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武侠修真 > 开局就是元神老怪 > 第十三章
    大船扬帆,千重浪也自破之。

    即使深夜,大船也自行之,毫无所惧海上有暗礁浮冰。

    其中因由自是此条航线乃蓬莱仙岛所开,寻常海兽早被清除出去,暗礁浮冰也不会出没于这条航线上。

    而且宝船得蓬莱仙岛之仙法施展,更兼得福气,触底暗礁冰山之类的霉事就更不会有。

    宝船已驶离蓬莱仙岛三十日,其间除了小雨绵绵几场,收了些淡水外,就一路晴空万里,没有任何狂风暴雨,水手们也是三班倒,轮流摇橹摆桨,使宝船一直保持着一定的速度,没有停歇。

    嘀嗒嘀嗒……

    今夜的雨有些大了,比前几场的雨大一些。

    扬新坐窗沿,去望乌泱泱的夜色笼罩下的海面。

    因有小雨来,乌云笼罩天空,月光淋不下来,只得瞧这乌漆嘛黑的海面了。

    现在这场小雨落来,倒是让扬新孤独的心有了一丝安慰。

    他拿出一卷道经,借着昏黄的油灯翻看起来。

    这是他阿爹阿娘帮他在蓬莱仙岛上买来的“仙缘”,也不知真假,阿爹阿娘只说当年扬家先祖凭着半部道经就成了神仙,他们家儿子被蓬莱仙岛的仙师称作良才美玉,想必成不了神仙,也能做个呼风唤雨的大法师吧。

    扬新虽然很想告诉他们美梦谁都会做,别对他抱有太多期望。

    但他其实也憧憬着神仙的御剑飞仙,逍遥自在,尤其是见识了蓬莱仙岛的瑰丽奇妙的仙境后,他对仙法也有浓厚的兴趣,因此他才会大半夜拿出这卷道经来啃。

    只是这卷道经他通读好多天了,每个字都认真看过不下百遍,但是将它们放在一块来读,他就愣是没读懂意思,丝毫也没有,读一遍就感觉特别生涩,仿佛这些词就不该这样排版在一起。

    借着昏黄的烛火再读一遍,扬新感觉头昏脑涨,好生难受。

    这是晕船。

    老毛病,每当他在宝船上借着烛火来读书,就会晕船……

    “记得那位仙师说,当读到头晕时,就将得传仙法,为何我头晕这么多次了,都没有一点感觉。”扬新揉着大脑袋嘀咕着。

    “诶,诶,小子,我看你老半天了,看你老半天了。”

    忽然,黑摸摸的夜色间陡然传来一声呼唤。

    吓得扬新一激灵,差些没把手上的道经抖落窗沿外,落到下面的甲板上。

    “谁?”扬新握紧道经,小声回到。

    “你是谁?”他又补一句。

    “我?我是你虾大爷。”一头大虾突然蹦上窗沿,以虾凤尾钳住窗沿,然后与扬新对峙着。

    扬新先是一愣,但也仅一个呼吸,他就连忙倒退,想要扒开船舱门,逃离此地。

    毕竟会说话的虾,可不就是个妖怪吗?

    且看着头大虾,一尺来长,一双大螯便有半尺长,倘若这等重磅兵器舞动起来,扬新这小胳膊小腿的指定得缺胳膊断腿。

    “我说你这人咋这么胆小?”大虾躬身一弹,两只大螯扣住扬新的肩头,将他抓回窗沿。

    “你……你……”扬新已经震惊地结巴了。

    “小子你先别说话,听我说。”扬新这会看清了,大虾那张满是须脚的嘴巴噗噜噗噜的张合着,它居然就是用这张嘴巴说着大明官话,虽然带了些许海盐味,但听着却也挺……可怕的。

    扬新的晕船随之又犯了。

    这满口乱茬茬的海盐味让吃了半个月海带的扬新只觉胸口发闷,头晕欲吐。

    啪啪。

    两记大钳子甩扬新脸上,汹涌地疼痛直接挤压开他身体的所有头晕脑胀。

    “好了吗?”大虾再次用大螯定住扬新的身形。

    “好……好了。”扬新艰难吐字。

    大虾接着就说道,都不给扬新反应时间:“我是东海龙宫龟丞相派来的特使,是来跟你们通告一件事的。”

    “东海龙王欲要截断海路,任何去往葫芦洲的人族船只都得原路返回,即使你们是借道蓬莱仙岛的船只也是如此。”

    “本来这话是要通知这艘船的船主,但这艘船上的人却都奇怪的昏迷了,只有你一个醒着,所以我就只能找你这个小屁孩了。”

    大虾话说完,就放下扬新,作势就要重新跳入汪洋大海。

    “等……等等,你能等会再走吗?”扬新一把抱住大虾,也不知他突然拿来的这么大的勇气去触摸这么大一头虾。

    那硌人的疼痛触感就足够成年人龇牙咧嘴了,但是扬新却无所畏惧,就这么紧紧抱住大虾,试图用自己的体重阻拦它的离开。

    “小子,你要干嘛?”大虾轻轻一动,就将扬新弹了出去,然后嘴巴吐着泡泡问道。

    “你能教我这个吗?”扬新拿出那卷道经。

    他的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跟一头妖怪这么交流。

    但大虾也没有人他失望,直接就答道:“不能,我不识字。”

    答案在意料之中,所以并不失望,也不必惊喜。

    “我的话也带到了,小子,我走了,记住,这些话一定要和你们船主说清楚来,不然你们这艘大船的人都会没命。”大虾哼哼哈哈地说着。

    说完就躬身一弹,一尺来长的大虾身就跳出了船舱,落入大海中。

    扬新无奈,甩甩头,便开始按照大虾所说,出舱去找人。

    ……

    扬关伸手拿住一只梦魇,将它抓到身前。

    梦魇,本为域外天魔的一种,后来被修行者驯服,成了地仙界内的一类生灵,可计算不得妖,又算不得精灵妖魅。

    梦魇好食人梦,会催眠生灵,然后吞食生灵的各式各样的梦,不管是美梦噩梦,它们都爱吃。

    这头梦魇正催眠了整艘宝船的人,除了他,还有一个扬家小子。

    “原来是做这个打算吗?”扬关倾听着扬新船舱中的对话。

    这头梦魇在他手上揉搓几下,便化作一团天地元气,直接送入紫光秘钧壶中,用以祭炼那件新得的飞剑奔雷。

    扬关没有去抓那头大虾精,只抬手一捞,就拿走了它所散发出的一切念头,立马知晓了诸多事因。

    东海龙宫有宝失窃,因此要封锁东海,东海之上的凡人和修行者都将被盘查。

    所以这大虾精传信所言有些不实,节省了些内容,这大船若是真个调头,到时怕是更被龙族怀疑。

    不过,不管如何,这艘宝船注定要被龙族盯上。

    毕竟不少算计都落到这艘宝船上,怎么可能逃过此劫呢。

    现在的情况便是,不管扬关是否在这艘船上,龙族都会盯上这艘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