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四十四章 各方计较
    “看报了,看报了,有民族英雄秦大帅的前尘往事!”

    “看报了,看报了,日本海军特遣舰队在黄海海域全军覆没!”

    “看报,看报,日寇两个师团再度增兵华北!”

    “。。。。。。”

    初夏的燥热中,瘦的跟火柴棒一样的报童卖力的吆喝着号外,在熙攘的人流中往来穿梭。车水马龙中,临街的墙壁上,新上市的胜利牌卷烟赫然和老牌的哈德门一起并列张贴在显眼位置。包里的散发着油墨味的报纸已经所剩不多,眼见着今天收成不错,瘦小的报童越发的卖力吆喝,竭力的试图将剩下的报纸打发出去。一来二去的,叫卖声居然比雪弗莱的汽笛声还要响亮。

    任何事物发展均存在定数与变数,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其发展轨迹有规律可循,同时也存在不可测的“变数”,往往还会适得其反,一个微小的变化能影响事物的发展。历史在这里悄悄的拐了一个弯,由于秦漠的横插一杠子,1927年的夏天变得格外的精彩。

    先是某光头誓师北伐,南北战端再度开启,北伐军四路大军一路上势如破竹,盘踞在山东的奉系军阀张宗昌一派土地。炮党的《中央日报》上窜下跳的欢快,大肆吹嘘胜利的同时,也没忘记给光头的脸上贴金。恍惚间似乎南北统一在即,可还没等民众欢呼胜利,就传来了日军出兵济南的噩耗。作为光头嫡系的第一集团军在咄咄逼人的日军面前一退再退,主动让出济南不说,甚至连城里的数万子弟兵都当成弃子扔给了日本人。随后形势更是急转直下,济南的电报和电话线路被日军全部切断,城内的音讯全部断绝。而原先被《中央日报》日报夸上天的光头,也打着借道北伐的旗号绕开济南继续向平津一线推进,最终被日军阻击在肥城,进退不得。而日剧内含然出兵济南、干涉他国内政的行径在惹得国内上下潮流涌动的同时,社会各界也对日本人一副鲸吞华北的嘴脸辗转不能成眠。也就在举国上下哀鸿遍野的同时,《纽约时报》的一则最新快讯如同一颗扔进死水潭里的巨石,一石激起千层浪。日寇悍然出兵干涉华夏内政之际,时局动荡中居然有人站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新夺回济南,一举断掉了日本干涉军的大后方!缴获日军囤积的作战物资同时,又硬生生的顶着顶住了日军随后的反扑,一整个联队的鬼子兵在济南城下走到了人生尽头!作为《纽约时报》驻华首席记者的哈姆雷特.阿班,用细腻的文笔将自己亲眼看到的一切通过新文首次传递给了外界。日军在济南城内的暴行,也第一次曝光了世人面前。

