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四十一章 海空大战1
    “阁下,陆航部队的希特霍芬上校刚刚打来电话,陆航方面四个飞行中队全部集结、挂弹完毕,随时等候您的命令。”年轻的小副官将电话的听筒搁在一边,从对话中摘取主要内容,小心翼翼的报告道。

    “打电话给侍从室,备车去济南机场!”一口气赌上了陆军航空兵的家底,所有的种子飞行员都被派出去轰炸日本海军的护航船队,总参谋部和秦漠本人承担的压力堪比资源耗尽时的一次大建。虽然这一时期的日本海军同样缺乏性能优异的舰载高炮和对空侦测手段,但是联想到低空投弹时险象环生的全过程,就由不得秦漠不重视。趁着小副官给侍从室打电话的时候,秦漠自己从衣架上取下大檐帽,在警卫的簇拥下率先走了出去。

    开战以来亲自坐镇参谋部的曼施坦因也行色匆匆的跟了出来,没让这两位高级将领就等,一辆由福特aa型汽车改装的防弹轿车在警卫车辆的护送下吱呀一声停在胶济铁路饭店的大门前。在宪兵们的层层护卫下,两人匆匆挤进一辆轿车里,在警卫车辆的护卫下朝着竣工不久的机场开去。

    “敬礼!”日寇压境的阴影下,战火荼毒后的济南直接变成了一座大兵营。靠一路过去,沿途所有的路口都有岗哨卡和士兵驻守,等着中腰军靴的士兵蹲在沙袋后面,透过机枪的准星警惕的注视着哨所的防区。在靠近城北山区的地段,一水自动武器的士兵用明哨、暗哨、流动哨,将整个飞行基地都纳入到警戒范围内。机场两侧隐蔽在山头上的防空阵地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卸去了伪装网的高射炮高昂着黑洞洞的炮口严阵以待。尽职尽责的核对完证件后,在哨兵的持枪礼中车队一直开到了机场的塔台前。

    “将军阁下们,早上好~”抓紧时间最后巡视了一圈,街道哨兵通报的希特霍芬穿着被露水打湿的皮鞋亲自赶到塔台迎接。

    “早上好,上校。气象部门的有什么新消息吗,出击定在什么时候?”匆匆的回了一个军礼,手肘悄悄的捅了老友一下,不放心的开口问道。

    “阁下,根据气象部门提供的最新预报,今天青岛近海的海况良好、能见度良好,天气简直好到没朋友!另外,根据情报部门的通报,根据电讯室的最终舰艇,日本海军的护航船队在昨天夜间时分和本土进行了最后的通讯联系。我们对于日本海军的电报密码还不能完全破译,但是根据无线电侧向的结果,日军方面将在今天晚些时候抵达青岛近海。机群全部挂弹完毕,六点整我们准时出发!”引着两位顶头上司走进塔台,希特霍芬指着墙上的航行图比划着介绍道。

    “至少目前来看一切顺利,我们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要看飞行员的了,干吧!”事到临头需放胆,要想成就大事业,不冒点风险那是不可能的。秦漠咬咬牙,哼哼着嘀咕道。

    “油罐车驶离跑道,各就各位,检查发动机和起落架,准备地面开机!”六点整,挤得海海满满的机场上,再一次忙碌起来。地勤们忙着起飞前的准备工作,进行完例行的任务介绍后,穿戴整齐的飞行员带着自己的装具和地图囊跟着各自的领队朝着座机冲去。由于航空鱼雷对于投掷高度和入水的角度有特殊的要求,从舰用g7e型改进而来的533毫米航空鱼雷因为使用条件闲置、造价高昂,三大队的14架sb-2轰炸机中只有三架(一个小队)挂载了鱼雷。除了这三架外,剩下的sb-2轰炸机都挂载了攻舰用的1吨级穿甲弹,配备mk108型延迟爆炸引信,专门针对船队中的大型运输船。作为空袭主力的14架ju-87俯冲轰炸机,除了在弹舱内挂载一枚500公斤级航空炸弹外,在机翼两侧的小型挂架上还各自挂载了一枚50公斤级的小型航弹。算上执行火力压制的两个战斗机中队,整个攻击机群的载弹量超过了20吨,除此以外还包括三枚威力巨大的航空鱼雷!

