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十六章 桃代李僵
    1927年9月13日,内外交困中的武汉国民政府停止办公,汪汪鸟黯然通电下野。完成内部统一后,9月15日,炮党正式在南京召开中央执行委员、中央监察委员临时联席会议。决定成立炮党中央特别委员会,共同推举蒋光头、汪汪鸟等32人为中央特别委员会委员。武汉国民政府迁往南京,正式与南京国民政府合并,史称“宁汉合流”。

    翻过年来,1928年1月,某光头在“众望所归”中复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随后,西北军的冯大个子、晋绥军的阎老西、桂系的李白二人嗅着风声赶到了南京。一方面是急于巩固自己在党内地位的光头,另一方面是急于扩充实力的地方派系。sao窑姐遇上了lang嫖客,两边很快勾搭在了一起。当年的2月,炮党正式在南京召开了第二届四zhong全会,通过了“继续北伐”的议案责令军事委员会“限期完成北伐”。消息传来,,远在北平的老张大惊失色,迅速的开始调兵遣将。安国军在关外的主力部队精锐尽出,在直隶(河北)和山东一带云集,战火一触即发。

    2月11日,光头打着“继续北伐”的招牌,对国军现有部队进行整编重组。整编后的国军共计由四个集团军组成,下辖40多个军70多万人。光头自任第一集团军司令,冯大个、阎老西和李白二人自任二、三、四集团军司令。经过两个月的准备后,4月7日光头在徐州誓师北伐。4月9日,北伐军几路部队共同发起攻击,由徐州开始向北推进,兵锋直指张宗昌控制下的直隶和山东。战斗力不足五的直鲁联军一触即溃,在北伐军的几路推进下,身在济南的张宗昌直接被打蒙了。

    “根据我们的情报,北伐军共计由四个集团军组成,下辖40多个军总兵力在70万人左右。在作战部署上,第一集团军沿津浦线北进;第二集团军由津浦、京汉两线间的鲁西和直南向北推进;第三集团军由京绥、正太两线向东攻占石家庄,再转京汉线北进;第四集团军沿京汉线北上,最后四个集团军共同会攻京津。开战后的三天内,先后攻克郯城、台儿庄,目前战线还在继续向前推进。”站在大比例的地图前,总参谋长曼施坦因指着地图上泾渭分明的两支箭头,一脸的汗颜。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曼施坦因对于直鲁联军的战斗力向来是恶评满满,对于“直鲁联军总司令”的张宗昌更是嗤之以鼻。但是亲眼看到直鲁联军惨不忍睹的战绩,这位天牛级的大神也是忍不住臊得满脸通红,毕竟眼下独立师还是直鲁联军中的一部分不是。

    早在光头就任国军总司令的时候,秦漠就加快了整编的步伐。分布在蒙阴县周边的8个保安团采取轮换制度,先后前往蒙阴进行战前培训,顺便接受物资补给,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而情报部也借着商队的便利,迅速的将触角伸向了整个华北地区。随着一个个情报站的建立,一张覆盖了整个华北地区的情报网,也在悄然无声中建立起来。跟蜘蛛网一样四通八达,将触角伸向了每一个城市和角落。战斗打响后,沿途的情报站就通过长波电台将北伐军的全部动向密电告知后方的总部。于是,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另外,根据最新的消息,由第十七军曹万顺、二十六军陈焯、二十七军夏斗寅、三十一军金汉鼎、三十七军陈调元部组成的北伐军一部,作为战线的侧翼直趋胶济线,向着临沂和沂水开来。总兵力约五万多人,根据参谋部的推演这支偏师将会在本月中旬对临沂和沂水发起攻击。阁下,我的报告完了!”曼施坦因欠了欠身,放下手里的指挥棒,回到了座位上。

    “我们的意大利人。。。。摊上这么一个猪队友,真特么够倒霉悲催的!话说,第二梯队整编的情况如何了?”直鲁联军打的一如既往的烂,鲁(山东)、翼(河北)向来是征兵要地,北方的农家汉子吃苦耐劳又敢闯敢拼,就步兵来说那都是上好的兵源。但是看着一溃如潮的直鲁联军,秦漠恨不得冲到济南去,把张宗昌抓起来点天灯,这特么的简直是暴遣天物啊!

