之间以海产交易,平素亲如一家。”

    “爹娘就我一个子嗣,晴天打渔,绾绾便在海边和同伴们嬉闹,翻翻螃蟹,堆堆海沙。”

    “偶尔从深海捞出一条色彩斑斓的小鱼,绾绾都会缠着爹娘,把它带回家养起来。”

    沈绾绾说着,脸上显出了一丝笑容,整个人陷入了温馨的回忆中。

    而陈平原本不乐意听这些鸡毛蒜皮的往事,可看她难得流露放松的状态,又不忍打断。

    许久后,沈绾绾一叹,眼神黯然的道:“绾绾对爹娘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五岁。”

    “只记得他们待我很好,很好,相处的细节却和风吹沙一般,越来越远,越来越淡。”

    接着,沈绾绾目光一变,幽幽的道:“那日,隔壁的叔叔从海里网上了一只和牛犊般大的奇异囊袋。”

    “就好似放大了几百倍的普通鱼囊,众人都赶过去看个新奇,却不曾想,被几个淘气的男孩用铁棍戳破了一角。”

    “霎时间,从那囊中释放出一股腥臭的黑烟,绾绾耳边全是剧痛的惨叫,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摔倒在地。”

    “后来,绾绾也陷入了昏迷,等我醒来的时候,整座小岛只剩下了绾绾一人。”

    “庭院里,到处都是粘稠的黑水。”

    “往日熟悉的面容无影无踪,绾绾惊惧之余,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时间流逝,绾绾饿了就吃岛中悬挂的干鱼,渴了就接雨水。”

    听到这里,陈平不禁呼吸一滞。

    几岁的女童,独自在刚死了数百熟人的孤岛上生活,这是一副何等绝望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碧绿的遁光从天而降,一位仿佛是从画里走出的仙子缓缓接近,她在我的身上拍了几下,便一脸惊喜的带走了我。”

    “再之后,绾绾去了揽月宗,接触了仙道。”

    “我询问了师父,可笑的是,那股灭杀一岛生灵的毒烟,竟只是一头一阶海蛙的毒囊所发。”

    “除了身怀惑心体的我避过一劫,爹娘他们都已融化在了那黑水里。”

    沈绾绾语气没有多大的波澜,似乎在述说旁人的故事。

    以元丹修士的强大心境,一百多年前的残酷经历,已不能让她哽咽了。

    “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条生命,如今她寿元无多,平郎能否放过她?”

    沈绾绾双目一移,带着一丝恳求的道。

    沉默半晌,陈平摇摇头,却言语一转的道:“朱道友倘若再起歹意,我必杀她为快。”

    沈绾绾欲言又止,她知道,这是道侣最终的让步。

    ……

    五日后,骄阳明媚的未时。

    “众修即刻退出驻地。”

    “众修即刻退出驻地。”

    一阵阵波浪般的浑厚声音蓦然响起,并且越来越大,让驻地里所有人都不禁愕然的望了一眼。

    街道上的修士更是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是梁真人的口谕。”

    “剑鼎宗的金丹前辈?”

    一道道身影不敢耽误的从驻地闪出,挤向了城外。

    数十息之后,外界徘徊的修士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了一起,粗略一扫,竟都有万人之多。

    下一刻,双城阁位置的上空,仿佛破了一个口子,突现一片曲折变幻的漫天剑影。

    在那剑影横空的中央,一柄丈许长的晶莹玉剑惶惶压来。

    每进一步,周边就有一大片剑影融入玉剑。

    直至它完全脱离地面,悬浮一空时,体型已然暴涨至百丈大小!

    其释放的威势之强,纵然相隔二、三十里,都给众修带来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力。

    喧闹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起来。

    “梁真人的本命法宝,乾坤胜邪剑。”

    驻地东南方的一处山坡上,沈绾绾一脸肃穆的道。

    “此宝是上品的通灵道器,梁真人此时维持着化剑状态,可敌普通的金丹大圆满。”

    陈平目中精芒一闪的评价道。

    明面上,梁英卓和他虽然都是第三步的剑修,但彼此间还是相差巨大的。

    无论是本身的境界、灵剑品质、或是对剑道的领悟程度,他全差之甚远。

    梁英卓还掌握着一件剑类的灵宝。

    不过,陈平估摸着,以梁真人金丹后期的法力,最多只能驱使灵宝,施展唯一的一次攻击。

    而且,梁真人绝不可能借助灵宝化剑。

    人剑合一的本质是以人御剑。

    如果剑强过人太多,修士就会彻底的与灵剑融为一体,并逐渐迷失掉本体的独立意识。

    修炼界的历史上,不乏这样的惨痛教训。

    ……

    “嗡、嗡、嗡”

    与此同时,驻地内分立各方的九艘大型灵舰灵光一爆,纷纷离地升空。

    小城中,除了不可一世的玉剑,再无活着的生灵。

    下一刻,无数银色的符文从剑中狂涌而出,一凝之后,就聚成了一道剑鞘似的虚影,依附在表面徐徐转动。

    “轰!”