    “砰~~~砰——嗡~~~嗡~”机械师们各自给座舱里的飞行员们留下祝福,随后关上了座舱的舱盖。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率先开始滑跑的巴克霍恩少校第一个将飞机拉起。这架满载着油料和弹药的菲亚特cr-42(bis型)带着僚机在机场上空盘旋着警戒,等候友机的加入。大马力发动机的轰鸣声在空旷的机场上回荡,整座机场在嗡嗡作响中几乎变成了蜂巢。等到所有的飞机全部安全升空后,两个战斗机中队以四机小队为基础,上下高度错开着摆出了一个标准的狩猎队形,将满载着油料和炸弹的轰炸机护卫起来。机群在空中完成编组后,一头朝着青岛方向飞机。从济南到青岛只有300公里左右的路程,飞机的作战半径绝对够用,可以留下充沛的时间用于对舰作战。

    “古鹰级重巡洋舰——古鹰、加古号,双桅双烟囱、六座单管203毫米主炮。。。。”终于干回了老本行,坐着熟悉的机舱内,汉化版的鲁德尔默默地将情报部提供的资料照片用双面胶固定在仪表旁边。对着这两艘日本海军最新的条约型重巡洋舰碎碎念,吃菜要吃白菜心,好歹也是平行时空中一个人炸掉一个毛子装甲集团军的猛人,在任务介绍的时候就盯上了这两艘吨位最大的重巡洋舰。

    “呼叫、呼叫,这里是领航机,我们已经抵达青岛港上空。按照情报部门的推测,日本海军的护航船队应该会在我们的西南方向,请各机注意搜索。”两条重巡洋舰的舰长有没有狂打喷嚏暂且不知,就在鲁德尔碎碎念的时候,无线电里响起了领航机的声音。默默地透过机翼下的云层,看了一下晨曦中日军占据下的青岛,整个机群稍稍散开,在目视搜索的前提下努力的扩大搜索半径。

    自从1903年飞机登上历史舞台的那一刻起,这种让战争由平面进化到立体的飞行载具,就备受世界关注。如何让飞机发挥机动优势,对地方展开攻击成为20世纪初叶各国陆海军精英们潜心研究的问题。在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摸索期后,在侦查、轰炸和反潜等方面初步崭露头角的飞机迅速成为各方争先角逐的对象。相比较作战方式相对单一的陆军而言,飞机在海军中的主要作用除了侦查就是攻击敌方舰艇,所能选择的武器无外乎炸弹和鱼雷。在配备炸弹的情况下最初采用水平轰炸的方式,在数公里的高度上进行投掷,虽然可以有效避免敌方舰艇上各种防空火力,但是命中率实在感人。后来出现了以俯冲姿态低空投弹的俯冲式轰炸,但这种轰炸机能够携带的炸弹数量较少、炸弹在低空投掷时的穿透力也略显不足。再加上轰炸只能攻击舰船暴露在睡眠以上的建筑,因此长期以来日本海军始终认为鱼雷攻击才是最有效的航空打击方式。于是自从1912年首度为海军引进飞机后,急速上升中的日本海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极力追求一机多用的同时,对于舰载(路基)鱼雷攻击机痴迷到了癫狂的地步。这一次针对华北地区的干涉作战,日本海军也算是下足了本钱,铁了心的要和陆军马粪抢枪风头。

    海军首级条约型重巡洋舰古鹰级、两艘天龙级轻巡洋舰,再加上整个第十三驱逐舰中队,共计出动八艘水面舰艇总吨位超过两万吨。从英国英国格洛辉引进设计,中岛公司在1927年才刚刚完成仿制的三式战斗机,最为当下日本海军最新式的战斗机,提前获得了海军的订单。从中岛公司生产线上拉回来的24架三式战斗机甚至连最后的试飞都没来得及,连同抽调来的十三式攻击机一起被打包塞进了船舱里。临时拼凑出一支航空队跟随舰队一起出征青岛,准备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一显身手!

