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十八章 噩梦的开始
    “夸~~~夸~”

    “加把劲,跟上,跟上!”

    “弟兄们,再忍一忍,等打垮了敌人咱们就去济南会餐!大米白面可劲造,好好的慰劳慰劳大伙!”

    1927年4月9日北伐军四个集团军同时发起攻击,9日占郯城、10日克台儿庄、当月中旬占临城,一路上摧枯拉朽犹如无人之地。战局从一开始就呈现出一边倒的事态,刨去路上的行军时间,装备简陋的北伐军几乎是以一天一座城市的速度在狂奔。在高歌猛进中逼迫的直鲁联军一退再退,最后彻底的成了惊弓之鸟,在晃晃中丢盔弃甲的溃败。泥土夯实的路面上烟尘滚滚,北伐军五个军直趋胶济线为右翼,五万多人的队伍挤满了道路。战局发展到现在,一边是追疯了,一个打疯了,近百万人的部队在华北平原上搅成了一团。在连续的胜利刺激下,这些背着汉阳造、高举着青天白日旗的北伐军官兵遗路上猛冲猛打,几乎是撵着直鲁联军溃败的脚步在追击。形势一片大好之下,这支直趋胶济线的北伐军直接省去了探路的尖兵,五个军五万多人全部上阵,在夯土路面上挤成一团,一路猛冲猛打的快速推进。

    “军座有令,加快速度,继续前进!”挎着盒子炮的传令官喊哑了嗓子,身上蓝灰色的棉布军装被汗水打湿,被萨姆布朗式武装带紧紧的勒在身上,斑斑驳驳的满是汗渍。

    作为传令官,他已经是记不得是第几次只能在路边,向部队传达这样的命令。这支进攻临沂和沂水的右翼偏师隶属于第一集团军,是某光头的嫡系部队。自家人知晓自家事,眼下的北伐军作用四个集团军70多万人,俨然是国内的第一大武装力量。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作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光头根本指挥不动另外三个集团军(也幸亏指挥不动,老爷子堪比雪风来着)。光头是为了提高身份、巩固其在炮党内部的地位,而剩下的三家地方实力派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两边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既想在敌人面前保全自己也想在友军面前保全自己,横竖都是想只占便宜不吃亏,送死的活计让别人去自己等着最后的分赃就好。毕竟这个时代,手里的枪杆子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有这么十几万条枪到哪不能混口饭吃》

    bao定这样的思想,北伐军各部之间人心不齐的现象也就见怪不怪了。但是战局的开端建制顺利的一场,在接二连三的胜利熏陶下所有的高层将领都是喜上眉梢,对于这么一个痛打落水狗、白捡便宜的机会自然不会有坐视的道理。于是,在捷报频传中这些追风了的北伐军官兵如同疯牛一样猛追猛打,1000多人的团级部队能拉开一个旅的追击阵线。五个军五万多人在高层的严令下被驱赶的像牲口,在百十公里的战线上旁人无人的猛冲猛打,在混乱中堪堪维持住基本的建制。

    “各机保持航向,领航员注意搜索,我们正在进入作战区域!”编队飞行后,长机上的领航员趴在地图前抬起手上的腕表,再三确认了飞行路线后,在无线电里招呼道。

    “明白!”x13

    咔嚓一声按下飞机上的计时闹钟,机首的领航员在地图上找到最后一个领航点,在无线电里回应道。随后,原先紧凑的箱型防御队形开始变更,各机之间的距离渐渐拉大,机组成员中视野最好的领航员责无旁贷的担负起搜索目标的责任。

    “长官,今天天气良好,机群的下方也没有云层阻挡。空域实现良好,我们没有理由找不到目标!”两台大马力的液冷发动机在空中嗡嗡作响,机首位置上的领航员紧了紧身上的皮衣,举着一副蔡司8倍望远镜仔细的搜索着下方空域。像是给自己打气似得,在无线频道里碎碎念着,反正这会无线电监听技术还处于萌芽状态。

    “说得对,至少气象方面有利于我们,这里是华北平原不是东南亚的热带雨林,他们跑不掉的!”透过机舱的舷窗望去,暮春的天空蔚蓝的一碧如洗,零星的白云晃悠悠的在机身旁掠过,就连原本反复无常的鬼天气也难得的露出了笑颜。在艳阳高照中,紧握着操纵杆的鲁德尔忍不住撇撇嘴,跟十年后布满硝烟和鲜血的天空比起来,这会的蓝天是最温柔、恬静的。这样的景色简直是约会的天气,置身其中的鲁德尔也忍不住心情大好,笃定的回答道。

    说话间,编队里的14架轰炸机统一的保持着最大巡航速度继续向前,各机机首的领航员们统一的伸长着脖子,努力的从身下一掠而过的地形地貌中捕捉到目标。在抵达了作战空域后,机群就处于一种诡异的无线电静默,所有人都在期盼着攻击的命令。

