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始于木叶的幕后白手 > 第104章各村反应
    闻言一愣,回过神来后纲手吃力的拖动两把大刀,将左手上的大刀刀背卡入右手大刀刀背的卡槽中。

    一阵咔咔声响,内中机关将刀身卡死,组合成一把超级巨剑,剑身长度一米八,宽度更有六十厘米,如同一面盾牌般。

    “他被什么人掳走的?”

    放下手中组合好的巨剑,纲手神情复杂的开口询问。

    之前这位外公传话给她,说那小色鬼被一名准影级忍者掳走,让她尽快赶回大名府,所以之前才不停歇的赶路。

    “谁被掳走了?”

    正在一旁欣赏那套加强版重金装甲的绳树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面色大变。

    “鼎老大被人掳走了?是谁?”

    绳树怒了,要知道那不仅是他的老大哥,更是他的未来姐夫,是自己的亲人,现今被人掳走,让他如何能不愤怒?

    “不清楚,不过能够派遣一位准影忍者冒险执行任务,只有五大忍村有这种底蕴。

    木叶那边不太可能,你需要潜入四大国调查此事,尽快找到小玄鼎的下落。”

    “我知道了,现在就启程!”

    点点头,纲手果断的转身离去,准备立刻出城跟自来也和大蛇丸商讨此事,然后尽快制定出一个方案来。

    “外公,剩下的那套战衣是给谁的?”

    不舍的收回看向自己那套装甲的目光,绳树看向最后那个挂着一把大锁的铁箱子。

    之前外公也说了是三套战衣,那么最后一套是给谁的?

    “那是给你祖母打造的重金战衣,也是由小玄鼎亲手设计,等小玄鼎归来后,会一同送回木叶。”

    随口解说一句,火之国大名示意近卫上前将那三个箱子抬下去。

    重金战衣中融入了大量的高品质封印水晶,内中蕴含的辐射相当惊人,以纲手姐弟两现在对查克拉的控制力和凝练度根本穿不了。

    即便纲手在辐射的影响下也只能留下一点点的查克拉维持一个d级神力术加持身体力量,想要用之战斗根本不可能。

    所以只能暂时封存在他这里,等此次事件后再运回木叶让三人慢慢适应。

    “该死的小色鬼!”

    行走到大殿门口的纲手听到自家外公的话语,气得差点将一口贝齿给咬碎。

    那小色鬼竟然还惦记着自己的祖母,还真想给老娘当后爷爷啊!

    跟在后边出来的千手绳树神情诡异,感觉自家老姐的以身饲魔计划似乎不太成功,凭借她一人根本满足不了鼎老大啊。

    或者说鼎老大更喜欢年龄大一些的美******沉着一张俏脸,纲手快速离开国都,与正在城外给自来也治伤的大蛇丸会合,将志村玄鼎被人掳走的事情道出。

    “小玄鼎被人掳走了?”

    惊得跳起身来,牵扯到伤口让自来也疼的龇牙咧嘴的,不过他没理会胸口的疼痛,认真的盯着纲手,确定这位好友不是在开玩笑后,神色沉凝下来。

    “肯定是其他四大忍村干的!”

    大蛇丸给出肯定的猜测,说完还抬眼看了下远处的都城。

    以他的心智自然猜出内中有猫腻存在,恐怕此事还涉及到国都内的权力斗争,否则那名准影忍者不可能轻易混入国都,甚至是炎刃剑豪的府邸。

    没看到他跟自来也两人先后两次都没进入国都么,那里对他们忍者相当的不友好,很难藏身!

    “纲手,你去风之国砂隐村那边调查,小心千代的毒,自来也,你去土之国岩隐村那边,你们两走雨之国那里,顺道看看雨隐村那边。

    注意着点,别惊动了那位半神。

    我去水之国雾隐村,绳树你尽快回村子告知猿飞老师,请他派白牙前辈前往雷之国云隐村调查,村子中应该很快会派人过来配合你们,别大意了。”

    略作思索,大蛇丸很快作出任务分配,对此自来也和纲手三人都没有异议。

    哪怕一直想要表现自己的千手绳树也没有反驳,他虽然性子冲动,但却不傻,很明白这次任务的凶险。

    要知道那可不是在火之国境内,而是深入敌国境内,甚至还要混入四大忍村中去做调查。

    就他这身板根本没办法混进去,还是老老实实的跑回去报信比较好。

    随后四人纵身离开,前往各自的目的地。

    与此同时,四大忍村都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写了志村玄鼎失踪的事情以及志村团藏对这个儿子如何的爱护重视。

    “大野木,这事你要插手?”

    看过大野木甩过来的情报卷轴,紫大概猜出暗中之人的意图,显然想要利用他们岩隐村分散志村团藏和木叶的注意力,混淆视听。

    就是不知道幕后之人是掳走志村玄鼎的忍村,还是……

    木叶的某些人!

    “你应该叫老夫土影大人!”

    不满的瞪了眼眼前这个红发少年,三代土影大野木感觉让这小子去做四尾人柱力是个错误的决定。

    虽然对方的体质很适合承载四尾,甚至近来似乎有借助四尾查克拉融合出血继限界的趋势,但性子太倔,想法也很天真,并且封印也很不完美。

    有这样一个四尾人柱力,对岩隐村而言也不知是祸是福?

