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二十五章 定济南2
    ps:,,“”,给《奉系1927》更多支持!

    1928年5月3日,在济南城内的局势彻底玩脱后,进退维谷的某光头终于彻底的选择了认怂。在解除了方振武济南卫戍司令的职务后,将困在城内的三个军彻底甩给了日本人。随后,深感事态严重的某光头在第一时间内率领着第一集团军残部绕道肥城,继续向北推进。这位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总司令果断的玩起了“割肉喂鹰”的把戏,希望三个军近四万人的军队足够填满日本人的胃口。

    先不吐槽光头兄“息事宁人”的一贯精神,正在济南城内纵兵劫掠的福田彦助在获知光头跑路后,顿时勃然大怒。作为日本干涉军的司令官,这位中将师团长算是少有的知情人士。东方会议后,面对昭和经济危机带来的严寒,泥足深陷的日本迫切需要将国内满盈的怨气转移出去,顺带着为日本的经济找一个补给站。在军部的计划中,小小的济南只是全盘计划中无足轻重的节点,山东、内蒙乃至于整个华北地区才是举国上下垂涎着的目标。

    在这位师团长的眼里,济南城内的三个军近四万人的北伐军早已经是强弩之末。姑且不论这些支那士兵在装备和战技上远逊于帝国的勇士,城里的电台被炸毁、又被高层所抛弃,眼下这些支那士兵在混乱中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没有统一的指挥、没有物资补给、没有支援力量,这些缺少药品、弹药的残兵败将很快就会在巷战中被帝国的勇士们毫不留情的消灭干净!济南对于帝国来说早就是囊中之物,就像一个已经被扒光衣服的女人,全面占有她只是时间问题。而那些从济南撤退的北伐军一定会绕开日军的势力范围,继续朝着北方推进,去找奉系的晦气。这样一来就不可避免的对军部下一阶段的作战计划构成影响,于是在赏了身边一众将佐耳光后,福田彦助当即委任酒井隆为济南日军的最高指挥官,同时下令集合部队。留下了两个中队的日军和三千多伪军后,福田彦助当即率领日本干涉军的主力出城追赶北伐军去了。

    事发突然,这位一门心思铺在北伐军身上的师团长,虽然发现少了一个步兵小队,但仓促中也没怎么上心。反正城里的劫掠和烧杀还在继续,这些家境窘迫、又没见过市面的年轻人十有八九还忙着享受。大骂了一通后,福田彦助来不及深入追究。草草的给接任的酒井隆安排完任务,随后火急火燎的带着日军主力出城追击。

    “第一小组,准备接敌!”被烧的半塌陷的民房后方,全副武装的特勤们窝在各自的隐蔽点,枪口悄悄的对准了越逼越近的一队日本兵。

    和福田彦助不同,作为济南日军的最高长官,挂着中佐军衔的酒井隆是情报部门出身。作为参展参谋,这位心思缜密的中佐考虑起事情来更为细致。虽然城内的劫掠和混战还在继续,但是这位中佐本能的觉着蹊跷。作为精锐的常备师团,因为劫掠而耽误作战任务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如果说仅仅是那些穷疯了的士兵,或许还能说得过去,那些经历过系统军事教育的军官绝不应该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谨慎起见,在接手了济南城防后,酒井隆一面加紧了对城内北伐军残部的围剿,一面派出部队在全城进行搜索。这支撞到了特勤枪口上的小部队,就是其中的一支。一个班的日军带着两个排的伪军,这支规模不到一百人的小分队沿着破坏严重的民间在小巷里穿行。挎着南部十四式手枪的军曹举着手电筒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群端着三八大盖的士兵,狗腿子一样的伪军举着火把低三下四在前面开道。

    “啪~~~啪~”将圆形的弹鼓架在废墟上,几支ppd-38式冲锋枪对着毫无防备的日伪军就是一通扫射,在狭小的巷战环境下,装备着70发弹鼓的ppd-38冲锋枪在近距离上火力堪比机枪,密集的9毫米手枪弹在人体内翻滚、变形,制造出可怕的空腔。打头的一票日伪军血溅当场,被冲锋枪暗算了的日军勃然大怒,鬼叫着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围了上来。

