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二十一章 早作准备
    再见到王天纵的时候,大块头差一点没认出来。平日里永远嬉笑怒骂、活泥猴一样的老王,如今穿着丟裆长裤、一身短打的蹲在厨房外,围着一头倒挂着的肥猪转悠。一个比澡盆小不了多少的木盆摆在一边,殷红的猪血装了满满一盆。嘴里叼着一把宰猪刀,老王忙里偷闲的咧咧嘴算是打了招呼,转头就继续忙自己的去了。

    术业有专攻,作为由秦漠直接管辖的特殊部门,这条隐蔽战线上的“防火墙”从建立开始就是一路绿灯。大量挂着精英头衔的专业军士和一大批科学怪人,一波接着一波走马上任。但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头一多嘴巴难免要杂,精锐精锐、没点脾气也能称得上是精锐?面对这样的情况,作为秦漠“钦点”的联络官,王天纵责无旁贷的挺身而出。夹在中间就跟隔离带一样,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一开,现场的气氛迅速缓和下来。靠着天生的自来熟性格,这位联络官很快就混了个眼熟。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技术宅到神出鬼没的特勤内卫,就没不认识他的!

    “掌柜的,老王就在您这里干屠夫?!”翻了翻白眼,大块头搓着蒲扇一样的大手,惊讶的问道。

    “哪能啊!啧,要说俺王胖子也算是做了半辈子的买卖,比上虽然不足但比下还算有余。打从清末到现在,这铺子里的学徒和伙计那是换了一波又一波,管你什么样的咱都见过!嘿,可就是没见过王老总这样的人才,哎哟,这一张嘴皮子利索的,那真是死人都能说活了!基本月钱加上提成,好家伙,上月咱们十几家商号就没一个能超过他的!啧,知道今天长官们要来,所以铺子里早就关门歇业了。家里不相干的活计都打发回了家,人手不够,王老总就自己拦下了杀猪的活计,拦都拦不住哇!”胖掌柜拍了拍肥硕的肚腩,碎碎念。

    厨房里两个活计帮衬着稍好一锅热水,把放过血的肥猪放进锅里仔细的褪去猪毛。做完了这些,王天纵把猪血端进厨房,撒上一把盐,插上筷子后就接着热水洗干净。

    “掌柜的,和咱们有生意往来的铺子都联系上了没?最多再有10天,北伐军一定会打到济南,咱们必须早作准备。不相干的伙计和杂役赶紧打发走,多备一些粮食和药品,检查好门窗和地窖,这些日子尽量别出门!”在一块麻布上擦干净手,王天纵递过去一根卷烟,叮嘱道。

    “老总,这个您放心,喝水还不忘挖井人,秦长官吃一片,咱们这些小虾米跟着吃一点!秦长官说怎么安排,咱们一定全须全眼的照办、绝无二话!济南城里跟咱们一条船的商户全都通知到位,各家各户里所有闲杂帮贡全都给打发回去,接下何去何从全凭您的吩咐!”有钱能使鬼推磨,胖成球的王掌柜费力的哈下腰来,腆着脸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妥了,这话听着就提气!再辛苦几天,等过了这个坎,长官那头不会让大家伙白忙一场!”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马大胡子的书里说得很明白,对于这些商人来说,武力的胁迫只能让他们屈服一时,要想把这些商户全都绑在自己车上,就离不开孔方兄的帮忙。

    之前自行车、手表、成衣、皮货等轻工业产品的贸易,已经让这些闻着味道凑过来的商人尝到了甜头。从生产、运输再到销售,秦漠的影子贯穿了全部的节点。整条商业体系从源头一直到市场,被悄无声息中被秦漠保持,那些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商人们就算能看到这一点,在白花花的现大洋**下,依旧会选择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王天纵也是吃准了这一点,敲敲打打的将双方的关系进一步加固。在当前的局势下,貌合神离的情况绝对容不得,那些不是一条心的趁早清理了为妙。

    “嘿嘿,那是,。。。。老总,要说咱哥俩也是本家,一家人可不兴说两家话,肯定不会让兄弟白忙活,您就瞧好吧!”受宠若惊的连连欠身,胖掌柜一张老脸直接笑成了菊花样,满脸荡漾的连连拱手。

    不置可否的摆摆手,王天纵一脸“好基友手拉手”的表情,旁若无人的勾着肩膀,拖着大块头一起朝吸烟区跑。

    “来的可够快的,咱们这回来了多少人马,上面有什么安排没?妈妈的,这济南到底不是咱们的地盘,干什么都要缩手缩脚的。周围一块人多眼杂,电台的天线只有半夜才敢架起来,憋屈着呢!”点上一根两头齐,一向闲不住的王天纵骂骂咧咧的开口问道。

    “小二十辆卡车,一般拉货一般拉人,零零碎碎来了一个中队,200多号人!航空队的那帮孙子牛大发了,80架飞机轮番上阵,把半个仓库的航弹给用光了!进攻临沂和沂水的那支北伐军损失惨重,都被炸得不敢生火做饭了!徐州的光头怂了,打定主意不和咱们正面"硬肛"来了个绕道北伐,现在正面的北伐军来势汹汹,张宗昌撑不了几天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山东战事吃紧,背后的日本人也该坐不住了。北平站的最新密保,租界里的日军最近很不安分,从窃听的电话上看和华北地区的驻屯军联系密切。再联系一下张宗昌三天两头的往日本公馆跑,上面估计日本人快憋不住了!计划有变,所以咱们就提前来了,这一次是部长亲自带队,绝对不容有失!”摸索着给自己也点上一根,烟雾缭绕中大块头闷回答道。

    “老话怎么说来着,人死dan朝天,不死万万年!今后喝西北风还是吃饭,就看这一次得。没说的,干了!”