    那玉剑仿佛被人提着一样,轻轻一抬,刹那石破天惊,风云变色。

    方圆数十里的天空都骤然一亮。

    整片虚空,天地元气幻化的五色光球雨点般的在四周浮现。

    然后主动的往剑内狂注而去。

    这一剑方一斩出,初始席卷的剑芒不过十余丈长。

    但在海量的天然灵气灌注下,暴涨成了一道数百丈的弧形剑气,并且轰鸣一声后,一条条银色的电弧在巨大剑光表面缭绕涌现,声势惊人至极。

    那空中的剑气往下一沉,又从一道圆弧变成了半月直至满月的形状。

    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无穷无尽的气浪向四面八方一卷而去,一下将双城阁笔直劈成了两半。

    地面上的零星建筑彻底崩溃,再也无法抵挡滚滚压来的剑光。

    近百里内,凸起的山峰巨石犹如纸糊般的碎裂,灰尘漫天飞舞。

    紧跟着,大片银光就一卷而至,将原先的驻地一下淹没了,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继续向前方滚滚卷去。

    眨眼间的功夫,驻地所在庞大区域,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银灿灿的颜色。

    这种骇然的攻击天象,不过持续了一小会。

    当那柄玉剑再次一动后,漫天的剑气就潮水般的收了回去,天空也重新恢复了原先的清明。

    凹凸不平的驻地,此刻却变得光滑无比。

    仿佛一块横放的巨大玉石,视线能平整的一眼扫尽。

    一剑裂山川,斩长河的威势莫过于此!

    如果此地事后没有被妖兽破坏,必将成为群岛人族剑修,观摩领悟剑意的一处圣地。

    “这就是金丹剑修的恐怖?”

    “梁真人的实力,足以排进修炼界前五了吧?”

    旁观的众修目睹此情形,倒吸了一口凉气。

    离的最近处,悬浮着六团五颜六色的光华。

    几人身边模模糊糊,看之不清。

    “时隔三十载,又见梁道友施展人剑合一,他的剑道更强悍了几分。”

    “我等金丹初期,恐怕接不住他的随手一剑。”

    待用着羡慕口吻的人说完,一声苦笑旋即响彻了周遭。

    “冯道友你低估了梁道友的实力,以敖某中期的境界,硬接刚才的那一剑,也只有粉身碎骨的结局。”

    “普通金丹除非炼化了一件防御类的上品通灵道器,否则必死无疑。”

    “不愧是稳坐人族第一的宗门,邝某听闻揽月宗新成了一名金丹剑修,本还觉得两宗的排名可能会变动一番,现在看来,揽月还得屈居第二。”

    “楚道友的潜力亦不低,穆某认为,内海四宗皆不可小觑。”

    “不错,我等双城本土的金丹,底蕴和手段皆不如内海的道友们,继续保持谦逊和服从,方是宗门维持昌盛的出路。”

    ……

    “平郎,你也是剑修,梁真人的这一剑可是让你收获颇丰?”

    见陈平全程目光炯炯,沈绾绾不由轻笑道。

    “叹为观止。”

    陈平感慨了一句,自嘲的道:“梁前辈感悟的是正气之剑,单纯在立意上的高度,就略超过我的浩气之剑。”

    通过刚那斩天裂地的一剑,他更加坚定了之前的判断。

    梁英卓的剑气倾泻下来,若他用金丹肉身抵御,估计都撑不住几息,就会因精血衰竭而亡。

    “你说梁前辈能迈入第四步吗?”

    沈绾绾语带崇敬的问道。

    “难。”

    陈平想了想,简略的道。

    不是他在怀疑梁真人,而是客观的事实。

    一方面剑道讲究天资。

    一般天才,诸如金照恒、楚清凌等人,根本不必奢望触碰天地为剑境。

    梁英卓的剑道天赋肯定比他强了一大截,但估计也就与金照恒半斤八两。

    另一方面,如果不是剑灵根,要想突破到第四步,首先得拥有一门天品剑法作为身外感悟。

    梁英卓只是金丹宗门的太上长老,不大可能修炼了天品剑术。

    何况,普通天才打破瓶颈,需用大量的时间去堆积。

    如果梁真人最终迈入了元婴境,寿元暴增至三千年,也许还有一丝半毫的希望。

    ……

    尘硝落尽的瞬间,剑影也同时消散无形,一名身材板正的老者踏空走出。

    此人两耳奇长,身穿八卦道袍,手捧一柄玉质的六尺长剑,全身上下不带一丝的烟火之气。

    正是从化剑状态脱离的剑鼎金丹,梁英卓。

    “灵舰合。”

    梁英卓声若洪钟的一喝,并朝九大灵舰分别一指。

    “轰隆!”

