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始于木叶的幕后白手 > 第102章给小姐姐做检查
    “香玉小姐姐你太胡来了,体术修炼不是拼命苦练就能成的。”

    面带怜惜,志村玄鼎完全能够猜到这位小姐姐修炼是何等的刻苦拼命。

    这只手掌局部的薄茧没什么,几乎所有修炼体术的忍者都有,真正的问题在于香玉手掌内部关节磨损严重,这是修炼体术过度导致的。

    恐怕这位小姐姐一直忍受着关节内部的疼痛,那种痛苦可不好忍!

    一边说着,志村玄鼎一边转化出后天阳属性元气输入其手掌内部,滋养那些受损的关节。

    看着被绿光包裹住的手掌,香玉本能的抽了下,但却发现少年抓得很紧,再加上感应到手掌关节上的疼痛有所缓解,也就没再拒绝。

    “我们砂隐村的条件可比不了你们木叶!”

    扭过头去,香玉很清楚砂隐村的境况,各方面条件都远远不如木叶,甚至与其他三大忍村相比都差了些。

    “所以我来了,以后你们的境况会好起来的!”

    摆出一份自认为迷人的笑容,志村玄鼎表示鼎爷我就是你们的救世主。

    小姐姐呦,快拜倒在鼎爷我的牛仔裤下吧!

    “不是你来的,是我们将你抓来的。”

    开口纠正道,香玉也暗自感慨风影大人的睿智,冒险将这个少年掳来,真是赚大发了。

    “小姐姐,你这样耿直会失去我的!”

    面色一僵,志村玄鼎投过去幽怨的小眼神。

    这位小姐姐太不会说话了!

    同时将小姐姐另一只小手抓住,一同对之治疗。

    有着得自纲手的记忆,他在医疗忍术的造诣上也不低,虽说后天阳属性元气和后天阳属性查克拉有所差异,但差异不大,用之同样能施展出医疗忍术,最多需要修改一点罢了,这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现在所用的便是医疗忍术中的掌仙术,不过是元气版本的。

    甚至因为元气中生命力占的比例更大,导致元气版的掌仙术治疗效果更好。

    “不对,你不是不能使用忍术的吗?而且你的查克拉怎么怪怪的?”

    忽然反应过来,香玉奇怪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按照她看过的情报,这个少年因为早产儿的原因,体内窍穴没有在母体内发育完全,并且产生了一些变异,无法结印施展忍术,同时也没有查克拉的属性。

    可现在怎么能施展出掌仙术这等高等级医疗忍术的?

    要知道这种等级的医疗忍术哪怕在砂隐村中会的都不多,学习难度也相当之高。

    “我只是不能结印而已,又不是真的不能用忍术,再者我现在修炼的是武士的元气,不是查克拉,而且小姐姐你似乎对忍术的结印存在误解。”

    志村玄鼎觉得有必要纠正这位小姐姐的错误理念,这年头当忍者谁会正正经经的结印啊!

    当然,雾隐村的某只鲨鱼仔除外。

    “你确定是我有误解,而不是你有误解?”

    没好气的瞪了眼过去,香玉感觉这小子在胡说八道。

    身为一名准影级强者,我对忍术的理解难不成还不如你一个小鬼?

    “结印只是为了辅助我们更加精准的操控体内查克拉,同时引导查克拉产生一些性质变化,只要你对查克拉的操控力够强完全可以减少乃至省掉结印的步骤。

    比如说我们木叶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间,人家就能将四十四个印的水遁水龙弹之术简化成三个印,初代火影更牛,几乎所有忍术都只需要两手一拍就能喊出来。

    即便这个双手一拍的合十也只是为了能够提炼爆发出更多查克拉而已,与所施展的忍术没多大关系。”

    道出忍术结印的一大本质,甚至志村玄鼎还举出两个现实中的例子。

    (→_→)

    无语的瞅着眼前这个不说人话的小鬼,香玉没好气的道:“你就不能说个正常人的例子吗?”

    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那是正常人吗?

    “小姐姐你这就不对了,我们的人生要有足够远大的梦想,否则连咸鱼都不如,人家咸鱼还想翻个身将另一面也晒晒呢!”

    一脸的认真,志村玄鼎认为一个人想要真正的活着就必须得有梦想,否则那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香玉,我……”

    就在这时,一名红发青年走进帐篷,手中还端着一盘子烤蝎子,从那香味来看,应该撒上了一些不错的调味料。

    走入帐篷的赤砂看着眼前的一幕,原本的话语堵在嗓子眼,面上的喜意也僵住了,进而渐渐变得阴沉下来。

    怎么回事?

    这小子怎么大半夜的来了香玉的帐篷?还抓着人家的小手?

    这小子想干什么?

    或者说这两人想干什么?

    “赤砂大哥你太客气了,知道我没吃饱竟然又准备了一份晚餐,一起坐下来吃点?”

    一脸感激的起身接过赤砂端着的盘子,志村玄鼎善意的邀请道。

    人世间唯有美食与美人不可辜负,虽然这份晚餐算不上什么美食,但比起自己之前吃的那一份已经好太多了。

    不能浪费!

    “不…不了,我还有事,不打扰你们了!”

    强压下心中的火气,赤砂面色僵硬的回了一句,转身离开帐篷。

    他不敢再呆下去,生怕会忍不住发怒,真要表现出那一面与香玉之间就彻底没戏了。

    “赤砂大哥果然是个大好人呐!”

