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武侠修真 > 灵芦 > 第四十九章传说
    “这条黑蛇在四神蛇的影响下,实力早已经非比寻常,常年在冰河内兴风作浪。冰河附近的广宁村村民为此年年进行祭祀,以求平安。”

    南宫徽叹息一声。

    莫谷露出怪异的表情,既然有黑蛇作乱,以南宫徽这嫉恶如仇的性格怎么会不出手斩蛇妖,“你没有出手?”

    南宫徽无奈地长叹一声,“我当然去冰河找过那条黑蛇,不过这黑蛇不仅实力十分强大,还是分的狡猾,见势不妙就直接藏入河水中不出来,我也无可奈何。”

    他虽然修为高深,但是人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下得了河水,在水中跟黑蛇缠斗。

    感情不是打不过是人家躲水底下不出来,这就比较难办了。

    “所以现在各派人马都来微闾山,就是为了对付这黑蛇?那跟北地的封印有什么关系。”

    莫谷小心问道:“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隐秘?”

    南宫徽道:“确实如此,黑蛇神异,各派都想得到这黑蛇,无论是死是活对他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最重要的是,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消息,说黑蛇被四神蛇同化,如果以黑蛇血肉为引,就可以直接进入颛顼帝的陵墓!”

    颛顼帝的陵墓!莫谷听得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颛顼帝的名字他可是如雷贯耳,前世的五帝之一,传说就是他毁了天地之桥,让这世界神人永隔!

    但是颛顼帝的陵墓上辈子可从来没有经过验证,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就葬在微闾山中。

    莫谷屏住呼吸,压低声音,眉飞色舞地说道:“他们想要进入颛顼帝的陵墓干什么?难道是为了颛顼帝的宝贝?可是我也没听过颛顼帝有什么宝贝啊,难道是为了大帝的功法?”

    听着莫谷在耳边低声叨叨,南宫徽忍不住咳嗽了一下,示意对方不要瞎想。

    莫谷停下话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徽,等待他的解释。

    南宫徽面对好奇心十分旺盛的师弟,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颛顼帝的功法是不可能的,颛顼帝天生神异,力量与生俱来哪有什么功法。他们想要进入颛顼帝陵墓,为的是一柄神剑,天王宝剑!”

    莫谷仔细回想脑海中的记忆,颛顼帝他听说过,但是天王宝剑还真没听过。

    看着莫谷沉思苦想的模样,南宫徽继续说道:“相传天王宝剑是颛顼帝向上界神人借来的,当初是为了降服一个神通广大的妖物,降服妖物后,颛顼帝用天王宝剑将一座荒山变成了灵山,取名微闾山。然后又用剑在山旁划了一道河,取名冰河。”

    莫谷感觉古人的想法真的太前卫了,自己打败妖怪后,竟然提前就给自己准备好墓地。

    这是怕自己死了找不到好地方埋吗?当然他只是在心里面暗暗吐槽了两句,古之大帝的想法,哪里是他这种小人物可以猜测的。

    “除了这件事,北地的封印又是怎么回事,师父让我来说是封印出了问题。”莫谷问起自己来这里的原因。

    “封印?”南宫徽怔了下,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莫谷看到南宫徽这表情,顿时意识到不妙。

    南宫徽微微一皱眉,解释道:“半年前师父让我来查看封印问题,我查探一番后并没有任何异样,反而发现黑蛇作乱,这才留下来一直在寻找对付黑蛇的办法。”

    莫谷猛地一拍大腿,想到虚寤真人当时让他过来时那副严肃深沉的模样,好像有很大的事情会发生一样,他顿时就感觉自己被欺骗了,不由地一阵牙疼。

    就在他心里面骂骂咧咧的诅咒那个老头时,头顶就响起一声霹雳。“琼华派的狗贼!给段大爷滚出来!”

    雷霆般的声音滚过,大殿内顿时鸦雀无声。

    莫谷和南宫徽面面相觑,过了一会,两人才慢慢走出大殿看向外面。

    此时,外面一个露着上半身精壮肌肉,下半身套着一条紫色长裤的中年男子威风凛凛地悬停在琼华派驻地大殿上空。

    男子体型魁梧,四肢又长又壮,两道浓眉跟油漆刷上去的一样,头大脖子粗,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头噬人的野兽。对方双手抱在胸前,身后一只金轮缓缓转动。

    “金光教?”莫谷一看到金轮,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声。

    南宫徽诧异地看了一眼莫谷,“师弟也知道金光教?”

    莫谷点点头,“是啊,来的时候宰了四个金光教的人,他应该是来寻仇的吧?”

    南宫徽嘴皮子抽了一下,这不是废话吗,人都被你杀了,来这里难道和你打招呼不成?

    “具体是怎么回事?”

    莫谷瞥了下嘴,轻描淡写地说道:“金光教的人围攻我们的两位小师侄,我刚好路过,就顺手宰了。”

    “围攻我琼华派弟子!?”南宫徽剑眉一挑,当下看着上面壮汉的目光都冷了几分。

    “呵,两个小辈……”壮汉开口,没等他把话说完,突然发现就看到一道白金色的剑光朝着他的面庞袭来。

    “找死!”

    壮汉面色一狞,身后的金轮顷刻间散发出异光,光芒直接纠缠上白金色的剑光,两道光芒在空中缠绕撕扯,很快双方就同时消散在空中。

    壮汉这时也察觉到南宫徽的不凡,冷着脸更块臭石头一样,瓮声喝道:“好一个琼华派,果然不同凡响,年纪轻轻就有这等本事。”

    紧接着他脸上的表情就狰狞起来,愤然道:“就算你们琼华派为天下三大道门之一,可也不能无缘无故地杀我金光教弟子,难道以为我金光教好欺负不成?”

    南宫徽表情冰冷,没有丝毫感情地说道:“金光教敢围攻我琼华派弟子,难道还不允许我琼华派弟子反击?你们金光教不好欺负,难道我琼华派好欺负?”

    “你!”壮汉勃然大怒,刚准备反驳时,莫谷随手一招,便有一道雷霆凭空出现!

    噼啪一声,风驰电挚般的闪电直接劈中壮汉。

    不过壮汉明显跟之前那四个不是一个档次的,被雷霆集中也只是身上冒出一缕白烟,本身却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咦,挺能挨劈的嘛,这样如何?”莫谷翻手就是一团火球,火球如同一颗划空而过的流行,直接击中呆滞在空中的壮汉,壮汉瞬间化成火球,熊熊燃烧。

    周围观看的其他门派弟子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在壮汉那如雷般的声音响起时就纷纷冒出头来看热闹。

    想看看哪个门派居然如此胆肥敢挑衅琼华派!

    可让他们玩玩没想到的是,这金光教的汉子看着凶,但是琼华派的人更凶。

    二话不说就给人整上一套雷火双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