    来自九宗的九艘灵舰居然团团旋转开来,甲板“哐当”“哐当”的四面一摊,互相首尾相连的无缝拼接为一体。

    接着,九个扇面形状的船舱往中间移动而去,华彩绽放的同时,缓缓融合成了一座高三十丈的七层宝塔。

    这一切还未结束。

    绕着外缘的八个方向,突然冒出了十六根数丈高的光柱。

    这些光柱通体光濛濛的,分为紫、黑、红、白、蓝五色。

    一看就是精纯的灵力汇聚而成,正好把中央的宝塔团团围在了中间。

    并且每根光柱间还有丝丝霞光牵连不断,闪动间竟仿佛浑然天成。

    “海灵之城!”

    盯着眼前的一幕,陈平呼吸一窒,满面震惊的道。

    “平郎过誉了,以梵沧海域的通俗标准,最差劲的海灵之城,都要有两座一攻一防的五级阵法为基础。”

    “九宗灵舰合一之下,也不过能承载三座四级阵法而已,只能算是低级海灵之城的雏形。”

    沈绾绾声音温柔的讲解道。

    “这种合体灵舰是什么时候打造的?”

    挠挠鼻尖,陈平毫不客气的询问道。

    “我等九大金丹宗门筹集数千万灵石,调遣了五名炼舟大师,四十名普通炼舟师,前后耗时二十年,才在本次的双城之会前,完成了灵舰的打造。”

    顿了顿,沈绾绾又说道:“这里的每一艘灵舰都是为合体准备的特制之物,以后每届的双城之会,都会在堡垒中举办。”

    “绾绾你是万事通啊!”

    陈平嘴里夸奖着,双目有意无意的瞟向下方。

    九艘灵舰合体,无异于一尊金丹后期的修士!

    他不眼馋那是假的。

    陷入震撼的可不止他一人。

    不知内情的修士占据了大多数。

    不敢置信过后,人人心里都产生了浓郁的安全感和自豪感。

    相比妖族,人族的最大优势,一直是巧夺天工的器物。

    待某天,打造出一艘真正的海灵之城,踏平天兽山也并非是痴人说梦了。

    ……

    “身怀积分的道友们,抓紧时间入场。”

    梁英卓淡淡的声音传遍各处,接着袖袍一甩,化作一束剑光射入了宝塔船舱的第七层。

    在他之后,剩下的六名金丹老祖也接二连三的往最顶层飞去。

    跟着,九位早有准备的元丹修士分别落下,恰恰封死了船舱的入口。

    观他们身上的服饰,可以判断,都是来自九大金丹宗门的元丹弟子。

    “大厅票十块中品灵石,包厢票一百块中品灵石,各位道友注意了,每座包厢只允许进入三人。”

    几名守卫不厌其烦的介绍道。

    “绾绾,我们走吧。”

    牵起道侣的小手,陈平身形缓缓地往甲板上落下。

    在交付了一百块中品灵石后,两人被一名侍女恭敬的引到了五层的某座包厢里。

    这房间不大不小,陈设简单至极。

    在一面的墙壁上,则镶嵌着一方黑色的凹孔。

    看上去和一块令牌的轮廓相似。

    “前辈若是竞拍中意的宝物,请先将积分令牌嵌入此孔,再用神识触发孔位的禁制,就可以进行报价了。”

    “成功拍下某物品后,令牌里的积分将自动扣除。”

    “我们在三十息之内,会与您联系并奉上宝物。”

    侍女微欠着身,和颜悦色的道。

    “嗯,你且下去吧。”

    陈平挥挥手,随意赏了几块中品灵石。

    “多谢前辈的赏赐。”

    侍女惊喜的接住灵石,本想询问前辈要不要特殊的服侍,但一看身旁天姿国色的沈绾绾,立马灭了心思,自惭形秽的退了出去。

    “你对稍有姿色的女修好像都很大方?”

    沈绾绾倚着窗户,嗔怪的道。

    “怎么会!”

    陈平翻了翻眼皮,辩解道:“我现在心情不错罢了,碰上情绪不好的时候,没准已经一剑劈下去了。”

    “家里的姐妹够多了。”

    沈绾绾有意无意的提醒道。

    “咦,他怎么还在天兽岛?”

    这时,陈平透过窗户,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眉头旋即一皱。

    沈绾绾倚着窗户,嗔怪的道。

    “怎么会!”

    陈平翻了翻眼皮,辩解道:“我现在心情不错罢了,碰上情绪不好的时候,没准已经一剑劈下去了。”

    “家里的姐妹够多了。”

    沈绾绾有意无意的提醒道。

    “咦,他怎么还在天兽岛?”

    这时,陈平透过窗户,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眉头旋即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