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三十四章 注定难熬的夜晚2
    “集合,集合,各班班长清点人数!”

    “都跟上,把饭盒准备好,到指定区域就餐。”

    “检查一下枪械,把保险关了,可别走火打伤自家兄弟。”

    “。。。。。。”

    附近的政工军官闻讯赶来,往日里逞威一时的彪形大汉哭的不成样子,一群人呜咽着跪伏在地上。作为领头人的夏三更是如此,这个昔日的泼皮头目在经历了家破人亡后,这会更是像个虔诚的信徒。呜咽着将自己满是横肉的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梆梆作响间脑门上很快就见了血。当不得如此大礼,一群人七手八脚的赶紧去拉。

    花钱买下了箩筐里的一堆吃食,再好说歹说的做了一番思想工作,等把这群彪形大汉都送走,才算是结束了这场以意外的插曲。在这些前北伐军官兵的无尽感慨中,怀揣着银元夏三领着一群壮汉在政工干部的送别下哽咽着转身离去。军官和士官们继续忙着清点人头准备开饭,一身奔丧打扮的炊事兵(一身白)摘下头上的厨师帽擦擦汗,挑着箩筐吆喝着走了过来。大嗓门隔着老远就能听见,轮番撤下阵地休整吃饭的官兵们自觉的在排好队,德式的半月形金属饭盒人手一只。抖了抖手里分量十足的大铁勺,在传说中永远是“背黑锅,戴绿帽,看着别人去**”的炊事兵们抖着一脸的白花肉,敲了敲面前放着的行军大锅,中气十足的嚷嚷着:“弟兄们,晚上大家伙要去找小鬼子玩命,司务长特意吩咐下来,今天这一顿给大家伙加餐!三菜一汤,两素一荤,还有香喷喷的大骨头汤喝!”说完就验货似得掀开了锅盖一角。油脂爆炒后的香味顺着缝隙在空气中氤氲,一些靠前的家伙已经在猜测今天是红烧肉还是炒肉丝了。

    “王胖子,赶紧的,大家饿了半天就等着这一顿呢!你再墨迹,小心大家把你也给吃咯!”眼见着现场气氛不错,队列里的一名上尉也放开嗓门催促道。都是一块从蒙阴县出来的弟兄,一个师里的谁不认识谁啊,开起玩笑了自然是百无禁忌。

    “哈哈哈,就怕你们吃不下!得嘞,走起!”被调侃的那位也不介意,大笑着宣布开饭。百十来口装满了饭菜的行军大锅在空地上一字排开,胖胖的炊事兵们在围裙上擦擦手,一勺一勺的填满每一个饭盒。等到一群下来,行军锅里的饭菜差不多见了底,趁着上菜的功夫那些打完饭菜的官兵们在空地上席地而坐,一通狼吞虎咽。

    “土豆炖肉、酸辣白菜、青椒土豆丝,还有一大碗青菜骨头汤,叼你老母,这待遇没挑的了!”就餐的人群中,一名挂着少尉军衔的方脸军官操着一口粤语腔调,喃喃自语道。

    不怕货比货,就怕不识货,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以前在北伐军里的时候,就是一个连长(当时没有授衔),亲身经历过两次北伐战争。是跟着光头的嫡系部队,一路从广东打到了济南城下,靠着军功和浅薄的文化才爬到了连长的位置。日军在济南发难的时候,他也跟着大部队一起被困在了济南城内,数万北伐军被人数不足一万的日军压着打。他所在的这个连也在日军的山炮轰击下死伤惨重,最后连他在内就活下来二十多口轻重伤员。被宪兵救回来的时候,剩下的这二十多口人就没一个囫囵的,趴在瓦砾堆里的轻伤员咬着牙给打空了子弹的步枪安上刺刀,等鬼子进攻的时候拉上一个垫背的。一个百十来人的步兵连几乎打了个干净,但愣是没有一个投降的!成立轻装步兵师的时候,这位广东籍的前北伐军军官二话不说就报了名,跟着以前的老上司苏宗辙打鬼子,给死在济南的袍泽和父老们报仇雪恨!