    战争胜败的决定性因素是人,独立师的装备再好、战斗力再精良都掩盖不了兵力上的短板。两个步兵师加上几支团级部队,撑死了4万多点。放在十里八乡那是需要仰视的庞然大物,如果仅仅是挫败这支直趋胶济线的北伐军一部,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以整个华北为背景,放到战略层面上的话,那就显得不够看了。按照直鲁联军溃败的速度,如果秦漠不横插一杠子的话,北伐军一如平行时空中那样,在5月1日会攻济南。在70多万北伐军面前,秦漠充其量算是一只螳螂,身子骨再怎么坚硬也只能让车轮放慢速度,改变不了结局不说,还要白白搭上自己。

    “阁下,炮兵和装甲侦察营等技术兵种已经就位,截止上周第二梯队作为一个整编步兵师已经齐装满员。虽然在多兵种协同作战上还不熟练,但是应付一般强度的阵地防御战完全没有问题!”已经被内定为第二师师长的莫德尔,信心满满的起身回答道。

    以北伐军第一集团军为例(光头的嫡系),一个不到二十万人的集团军,身管火炮加起来总共只有两个炮兵团。装备100多门混编的山炮/野炮,口径以75毫米为主,100毫米以上的重炮是一门没有。型号更是繁杂的可以组建一个博物馆,就三一式速射炮这样的老古董都有。以此类推,一向装备低劣的西北军和桂军要糟糕到什么程度。作为平行时空中声名赫赫的防御大师,莫德尔对于北伐军的评价并不比直鲁联军高多少。如果抛开兵力上的优势,这四个集团军在莫尔的眼里,都不够看的。手里拿着情报部通报的最新消息,莫德尔直接给这支进攻临沂和沂水的北伐军打上了半残废的标签。

    身管火炮少的可怜,重炮和坦克更是没有影子,这种低烈度的防御战最适合第二师这种雏儿了!

    “沂水我们是顾不上了,咱们的根基在这里,临沂的安全必须保证!从现在开始,统一临沂市和下属八县的一切政令,所有的交通要道全部由军队驻守,全市开始戒严!另外,情报部辛苦一下,对战局保持密切的关注。另外,想办法对济南城里的日本领事馆进行监视,我们需要知道日本人动手的具体时间!”在心里把狗肉将军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秦漠望着墙上的大地图,大脑飞快的运转着。

    手里的四万多部队,加上近百门100毫米以上的重炮,确保临沂和后方基地的安全是铁板钉钉的。但是对面的北伐军不是傻子,这也不是抗日神剧,一旦临沂久攻不下北伐军完全可以绕开这个硬钉子,继续对济南进行战略包围。现在的直鲁联军已经是惊弓之鸟,北伐军四个集团军一起会攻济南,结局完全没有悬念。到时候临沂就像是汪洋大海里的一座孤岛,面临的将会是四个集团军70多万人的全面围攻。这样的局面肯定是秦漠不愿意看到的,但是独立师成军的时间太短,根基也太浅。就算有系统这个万能的大bug,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拥有和北伐军正面对抗的实力。4万多兵力固守临沂是万无一失,但是要分兵支援沂水等地的话,那就纯属是找死。这点兵力聚在一起就是一个拳头,分开来就是五根指头,哪里有不被掰断的道理?