    这位出生在俄勒冈州的美国人在报界整整浸淫了21年,在此期间频频跳槽、最高职位甚至做到总编的中年人,在1926年的时候因为“厌倦了一成不变的日子”,便发奇想要到远东一闯天下。《纽约时报》驻华北记者做起,迅速升任中国首席记者。这位在平行时空中孤身乘坐军列深入济南、调查惨案真相的新闻记者,在独立师重新夺回济南后,在商埠阵地附近被警戒的宪兵抓获。对于这么一个亲赴第一线拼抢新闻、又曾经因为报道日军暴行而受到人身威胁的新闻记者,接到宪兵通报的蓝兰顿时眼前一亮。在被宪兵错当成间谍抓获之前,这位不要命的新闻记者已经荒郊破庙中栖身了好几天,浑身被臭虫咬的脱皮。被情报部门来出来后,先是好好的洗了一把澡,随后又拿回了自己的相机,在甩开腮帮子大吃一顿后,这位正义感十足的新闻记者总算是暂时忘记了之前和宪兵的不快,两边终于可以下坐下来谈一些私房话了。情报部的蓝兰亲自出马,在做出了不干涉新文公正性的保证下,这位新闻记者愉快的跳上了情报部的贼船。乘坐着专门调拨给他的vw82型桶车,在警卫和翻译的陪同下在济南城内到处乱窜,直接获取了第一手新闻资料。借着济南城被封锁的契机,借助军用电台做起了垄断生意。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在济南城内到处乱窜的嗨了一阵后,心情大为愉快的阿班也投桃报李的秦漠本人美言几句。按照情报部编辑出来的履历,秦漠在这位美国记者的笔下变成了一位一腔热血的归国华侨。祖上在清朝中叶的时候举家渡海前往荷属东印度群岛谋生,靠着祖祖辈辈的辛勤劳作也算是家底殷实。家道遭遇变故后含泪安葬了父母的遗骸,变卖了全部家产后带着一帮同样遭遇的青年回国“创业”。一面组建民团保一方平安,一面大举实业兴国,被前山东督军张宗昌赏识,被任命为独立师师长。在日军悍然出兵济南后,这位爱国的“海归商人”带着自己的部队挺身而出,在济南两次大败日军。反正话里话外的将这位穿越者,塑造成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的爱国壮士,在好好的搏了一把眼球的同时,也借着媒体的首捞足了资本。

    蒙阴的后方基地也顺势搀和进来,参照平行时空中的一二八事件,推出了一款名为胜利牌的新式卷烟。香烟贴心的分为高中低三档,最大限度的迎合不同阶级的烟民。烟盒采用上好软壳包装,正面印着篆体的烟名,背面印着济南城墙和严阵以待的士兵,在旁边还以飘逸的篆书加了一句旁白——人在城在,誓与济南共存亡!得益于系统低廉的生产价格,这款胜利牌卷烟就算是高档货色也比时下的哈德门要便宜几分。随着香烟一通公开的还有一个募捐账户,日军在济南造不少孽,近半座城市被分会,数万百姓流离失所,衣食住行都存在缺口。再加上日本陆海军大兵压境,招兵买马和支撑作战都需要大量的经费,希望可以获得社会各界的帮助。作为前北伐军高级将领的苏宗辙亲自现身说法,配合着这位洋记着做了一期专访。

    自前清道光以来,历经两次**战争、甲午和庚子年乱局,在对外战争上是打一场输一场。就算是辛亥元年以来,美英等国的军舰依旧在中国内湖和沿海肆意横行,西方军舰炮轰南京、撞沉民船的事情这才过去多久?国内军阀割据、战乱频频,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惨状每一个有心人都看在眼里,正是内忧外患中最黑暗的时候。之前被《中央日报》吹捧上天的光头在济南自打耳光,就连绕道北伐在日军的干涉下也成了笑话。国内群雄碌碌无为中,正好有一个人振臂一呼,带给这个时代一股耳目一新、扬眉吐气的新感觉。这个在民间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师长,随着纽约时报的独家新闻,很快在国内声名鹊起,沪上老牌的申报也随后转载,一时间这位让老百姓觉得腰杆子都硬上几分的小小师长,随着纸媒的宣传,在各地声名鹊起。

    南有上海滩,北有天津卫,在济南惨案发生之前,蒙阴出产的各种国产自行车、手表和其他轻工业产品在平津和上海等大都市都广受欢迎。尤其是距离山东不远的平津两地,这些生长在皇城根下的商人对于上层的权力变更向来是最为敏感和热心的。随着张宗昌的下野,山东的政权正处于正空状态,而可以预见的陷入内忧外患中的奉系也难以在关内酒持,这样一来平津、山东、河北、察哈尔(内蒙)甚至是河南的归属都将成为一个大大的问号。南边来的炮党已经在济南城下丢够了脸,再加上日本人从中作梗,所谓的二次北伐虎头蛇尾已经成了必然。最好的结果莫过于平安的撤回南方,至于这些空缺的省份,趁早别指望了!在此之前的商业往来中,那些从山东开来一串串驶来的福特卡车让本地的地头蛇们小小的震撼了一下,作为幕后老板的秦师长还真的是财大气粗!而那些随车而来的押运官兵,也让这些经验丰富的商人们眼前一亮。在日本海军折翼黄海的消息传来后,这些大惊失色的商人们也通过各自的渠道从内部证实了消息,这支从日本开来的海军舰队连同二十来艘运输船在青岛附近撞上了独立师布下了的水雷阵!随后从济南起飞的飞机又扫射轰炸了海面上的幸存者,一万多鬼子连同上万吨舰船一股脑的沉到了海底!