    好歹也算是经历过两次北伐的老兵,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内幕消息。在广州那会,一没钱二没枪的炮党暂时寄居在粤系军阀的地盘上仰人鼻息,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艰难。由于没有自己的兵工厂,就算是重中之重的黄埔军校,也没法做到统一步枪型号。就连最常见的汉阳造和老套筒都是稀罕的宝贝,前清时期进口的九响毛瑟(1874/1884)和单打一更是大行其道。甚至就连当地的粤系军阀都公开嘲笑军校,是百十杆破吹火筒子。

    黄埔军校创办的早期,炮党控制下的广东gm政府地处广州一隅,在外部环境上十分的不妙。陈炯明残部盘踞惠州,邓本殷军阀霸占着南路。就连广州本省,炮党体系内的滇桂军阀处处掣肘。表面上一团和气,私下里各自暴敛、截留税款已经成了寻常事。财政困难又经费没有来源,军校的建设和日常运作总是捉襟见肘,学生一日三餐的伙食都不能保障。被后世誉为黄埔慈母的廖仲恺,为了筹集经费几乎把头发都熬白了。为了凑齐买米的钱,大半夜的跑去滇系军阀杨希闵的家里,等这位军阀过足了烟瘾后,才腆着脸候在**床前可怜兮兮的抠出几千大洋来。就算是这样,军校里的三餐也是难以为继,哪敢奢求什么荤素搭配啊,能把糙米饭吃饱了就算是福气了!饿肚子就然成了军校师生的日常功课,就连天之骄子的黄埔军校都过的如此,可以想见基层官兵的待遇。

    光头在济南城下的所作所为让人齿冷,当初跟着老上司苏宗辙一起投了新东家的时候,见识过两个步兵师的精良装备后,也做好了忍气吞声、被排挤的准备。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再说以前在北伐军的时候也是这样!除了对自己的门生,光头对于他们这些不和自己一个路数的小人物,向来是冷眼旁观。巴不得你早一点滚蛋,好吧位置和编制留给自己嫡系的黄埔生。但是一个星期以来,亲身体会的一切却惊的他目瞪口呆!

    按照司令部下发的伙食待遇,包括两个新组建的轻步兵师在内,全体官兵一视同仁。每人每天供给大米1250克(两斤半)、各类蔬菜600克、肉类/脂肪250克、动植物油50克、盐30克、糖类20克。这样的标准放在1928年来说,比起欧洲各国的陆军可能是远远不如,但是比起国内的各路枭雄已经算是天堂般的待遇!根据后勤部的测评估算,一个普通的鲁军士兵就算不作战,仅仅是日常的正常驻扎和训练就要至少耗费3000大卡的热量。而在战争中,在不同的情况下人体每天都需要消耗4000~7000大卡的热量。如果主食和副食消耗低于每天1.5公斤的标准,那么士兵的身体就会在高强度的作战中被拖垮。就算是千里马,食不饱还美不外现,更加何况是万物之灵的人类!最最难的是上下一致,无论军官还大兵都吃着一样的伙食,就算是站在金字塔顶的将军们,也最多是多一些分量罢了。

    在战争年月,一个好的司务长有时候比一名指挥员更加重要。在有限的条件下,负责上万名官兵吃饭问题的司务长,对于这些加入的蛋子们格外的关照。考虑到这些士兵大部分来自南方,吃不惯北方的四面馒头和大米渣子粥,特地安排了大米饭和小米粥。一个星期下来吃的这些新人们各个满脸红润,不说纳头就拜吧,起码对于这支队伍也有了最基本的认同感。

    “这些都是给我们的?”趁着吃饭的功夫,准备晚上亲自带队冲锋的苏宗辙,对着找上门的军需官好奇的问道。

    “是的,长官!莫(莫德尔)将军亲自开出的军需供应单,9毫米冲锋手枪800支、德制木柄手雷(m24)200箱(3200枚)、20发弹夹3200只、9x19毫米手枪弹6.4万发!”一口气念完供应单上的数据,军需官毕恭毕敬的请苏宗辙签字,转头命令押车的士兵打开弹药箱。

    “好东西啊,20响的盒子炮加装一个木质枪托,火力比起花机关子都差不上多少,重量还更轻便!回头代我谢过上峰,有心了!这一仗是我苏企六的纳投名状,请上峰放心!”把玩着一支枪油都没擦去的毛瑟二十响手枪,这些日子以来被震撼到麻木的苏宗辙对于新东家的财大气粗早就有了深刻认识。区区800多支冲锋手枪还不足以让他失态,但是莫德尔言出必行的作风和设身处地的考虑,让人感到心暖。对着押车的军需官拱拱手,拍着胸口保证道。

