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收容诸天从恶魔果树开始 > 第五百一十一章你快走,我掩护
    “只是一个冒牌货,真身已经利用空间奇物逃走了,还真是一个狡猾的小家伙。”

    翡翠之冠,植物园山顶,恶魔果树之下,将肖恩钉死在树干上,红魔鬼的嘴角掀起了一丝讥讽的笑容。

    “不过他太自作聪明了,如果不留下这具假身我想要追踪起来还真有一些麻烦,但现在吗·······”

    喃语着,属于噩梦的神权开始在红魔鬼的体内震动,他将利用肖恩这具假身残留的信息通过梦境来追踪肖恩,甚至是直接杀死肖恩,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大变。

    “怎么可能?”

    猩红的双瞳中满是不解,一点点金色的光芒开始透过他苍白的皮肤向外逸散,越来越灿烂,恍若初升的朝阳。

    轰,恐怖的爆炸发生,空间坍塌泯灭一切,整个云中城在这一刻除了被恶魔果树庇护着的翡翠之冠外,其他剩余的岛屿同时在金色的光华中归于了虚无。

    呼,金色的火焰燃烧,在一片虚无中,史矛革再次凝聚了身躯,只不过此时此刻他的神色并不好看,一双龙瞳中满是冰冷的杀意。

    “你是怎么苏醒过来的?”

    在爆炸中被粉碎的身躯再次重组,看着史矛革,红魔鬼的心中也有些惊疑不定。

    不过听到这话,史矛革并没有回答的心思,一颗蕴含着恐怖力量的龙炎玉已经在他的口中凝聚完毕,而目标就是红魔鬼。

    “你这个疯子。”

    感受到那股令他心悸但又有些熟悉的灼热力量,红魔鬼立刻撑开了恐惧神域。

    刚刚为了挡住那一发在他体内炸开的龙炎玉他已经极限调用了噩梦的权柄,在那一个瞬间模糊了真实与梦境的界限,利用梦的力量承受了龙炎玉的力量,但这种秘术的动用是有着限制的,短时间内他也无法动用第二次。

    “恐惧之蛇·蛇鳞盾甲。”

    发出一声嘶鸣,赤色的蛇鳞在虚空中衍生,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圆型盾牌,其上纹路相连,构成了一条张口嘶鸣的黑色巨蛇。

    轰,金色的光芒再次绽放,灼热的气息逸散,宛如一轮跌落人间的太阳,在这一刻好不容易开始恢复的虚无空间再次被摧毁。

    “该死。”

    黑雾弥漫,将温养的恐惧恶灵不断送入蛇鳞盾甲之中,加强蛇鳞盾甲的力量,红魔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肉疼之色。

    恐惧之灵是智慧生命在恐惧中死亡之后形成的恶灵,是他重要的力量来源之一,相当于一种特殊的信徒,他一共也只有十多万而已,之前为了将史矛革困人噩梦之中,他已经消耗了两万多,现在又要如同流水一样投入,实在是让他有些心疼。

    “该死的,如果不是因为信仰凋零,我的恐惧神权破碎,我又岂会被一头小龙逼到这种地步。”

    眼中恨意浮现,一咬牙,红魔鬼将更多的恐惧之灵送入到了蛇鳞盾甲之中。

    另一侧,在刚刚的爆炸中受到波及的安德烈再次悄然出现,只不过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加入到史矛革与红魔鬼的战斗之中,反而将目光投向了翡翠之冠,或者说恶魔果树。

    “果然是一棵非同一般的魔植,在这样剧烈的爆炸之中竟然毫发无损,连叶片都没有掉落一片。”

    看着挂满果实,依旧如故的恶魔果树,安德烈淡绿色的双瞳中闪过一抹炽热之色。

    “你们慢慢打吧,最好同归于尽,我就先带这棵宝树走了。”

    身披一件近乎半透明的长袍,安德烈一步一步的靠近了恶魔果树。

    看不见的纱衣,六阶奇物,可以蒙蔽超凡者的感知,削弱拥有者的存在感,身披看不见的纱衣,安德烈那怕被人看见了,看见他的人也会自动将他忽略,就算是六阶超凡者也同样是如此。

    “我只有一次机会,必须要把握好机会。”

    手掌触摸着恶魔果树的树干,安德烈心中的念头不断转动着。

    看不见的纱衣确实很神奇,但并不是万能的,一旦他有什么大的动作,他的存在立刻就会被史矛革和红魔鬼察觉到,到时候无论是史矛革还是红魔鬼都不会轻易让他将恶魔果树带走。

    ···················

    “很有意思的奇物,如果这里不是我掌控的世界,恐怕我也会将他忽略过去。”

    昏暗的书房内,看着恶魔果树下的安德烈,湛蓝的双瞳中流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光彩,然后沙沙的书写声再次响起。

    “一位勇者想要将恶魔的宝物带走,另一位勇者看到了他的动作,并选择帮助他,于是他大吼一声··········”

    ·····················

    轰,龙炎玉与蛇鳞盾甲的碰撞终于接近尾声,虚空中一片混乱,金黑二色交织,看到这样的情况,红魔鬼轻轻松了一口气,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随意一瞥,却是看见了恶魔果树下的安德烈,刹那间他就明白了安德烈的想法。

    “该死的家伙,竟然想拿我当炮灰,自己带走恶魔果树?”