    “我不会认可一个背弃自己忍道的家伙为土影的!”

    紫很倔强的表示小爷不认可你这个土影,在他看来大野木是一个很不合格的影和忍者,因为其已经失去了自身的忍道,变成一个做事不择手段,不讲信用的卑鄙之徒。

    被这样一个家伙领导的岩隐村还能有未来吗?

    懒得理会紫的话语,因为这一点他已经与之交流过很多遍,那死倔的性子跟他有的一拼。

    “虽然对方想要利用我们,但这的确是一次好机会,可以借机找出木叶安插在村子里的间谍。

    下一次忍界大战已经不远了!”

    眼眸中精光闪烁,大野木很清楚这的确是一次好机会,哪怕被对方利用他也认了。

    就是不知道幕后之人是其他三个忍村,还是木叶中的某些人。

    如果是其他三大忍村这么搞自然没什么,可如果是木叶中的某些人,那就太妙了!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斜了眼一副欲言又止的紫,大野木没好气的道。

    “大野木,黄土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儿子?”

    见大野木开口,紫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看过云中鸟大师的那本遮天后,他也产生了这种疑惑。

    本来也没什么,偏偏黄土那小子的个子一个劲的疯长,还不到九岁就已经长到一米六了,按照这趋势长下去,成年后绝逼得超过两米。

    可大野木却是个十足的小矮子,身高也就一米三,这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父子两。

    相反,隔壁村的三代雷影身高超过两米,块头也很大,反而更像是黄土的父亲。

    听到这个问题,大野木一张老脸陡然发黑,然后变红,紧接着变成铁青色,最后成了一种酱紫色,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双眼更殷红如血,甚至绽放出森然的杀机。

    “去死吧,混蛋小子!”

    “砰!”

    “大野木,你还没回答我黄土是不是你儿子呢!”

    一道身影被砸飞出土影大楼,正是少年紫,一边飞着,一边还不忘呼喊。

    至于大野木的那一拳他并未放在心上,在问出那句话之前,他就给自身施加了土遁硬化之术,甚至还在胸口凝聚出一层岩石防护,所以刚刚大野木的那一拳顶多让他感到有些胸闷罢了,并未受伤。

    而这一声呼喊让岩隐村的忍者们神情不由变得诡异起来,他们大部分都拜读过一苇渡江淫中鸟大师的黄篇巨著,其中就有那本遮天。

    也许自家土影真的有可能被隔壁村的三代雷影给戴了帽子,也可能是自家土影偷走了三代雷影的儿子抚养,总之黄土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家土影的种,没一点相似的。

    类似的一幕接连发生在云隐村和雾隐村,他们都选择接受写信之人的安排,伪装成夺走志村玄鼎的样子,准备借机引诱出木叶安插在村子内的间谍,为即将到来的第二次忍界大战做准备。

    而与岩隐村云隐村和雾隐村不同的是,砂隐村的三代风影等人看着眼前的情报卷轴,面面相觑,神情渐渐多了份诡异。

    他们就是掳走志村玄鼎的幕后黑手之一,显然这封信不是他们写给自己的,如此一来,有动机写这封信的也就是木叶中的某些人了。

    本来他们也想这样搞一波的,可谁想却被人给抢先一步。

    “看样子光鲜靓丽的木叶也不太平呢!”

    嘿嘿笑着,海老藏明白这对他们砂隐村而言是一件好事。

    一个团结一心的木叶跟一个各方心怀鬼胎的木叶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说之前他们谋算木叶的信心只有三成的话,那么这一封信背后所展现出来的情报让他们信心立马飙升到了五成。

    “千代前辈,麻烦你在村子中消失一段时间,海老藏前辈,你用傀儡伪装成千代长老,不要露出明显的破绽,争取一次性将村子中的老鼠全抓出来。”

    三代风影呵呵冷笑,同样明白这是一个好机会。

    只不过不同于其它三大忍村做做样子,他们是真的需要隐瞒抓到志村玄鼎的事情。

    “也许不只能抓到木叶的老鼠,其它三大忍村的老鼠估计也能抓到一两只。”

    海老藏乐呵呵的笑着,相信其它三大忍村也肯定对志村玄鼎脑子里的秘术感兴趣,肯定会动用间谍调查的。

    “让我们安插在其它三大忍村的人也动几个价值不大的,不能让三大忍村和木叶怀疑到我们身上。”

    抬眼注视着墙壁上的忍界地图,三代风影一边开口补充了一句,一边暗自感慨接受火之国大名府那些人的委托,抓走志村玄鼎这步棋真是走的太对了。

    那小子的价值远比他们预计的要大得多,只可惜那些东西暂时不能见光,最多在暗地里研究。

    “嗯,正巧我也准备去看看那个小家伙呢!”

    略微颔首应下此事,千代对那个小家伙的兴趣相当的浓厚,之前倒是小瞧那小鬼头了。

    “顺便再带几个人过去,就地实验那小子所写秘术的真假和效果,这是人名单。”

    好似想起什么,三代风影从办公桌抽屉中取出一份卷轴递给千代,他早就打算带一些人过去就地检验那小子所写秘术,免得被其在秘术上做手脚。

    “呦!那小鬼有艳福了!”

    打开卷轴看过内中几人的资料,千代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