    两人说话间,仓库前院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遮挡的严实的库房内,内务部的特勤们从封闭的车厢里鱼贯而出。集合队伍的口令声比耳语强不了多少,穿着便装的官兵们迅速的分成几队,拼命的开始卸车。蓝兰腰间别着一支小巧的ppk,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看着。

    针对济南城内复杂的巷战环境,情报部的特勤们也算是做足了功课。在军火清单中,重机枪、迫击炮、身管火炮之类的大件装备,一个没有,一门心思的走短小精悍的路子。潜入济南的200多名特勤人员,在出发前全部进行了强化性的巷战训练。所有人被重新编组为20个步兵班,每个班由13名官兵组成。

    在未来的巷战环境下,这种13人的步兵班就是最大的作战单位。全班下辖四个火力小组:

    1组:下辖一名机枪手、两名步兵,装备一挺7.62毫米布伦轻机枪、9毫米苏制ppd-38冲锋枪两支(配用70发圆形弹夹)、9毫米托卡列夫tt30手枪三支

    2组:下辖一个双人制机枪小组、两名弹药手,装备一挺7.62毫米mg-42通用机枪(g-3)、9毫米苏制ppd-38冲锋枪两支(25发弧形弹夹)两支、9毫米托卡列夫tt30手枪四支

    3组:下辖三名掷弹兵,装备9毫米苏制ppd-38冲锋枪三支(25发弧形弹夹)、50毫米89式掷弹筒一具、80毫米铁拳单兵火箭筒四具(铁拳60型)、9毫米托卡列夫tt30手枪三支

    4组:下辖一名狙击手、两名步兵,装备m-1d型半自动狙击步枪一支(配备2.5倍瞄准镜)、9毫米苏制ppd-38冲锋枪两支(配用70发圆形弹鼓)、9毫米托卡列夫tt30手枪三支

    每名步兵携带四个70发圆形弹鼓、1支俄制**、2枚德制m24木柄手雷、6枚苏制f-1卵形手雷、7个8发9x19毫米手枪弹夹;机枪手携带7个30发弹夹/3个75发弹鼓、5个8发9x19毫米手枪弹夹;弹药手/掷弹兵携带7个25发弧形弹夹、4个75发弹鼓、6枚苏制f-1卵形手雷、50毫米杀伤榴弹/高爆弹若干。

    整个13人的步兵班共计装备9支冲锋枪、1挺通用机枪、1挺轻机枪、4具单兵火箭筒(一次性)、13支手枪和1具掷弹筒、一支半自动狙击步枪,一水的自动武器直瞄和曲射火力俱全!算上战士由步兵帮忙携带的额外弹药,一个步兵班的火力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脱胎于后世美帝陆战队的班组编制,在确保了作战灵活性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将组合式的单兵火力发挥到了最大!

    不比高富帅的海军,长久以来日本陆军一直是穷**丝一样的苦逼存在。昭和初年的糟糕经济环境下,逼得日本陆军不得不节约每一分钱。堪称吞金兽的装甲力量,在这一时期自然是鲜有问津,草草的从法国进口了一批二手雷诺后就没了音讯。再加上“蝗军无敌”的思想作祟,首批的日本干涉军中出现装甲车辆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也相应的,配发到特勤手里的铁拳火箭筒(就一根无缝钢管和空心药罩的事情,1944年出现,但技术含量很低)和借驴下坡的将战斗部换成了高爆弹。用威力稍小、但相对稳定的**,替换了原型上的**,对工艺和药罩方面的处理也做了相应的简化。改进后的火箭筒成本更低、安全系数更高,成本却更加的低廉。后勤部的那位技术宅已经眼巴巴的等着试用报告了,琢磨着战后是不是大规模生产一下,作为制式装备配发下去,增强一下单兵的反坦克能力和直瞄火力。

    “长官,核对完毕,炸药、手雷、子弹和枪械数目无误!”等停放在仓库里的卡车都被卸空后,一名腋下架着文件夹的年轻人大步上前,立正敬礼。

    在他的身后,数量可观的作战物资被封存在一个个长方形的板条箱内,里面塞满了稻草或者木屑。墨绿色的箱子上打着铅封,一串模白色的简体汉字和阿拉伯数字清晰可辨,包装简单而又粗暴。蓝兰越过手下高大的身姿,拂了拂角落里工工整整码放在一起的木箱,满意的点了点头。

    “注意警戒,派遣专人二十四小时轮班看守!所有人分散住下,抓紧时间休息,把咱们带来的电台拆开,准备组装架设!”

    “是,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