    “后撤,第二小组准备迎敌,轻机枪。掷弹筒待命!”打完一个长点射,这些特勤们毫不犹豫的扔下已经暴露了的战位,猫着腰在瓦砾和残骸中乱窜着遁走,引得身后一众日伪军狂怒的紧追不舍。

    城内内错综复杂的巷道为守军一方提供了得天独厚的防御条件,在蓝兰的亲自规划下,这些以班为单位、装备了冲锋枪、轻机枪、掷弹筒、通用机枪和火箭筒的特勤小组,在管网一样错综复杂的巷道往返穿梭,不停的和日伪军发生交火。那些在之前的劫掠中,被日军炸毁、焚烧的建筑物为特勤们提供了大量的隐蔽所和防御节点。一水自动火器的特勤们接着黑夜的掩护,在巷子里神出鬼没的往来穿梭,不断的给日军制造麻烦。

    “马鹿!”愤怒的变了腔的吼叫声从拐角处传来,紧随其后的日军冲着看不到的黑暗处开了几枪,随后怒吼着一拥而上。在这样的环境下,备受日军推崇的三八式步枪第一次在实战中遭到了质疑,过长的枪身在空间笔昂的巷战环境下完全施展不开。为了应付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袭击者,咬牙切齿的日军不得不给步枪安上刺刀,遇上突发情况直接用刺刀招呼!

    同样的,日军引以为傲的高精度射击在巷战中也成了屠龙之技。特勤手里装备的苏制ppd-38冲锋枪搭配70发的圆形弹鼓,在以遭遇战为典型的巷战中大放异彩,一瞬间猛烈而凛冽的火力冷不丁的抽打的日军嗷嗷叫唤。相比之下,打一发子弹拉一下枪栓的三八式步枪,则完完全全的落了下风,日式轻武器组合从头到尾都是被压着打。

    “啪~~~啪~”在城内火光的映照下,日军土黄色的剪影出现在视野中后,假设在瓦砾间的mg—42开火了。这群在训练场上打秃过n根枪管的机枪手,老练的操纵着撕油布在单位时间内收割着人头。一个75发的圆形弹鼓在两三个短点射后就被打空,以至于迎头撞上的日军只听见一阵诡异的“啪啪”声就被打倒在地。

    “嘭~~~嘭——轰~~~轰~”撕油布忙着收人头的时候,两侧的制高点上迅速冒出一长串子弹。在冲锋枪的扫射掩护下,射手将半月形的底板支撑在地上,扶着掷弹筒的筒身就是一通急速射。密集的杀伤榴弹在出膛后呼啸着炸开,在炸点附近8米的范围内形成了一道拦阻弹幕。将吊在后面的伪军炸倒一片的同时,也敲到好处的掐断了退路。被呼啸的弹片砸晕了脑袋的伪军吓破了胆,顾不上那些还在**着的伤员,嚎叫着试图到处乱窜,在狭窄的巷子里乱成了一团。

    “掐头、断尾、中间开花,干掉他们!”被硝烟熏哑了嗓子的班长在炒豆子一样的枪声中大吼一声,转身从携行具上摘下一颗卵形手雷,拉开导火索后甩进了人堆里。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分散在两侧的火力点枪炮声大作。仗着有补给点的支撑,就连轻机枪都打起了长点射,还火光中负隅顽抗的日伪军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打倒在地。

    特勤们在城里到处开片的时候,坐镇济南的酒井隆听着窗外一阵猛烈过一阵的枪炮声,再也坐不住了。尤其是派出去的几支小部队都跟音讯全无之后,傻子也知道大事不好。这位陆军士官学校二十期的毕业生当机立断,一面命令分散在城里各处交通要道的日军紧急集合,一面将派遣军司令部的文职人员组织起来,一波借着一波的派出通讯员,试图搞清楚城里到底