    “该死的,长官,我想我们抓住他们了!左前方六点半方向,步兵、大量的步兵!”沉寂了一会,静默的无线电频道里陡然炸响起一声惊呼。

    “长官,目标确认,左前方六点半位置!”愣了几秒钟后,鲁德尔座机上的领航员一把扔下望远镜,兴奋的呼喊道。

    “检查投弹装置,各机作战队形散开,我们下降高度准备攻击!”目标确认,鲁德尔彻底的放下心来,当即命令道。

    等14架轰炸机以三机编队为基础,降低高度准备进入攻击线路的同时,地面上的北伐军也顺着耳边渐渐清晰起来的嗡嗡声发现了机群。在之前的内战中,除了财大气粗的奉系和粤系以外,其余的各路军阀普遍玩不起飞机这样的高档货色。再加上此时西方对华的军事禁售,导致原始的步兵和骑兵一直在战场上担任主角。作为光头嫡系的第一集团一部,这支直奔着临沂和沂水而来的北伐军也算是久经战阵,但是对于飞机这样的高科技兵器还是闻所未闻。看着天空中越飞越低的十几只大铁鸟根本不带规避的,停下脚步就这么扎堆在开阔地上窃窃私语的讨论。

    “飞机?!不好,散开,散开,快散开!”看着前面停下脚步、挤在开阔地上的士兵,再看看空中迅速靠近的十几架大飞机,队伍中上过军校的小军官脸色顿时一沉。整个民国时期,重工业都在吃前清的老本,钢铁产量都磕磕巴巴的上去更遑论其他的!能在西方对华禁售的前提下搞到战斗机这样的高科技装备(就算是人家淘汰的),除了对面的奉系安国军就剩下广州的粤系军阀,反正一穷二白的北伐军是没有这个财力的!

    广东从华北足足有上千里之遥,粤系的头头脑脑会不远千里的把飞机运到这里,那真是吃饱了撑了!二选一,去掉了一个错误的选项,最后的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这名军官脸上顿时沉的可以滴下水来,当场拔出腰间的盒子炮从天名枪,吼叫着试图让部队从开阔地上散开。但是架不住前面的人太多,成千上万的北伐军官兵海海满满的在半路上被挤成一团,听到枪声后一时半会根本动弹不得。

    “稳住,稳住!”抓住看西洋镜的瞬间,鲁德尔机上的领航员眯着一只眼睛凑到了光学瞄准具前。不停地调整着瞄准具,自语着试图锁定目标。等到瞄准具前的十字准星套中了中心点后,吱呀一声机腹下方的弹舱门从中间打开,内置弹舱中密密麻麻的小型航弹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弹头上两片飞翼状的引信在强气流的推动下嗡嗡的开始旋转。

    “投弹!”x13

    “啾~~~啾——轰~~~轰~”投弹手/领航员喀嚓一声按下投弹装置的按钮后,密集的航空炸弹呼啸着脱离挂架,雨点一样在地面上轰隆隆的先后炸响。针对那些毫无防护的步兵集群,这一次出击所有的轰炸机都采用了25和12.5公斤两种规格的航空炸弹,混合搭配的装载模式。而改进后的内置弹仓,在维持600公斤的载弹量不变的同时,却可以一次性的挂在160枚航空炸弹。

    一个轰炸机中队一次性投弹量达到了8.4吨,2440枚航空炸弹散布在单位面积上,直接让火力密度大减上去了不止一个档次。从空中看去,只能看见从弹舱里鱼贯而下的炸弹雨点一样先后轰隆作响着在地面上炸开,涟漪一样的硝烟络绎不绝的升腾起,直接覆盖了大片区域。好奇害死猫,同样也会害死人,在空袭发生前扎堆暴露在开阔地上的北伐军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给鲁德尔送去了成堆的人头。这种命中率不到30%的支行式航空炸弹,在这样的情况下奇迹般的做到了弹无虚发,几乎每一枚炸弹都落在人堆里炸响。暗红色的血雾夹杂着大量的残骸,一起被裹挟在硝烟中冉冉升起。

    “嗡~~~嗡~”完成投弹后,看着机翼下方被升腾起的烟柱所笼罩的地面,整个中队嗡的一声告诉掠过目标上方,拉起后重新复飞。而在完成了投弹后,那些尤嫌不过瘾的领航员甚至在飞机进行俯冲的瞬间,操纵着机首的双联装12.7毫米航空机枪,见缝插针的对着硝烟弥漫的区域就是一阵猛烈扫射。

    “呼叫塔台,呼叫塔台,攻击成功!我们的将8.4吨的航空炸弹,直接扔进了,敌人的行军队列里!”凑到舷窗前满意的望着机翼下硝烟滚滚的地面,鲁德尔满意的点点头,第一时间在无线电里炸响道。

    “。。。。。干得漂亮!抓紧时间确认战果,完成航空照相后立即返航,他们的噩梦才刚开始!”顿了顿,指挥长狂喜的声音在通讯屏道里响起,显然这一次的成绩出乎意料的好。

    “是的,长官,我们马上返航!”瞄了一眼机首打的正欢的引航员,鲁德尔捏着喉部报话机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停止射击,弹壳收集袋都快装满了!准备航空照相,以便机场评估战果,然后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