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怕不是一个奸臣 > 第三十七章 清风、田间、女子
    晨光划破云隙,洒满田野、山村,一片片青绿万年青在篱笆院墙上随风抚动,夹杂露水的泥土被红狐刨的飞起,从菜圃地里的鼠洞,叼出一个挣扎的小黑影,欢快的蹿去了篱笆里面。

    屋檐下,耿老汉呆坐矮凳上,垂着只有丝毫知觉的双腿打了一个哈欠,顺手捞起昨日还没做完的木轮继续琢磨。

    煮好饭食的王金秋朝着那边关着的门扇叫了一声,片刻,‘吱~’的木门呻吟里,耿青走出房门,伸了一个懒腰,在水缸边打水洗漱一番,刘家被屠满门的事,如今到处已经传开,除了那日亲眼看到外,眼下他没什么感触了,如果当时他心软放过,那倒霉就是他还有这一村三十户人。

    至于外面说起刘家的惨剧,也就是大伙的谈资,说起那些丫鬟、仆人,顶多就啧啧两声,说上一句:“可惜了。”

    这个年头,谁家大宅深院不死几个丫鬟家仆,早就听的麻木了。

    今日不用赶着去县衙点卯做事,慢吞吞的洗漱完,回屋捧了一本公房拿了的书边吃边看,穿着那身补服黑靴,倒是有像模像样的了。

    看的老两口笑的直往心坎里去,吃过早饭,耿青收拾了一番,叫来大春将驴车赶来,扶着耿老汉,让他坐上去,怕路上颠簸磕伤,又拿了被褥垫在底下和后背,由王金秋一旁搀着,耿青、大春赶车,一起出了小院,带二老出去转转,看看外面的热闹。

    眼下牛家集各地已经开始募丁修路,村里也有不少老少爷们三三两两结伴赶着去,当中也有体壮有把力气的村妇,看到出来的驴车,上前过去摸摸情侣鬃毛,一会儿摸摸车架,跟在一旁走动。

    “他叔他婶,你们这是好福气啊,现在都坐驴车出门了。”亲戚乡邻间没什么恶意,多是打趣说笑一番。

    耿老汉不说话只是笑着点头,旁边的王金秋嘴都笑的合不拢,“都是孩子出息,都是孩子出息。”

    前些天回邻村娘家给耿青寻媒人说亲的事儿,平日不怎么待见她的亲戚都赶了回来,围着她在院里坐下说起“哪家闺女还未出阁。”“大柱如今在衙门里吃饭,该挑一个样貌好的,品性好的。”

    甚至还有一房堂亲,想把家里的老三,堪堪到十三的闺女嫁过来,王金秋都瞧过了,小模样挺俊,又是娘家侄女,怎的也算是亲上加亲,这事儿只跟老头子提过,还没跟自家儿子说,谁叫他最近挺忙的。

    这不,一路过来,途中去出工的村人纷纷跟他打招呼,甚至邻边几个村的人也上来套近乎。

    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耿青也不好一一回应,拱起手就没放下过,附近几个村子穷困,修这条两路时,除了对付刘邙外,其实他有想过借此来改善村里人的生活,好歹来到这个年代,总得做些力所能及的实事吧。

    春风徐徐,眼下快到了四月中旬,天气也有了些许燥热,耿青拉着缰绳,引车架磕磕碰碰驶去耿家村通往矿山那条路,跟着出工的一群人,路上边走边唠嗑,也不算无聊,到了那边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排着队挨个挨个从衙役手里接过工牌,领了衙门发放的锄头,沿着工头的指引开凿路面。

    天气还不算太热,不少汉子干的汗流浃背,索性脱了衣裳,露出精瘦的黝黑胸背,惹得一些胆大的妇人偷瞄,与相熟的同伴悄悄说些什么,顿时一帮女人抖跟着哄笑起来。

    路边,王金秋在车上看的都想要下去领锄头,被耿青说了:“家里还有六十两银钱。”的话,方才作罢。

    随后,拉着驴车往前走了走,指着前面一段较宽阔的路边,怕父母还不清楚,让大春过去站着。

    “等路通了,村里挨家挨户凑些钱,都出人搭把手,盖一个三层楼的客栈,租住给那些远来的劳力,每月结算的钱,便分给村里乡亲,家里闲暇的人,还可在这条路上买些瓜果、饼子茶水,又是一份收入。”

    “由得你。”耿老汉看着大春站的位置,开阔的地段随着儿子的描述,仿佛都看到了一栋耿家村的客栈立在那里,住满了劳累一天的青壮,吃着路边村人贩卖的瓜果、茶水.......

