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二十三章 提前开始
    1928年4月27日上午9点,在济南最终被攻克后,光头意气风发的乘坐火车抵达了泰安火车站。济南城内包括第一集团军第一军军长何应钦在内,高级将领和党政要员悉数到场迎接。望着车窗外规模恢弘的建筑群,光头被眼前飘荡着的青天白日旗晃花了眼。

    “一生奋斗,gm胜利指日可待!”望着站台上一众征尘未洗的高级将领,光头大发感慨,殊不知自己已经成了那只捕捉知了的螳螂。

    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光头立即在在济南召开了旨在应对当下山东局势的北伐军高层将领会议,与会期间就地方绥靖作出了一系列的安排。任命方振武为济南卫戍司令、马登瀛为济南公安局长,在此前的工程作战中颇为露脸的方振武则被任命为济南的卫戍司令。,与此同时,原北伐军第四军团方振武部改编为北伐军第1集团军第四军团,所部扩编为三个军,原第一军第二师与第2军合编成立第四十一军,军长鲍刚;原第一军第一和第三一合编成立第三十四军,下辖三个师(第八十八师、第八十九师、第九十师);原第三军改编为第四十七军,下辖第两个个师(九十四师、九十六师)。在几份新鲜出炉的任命书发出后不久,刚刚赴任济南卫戍司令的张振武就在光头的授意下,亲自跑了一趟济南城内,会晤了日本驻济南领事西田耕一和军方代表斋藤。

    面对北伐军儿戏一般的抗议,日本方面假惺惺的再次重申保护日本在济南侨民安全和商业利益后,默许了北伐军的行动(见注1)。5月1日上午,北伐军第一军某营营长软济武连带着一群赤手空拳的官兵在济南城内找房子的时候被早有准备的日军伪军一部伏击,被刺刀刺死随后被卡车拉走焚尸。随后事态愈演愈烈,济南城内的北伐军接连不断的遭到袭击死伤甚重,在金钱和鲜血的刺激下,疯狂的日本兵在济南成立到处造孽,**妇女、烧杀掠夺一样都没落下。

    事件发生后,济南城内的情况被层层上报到了光头手里。意气风发中的光头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胜利的喜悦,就狠狠的挨了一记闷棍!这位少年时留学东洋(虽然是野鸡学历)、一生和东瀛岛国纠缠不清的“委员长”,在大惊失色中慌忙勒令北伐军各部不得还击,主动退缩避让!

    嘛,刚愎自用也是有一个限度的,尤其是对于有过留日经历的光头来说。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上过军校,但这并不妨碍光头兄对日本陆军的评价。1910年11月25日,光头从振武学校(相当于陆军中学)毕业后,以二等兵的身份被分配到本州新泻县日本陆军第13师团野炮兵第19联队实习。按日军的武士道的规矩,下级要服从上级,哪怕是命令错了也要执行。日本军队对于下级士兵出现的错误的简便实用惩罚是打耳光,而且要打的响亮才合格。森严的等级制度下,因为家庭原因对于军中洗马、整理内务等日常琐事一窍不通的光头倒了大霉,白天要在军曹的呵斥下累死累活的伺候马厩里的军马,晚上回来了还要忍气吞声的给下级军曹们刷靴子。洗冷水澡、吃不饱饭什么的早已经是喜闻乐见,稍有不慎大耳光子就啪啪啪的抽上来了!

    早年间的亲身经历直接影响了光头的一生,这位果粉的“亲爹地”对于日本陆军始终都保持着一种又敬又畏的心态。内有未平、外患又起,总司令的宝座还没坐稳的光头根本生不出任何抵抗的情绪,攘外必先安内吗!于是,在光头的严令下,济南城内十余万北伐军不得不憋屈的束起手脚。你有枪膛我有胸膛,看着驻地外猖狂的日军,兵力上几十倍于日军的北伐军各部在前沿目睹了一系列暴行后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

