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武侠修真 > 师妹,你听我解释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嗯~是柴刀的香气!
    看着心不在焉的狐狸,林奇表示他很不放心。

    而苏白桃注意到他怀疑的目光,忍住微笑扳起脸表示自己其实一点也不高兴。

    背刺师兄这种渣男让人伤心落泪痛哭流涕的事…怎么…高兴的起来呢?

    “我去见阿雪,你还是不要跟着我了。”林奇思虑再三,放弃让狐狸去解释的想法。

    苏白桃怔了怔,马上停止了晃动的雪白尾巴,下意识道:“不行!”

    “???”

    林奇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明显心虚的女孩,心中叹息一声,果然狐狸没安好心…

    “为什么不行?”他冷笑一声,打算看对方如何解释。

    “不行就是不行啦,哪有什么为什么…”苏白桃凑到他身边吐着粉红的小舌头摇晃他手臂撒娇道。

    “你是不是还想背刺我?”

    林奇不为所动,目光更加凌厉。什么时候狐狸这么娇声娇气跟他说话了?这…这是所图甚大啊!

    “师兄你怎么能这么想?”女孩脸上满是委屈,鼻子一抽差点落下泪来。

    若不是她的尾巴尖还翘着,林奇几乎都要被骗了。

    海王:鱼塘里的鱼还想翻天?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哦。”少年不咸不淡应了一声,对着女孩假笑道:“就算你不想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不能跟着我…”

    “对了,你敢跟上来就…别想要我的亲亲抱抱了。”林奇又对着她狠狠威胁道。

    本来想说要是敢跟过来就打断她的狐狸腿,但他发现一个事实,就是他现在打不过狐狸…

    所以这个威胁可以说毫无震慑力,不过落在狐狸耳朵里杀伤力还是惊人的,苏白桃兴奋的神情明显一滞,明媚的笑容渐渐凝固。

    “……”

    甩掉狐狸之后,林奇一步一步向天空飞去,海王的心情也随之一点一点变得沉重起来,刚刚与女孩悠闲的谈话并不代表他眼下的情况很好解决。

    阿雪之前还只是未婚妻没有正式身份因为那个吻就差点误会的斩掉白桃,现在她手持正宫的牌牌,理直气也壮,要是真以为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提前大结局了属于是…林奇忍不住自嘲似的笑了笑,笑完之后是沉重的叹息和漫长的沉默。

    怎么对阿雪说?

    这个问题他思索了很久都没想明白,对阿雪坦白他想开后宫的事远比其他女孩需要有勇气,少年一时无法理清自己的情绪。

    毕竟他曾是女孩青春的全部,漫长的时光里,承载了许许多多关于她的回忆。而阿雪的傲娇首先就是傲啊…以她的性子,是断然不会答应的…

    不考虑责任感与牧小可那边等不起的缘故,光是他还没想好这点,如今就不是与阿雪正面交锋的时候,但却因为狐狸的操作让这一刻硬生生提前。

    他承认将阿雪放在最后一位其实是逃避,只是内心欺骗自己他这是在发育。就像故事中,结局一定是美满的,他这个穿越而来的位面之子也一定能成功……

    但真的如此吗?

    那句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在阿雪面前说出口之后的结果没人知晓。就算是身为竹马的他也不能保证钟离雪会暴走还是怎样……

    抱着脑海中纷乱冗杂的思绪,林奇凌空失神的向远方望去,那里有一道窈窕利落的身影。

    脑海中的那张脸与现实中女孩渐渐清晰的脸重叠,一阵理所应当的慌乱之后林奇忽然发现他的心情平静下来。

    甚至是连少年自己都惊讶于这份平静…毕竟这种事他做的多了。

    女孩飞到他面前,两个人面对面沉默好一会儿,林奇笑了笑还是轻轻上前抱住了清冷的白裙女子。

    “阿雪,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在这儿。”钟离雪应了一声,像是全然没有察觉到少年脸上极力掩饰的神色,也没有向他要一个来地域的解释,她只是轻声道:

    “该回家了。”

    “现在就回天域么?”

