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四十二章 海空大战2
    “射击!射击!”艰难的试图在满是血水的舱面上站稳,一名日军军曹死死盯着即将俯冲的菲亚特,一张大饼脸跟筛糠一样抽搐个没完。血水混合着内脏和碎肉随着一次次规避动作,在舱面上肆意的流淌。萝卜一样又矮又胖的日军水兵艰难的从血水里挣扎着爬起来,踩着同伴的遗体匆忙接过这挺沾满血肉的刘易斯轻机枪,在狭窄的战位上艰难的操纵机枪对准了即将俯冲的菲亚特。

    “嗒~~~嗒~”飞机在实战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在总体战背景下,面对越来越现实的空中威胁,改装平射机枪进行对空射击就成了各参战国的首选。在参战各国相继拿出本国的高射枪架方案后,不甘落后的日本陆/海军也提出了本国机枪高射枪架研制计划。一战结束后战后鬼子国防预算大幅削减,再加上随后到经济危机,逼得军部不得不节省每一分钱。就算是财大气粗的海军也没能力外,就在陆军马粪们将木质三脚架作为半制式对空枪架的同时,一向心高气傲的日本海军趁着战后各国削减军备的契机,低价从英国引进了一批刘易斯机枪。作为高射机枪布置到海军的各型舰艇上,跟着机枪一起引进的还有一批配套的瞄准环。在使用时,目标航速须低于200km/小时,在最大飞行速度达到450千米/小时的菲亚特面前就是个渣渣。瞄准环不顶用,操纵着机枪的日军水兵只能根据自己的肉眼来追踪敌机,射击效果可想而知。

    “嗡——咚~~~咚~”一口气打光一个47发弹盘,7.7毫米机枪弹在空中拖着一道白光跑没影后,毫发无伤的战斗机冲到了跟前。四挺12.7毫米航空机枪加上机首的那门20毫米机关炮,在告诉掠过这艘驱逐舰左舷的同时疯狂的开火。原本就满是弹痕的舱面建筑又是一阵狂风暴雨,正在操作机枪的两名日军水兵在几枚12.7毫米高爆弹击中当场被打得四分五裂,一支断臂直接挂在了机枪上。一旁指挥射击的军曹也被一发流弹划开肚皮,内脏哗啦一声全都流了出来,这名军曹哀嚎着试图托住自己的内脏。

    “呜——轰!”就在高射机枪战位上一片血泊的时候,连续进行了四轮俯冲攻击后,急于形成突破的战斗机开始准备俯冲投弹。两枚50公斤级航空炸弹,在战斗机俯冲拉起的瞬间脱离了挂架,一前一后的顺着惯性砸在了这艘1917年设计定型的枞级驱逐舰(见注释1)的舰体附近。就装药量来说,50公斤级的航空炸弹相当于几枚150毫米级别的重炮炮弹,两枚近矢弹爆炸后在海面上掀起两多不小的水花,海水飞溅起几米高,这艘千吨级的驱逐舰在冲击波中震荡。ht钢材质的舰体几乎不具备什么装甲防护,距离炸点附近的舰体在冲击波的作用下发生变形和破裂,海水在水压的作用下飞速的挤入舱室。驱逐舰上的损管队员忙成了一团,顶着管涌的海水不断的试图用手头的堵漏塞封住缺口。

    “呜——轰!”这场海空大战事发突然,作为攻击一方的陆航部队赌上了全部的家底,这些种子飞行员们在各自中队长的带领下打的格外顽强。这艘枞级驱逐舰在规避完两枚50公斤级航弹后好运也被透支的差不多了,在双机编队第二轮攻击中被一枚50公斤级航空炸弹咬中,炸弹落在了1号和2号烟囱间的一段舰体,在引爆了两具533毫米后巨大的爆炸直接将这艘千吨级驱逐舰炸成两截!滚滚浓烟中,近90米长的舰体在钢板解体时的咯吱声中迅速下沉,中后部的两座烟囱连带着一段舰体直接被炸飞。爆炸发生的又急又猛,这艘原本就自顾不暇的驱逐舰迅速在爆炸中变成两团燃烧着的火堆,在刺耳的噪声中沉入海底。海面上除了大片的重油污迹和残骸外,看不到任何的幸存者的痕迹。