    强者的退让是宽容,弱者的退让只能是迁就和懦弱。日本的民族特性一向是记吃不记打,你敢怂,它就敢浪!几乎就在光头下令退避三舍的同时,济南成立的福田彦助狂笑着发出了新的命令,日军第六师团一部跟牛皮糖一样步步紧逼。大股全副武装的日军士兵,迅速包围了四十军三师七团的驻地。在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的掩护下,两个中队的日军开始发起进攻,驻地内的两个步兵营因为所属营连长外出开会,直接在第一时间被端掉!早上十点半时,第四十军防地发现大批日军携带枪械游戈,事态进一步的升级。很快济南城内再度陷入到无政府状态,慌乱中的北伐军各部在失去联系后迅速陷入到各自为战的境地。第四军团下辖的第九十二师、第九十三师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奋起反抗,和冲击营房的日军展开激烈交火;驻扎于小纬四路的第三十七军一团、以及同样被围困的第四十军七团按照光头的命令就地向日军缴械,随后被日军掳走关押,稍有反抗的被当场刺死。

    下午二时,北伐军大部退出济南城,以避冲突,日军得以顺利的占领邮政局和电报局。十一点,日军架起山炮集中轰击城内的北伐军电台站,炸死全体守台官兵。当晚,日军第三十六旅团第二联队增援济南。位于东京的大本营也同时调遣,关东军陆军第十四师团二十八旅团及特种部队一部2390人紧急开拔,增援济南。日本国内的第三师团也在军部的命令下开始了紧急集合,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上至军部下至日军士兵,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们都在欢呼着,祈祷着事态可以进一步的扩大。

    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济南,这座千年古城在日军狰狞的铁蹄下活生生的成了一座人间地狱。在城里的北伐军陷入到各自为战的混乱中后,自以为扫清了一切障碍的福田彦助狞笑着下达了“放松”的命令!日本是一个岛国,土地贫瘠、地域狭小,再加上火山和地震频频发作,千百年来普通民众的日子就和幸福沾不上边。民治维新已经过去了整整60年、借着甲午和日俄战争的胜利,日本顺利的搭上了工业革命的末班车。在毫不掩饰的展露出称霸世界的野心同时,处于金字塔最底层的普通民众,过的和幕府时期基本没有什么差别。贫瘠的土地养不活日益增加的人口,为了生存一些农户甚至不得不将自己的女儿卖去ji院,以此换钱度日。

    整个日本干涉军上下,都像是一群穷疯了的野兽,面对着肥沃、富饶的胶东平原兴奋的红了眼睛。在得到了是团长的许可后,这群“为天皇陛下建功立业”的**们一脸狰狞的开始了肆虐,在皇协军的牵线搭桥下在济南城内疯狂的开始扫荡。从商铺到民居一个都不放过,为了一颗镶在嘴里的金牙,这群被兽欲冲昏了头脑的**直接选择了将人头砍下!为了满足**的自己**的兽欲,将赤身裸体的妇女用铁丝穿透肩膀,一串一串的拉到大街上公开进行淫辱。刺刀捅穿下体、割下身体器官、挖眼等酷刑折磨后,这些奄奄一息的受害者才最终被杀害。

    “有情况!”一栋临街民房的二层小楼上,披着伪装网瑟缩在窗户后面的哨兵机警的放下了步枪,示警道。

    “日伪军一部,100人上下,正在快速逼近!”

    “妈蛋,狗杂种,来的正好!”制高点上,蹲在一挺德造mg-08马克沁后面的王天纵,纷纷的放下了望远镜。

    处于保密的目的,各家商号的仓库多半集中在偏远的城北,这里靠近山区,人口稀疏、租金和地价也相对低廉。也正是看中这里的隐蔽性,在情报部的刻意推动下,由几家人脉广博的商家出面,将城北的大块地皮整个包圆。经过一系列的兼并和发展后,原先略显荒凉的城北地区结结实实的变成了一个大型的仓储基地。来自蒙阴方向的车队不停地将各种轻工业产品运到济南,随后再分流转运到北平、天津等地。现在城内的骚乱还在继续,这群灭绝人性的畜生放弃了沿途的商铺和民居,直奔城北而来,很明显是奔着仓库里那些“价值不菲”的行货!要说这里面没有二鬼子伪军的挑唆、搀和,打死他大块头也不相信!

    “长官?”