    “地域没有雪。”钟离雪望着他清冷道,又淡淡摇头:“我不喜欢。”

    “不行吗?”她抬头望向少年,他的那张脸上写满心虚与害怕。

    “可这是夏天啊,哪来的雪…”

    林奇眼眉低垂,不敢与女孩柔柔的目光对视。雪是很漂亮,但很单调,偶尔需要去看看四季…

    “那我陪你。”

    犹豫一会儿,钟离雪最终妥协。她身子向少年身边不动声色的的靠近,一只手若即若离。

    于是,林奇上前一步牵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女孩嘴角顿时露出淡淡的笑容,得到片刻安宁与满足,但转瞬即逝很快恢复清冷。

    “要不去剑宗逛逛?”林奇提议道。

    “嗯。”钟离雪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两人并肩而行牵着手看不到各自的表情,只有掌心淡淡的温度能够感受到。

    “这几天你没受什么伤吧?”

    钟离雪清冷道:“无事。”

    “那就好那就好。”

    “有你那个徒弟帮我。”

    “……”

    林奇能感觉到女孩瞥着他的目光带着审视。

    “你说念薇啊,她是个好孩子,哈哈……”海王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那还是离不开你这个师父的教导。”(你是不是存心找她帮我好欠她人情,气我的?)

    “念薇早就不认我这个师父了,我也管不着她。”(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是她自己去的,不是我指使的,跟我没关系。)

    “哦…”钟离雪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郁闷与不满:“你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带到我心里去。”

    “你是说你现在心里没有我?”

    “……”

    “阿雪…”

    “嗯?”

    “我愿把你上句话称为企业级理解。”

    林奇停下身子幽怨的望了身旁的女孩一眼。

    “你知道我在开玩笑。如果你心里没有我,我早就…”

    “早就什么?”

    “一剑斩了你。”女孩淡淡道。

    林奇下意识缩缩脖子,表情的担忧一闪而过,好像有点难搞哦…

    察觉到他神色的变化,钟离雪不动声色清冷问道:“心里有事?”

    “没…有。”

    “我们不是夫妻吗?有什么事不能说?”

    “算是有事吧,但不知道该跟不跟你说。”

    钟离雪轻声道:“你要是不确定的话,就不要说了。等你什么时候想说再说。”

    她心知肚明的,有什么事能瞒过一个证道的人呢,但临到关键时刻她还是不想让他说出口。

    “不,我现在就想。”

    “但你还在犹豫。”

    “因为说出来会伤害…”

    “既然会伤害,为什么要说呢?”女孩轻轻质问道。

    钟离雪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失去光泽,黯淡无比,面容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露出精致五官的阴影,清冷凄凉的像一朵孤单落下的雪花。

    如果我选择瞒着她,一直不说,是不是就永远不会伤害到她?

    这个极具诱惑性的想法在林奇的脑海中盘旋,随后很快被自我否定。不论是骗她还是说出来,对眼前的女孩都是一种伤害。

    “可是不说又是另一种结局。”他犹豫道。

    “那你怎么知道说了就一定是美好的结局呢?”女孩轻轻抚摸着少年的脸颊,动作温柔无比。

    “阿雪,你这是耍流氓啊…”林奇从气氛中挣脱出来感慨道:“不管怎么做,都不知道结局啊…”

    “因为结局握在我手里。”钟离雪抽开自己的手道:“走吧,早点看完回天域。”

    “等等……”

    林奇开口叫住她,可是等到女孩转身向他望来的时候,他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准确的说……不是不知道,是该不该说。

    钟离雪也不急着问他,回头望了他好久才道:

    “夫君,怎么了?”

    “没事。”林奇轻轻摇头:“继续走吧,我带你在剑宗逛逛。”

    原本的海王已经做好了准备说出口,但在那一声今天第一次柔柔的夫君声中,他还是没法抱着一鼓作气的气势与悍不畏死的勇气说起那句话。

    除非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会伤到钟离雪,而之所以对其他女孩那么做是因为他有把握和她们性格的原因。

    更何况这不是主场作战,在坦白后女孩或是暴走或是伤心的情况下打不出回忆杀这种大招,实在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钟离雪没有说话,自顾自转身就走,林奇自知女孩心里恐怕也憋了一肚子委屈与愤怒,稍稍落了几步走在后面。

    偌大一个剑宗的风景还算秀丽,只是明明弟子众多,此刻却人影寥寥。他们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步伐保持一种默契,像是刚恋爱时吵架的情侣。

    但林奇不觉得他像是一个有错心虚万般去哄好女孩的男孩,而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刽子手,要压着女孩上刑场。

    “想好了吗?”钟离雪忽然停下脚步。

    “什么?”

