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隋圣天子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神棍
    也难怪元谡会如此。[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在朝廷的几个衙门中,大理寺是一个最难的部门,现在是贵族时代,得罪了权贵比得罪了皇帝更可怕。

    元谡虽然是关陇集团的人,但也没有无法无天不把任何人不放在眼里。因为他知道关陇集团虽然强大,但关陇世家并不团结。特别是杨广对关陇集团的打压,让关陇集团投鼠忌器。

    杨玄感是山东士族的人,和关陇集团一样,在这个时候,杨广不会让杨玄感出事,因为他需要杨玄感身后的山东士族。

    杨广虽然一直在打压关陇贵族,但他又不愿打压得太过份,使朝中势力失去平衡,尤其关陇贵族子弟控制着大部分府兵,这就使杨广多少有点投鼠忌器,一方面打压他们,另一方面又不得不用他们,一直保持着一个度。

    同样,杨广有不愿意让山东士族群龙无首,山东士族刚失去了杨素,杨广绝对不会让杨玄感在这个时候出事。因为杨广需要平衡。

    当然,杨广对山东士族其实也没有好感,山东士族维护九品中正,是科举的最大反对者,他们的势力主要在地方官府,北方大部分郡县的长官都是山东士族。

    就是因为如此,杨广才培养了江南士族。以虞世基为首的江南士族,在朝堂上渐渐地成为了第三股势力。

    杨广需要的是平衡,如果元谡去打破了这个平衡,杨广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元兄和须如此,皇上把你放到这个位置,其实是非常看中你的廉洁自律,刚正不阿,皇上也并非有意为难你,其实皇上早就暗中指点了一个人去帮你了。”张瑾安慰道。

    “谁?”元谡惊喜道。

    “这个人是当事人。”张瑾笑着提醒道。

    “齐王杨暕?”元谡还算不太笨,一猜就猜出来了。

    得到这个答案后,元谡心急火燎的就冲出了张谨的府邸,末了还留下一句“改天请张瑾喝茶的许诺”。

    一定要见到齐王杨暕,不然有些话就不好说也不好问了。

    “元大人,您来了,我家殿下在书房等候您多时了!”元谡匆匆赶到齐王府,发现自己的到来居然已经在人家的预料之中,心中万分诧异,想不了那么多,先见了杨暕再说,于是在齐王府的家仆带领下,走进了杨暕的书房。

    “见过殿下。”元谡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元大人请坐。”杨暕微笑道。

    元谡也不客套,直接就在杨暕面前坐下,道:“殿下似乎猜到卑职要来?”

    “呵呵,意料之中。”杨暕报以微笑回答道,“元大人想知道什么,现在我可以说,但是等本王都了大理寺,有些话就不能说了,元大人有什么尽管问吧。”

    “殿下对楚国公的弹劾怎么看?”元谡问道。

    “无理取闹。”杨暕回答道。

    “殿下凭什么这么说?”元谡眉头皱了皱。

    “就凭我是杨暕。”杨暕霸道的说道。

    元谡闻言不由一震,杨暕的这话很霸道,但不知怎么着,元谡突然发现,在杨暕身上有一股莫名的气势。

    元谡觉得这个时候的杨暕和杨广很像,在杨暕的身上,元谡仿佛看到了另一个杨广。

    “殿下,楚国公弹劾你强抢民女。这事你怎么说?”元谡道。

    “有些事本王本来是不打算说的,不过现在元大人这么问了,说说也可以。”杨暕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

    此时,楚国公府。

    杨玄感自己也在犯愁,弹劾齐王杨暕,是他最重要的一步,他知道自己弹劾杨暕是没办法把杨暕整死的,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只有如此才能证明他才是山东士族的领军人物。

    在他父亲死后,山东士族分成了两派,其中一派是以裴氏兄弟为首。闻喜裴阀,女可是天下八大士族之首。在杨素在的时候,裴阀在山东士族中就是二号人物,现在杨素一死,大部分山东士族投靠了裴氏兄弟。这让杨玄感很愤怒,他觉得自己才是山东士族的领袖,这还不算,杨素死后,杨广就把他冷藏了起来,又重用裴氏兄弟,就是傻子也明白杨广的意思,杨玄感自然不甘心,所以他要反击。

    这一次他弹劾齐王杨暕就是他的反击第一步,因为他知道杨暕的心腹裴该掌控大隋日报,裴该又是裴见的人,杨暕又与自己的儿子有冲突,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杨暕。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一个人支持他这么做,他就是他杨玄感的心腹李密、李密聪明绝顶,杨玄感对他信任有加。