    “长官,收到多支战斗小组报告,济南的日军正在收缩兵力!日军奥斯丁装甲车两辆、连同步兵约一个小队紧急从西城门撤往胶济铁路饭店!”从嘈杂的通讯频道里过滤出有用的信息,守在电台前的通讯兵满头大汗的递过来一张通讯记录。

    “聪明的人呐,这就看出不对劲了。。。。电台呼叫所有的作战小组,再加上一把火,把水彻底的搅浑。另外,按照约定的密码联系先头部队,问问看我们的人到了哪里了,现在正是时候!”捏着下巴,蓝兰一脸玩味的笑着。辛辛苦苦的准备了近半年的时间,又冒着风险亲自坐镇孤城,战况发展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计划范围内,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了。

    “是的,长官!”

    “没时间了,抓好扶手,我们准备出发!”济南城外,看着刚刚从车载电台里接收到的消息,萧月一把掀开舱盖,对着协同作战的步兵大喊道。

    仗打到这会,对于秦漠来说能不能翻身做主、拿下战役的主动权,就要看能不能顺利的接管济南。为了增加先遣队成功的把握,刚刚被任命为101装甲战车营营长的萧月接到了出击的命令。亲自带领着一个连16辆a-20改进型坦克参加了进攻,由于缺乏装甲人员输送车,担任步坦协同的宪兵们必须有一部分乘坐坦克行军。为了方便步兵搭乘,临出发前,装备部的技师们特地在炮塔上临时焊接了几个扶手。一群身穿黑色作训服、挎着ppd-38冲锋枪的宪兵们跟贴面饼子一样攀附在各个角落里,搞的行军中的车队像极了后世的印度陆军(一辆摩托车搭载一个班的步兵。。。。三锅是开挂的民族)。

    “快,上车,上车!别管那些零碎,我们出发!”一名挂着大尉军衔的宪兵扶了扶头上的钢盔,挥舞着手臂招呼着。

    几乎就在他的脚边,横卧着十几匹拉炮的军马。跟着马匹一起倒卧在地上的还有整整一个野战炮连的日军和装备,四门完好的日制三八式75毫米野战炮(见注释1)连同大量的弹药歪七扭八的散落了一地。这个集体扑街的野战炮连隶属于关东军,在日军控制济南后作为增援力量调往济南。原本应该在第二天支援日军步兵,对盘踞在济南城西的北伐军残部进行清剿。结果整个炮兵连一发炮弹也没打出去,就一锅端掉。大意的日军炮兵居然没有考虑过遭到攻击的可能,野外扎营居然连一个岗哨都没有设置。满载着宪兵的车队走到跟前,这群逗逼酣然不知大限将至,还以为增原来的友军部队,一个劲的挥手示意,热情的几乎让坦克兵产生了错觉。

    “嗡~”的一声轰鸣,在收回了所有的步兵后,v-2型柴油机的轰鸣声再度在夜空中响起。打头的指挥车上,红了眼睛的驾驶员在加速之后直接挂到了三档,在520匹马力的驱动下这辆16吨重的轻型坦克如同脱(哗~)肛的野狗,一路朝着城门狂奔。巨大的惯性作用下,车体外搭载着的步兵们猛地一个前冲,然后在大幅度的颠簸中跟着坦克一起起伏。在近60公里的时速下,包括那名大尉在内,一众宪兵们全都被吓得小脸发白,只恨自己这辈子没托生成阿三。

    “哦啦啦,我的57大dio已经**难耐,孽畜速来受死!”在飞奔的坦克中,带着整个先遣队碾压过日军尸体朝着夜幕中日渐清晰的济南狂奔,嫉妒亢奋中的萧月在车长座位上疯狂的大吼大叫。

    ps:日制三八式75毫米野炮,克虏伯1903式野战炮的仿制版本。31倍径身管,战斗全重947公斤,最大射程8350米。(小说《奉系1927》将在官方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