    猩红的蛇瞳中闪烁着阴冷的光,看了一眼远处周身金色的火焰升腾,有身化太阳趋势的史矛革,红魔鬼的嘴角勾勒出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安德烈,你快带恶魔果树走,我来拖住这条纯血龙。”

    嘶鸣声响起,在这一刻红魔鬼主动向史矛革发动了攻击,而与此同时,在听到红魔鬼这话之后,史矛革的感知中立刻出现了被他忽略过去的安德烈的身影。

    “你找死。”

    心中怒火爆发,身体元素化,没有理会红魔鬼的攻击,一个火焰跳跃,跨越空间的限制,史矛革来到了安德烈的面前。

    突然被发现,突然被史矛革猛烈攻击,安德烈心中有点懵,反正就是挺突然的,不过他到底是一个真正的六阶,还是很快做出了应对。

    看到这样的一幕,目光闪动了一下,红魔鬼还是加入到了战场之中,不管怎么说灭掉绿野城,拿到六阶奇物阿勒苏霍德之笔和恶魔果树都是他的目的,在这之前还不是和安德烈彻底撕破脸皮的时候,只不过这一次的交战双方的主角却从他和史矛革变成了安德烈和史矛革。

    与此同时,在孟非托斯的近海,一场激烈的战斗也在进行着。

    呼,寒冷的气息弥漫,宽阔的大海被冰封,恐怖的魔力灵光不断绽放,三道人影正在疯狂交手,他们分别是青雉,黑海教会大主教亚洛斯以及曾经被青雉封印的河流之神肯尼斯·塔姆。

    “青雉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敢封印我,这一次塔母大爷一定要吃了你。”

    塔母河的虚影凝聚,盘旋在手臂之上,杏黄的双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肯尼斯锁定青雉,狠狠的一拳锤了出去,震荡空间,破灭一切。

    之前被青雉封印,被青雉用霜之哀伤钉死在塔母河河底,时时刻刻都被绝望啃食着心灵,饱受着巨大的折磨,在那个时候肯尼斯就发誓只要突破封印,他一定要杀死青雉,也正是因为如此,当黑海教会找上他的时候,他才轻易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不知所谓。”

    被肯尼斯的力量跨越空间击中,青雉的身躯立刻湮灭成了细碎的冰晶,只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幻身而已,相比于当初,现在的青雉实力要强上了许多,那怕不动用巫师塔,单单的一个肯尼斯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黑海教会看来真的做了不少的准备了,竟然将这个家伙都无声无息的解救了出来。”

    身躯重新凝聚,深寒的力量绽放,一柄两面带着月牙枪刃的破阵枪在青雉的手中凝聚,洞穿虚空,刺向了一直在战场边缘游走的亚洛斯。

    “这只是吾主的眷顾而已。”

    蔚蓝的神光绽放,一个模糊的、扭曲的牛头怪物虚影在亚洛斯的背后成型,一把握住了青雉的破阵枪,将其捏的粉碎,化作一点点晶莹散落在大海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幕,青雉的神色凝重的了许多,相比于看上去威势无双的肯尼斯,他倒是更重视这个一直不显山不漏水的黑海教会大主教。

    之前青雉虽然有几分做戏的成分,但也有着假戏真做的打算,准备直接出手尝试斩杀掉亚洛斯,但没想到亚洛斯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他,但也不弱,竟然从他的杀招中逃了出来,并随后叫出了肯尼斯,改变了战场的局势。

    肯尼斯是被他封印的,正常情况下有人触动封印必然会引起他的感知,但肯尼斯的破封并没有引起他丝毫的感应,这说明对方用某种手段蒙蔽了他的感应,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对方动用了高位力量。

    “难道说海怪之母真的已经归来了?”

    双眼微微眯起,青雉心中的念头转动着。

    毫无疑问,作为一位古老的真神,海怪之母必然是已经陨落了的,只是没有死透而已,按照肖恩的估计,就算是已经留下了后手,但海怪之母想要真正归来应该没有那么快才对。

    “不过不管怎么说,试试就知道了。”

    目光闪动,接受到肖恩传来的信息,青雉体内的力量开始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