    但是现在杨玄感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了,因为他没想到杨广面对他的弹劾,会如此的决定,他不是笨蛋,自然猜测都了杨广的心思,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安起来。

    “法主,这一次我们是不是鲁莽了?”杨玄感向李密问道。

    “鲁莽吗?我觉得不,这是主上的机会。”李密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杨玄感的反映在他意料之中,况且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李密和杨玄感是朋友,而且还是那种生死相依的朋友,但是李密是什么人,他是一个枭雄,自然不可能真心实意的帮助杨玄感,他看中的是杨玄感手中的资源。杨玄感作为杨素的儿子,继承了杨素的一切,可以说在杨玄感手中也大隋的半壁江山。只可惜杨玄感是个傻瓜,不知道怎么利用手中的资源。

    “我明白。”杨玄感点点头,这是机会,是他成为山东士族领袖的机会。

    …………

    元谡倒也雷厉风行,把大理寺全部的衙役都派出去找证人了,为了避开嫌疑,怕人手不够,还管刑部借了不少人手,忙的是脚不沾地。

    面对元谡的调查。杨玄感是茶不思,饭不香,前门、后门都有官兵守着,连狗洞都给封了,跟坐牢没什么两样,差别就是没给他们全家都戴上一副镣铐。

    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但现在李密不在,他连个人商量的机会都没有。好在元谡只是调查,马上就把人撤出了楚国公府。

    但即使如此,杨玄感觉得自己还是脸面无存。以至于在接下来的两天中,杨玄感在府中大发雷霆。

    “候爷,李公来了!”楚国公府的管家远远站着禀告道,生怕殃及池鱼。

    李密不但自己来了,还带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还一身道士打扮,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这座宅院煞气入宅,十日之内主人必有血光之灾!”道士装模做样的掐这手指算道,时机拿捏的是恰到好处,全部被赶过来的杨玄感看到和听到了。

    鬼神之事,杨玄感所不算深信不疑,但也决不是不相信。

    “主上,属下给您介绍,这位是紫洐道长。”李密热情的介绍道。

    “这位一定是楚国公,贫道紫洐稽首了。”这道士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打扮的沈洋。

    “道长有礼。”敬鬼神而远之,对修道之人,杨玄感可不敢过分得罪。更何况,杨玄感明白,修道并不是天方夜谭,导引术的存在等于是撕开了修道的神秘面纱。只不过杨玄感不是关陇集团的人,没有黄帝内经中的导引术,不过他有五禽戏,这是三国时期华佗创建的导引术,虽然不如黄帝内经中的导引术,但也不差。

    “主上,这紫洐道长不但道法高深,而且还是个神算之术,属下费了好大的劲才请到这位高人才帮主上的!”李密凑过去在杨玄感耳边小声道。

    “真的?”杨玄感将信将疑。

    “不信,主上你可以试一试。”李密挤眼睛道。

    “道长,本公……”

    “哎呀,公爷您印堂发黑,面色枯黄,大祸就要临头了!”沈洋突然一声惊诧,打断了杨玄感的话。

    “什么,道长您说什么?”杨玄感吓了一跳道。

    “公爷是不是心里惶惶不安?”

    “是。”

    “公爷是不是觉得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是。”

    “公爷是不是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心?”

    “不错。”

    “公爷是不是准备打击裴家?”

    “道长,您,您是怎么知道的?”前面这些稍微打听一下基本都不成问题,但这件事也就他一个人知道,别的人可不清楚。

    “贫道是算出来的,贫道精通大衍天数,这点小问题自然难不倒贫道。”沈洋得意洋洋,一副一派高人的模样道。

    要说这杨玄感刚才还将信将疑,现在已经最起码有七分相信,赶紧的命人给沈洋上茶。

    “道长还精通神算之术?”杨玄感小心的问道。

    “那当然,贫道虽然出自茅山,但自有喜欢研究易经。所以就略通,略通一点。”

    “那就请道长帮我算算,我有什么血光之灾,到时我必有重酬!”杨玄感放低姿态求沈洋道。

    沈洋假装思考了一会儿,道:“公爷好茶盛情款待,贫道不能不领这个情,贫道答应你就是。”

    “那就多谢道长了!”杨玄感欣喜道。亲自带路将沈洋领入书房。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