    “到我们了,准备好,小伙子们!”日本海军第十三驱逐舰中队共计下辖四艘枞级驱逐舰,刚刚被炸沉的那艘就是其中的若竹号。这艘原本被配置在船队侧翼的驱逐舰被炸沉后,整个护航编队的左翼直接暴露出来。在空中隐蔽待机的鲁德尔迅速抓住机会,带着四中队的十四架ju-87以近乎90度的仰角迎着阳光急速俯冲而下。机首的发声汽笛在极速俯冲中发出嘶嘶的尖啸声,扰的下方混战中的日军一阵心烦意乱,本能的产生一种“敌人要放大招”的不祥预感。

    负责护航的日本海军已经被战斗机们缠住了手脚,在连续的火力压制中死伤惨重,仅有的一些高射炮也大多数哑了火。趁着日军舰艇自顾不暇的时候,重操旧业的鲁德尔越过敞开的防线直接盯上了编队中满载着陆军和弹药的运输船。而这其中吨位最大的旭阳丸号货轮,也成了鲁德尔首选的目标。亲自带着一个三机编队在僚机的策应下极速俯冲,机腹挂架上的500公斤级航弹(前文有误,斯图卡没有内置弹仓,都是挂架。)也在高速俯冲中蠢蠢欲动。

    “敌袭!”眼睁睁的看着护航的驱逐舰被炸沉没,这些被位于编队中央的运输船队立马慌了阵脚。旭阳丸号的甲板上,一名惊慌失措的日军士兵疯狂的捂着耳朵疯狂的大叫着。这艘万吨级的客货两用轮船原先是奔波在东南亚的国际航线上,由于吨位大、舱室设施完善第一时间被继续运兵船的海军征用了。作为一艘不具备任何武装的货轮,面对这些几乎垂直着俯冲而来的告死鸟,除了陆军手里的轻武器外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制措施。

    “右满舵,规避!”到底是常年炮海外航线的老水手,已经两鬓斑白的船长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大吼一声就要亲自去抢方向舵,试图将整艘船带离户口。

    “呜~~~呜————轰~~~轰!”

    “四枚直接命中,一枚近矢弹,干得漂亮,我们击沉它啦!”紧盯着座舱右侧的自动瞄准装置,根据仪表上的角度和高度参数确认投弹的时机。领队的鲁德尔率先按下了投弹按钮,五枚500公斤级的航空炸弹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脱离挂架,在空中滑翔着极速落下。卸下了载重后的斯图卡在急速爬升中猛地一晃,后座上的机枪手对着客串了一把观察员,对着身后正在爆炸倾覆的旭阳丸货轮,兴奋的嚷嚷道。

    “不错的开局,检查各自的座机,目标日军运输船,倾斜完全部弹药我们就回家!”满意的撇了撇后视镜中爆炸翻沉的运输船,想起机翼上还挂载着两枚50公斤级航弹的鲁德尔不准就此收手。

    “明白!”x14

    “射击!”前沿目睹了旭阳丸的命运后,顾不上兔死狐悲,编队中剩下的运输船队眼见着海军都自顾不暇,纷纷动起了自谋生路的念头。在各自船长的指挥下尝试着在空袭中,解散编队。原本应该在剧本以外的鬼子陆军突然横插一杠子,这些穿着狗屎黄的萝卜头癫狂的冲出了船舱,在飞蝗一样横飞的弹雨中用手里的步枪和轻机枪对着空中开火。先不说6.5x50毫米友坂式步枪弹杀伤力小、穿透力不足,光是高速运动中的飞机就足以让这些鬼子兵的幻想破灭。刚刚完成投弹的斯图卡也毫不示弱,舍不得浪费宝贵的航空炸弹,机上的两挺前向12.7毫米航空机枪对着这些作死的鬼子就是一通长点射。空荡荡的甲板上直接成了修罗地狱,被打的千疮百孔的尸体扭曲的叠在一起。