    想想他都觉得美。

    “你说啥就是啥,当爹的给你撑着,谁敢说三道四,我让你娘抬一张凳子,我去坐他门口。”

    看过一阵,耿青带父母去了镇子里逛逛,顺带跟王铁匠合计城里开铁匠铺的事,之后便去了里正家,让他帮忙寻来附近村子有威望的老人,随后,在镇子吃了午饭,便带着老两口回村。

    不久,几个村的老人也都赶来,就在村口石磨前,说起矿路通畅后的事。

    “......往后大伙可在路边卖些茶水、饼子、瓜果,趁着农闲多挣些钱揣进兜里,过年过节能给家里添置点东西,让孩子有双新鞋,不用大冬天的还光着脚。”

    几个村的老人原本只是挨着耿青公门中的身份,和王里正的面子才来听一个小辈说话,可听完这番话,几人嚅着嘴发不声音,其中一个老人眼睛红红的,陡然跪下哭了出来,把王里正和耿青吓了一跳。

    “真是活神仙啊.......”

    另外三个村子的老人声音也有些哽咽,往日除了收税收粮才见到衙门的人,哪有人管过他们的死活,当即保证就算不要工钱,他们也一定将路修通畅。

    “这是给村里儿孙们留条可以糊口的活路啊。”“真是积了大德!”

    “十五里的路,咱们三个村,保证一个月里铺完!”

    .......

    送三个老人到山道上,天色已变得昏黄,像是一件霞衣披在了这边山坡上,蝉虫在这片霞光里脱去了沉重的壳,爬上树枝一声没一声的啼鸣起来。

    看着周围田野、山势,正归家的村人,耿青呼出一口气,走去田埂看着地里一片片冒出的青苗,有着说不出的舒服。

    绕过半个村子,就准备返回村头,草丛喓喓蛰蛰的虫鸣里,隐约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压抑的喘气,低喃的人语,还有细细微微女人的哀声哭腔。

    耿青仔细听了片刻,以为是家里的小狐狸跑到这儿来吓唬人了,弯腰捡起一块田边的吃透,朝前面一处荒草丛扔了过去。

    就听一声‘哎哟’的惨叫,半人高的杂草里冒出一颗脑袋出来,看到对面站着的耿青,顿时愣了一下,“大柱,你杂在这儿?”

    那边,耿青走近两步,细瞧,竟是大春,这家伙赶回了驴车,怎么跑这里来了,还光着膀子,难道......

    目光下意识的往草里再看,里面窸窸窣窣一阵穿衣套裤的声响,耿大春身后草窝里,一个白花花的女人飞快整理了衣裳,从另一边偷溜爬出,甩着屁股上两坨肉拔腿就跑,看背影,不正是那张寡妇?

    按背会儿,耿青还得叫对方一声婶子,大春同样也得这么叫。

    “你们.....你俩.....怎么搞到一起的?不怕被村里人给打死?!”

    “嘿嘿......”

    大春正是低着头傻笑,却是不敢多说什么,一旦被村里人知道,两人被撵出村里都是轻的,弄不好真会被打死。

    “别笑了,这事儿,我没看到,往后你俩要亲热走远一点。”

    耿青对这种超越辈分儿的事,并不太放在心上,回去的路上还是不停的叮嘱,一旁,大春‘嗯嗯’几声,拍着胸脯的保证,忽然就听说了句。

    “大柱,那边好像有人找你。”

    说着,抬起手,指去村口的泥道

    “别打岔,正说你.......”耿青还是回头顺着他指去的方向,昏黄的天光之中,村人过往间,一道窈窕的身影亭亭玉立,引得过往的村里老爷们频频回头。

    微风吹过田野,山麓蝉鸣轻响。

    女子负手站在那,青丝舞动,湛清色的裙摆在风里抚动,看着走来的耿青,露出一抹微笑,仿如一幅展开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