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二十八章 善后
    “第一层警戒布置完毕!”

    “注意警戒,封锁所有路口!”

    “有线班,把电话线拉上去,注意整合线路!”

    “来,搭把手,搬过去!”

    “。。。。。。”

    作为一座山东的省会,济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9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这座以泉水而闻名的千年古城,在过去的几天内三次宣告易手,在经历了战火的荼毒和日军的烧杀后,整座城市一片萧条。原先“十里洋场,灯辉不夜”南面商埠区灯火禁绝、大门紧闭,整座城市断瓦残垣、弥望皆是,几乎成了一座死城。一直等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屋外响彻了一整晚的枪炮声才算停歇下来。在几经磨难后,变得风声鹤唳的城中百姓在惶恐不安中等待着命运的裁决。一天不死要吃,两天不死要穿,在家中的存粮满满见底后,面对着一屋子忍饥挨饿的妇孺,当家的男人们咬咬牙、狠下心来打开了房门。打算趁着枪炮声停息,出去寻觅些果腹的粮食,可是走到街上就全傻眼了。

    挑着膏药旗、穿着大头皮靴的鬼子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带着铁帽(钢盔)、挎着快枪、穿着一身绿色衣衫的青壮年。经历过昨晚的激战后,街面上到处都是弹孔和死尸,穿着直鲁军制服的伪军和黄色军装的鬼子横七竖八的歪倒在血泊中,沿着几条大街铺满了一地。只看见这些全副武装的兵们来来回来的在街上奔走忙碌着,四个轮子的福特大卡跑得脚不点地。日伪军的尸骸和瓦砾、砖木一起装上车斗开走,遭了兵灾倒闭在路边的百姓被小心翼翼的盖上草席放在一边。一车车尸骸、垃圾运走,一车车沙袋和石灰粉运进来,街面上撒的到处都是石灰粉。路卡上的沙袋更是堆砌的跟小山一样,机关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街口,瞪得所有人心里凉飕飕的。

    “老乡,老乡!别害怕,过来来,过来,咱们是中国人,不和鬼子一条路!”看着一群穿着长衫、短褂在街道上徘徊不前的乡民,带着士兵在路口构建工事的军官低垂着枪口,热心的招呼道。

    “军爷。。。啊,不,老总、老总!”

    “家里头有食盒、大碗不?都带上,顺着这条街左拐,然后一路向前,那儿正在放粥。记着这肩章,找一群穿着黑色军装的,那就是!”拍了拍作训服上的软肩章,这名军官好心的告知了救济点后,自顾自的又去忙自己的事了。如果不是任务紧张,这货绝对会亲自带路。往日里那些穿着黑军装、板着扑克脸的宪兵们可没少来找茬,再加上宪兵团那自带的酷拽炫光环,惹得独立师上下一肚子的不爽!

    一向六亲不认的扑克脸突然转行当起了“奶妈”,屁颠屁颠的忙着施粥救济,这场面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好奇!

    “这。。。。。。”在生计面前,这些劫后余生的百姓们也没了高低贵贱之分,几个穿着棉布长衫的中年人和一群短褂壮汉挤成一团,大眼瞪小眼的不知所措中。天爷啊,这自古兵过如匪,这些扛着攥着硬火的大兵们少来祸害些百姓就算不错了,哪里有施粥救济的道理?!没等他们想明白,这位好心的军官就就继续带着士兵忙活去了。

    “阁下,详细的战报已经统计出来了。算上后续赖援的日本关东军,共计歼灭日军两个步兵中队(连)、两个野炮中队、一个辎重中队以及干涉军司令部、后勤机关一部,共计1042人,伪军3564人。缴获日制三八式8门、十一式平射炮(战防炮)2门、三年式重机枪6挺、十一式轻机枪10挺、三八式步枪842支、南部十四式手枪18支,另外还有北伐军和直鲁军溃败时留下来的近70000支杂式步枪,以汉阳88和辽造13式为主。各种口径的步枪弹600多万发、各式手雷400多箱,银元、面粉、蔬菜等物资无算!”匆匆洗去征尘,蓝兰一脸骄傲的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夹。

    当先头部队在济南城内到处灭火、清场的同时,留在蒙阴的两个整编步兵师也在总参谋长曼施坦因的指挥下倾巢而出。全程摩托化机动,经过近四个小时的急行军后终于在黎明前抵达了济南。

    “里应外合,干得漂亮!”将报告中的数据默念了一遍,终于如愿以偿的秦漠由衷的赞叹道。

    又悄又辣的强气御姐是稀缺资源,像这样聪明能“干”(各种意义上)的更是稀缺。为了计划的顺利实施不惜赌上一切老本、拿自己和近乎一般的精锐骨干当木马,一支孤军深陷在济南城内,趁着日军主力前出肥城的空档,一记闷棍敲晕了济南的日军。400多人的小部队愣是拖住了5000多日伪军,光是这一手就不得不让人写一个服字!

    “谢谢,阁下!不过现在或许不是高兴的时候,这是刚刚送来的报告,或许您应该看看这个。”小小的露了一下好看的酒窝,撩拨了一下发圈,蓝兰一脸严肃的递过来一份墨迹未干的报告。

    “数据可靠吗?”