    好在还有鬼子这根搅屎棍,从盛唐开始这个岛国民族在泱泱中华的脚边臣服了上千年。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和6000多个小岛组成的本土,土地贫瘠、火山密度,再加上频繁发生的地震都决定了这不是一个富饶之地。而民治维新后的日本如愿的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在国力日渐强盛的同时,生产力却和生产关系产生了矛盾。国内民怨四起、暴动频频的同时,国内方兴未艾的资本主义也急需一个原材料和市场供应基地,从地缘角度上来说华夏是最合适的。在大陆政策蓄谋已久的前提下,鬼子绝对不能失去华夏。千百年来的历史沉淀告诉日本人,一个分裂、虚弱的华夏才是最符合日本利益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岛国民族在甲午战争后,不遗余力的资助同盟会、推动大清国内的民族意识觉醒的原因所在。当了这么久的附庸,一个统一而强大的华夏对于日本来说意味着什么,这群小矮子心里再清楚不过!

    在北伐军势如破竹的状态下,鬼子绝对不会坐视光头统一华夏,一个分裂、虚弱的中华才是最符合日本利益的!北平方面的老张虽然同样是土匪出身,但是在节操上可狗肉将军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对于《日张密约》这种翻版的《二十一条》,老张要么打太极要么咬紧牙关就是死活不肯就范,让日本人一直火大,最后才有了皇姑屯的那一声惊天巨响。日本要想出兵干涉二次北伐,唯一的缺口就是节操负数的狗肉将军!反正直鲁联军都快跑丢了魂,这位好赌成性的老军阀肯定不介意卖给日本人,赌上一把!

    眼下的光头虽然复任了国军总司令,但宁汉合流不久,再加上和冯大个、阎老西、李白二人等地方实力派并不是一条心,根基还没稳固。卧榻之旁的江西,又被**捅出了一个大洞,姑且不论南京政府高层中的盛行的亲日问题,借给光头一个胆子他不敢全面和日军开打!

    “桃代李僵吗?我明白了。。。阁下,请您放心,一切有我!济南方面我会亲自安排,尽全力把百姓死伤减少到最小。”智商和外貌一样出众的蓝兰,捏着下巴想了想,迅速的回过味来。一脸凛然的点点头,保证道。

    “情报部在济南城内的联络网可以全部启动,需要人员和物资支援的尽管开口。把日本人拉进局里来,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尽可能的减少惨剧的发生,少死一个算一个!一旦北伐军撤出济南,日本干涉军的主力一定会盯上去,这个空档就是我们的契机!能不能在战后吃下整个华北,就要看情报部发回的消息了,一切拜托了!”牵扯重大,秦漠实在放心不下,亲自叮嘱着。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请您放心,阁下!”

    “曼施坦因将军?”认证的女人同样美丽,更何况是这样的强气御姐,只是眉宇间流露出的一点点英姿飒爽就让某人方寸大乱。会议还在继续,秦漠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我是boss,不能失态”,生硬的扭过头去,看向了参谋长曼施坦因。

    “是的,阁下!”这位久经沙场的起身力争,啪的一声磕碰了一下皮靴的后跟,昂首站立。

    “这场战斗由您全权指挥,我负责协同,包括两个步兵师和保安团、高炮部队在内,您都可以调动。”秦漠一推二五六,当场爽快的开口道。

    开始什么玩笑,就他肚子里的那点货,跑去和曼施坦因强指挥权?!想都不用想,太祖兔的早就证明了,学会用人才能走得更远。话说回来,要不要把科涅夫也兑换出来呢?这尊曼施坦因一辈子都没打赢过的大神,现在还只是个校官,召唤出来的话用不了多少钱呢。。。。某人默默地开始了琢磨。

    “是的,阁下!”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惦记上的曼施坦因,一向古板的冰块脸上也有了笑容,起码这份信任让这位老将感到很是舒服。

    “各就各位,我们准备战斗!另外,通知机场方面,出动飞机进行轰炸,争取让敌人在半路上就损失一半!”交代的差不多了,对着下面一众无限期待的将校军官,秦漠拍着桌子最后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