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我在SCP当仓管 > 第二百零三章 消灭(4)
    张珏看着杨文松:“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决战的战场,就在那个地下建筑的3号门之内吧。”

    杨文松点点头。

    “3125曾经被打败过一次,用的是hughes博士发明的概念放大器,我们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将概念放大器做了改良,本以为能再次将3125无效化,但我们失败了。”

    张珏呵了一声:“因为3125本身也在不断进化。”

    “是的。”杨文松说道:“3125已经学会了如何抵挡概念放大器的进攻,他甚至以机器作为媒介,向现实世界发起冲击。”他微微摇头,“战斗失败之后,我们将那道门彻底封死,但是3125已经充满了那个房间,很多人都被感染了——或者已经被感染,但还不自知。”

    “然后赫里主管启动了最终的应急预案,那些在逆模因部工作了一辈子的研究员们,服下了早已准备好的毒药,一些3125的重度感染者想要反抗,但也全部被消灭,我正是在那个时候,对自己使用了那种会让精神混乱的技术,才幸免于难。”

    张珏指着杨文松现在的身体。

    “那格雷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没有被感染,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他们……算是我留下的一个后手。”杨文松说道,“从一开始我就做了实验失败的准备,他们那一批年轻的研究员,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从来没有接触过3125,而且性格大多温和,与3125所携带的暴力理念截然相反,对于3125的侵蚀,可以抵抗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但遗憾的是,即便我已经把那栋地下的建筑物封锁,但随着3125对现实世界的渗透,他们的人员也在一点点减少,从最初的一百多人,到最后只剩下二十几个。”

    “所以你才派人向基金会求援。”

    “是的。”杨文松叹息道,“过不了多久,这个站点就会被全部侵蚀,一旦他们离开站点出现在人类社会,后果将不堪设想。派出去求援的人是我的助手,在决战之前,我用记忆清除剂清楚了他的记忆,前几天,我将随身携带的最后一瓶记忆强化剂放在了他的桌上,他想起一切之后,决定向外界求援。”

    说到这里,整个site237站点发生的绝大部分事情都得到了解释,但仍有许多细节,张珏还不清楚。

    “那个对讲机是你放的吧?”张珏问道,“用摩斯码告诉我地下建筑的开启密码的人,也是你,对不?”

    “是我。”杨文松说道,“意识状态下的我只有一点实体,无法发声,只能以那种方法来提醒你。”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现身来找我?”

    “因为我也不能确定,你是否被3125感染了,意识形态下的我是非常脆弱的,即便一个孩童,也能让我灰飞烟灭。”

    “所以在没有得到一个合适的身体之前,保险起见,你都只能远远地看着我们。”

    “就是这样。”

    对话进行到这,两人之间又默契地陷入沉默。

    杨文松知道,张珏正在将整个事件进行串联,看看中间是否有什么解释不通的漏洞。

    见他认真的模样,杨文松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越发地欣赏起来。

    自杨雪和张珏进入到site237站点以来,虽然他也非常想念自己的女儿,但目光更多地集中在张珏身上。

    杨文松发现,即便以他这么多年的识人经验,也看不透这个年轻人。

    大多数情况下,他神色轻佻,目空一切。

    总有一种舍我其谁的自信——甚至可以称之为自负。

    但这种自负的背后是自身强大实力的支撑。

    抛开他变态的武力不谈。

    即便杨文松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张珏所做的一切决定都近乎完美。

    他的逻辑严谨,思路清晰,很多次都躲过了3125设下的圈套。

    而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这一点,就算是年轻时候的杨文松也要甘拜下风。

    基金会能将此等人才招募,想必一定花费了极大的代价。

    整整十分钟,张珏没有说一句话。

    而杨文松也在一旁默默等待着。

    毕竟逆模因部的故事本就惊世骇俗,涉及到各种逻辑和时间线的反转,一般人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消化。

    张珏知道这个部门,本来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就算他不相信自己,杨文松也能理解。

    但是好在张珏并非草包。

    又过了一会儿,他长舒一口气,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好吧,我暂时相信你了,杨大博士。”

    杨文松笑了笑。

    “既然这样,张顾问,能不能也和我简单说说你的事情,据我所知,基金会可没有特别顾问这个职位。”

    “很简单啊,因为这个职位,就是为我设立的。”张珏凡尔赛了一句。

    “原来如此。”杨文松点点头,并不觉得意外,以张珏表现出来的能力,担得起基金会对他的看中。

    他又问道:“张顾问,方便的话,能不能透露一下,为什么你能够屏蔽3125的侵蚀,不被它感染,这有可能会成为我们对付它的关键。”

    “不用考虑这个可能性了。”

    张珏摆摆手,“我能不受3125的影响,原因大概有两个。”

    “第一,因为我带了这个。”张珏指了指自己手上的戒指。

    杨文松认真看了看:“这是scp-714?”

    杨文松能一眼认出714,对它的特性自然也有所了解,张珏便省了许多口舌。

    714虽然能够抵挡精神攻击,但它有许多debuff,对一般人来说,它的副作用更加致命。

    所以杨文松用疑问的目光望向张珏,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解释。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张珏道,“我对某些scp项目具有一定的免疫能力,3125这种东西对你们可能是致命的,但对我来说,他可能还没有一条发情的母猫对我的威胁大。”

    “原来是特殊体质。”

    杨文松点点头。

    在这么多年的工作中,他见过许许多多的项目,对张珏表现出来的异常能力并不意外。

    但也就此断绝了从张珏身上想办法的想法。

    因为这种能力通常是不可复制的。

    说白了,只是个体的变异,无法形成可复制的模式进行推广,没得用。

    张珏回头看了看那些被绑起来的研究员。

    “我说杨博士,你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就没想出消灭3125的方法吗,你女儿可也中了招。”

    杨文松叹了口气。

    “办法是有,但是……”

    “但是什么?”

    杨文松看了看杨雪,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随后又望向张珏。

    “可能需要张顾问你做一些牺牲。”

    杨文松的神情怪异,似乎对他和杨雪有什么想法。

    张珏连忙抱起肩膀,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杨博士,你要干什么?我知道你爱女心切,见我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不想错过,但我还是个孩子,你可不能对我用强——要加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