    “是的,阁下,完全可靠!我们从济南的jc署里找到了去年的资料,经过再三的核对后得出了这份报告。仅仅是目前,各部队收敛到的百姓遗骸共计有1万3千多具,由于废墟还在清理中,最后的死亡数字可能还会上升!”

    “截止到1927年(民国16年),济南城内有记录可查的常住人口约30万人。而根据我们的实地凭据,由于日军的蓄意纵火和炮击,共计有三分之一、近十万人受到波及。如果我们不能提供足够的粮食、药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在未来的6个月内这些处于中产阶级以下的赤贫者将不得不选择逃离济南。另外,现在已经是5月份,气温正在逐渐的上升,如果不能妥善的安置遇难者的遗体,将很有可待引起一场大的瘟疫!”咬着细贝似得牙齿,蓝兰沉声介绍道。

    平行时空中,由于没能妥善的掩埋好遇难者的遗体,济南城内在当年的8月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瘟疫。大瘟疫加上粮食和生活用品的确实,城内中产阶级以下的百姓大规模的逃离济南,在华北地区形成一股规模不小的盲流。截止到1929年5月,根据济南jc署的统计,济南的人口直接下降了三分之一!

    “该死的,我们的现在的粮食能支撑多久?”轻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扭过头去问身边的曼施坦因。

    “阁下,如果按照我们战时每名士兵每天1000克大米、500克蔬菜、100克肉类/脂肪的最低共计标准,可以让4万名士兵支撑7~8个月。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除非我们从别的地方搞来粮食,否则后勤仓库也只能拿出这么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参谋长曼施坦因苦笑着摊摊手。

    “战争中,人是决定战争胜败的重要因素!日军后续的反攻会很疯狂,但是一定不会持久,夏季到来前应该可以结束战斗。只要坚持两个月就好,我们不能见死不救!”指关节攥的咯吱作响,秦漠沉吟着拍板道。

    “阁下,如果只是两个月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事实上,每到这个时候济南当地的教会、善堂等民间福利机构也会参与进来,施粥放饭救济灾民。我们可以通过查抄日本在济南的所有资产,然后将这部分资产变现后用来购买粮食。将那些民间的福利机构组织在一起,由于我们负责全过程的监督,将救济工作交给他们来进行。”角落里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天纵突然皱了皱眉,开口道。

    “可以,话说日本人在济南的资产一共有多少?”摸着下巴想了想,秦漠点头应允,随即歪过头好奇的问道。

    “侨民1810人(男981人、女829人),目前有记录可查的固定资产包括一所日资银行、一所学校、近百家店铺以及其他私人产业。那些亲日分子和张宗昌时期遗留下来的产业,还在统计中,晚些时候可以报上来!”对于扩展情报部职能的好事,蓝兰向来是不会拒绝,当即打蛇上棍。

    “抄了!另外,这些所谓的侨民也别浪费了,十个人一队无论性别和老幼,全部拉去郊外外坑!埋葬完遇难者的遗体,顺手处理了,留着也是浪费粮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想起这些鬼子“侨民”在惨案中扮演的角色,秦漠顿生一股厌恶感。在榨干了这些人渣的最后价值后,顺手处理了这帮鬼子,秦漠是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不信抬头看,苍天放过谁(握拳)!

    “阁下,那些战俘怎么办?根据报告中的统计,济南城内共计有北伐军第四十一军鲍刚、四十七军高桂滋等部约六个整编师、近6万名残兵。在他们的总司令下达了不抵抗的命令后,这些士兵在明知道没有援兵和补给的情况下,坚持抵抗。扣除其中的老弱、伤残和战损后,保守估计,可堪使用的青壮大约有4万人。他们中大部分人都在之前的内战中积累了相当的实战经验,阁下,这些人我们怎么办?”敲了敲桌子,刚刚在济南城内转过一圈的莫德尔,小心的请示道。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忠诚、荣誉、使命高于一切,那些有奶便是娘的伪军根本就是对军人的亵渎额污蔑!站在个人的角度上,虽然对北伐军的战术素养不太看好,但这并不妨碍莫德尔对于这群血性汉子的赞赏和认同。再加上要面对日军的疯狂反扑,莫德尔有意识的希望能将这些人收归己用。

    “从缴获的步枪中挑选成色最好的,全部送去装备部进行改装。改进枪管、加装衬垫,在安全许可能和我们手里的m1共用弹药。从战俘中挑选具有实战经验的青壮,编成2~3个德式轻步兵师。军官和士官必须以我们的人为骨干,就从第一和第二步兵师中选!”掂量了一下手里的资本,秦漠点头应允道。

    作为经历过十万国防军年代的老将(平行时空中),经验丰富的曼施坦因在接手了参谋长的职务后就早早的埋下了伏笔。以当下德国陆军实行的随军训练班为参照,以教导队的名义组建了好几支培训机构。涵盖了步兵、炮兵、通讯、骑兵等多个兵种科目,按照规定,每一名士兵都要接受军事成都的培训教育、士官接受军官程度的军事教育,并以此类推。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总算为将来的扩军打下了人才基础。

    一个德式轻步兵师,满打满算也就1万人左右,这点人手还是能抽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