    有那么一瞬间,这些自诩眼界开阔、阅历丰富的商人们有一种被闪瞎了狗眼的感觉。姑且不论这个新近崛起的独立师,怎么在短时间内搞来水雷和飞机的,光是这一手斩草除根的狠辣劲就让这些商界老人们倒吸一口凉气。虽然鬼子死活不承认击沉他们军舰的是一群支那人的土包子,但是一万多还陆军和上万吨舰艇的损失摆在这里。第二批起航的运输船队也紧急绕开青岛,舍近求远的在天津大沽口登陆上岸,转乘火车前往济南。这一来二去的,虽然日军两个常设师团的威胁还摆在眼前,但是这些嗅觉一向灵敏的商人们已经忍不住活泛起心思来。打着爱国的旗号报效一点,私底下借个善缘什么的,成了几位商界泰斗的共识。巧事问路,十来万银元对于未来可能的发展前景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于是,在日军海陆转换着朝着济南进发的时候,来自国内各界和海外侨胞的捐款超过1400万银元,而胜利牌卷烟面世后更是销量大涨。

    “话说,水雷阵这样的借口是不是有些蹩脚?”曼施坦因摸着下巴,戳了戳桌上的新近出炉的报纸,不无担忧的问道。毕竟抛开别的不说,眼下山东几个主要的出海口似乎都不在己方控制下。旅顺被日本人占据,威海被英国人租界,就连近在咫尺的青岛也有不请自来的第二特遣舰队。掌握在国人手里的港口也就剩下了烟台。

    “总比没有的好,不管日本海军怎么想,总算一个合理的解释不是?不过话说回来,鬼子似乎把目光盯上了威海的英国人。”秦漠扬了扬手里的最新情报,幸灾乐祸的调侃道。

    “英国人吗?啊,那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有的时候弱小也是一种掩护,尤其是在那些自大的日本人眼里,有人顶缸的滋味不错!”凑上去看了几眼,心疼的几乎暴走的本子海军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居然打死也不相信连军阀都算不上的秦漠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航道上布设水雷阵。尤其是山东沿海的港口大部分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情况下,阴差阳错的把怀疑的目光盯上了租借威海的牛牛身上。一战结束后随着日本对太平洋海域的野心不断膨胀,原先的英日同盟也正式宣告破产,尤其是英国国力衰败的大背景下。鬼子思前想后,有这样的能力又有动机的,也就剩下了近在咫尺的英国人!要知道驻扎威海的英国海军,手里可是掌握着一支潜艇分队的!

    “狗咬狗一嘴毛,这些破事先放在一边,日本海军也被损失吓到了,第二批运输船队紧急开往天津大沽。第六和第三师团剩下的部队从天津登陆,然后乘坐火车赶往济南。空军方面的情况如何了?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不能让日本人的旅途这么顺利。”对于约翰牛和脚盆鸡之间的烂账,秦漠懒得搭理,看着四万多鬼子兵连同大量弹药和火炮在天津登陆上岸,秦漠本能的单算凑上去干一下!

    “啊,这个就要问希特霍恩上校了,听说情报部已经搞到了日军的列车时刻表?只要条件允许,我们可以在半路上就消灭一批!”计算了一下从济南到平津的直线距离,曼施坦因估算了一下作战半径,笑呵呵的点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