    接连打赢甲午和对马两场大海战后,虽然背负着华盛顿海军跳跃的禁锢,但是骄狂到骨子里的联合舰队已经将战略重心放到了太平洋上。直接以美英等欧洲强国为假想敌,此消彼长之下对于身旁这个曾经的对手只能用鄙夷和不屑来形容。自从民国五年老袁一命呜呼后,北洋政府分崩离析,再加上搅屎棍一样的gm党,整个支那四分五裂。前清时期留下来的巡洋、长江和练习三支舰队更是成了各方军阀的打手好食客,在背叛和奔波中慢慢的耗尽舰身寿命。海防早就成了空谈,日本海军上下对于这一次的干涉作战都抱着一众郊游的态度,从将军到士兵压根就没当成一回事。这支规模不小的舰队有恃无恐的还黄海海域横冲直撞,除了舰桥里的值班军官,就连了望哨上的哨兵都在偷偷的开着小差。再有半天的航程就能抵达青岛,谁也没有考虑过遭到攻击的可能。

    “前方,11点钟方向!”就在日军漫不经心的等着上岸“消遣”的时候,一架sb-2轰炸机上的领航员大叫一声。顺着这名领航员指出的方向,远远的只看见机群左前方11点钟方向,一大群黝黑的剪影在蔚蓝色的海面上推开滚滚波浪,以大约10节的航速朝着青岛驶去。

    “检查保险瞄准,伙计们正主到了!”摇晃了一下机翼示意,领航的巴克霍恩在无线电里提醒了一声,随即在僚机的簇拥下开始爬升,准备切入到投弹航线。

    “这。。。。桥豆麻袋,敌袭!”古鹰号的瞭望塔上,一名昏昏欲睡的日军水兵等着极速俯冲而下的菲亚特,不敢置信的大声嚷嚷着。毫无防备中,他的尖叫声成了整支舰队最早的警报。

    “敌袭!敌袭!敌袭。。。。”

    “铛铛~~~~铛铛~”日军的反应也很快,就在警报响起的时候,舰上的水兵这才如梦初醒。穿着白色航行服的水兵在军曹的喝骂下当即炸了窝,发疯一样的从各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在舱门和舷梯间到处乱窜奔向自己的战位。作为日本海军首级条约型重巡洋舰,古鹰级在建成的时候装备有四门三年式8厘米高射炮(见注释1)。这点防空火力对于一艘8000吨级的重巡洋舰够不够用暂且不提,在袭击开始的时候这些至关重要的高射炮都被防潮帆布捆绑的严严实实。32架菲亚特以四机编队为单位俯冲扫射,当第一波机群冲到眼前的时候,舰上的枪炮官吓得小脸惨白,高速运动中的军曹和水兵一颗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隐蔽!”

    “咚~~~咚——铛~~~铛~”舱面上奔跑着的人流中,一名军曹大喊一声就地翻滚着试图避开扫射的敌机。不等其他的水兵反应过来,四挺12.7毫米航空机枪狰狞的冲着舱面一通横扫。大拇指粗的弹丸打在舱面上铛铛作响、火星四溅,暴露在藏面上的日军顿时被打的皮开肉绽,碎肉和残肢混合着内脏和头颅在甲板上空不停地飞舞。耳边除了子弹的呼啸声就剩下人体被分尸时的噗噗闷响。在完成扫射后拉起的瞬间,两枚50公斤级航弹也被顺势砸向了这艘8000吨级重巡洋舰。身后的三架菲亚特也依葫芦画瓢,在长机完成攻击拉起后,迅速的切入投弹航线。密集的弹雨沿着顺时针方向从前往后,将整艘巡洋舰用弹雨横扫了一遍。蚂蚁多了咬死大象,50公斤级航弹和12.7毫米机枪弹虽然不能击沉这艘8000吨级重巡,但是对于这些暴露在舱面上的日军水兵来说,则无异于炼狱。不等这些炮手冲到战位上,就已经死伤惨重。少数踩着同伴尸体冲到防空炮位上的水兵,更是得到了重点关注。在多个机群连续不断的扫射下和攻击下,整个舱面简直惨不忍睹。士兵的手脚被飞溅的弹片切断,散落到甲板上;强烈的冲击波(对于人体来说)将人体抛向坚硬的舱壁,有的眼珠都被震出了眼眶;脑袋被割掉、肚皮被横飞的弹片豁开,血水混合着内脏和残肢流淌的满地都是,场景简直是惨不忍睹。

    作为日军护航舰队中体积最大的两艘,这两艘古鹰级重巡洋舰在火力压制阶段中受到了战斗机的格外青睐。虽然水线以下的舰体结构完好无所,各部门依旧在有序工作,但是在交火的第一时间里甲板上作业的水兵就死伤惨重。几处高射炮战位更是被直接炸毁,这些低空俯冲扫射的战斗机让日军吃足了苦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