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隋圣天子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杀鸡儆猴
    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强,上次你找的人很不错,要是还有这样的人手的话,就将他们召集到你的麾下吧!”杨暕说道。

    “奴婢明白!”石强领命道。

    内厂的高手不多,石强是想多招一些,只是他是怕杨暕不喜欢这种杀人不眨眼,又罪恶多端的魔头,而且还是没命根子的死太监。现在既然太子这么说了,他心里就没有接芥蒂。

    “恩,你下去吧!”杨暕说道。

    石强领命,躬身离开了书房。

    其实杨暕还是不喜欢那种心狠手辣的人,不管是他武艺再怎么高强,实力再怎么超群,因为这群人太过穷凶极恶了,他想要保住储君之位,不能靠这些邪魔外道之人。可是这也是他没办法之举,他现在是真的缺人,而且还是跟突厥公主在御花园一席谈话之后就更加迫切了。

    因为就像那个突厥公主说的一样,他确实将天下苍生当做了棋子,他在下一盘棋,很大的一盘棋,他需要更多的棋子为他驱使。

    但是杨暕并不认为自己错了,因为他本来就是因为抱着游戏人生的态度。

    这一晚注定要鸡飞狗跳。

    因为杨暕门下的走狗们全部出动在黄昏的光晕中出了洛阳城,“铁卫”有四十三卫,全都是单雄信亲手训练的死士,可以一怒拔剑而流血六步的主,“內厂”有三十八名厂公,全都是石强秘密招募的亡命之徒。

    这些人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洛阳城外的一座庄园,这座庄园是杨倓用来隐藏实力的地方,是杨昭以前留下来的,杨倓他有一半实力的都囤积在这座庄园里,一共有死士三百名死士,其中八名首领更是其中的翘楚。

    这一晚注定要腥风血雨,马踏江湖。

    因为李征率领八百骁骑营出了洛阳城,目标同样是洛阳城外的庄园。他们黑衣黑甲,黑槊黑刀,像夜里的死神。

    这一晚注定要被杨倓永远铭记在心里。

    因为他在洛阳经营的实力土崩瓦解,数年心血覆水东流了。而给他致命的一击的人,真正他认为实力最弱,同样最看不起的二叔——太子杨暕。

    这一晚,杨暕第一次露出了他的黑暗势力,同时也让别人知道,他杨暕的力量是如此的可怕。

    夜晚,月明星稀。

    这是一座非常气派又宽大的庄园。

    可此时显得有点太安静了!

    数十个黑影悄悄潜入到庄园的后门,便有人纵身一跃翻入了庄园中。再然后就听见后门“吱呀”的一声洞开。

    石强和单雄信两人率领“铁卫”和厂卫闲庭阔步的走了进去!

    两人非常自负,尽然都不惧庄园里的三百多名死士,就这样大步来到了庄园的大厅。两人走到大厅时,大厅内出奇的寂静。

    因为大厅里的人全部睡着了,详细一点说,就是他们永远都不会醒来了。他们中了毒,中了今晚喝的酒里的毒,可以要了他们八条命的巨毒,没有解药的毒。

    “小人参见厂督。”就在石强和单雄信两人环视大厅中死去很久的死士时,有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跑到了石强面前,恭敬的施礼道,他是庄园里的厨子,而且还是出自杨倓府上的,非常受杨倓赏识的一个厨师。

    “全都死了?”石强冷冷的问道,目光中杀机毕露。

    “两百人,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中年男子回答道,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

    “这庄园只有两百人吗?”石强冷声问道。

    “本来有五百人,可两天前已经调走了三百人,到了另一座庄园。”中年男子低声回答道。

    “你知道他们去的庄园的具体地址吗?”石强继续问道。

    中年男子沉默了,这次他出卖了这两百人,同样出卖了信任他的燕王杨倓,是以为石强抓了他的妻儿老母,用他们的性命要挟他,再加上石强出钱很高,说事成之后给他一千两黄金,他才答应的。

    可现在石强又要让他继续出卖另外的三百人,他有点良心发现,不愿意再干这卖主求荣的卑鄙勾当了。

    当然,最重要的他还是担心石强说话不算话。

    “你放心,这次的钱不会少,而且我还会再多给你一千两黄金。”石强说道,“对了,这次不用你再出手了,我们会自己动手的,当然事成之后我会放了你的家人。”

    中年男子依旧沉默,石强同样不说话。

    可单雄信却下达了让中年男子惊出了一身冷汗的命令,就见他向“铁卫”下令道,“给他们每人都补一刀,免得有漏网之鱼。”

    扑通!