    “是的长官,一定转达!”军需官也是一个妙人,知情知趣的敬了一礼,转身就夹着签好字的收据上了车。

    就在济南守军一团和气的轮番吃饭、备战的时候,从商埠阵地前败退下来的日军则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中。为了赶时间本来就是轻装简行,就连作战必须的弹药都没携带多少,就指望着回济南补充来着。除了炮兵在进攻的时候打光了弹药,剩下的弹药和辎重大部分都在炮击中丢了个干净。算上发到士兵手里的弹药,算下来每名士兵只能分配到20多发子弹,仅有的几挺轻机枪和掷弹筒更是凄惨。至于粮食和药品,想都不要想了,一群饿红眼的鬼子兵在初夏的荒野上到处翻腾,寻找可以果腹的野菜。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一些在战斗中侥幸捡回一条命的鬼子兵,在伤痛的折磨下不堪忍受的选择了自尽。看着一具具被抬去掩埋的尸骸,剩下的日军也忍不住兔死狐悲的悲伤起来。没有了之前的狂妄和残暴,这群被打疼了的人形畜生在荒野上济南的似乎搜刮,寻找一切可以吃的植物和动物。临时营地内升起了一摊摊篝火,一小把木乃伊一样的柴鱼(见注释1)在全体日军的注视下,被下到了锅里。搜集回来的野菜混合着野草一股脑的扔到锅里,没有酱油这种奢侈品,一顿不算正宗的柴鱼汤在篝火中慢慢成型。

    “长官,进攻部队集结完毕,已经到达指定位置。苏将军亲自带队冲锋,炮兵请示是否开始炮火准备?”都死人堆里百战余生的杀才,参谋部里的一众大神们能让鬼子安稳吃上最后一餐晚饭,那才是怪事。就在日军趁着太阳下山开始生火做饭的时候,堑壕里挤满了整装待发的士兵。炮兵阵地直接将电话挂到了莫德尔的指挥部,请示是否开始。

    “开始吧,对面的日本人已经是强弩之末,100毫米以上的重炮就别搀和了。团属的75毫米榴弹炮和步兵手里的迫击炮足够用了,炮火延伸后立即开始冲锋!”顺手将代表十一联队的标签撤下,莫德尔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劳资不是财大气粗的美帝,打仗也是要讲究成本的!死剩下的千把号日军残兵,动用100毫米i以上的重炮去送葬,打胜了也是一个亏本的买卖!

    “咻~~~咻——呜~~~呜~”

    “炮击!”第一轮炮弹呼啸着破空而来,饿死鬼一样守在饭锅前的日军再也不用军曹们催促,第一时间四散奔逃着寻找隐蔽所。

    “轰~~~轰~”没留给日军准备的时间,一连串的爆炸声就在营地内接连响起。营一级别的82毫米迫击炮、团属的75毫米榴弹炮以及临时加强来的mh-38式120毫米迫击炮,一轮密集的弹雨在瞬息间将日军简陋的营地整个筛了一遍。人体残肢、枪械碎片以及燃烧着的木条混合在大量泥沙中被炸起到半空,处于炮击中心的日军顾不上可惜还没到嘴的柴鱼汤,拼命的护着脑袋蜷缩在地上,努力让自己活过炮击。

    “冲!”炮火开始延伸,望着不远处火光四起的日军营地,战壕里的苏宗辙只觉得血气上涌,心头洋溢着说不出的痛快。憋了好几天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得到释放,正了正肩上的套筒式肩章,平端着一支mp-28冲锋枪率先冲出了战壕。担负保卫工作的警卫们紧随其后,不断的试图将长官护在身后。

    呼啦一声,挤在战壕里的两个轻步兵团嚎叫着开始了冲锋。夕阳的余晖下,所有的步枪上都上着明晃晃的刺刀,钢盔下的阴影下是一张张坚毅的脸庞。6000多名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排山倒海一般涌出了阵地,紧紧跟着冲锋在前的苏宗辙,踩着炮弹落下的炸点一鼓作气的冲到了日军眼前。。。。。。。

    注释1:柴鱼干,鲣鱼干。鱼类木乃伊,吃的时候需要磨成粉,和酱油一起煮就是柴鱼汤。具体图片可以自己百度,便便一样的一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