    整个船队中最倒霉还要属1500吨级的货轮三川丸,这艘去年才刚下水的近海货轮也被海军抓了壮丁。运载着大量的燃烧、弹药和第六师团辎重兵一部随着大部队一起开往青岛。原本就是薄皮大馅,塞了一船肚子的易燃易爆物品,在鬼子陆军开始用步枪打飞机后(还真以为自己是三胖他爷爷。。。),也遭了池鱼之灾。在斯图卡们随后的扫射中,被高爆弹引爆了舱面上堆放着的部分汽油桶,随后引起了一连串的二次反应,这艘不大的近海货轮在几分钟内就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球。

    “嗡~~~”仗打到这个时候,日军的注意力和防空炮火全都被中高空的斯图卡和菲亚特牢牢牵制后,一直没有露面的第三中队开始进入战场。14架双发sb-2轰炸机几乎紧贴着海平面飞行,飞行员们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高度,高速切入战场。坐在玻璃机首的领航员也按撇开了瞄准具,通过玻璃机首上的参照点,盯上了剩下的猎物。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机腹下方的投弹舱舱门被打开,露出了里面黑粗的航弹或鱼雷。在抵近到合适的距离后,满头大汗的领航员迅速的按下投弹按钮。威力大到可以干掉bb(战列舰)的大家伙们嗖的一声脱离了挂架,正在低空俯冲的轰炸机在投弹后也跟着猛地一台,晃荡着开始爬升。在机群下方的海面上,十来个小黑点打水漂一样朝着日军舰船的水线位置冲去。在这幅让日军惊愕到死的画面中,三道明显的白色航迹在蔚蓝色的海面上清晰可辨,三枚g7e型电动鱼雷也总算没有辜负汉斯工艺精湛的名声,顺利入水后嗖嗖的顺着设定好的航向冲向了日军编队。

    “马鹿!”古鹰号上的中佐舰长,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被不间断的空袭搞的头痛欲裂。作为日本海军两艘新锐的条约型重巡,古鹰和加古号风光不再,两舰上原先装备的三年式8厘米高射炮(见注释2)全部在战斗中被炸毁/损坏,舱面上的炮手和舰员们死伤惨重,作为旗舰的古鹰号更是被重点照顾,在之前的战斗中挨了三枚50公斤级航弹。舰尾的水上飞机和弹射器被彻底炸掉,6号主炮连同舰尾的部分甲板被炸损坏。这点小伤对于一艘8000吨级的重巡洋舰来说虽然够不上致命,但是突如其来的打击还是让整艘巡洋舰应接不暇。海军才没有理由为了陆军的马粪去流血牺牲、浪费宝贵的舰艇和油料,没等这位发生动摇的舰长做出最后决定,海面上海豚一样打着水漂的航空炸弹就跳跃着逼到了眼前。。。。。。

    注释1:枞级驱逐舰,日本脱离英式设计风格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型驱逐舰,1917年设计定型。标准排水量850吨,龟形舰首双桅双烟囱舰形,全长83.8m、水线宽7.9m、吃水2.4m、单级减速齿轮汽轮机、功率21500马力、航速36节。续航力14节/3000海里。装备3门三年式120毫米/45倍单管舰炮、两座双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

    注释2;三年式8厘米高射炮,实际口径76.2毫米,炮身长(40倍口径),1916年服役。

    初速670m/秒

    最大射程10800m

    最大射高6800m

    发射速度13发/分

    俯仰角-5度~+75度

    俯仰速度7度/秒

    旋回速度11度/秒

    火炮重量约2.6吨

    弹药包重量9.43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