    “妈蛋,来了就别想走了!检查武器,咱们干了!”拍了拍这身直鲁军尉官军服,大块头眼珠子一转,当即拍板。反正这会济南城里已经乱了套,十几万人的北伐军都乱成了一锅粥,早一点、晚一点动手也没啥区别!

    借着转运货物的名义,二十辆全新的福特aa型卡车在日渐逼近的枪炮声中,来来回回的往返于蒙阴和济南。截止北伐军攻占济南之前,分批潜入济南城里的内务部队共计有两个中队,400多人。一起被运进城的,还有包括炸药在内的大量作战物资,强气御姐蓝兰亲自坐镇指挥。在情报部原先的计划中,济南就是正常战役中的关键节点,蓄势待发的独立师准备用这座城市来换取整个战役的主动权。在日军对城内的北伐军各部发起攻击的同时,这些穿着直鲁联军制服的特勤人员将会伺机出动,同时对混战中的两军进行袭扰,在添油加醋的同时,尽最大的可能把水搅浑。有了临沂的例子在前,按照光头“畏/媚日”的一贯作风,在持续恶化的局势下一定会选择绕道北伐。牵一发而动全身,铁了心思要阻止光头统一北方的日军一定会出兵追击,这时候就该独立师上场了。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或许是被来来往往的大卡车勾起了贪念,就在大块头带着两个排乔装打扮准备等天黑混进城区的时候,就鬼使神差的和这支日军小部队不期而遇。

    “检查武器,保险全部打开,没有命令不准开火!”穿着细棉布的直鲁尉官制服,埋伏在两侧矮墙后面的军官猫着腰来回跑动着,口令声比耳语响不了多少。怀抱着武器靠在墙角补眠的士兵立即起身,猫着腰凑到了沙袋工事前,栓动步枪上膛的咔嚓声在矮墙后面清脆的响起。

    借着胖老板老王提供的关系网,情报部方面没费什么事就买通了直鲁联军的一个军需官。这年月有枪便是草头王,手里攥着枪杆子到哪里都不愁没有饭吃。枪是好东西,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拿走的。张宗昌黯然下野后,曾经显赫一时的直鲁联军顿时没了主心骨,在日本人和北伐军的双重施压下,原本就一盘散沙的直鲁军顿时土崩瓦解。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没了饷银来源的直鲁军联军要么混在流民中趁乱出城干土匪,要么就铁了心思的给日本人当干儿子,谋生的路子各不相同。这批滞留在城里的军火也在各方注视下,成了烫手的山芋。反正也没法公然运出城区,倒不如直接变卖了套现,对于这个送上门来的买家,军需官自然是笑歪了嘴。600多支辽造13式步枪、、80多支大沽造船厂仿制的mp-18冲锋枪、4挺德国原厂mg-08马克沁重机枪、8挺日制十一式轻机枪、20多具日制十一年式掷弹筒、4们辽造15式80毫米迫击炮以及大量的弹药,差不多一个营的轻重武器被军需官半卖半送的移交到了情报部的手里。至于库房里的那些军装和皮带,直接被当成了搭头免费赠送!

    有了这份底气,乔装打扮后准备混进城里把水搅浑的大块头底气十足。德式的木柄手雷成箱成箱的堆放在角落里,大沽造船厂仿制的盒子炮、花机关(mp-18)以及奉天运来的辽造13式步枪人手一支,一人三枪!再加上留用的十一年式轻机枪和掷弹筒,完全涵盖了远、中、近,两个排80多人的小部队豪的一塌糊涂。

    “太君,就在前面,就在前面!”离得近了,一个歪戴着漆皮军帽、斜挎着盒子枪的伪军军官,咧着一嘴黄板牙低三下四的指着不远处的库房。

    “哟西,突击!”走了大老远的路,挎着沾满鲜血的军刀,带队日军少尉贪婪的望着规模庞大的仓库。一路过来,这些来自岛国乡间的人形牲口早就被贪婪蒙蔽了智商,作为常备师团的军官,这名少尉压根就没考虑过遭遇伏击的可能。忽略到探路的尖兵,直接带着一群兽血沸腾的手下鬼叫着开始了狂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