    中年男子吓傻了!他硬生生的跪在地上,脸色已经发青,人死了还要补一刀,只是为了不想有漏网之鱼。这么多么冷酷的一个人啊?

    和这样的人合作是对还是错?

    这一刻,他心里已经没有了侥幸心理。

    沉思了一下,就像石强说出了离开的三百名死士落脚的地方。

    “没想到杨倓这么聪明,会将人藏在这里。”石强冷笑道。

    对于杨倓,他就是一个太监也敢于直呼其名,因为再石强看来杨倓心思太过阴柔,太笑面虎了,像杨倓这个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思的人,他的一生的悲剧已经注定了。

    更何况他石强的主子是杨暕。除了杨暕,其他人他还不放在眼里。

    所以石强除了冷笑,剩下的还是冷笑。

    “出发!”单雄信没有回答,而是下达了命令,就大步的离开了。

    “啊——!”就在单雄信转身之际,中年男子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因为他的一个手臂已经被石强生生切断。

    “你——”中年男子疼的在地上打滚,声音已经到了嚎叫的地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里死人了三百人,你要是不受这一刀,你以为杨倓会放过你吗?”石强冷冷说道,便转身离开了,临走之时他又扔下了一句话道,“银子我已经交给了你的妻小,这次只要你能留下这条命,他日见了她们,自然会知道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石强和单雄信出了庄园就直奔洛阳城而来。现在时间还不晚,城门大概还没有关闭吧?他们俩人实在是想不到杨倓的胆子会这么大,将这三百死士会安排在已经废弃了的宇文泰的府邸。

    不过这也让石强和单雄信有了公开杀人的借口,可以让这三百死士当做是宇文泰的斧头帮余孽。

    这是否就是杨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呢?

    自以为聪明的将人安顿在了没有去理会的宇文泰家的废弃老宅,可这样同样给了他的敌人正大光明的剿灭他们的机会。

    石强和单雄信两人回了洛阳,李征留在了城外的军营。因为有了正大光明剿匪这个理由,骁骑营就没必要参加了,以石强和单雄信的能力,他们会知道该怎么处理。

    所以,这一晚荒废了好几个月的宇文泰府邸夜晚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而且听起来很很血腥。当第二天,百姓们出门时,发现宇文泰府邸的这条巷子里鲜血流了一层,已经被冻成了血块。这个消息被附近的捕快们发现,立即通知给了洛阳县令王顺芝,王顺芝只是派了一个捕头和仵作来验尸,验完尸就没事了。

    …………

    砰!砰!砰!

    燕王府,杨倓的书房里,燕王已经怒不可遏了。

    因为一夜之间,他父亲留给他的,经营了数年的心血就这样付诸东流了,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近乎于向他示威和宣战的方式,及其残忍的被消灭了,他怎么能够忍得住呢?

    这可是五百人啊!

    这可是父王和母妃为自己专门培养出来的一支终于自己的心腹死士啊!

    就这么没了?

    而且死的还这么残忍,两百人被毒死了还不放过,还要割了头颅。城中的三百人死了还不说,还要全都被砍了头颅,堆成了小山。

    这么残忍的手段!

    这么血腥的手段!

    这么冷血的手段?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温文尔雅的二叔吗?还是那个一身黑衣始终面带微笑的有纨绔的杨暕吗?

    这已经是一个魔王了啊!

    一个彻彻底底的魔王了啊!

    这是赤裸裸的在像自己宣战啊!

    想到这里的杨倓紧紧我握住了拳头,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了手心里。因为就在这一刻,他的心里生出了恐惧,他不敢相信自己真要面对这样近乎于魔王一般的二叔杨暕时该怎么办?

    但是无可否认,这个时候杨倓害怕了。

    他才几岁,虽然聪明伶俐,但是他到底还是个孩子。

    “倓儿——”就在杨倓快要崩溃时,大刘良娣适时的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