    女孩淡淡转过头:“我说,要是你没想好就由我来。”

    “……”

    林奇望着白裙女子清冷眸间的寒意微微愣了片刻,随后他很快意识到或许对方已经知道。但他迈开步伐向着钟离雪走进,顺势揽过女孩纤细的腰肢。

    “对不起,阿雪…”

    “……”

    钟离雪没说话。

    良久,她轻轻咬了一口少年的嘴唇,渗出一丝鲜血,女孩的睫毛微微颤动,清冷的眼眸倒影着少年的面容,嘴里蔓延开铁锈般的气味。

    “除了这个,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有啊。”林奇故作轻松笑道:“刚刚你的吻太重了,能不能轻点…”

    “只有更重,没有轻的,你还要吗?”

    “那还是…算了。”

    钟离雪依旧被林奇揽在怀里,没有挣脱的意思:“你不说我就说了。”

    “……还是我来吧。”林奇想了想把女孩松开了几分,叹息道:“其实本来想最后做好准备再告诉你的,但我发现我好像有些天真。”

    他顿了顿片刻,视线从天空中的云飘到女孩的脸上:“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坚定的人,总是按着计划一步一步慢慢走去。”

    “我因为想要逃离这里,为了这个目标坏事做尽。一开始我也会手足无措,遇到像你这样的女孩也会心动手软,但我还是做了。”

    “有些事我明知道会伤害到别人,我同样义无反顾按照早已定好的计划行事。这样的坏处就是当计划赶不上变化时,我就会犹豫,会不知所措。”

    “就像当初你出现在转世后我的眼前,就像此刻计划中明明在天域的你不愿万里寻我一般……”

    他握住女孩的小手,慢慢说道:“但我好像明白了一点——感情上的事是不能按照计划行事的,人的情绪瞬息万变,每个女孩的心思都忽明忽暗琢磨不清。”

    “最重要的是把握现在,不要欺骗。所以我想对你说的是——我喜欢你,也喜欢她们,我一个都不想放弃。”

    钟离雪的眸子里平静淡然,似乎有滴晶莹的水花在眼眶中凝结成冰霜,但她却并没有接过他的话。

    于是,海王的心随之时间不断流逝缓慢下沉与不安起来。

    完犊子了!这波莽了,六神装还没出齐,就想单挑大boss。不是找死是什么?冲动!一定是脑子一热冲动了!

    后悔没带上白桃,至少还可以搅搅局…

    冰冷的气息在身边环绕,林奇做了最后一次挣扎,他颤抖的声音在清冷女孩的耳畔几指的距离外响起:

    “所以,阿雪…你什么…想法?”

    “你确定要听我的回答吗?”

    “嗯。”海王有节奏的点点头。

    钟离雪话里听不清什么语气:“都已经这样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啊这……

    这到底是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给个痛快行不行,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呐…

    林奇默默揣测着阿雪的想法,不知怎么回话。

    两人静默良久,拥在初夏没有丝毫温度的阳光下。他突然发现怀里抱着的女孩动了动,有想要挣开的意思。

    少年轻轻放开手,钟离雪站稳凝望,清冷开口道:“你觉得可能吗?”

    林海王心底咯噔一声,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刚刚见过你的师妹吧?”钟离雪轻声道:“你身上有狐狸的气息,还有那对姐妹的味道…”

    某个由于慌张忘记做保密工作的海王:“……”

    冷汗,已经在背后密布。他闻到了修罗场和柴刀的香气,也只有他这种行家才能感受到。

    这岂止天不时地不利,现在连人也不和了!

    问:这一波a上去把握有几成?

    答:九成……的一成不到。

    于是,剑,哦不,刀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三刀六洞什么的…我还能拉扯,还能秀,只要我a的够快,就能反杀不……

    “我喜欢在我夫君的身上闻到别的女人的气味,所以不会不答应的你要求。但我可以原谅你之前做的事,前提是你以后永远不见她们,你能答应吗?”

    林奇默然不言,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不要觉得自己能够反杀,那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