    捏起一只香喷喷的大蝎子塞入口中,志村玄鼎一脸的感激,送了赤砂一张好人卡。

    “之前还叫人家赤砂,现在有吃的就叫上大哥了?”

    好笑的瞪了眼过去,香玉早知道这小鬼的心眼多,不是啥好人。

    “小姐姐也吃啊!”

    一边嚼着香喷喷的大蝎子,志村玄鼎一边示意小姐姐吃点,在这种鬼地方可不能浪费食物。

    “你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微微摇头,香玉暂时没胃口。

    活动了下双手,感受着内中减缓了不少的酸痛感,心中多了份感激。

    自从四年前开始,她的手掌关节就酸痛不已,甚至这段时间偶尔还会发颤。

    作为忍者,她很清楚这是体术修炼过度导致的,但她不能停下,因为距离上次忍界大战已经过去太久了。

    身为村子中为数不多的准影级强者,她自然知晓村子内这几年的动作,那是在为战争做准备——忍界大战!

    上一次的忍界大战就极其惨烈,五大忍村的初代影们尽皆战死,二代的影们也死的死,伤的伤。

    她们砂隐村的二代风影在战争过后就没活过几年。

    连五大忍村的影都无法在忍界大战中保全自身,自己这种准影就更别提了。

    所以不管是为了在接下来的忍界大战中保命,还是为了未来,她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的变强。

    只有活下来才有资格去谈未来!

    正想事情的香玉忽然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双手又被一双爪子给抓住了,进而被淡绿色的能量包裹,那份酸痛感再次消减。

    没好气的瞪了眼眼前的少年,不过没拒绝。

    她不是一个矫情的人,现在的确需要恢复手掌的问题,不过这份恩情她记在心中。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自己向风影大人他们求求情,争取保住这小鬼一命。

    “今晚就先这样,按照你这双手的情况来看,三个月内应该能彻底痊愈,前提是你得暂停体术的修炼。”

    不舍的放下手中的素白小手,志村玄鼎表示需要三个月的疗程,随后好似想起了什么,伸手按在眼前小姐姐的肘部,用元气线仔细感应一番,英挺的剑眉不由皱起。

    紧接着手掌上移,按在其肩头部位,面色越发的沉凝。

    最后伸向小姐姐的小腿,这下香玉坐不住了。

    “够了!”

    “别闹,现在我是医生,你是病人,得听医生的话!”

    瞪了眼过去,志村玄鼎伸手抓住小姐姐的小腿,手掌按在膝关节上感应一番,随后是脚踝以及脚掌。

    最后目光转向其胯部,本想上手,可在小姐姐那死亡凝视之下,最终没敢动手检查。

    “你平时都是怎么修炼的?”

    古怪的瞅着眼前的小姐姐,志村玄鼎感觉这位小姐姐太胡来了,身体所有关节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虽然比起手部关节的情况要轻一些,但也十分严重,甚至有些地方的关节都出现轻微的变形。

    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年就得瘫了。

    砂隐村的忍者都这么不要命的吗?

    “就那样练的呗!”

    收回双腿跪坐起来,香玉没好气的道。

    这小鬼越发的放肆了,丝毫没有身为阶下囚的样子。

    “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再这样下去最多十年你就会全身瘫痪难以动弹,甚至三年后你身上关节的剧痛会加剧,对实力发挥产生严重影响,那会让你出现致命的破绽。”

    神情依旧很严肃很沉凝,这可不是他在忽悠人,而是真的很严重。

    “真有那么严重?”

    狐疑的看过来,香玉对此也不太清楚,应该没那么夸张吧!

    “我有必要骗你吗?”

    瞪了眼过去,志村玄鼎起身说道:“以后我每天晚上这个时候会过来帮你医治十分钟,情况好的话,一年时间差不多能痊愈。

    对了,你有阳属性没?”

    “没有!”

    微微摇头,这个回应让志村玄鼎同样忍不住微微摇头。

    “没有阳属性查克拉你也敢这么练,找死也没你这种找法的,从明天开始跟我学后天阳属性的演变!”

    从目前来看,这位小姐姐算是一个有良心的忍者,跟其相处的还算愉快,他可不想这娘们突然给病倒。

    万一到时候砂隐村派遣一个跟赤砂差不多的家伙过来,自己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同时增强这娘们的实力也能增加对方在砂隐村中的话语权,如果能成为正影级强者,其所提出的意见哪怕风影也得慎重考虑。

    如果最后自家那位锅影老爹不给力的话,他就想办法给这娘们做上门女婿,成为砂隐村的人,想来应该能够保命了。

    一瞬间志村玄鼎想了很多,也不给香玉开口的机会,转身离开帐篷。

    愣愣的看着志村玄鼎离去的身影,香玉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

    “真是个霸道的小鬼!”

    好笑的微微摇头,香玉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小子为何对自己这般好,如果只是为了讨好自己让生活过得好一点的话,似乎讨好的过头了。

    难道那小子其实是个善心未泯的烂好人?

    那位忍之暗能生出这样的儿子?

    而且那小子身上也没有身为忍者的那种习性作风,着实诡异得很。

    而说到团藏,志村团藏早已抵达大名府,着手调查自家儿子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