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四十九章 保卫战4
    “樱花啊,樱花啊,阳春三月晴空下,一望无际是樱花。如霞似云花烂漫,芳香飘荡美如画。快来呀,快来呀,一同去赏花。。。。。”悠扬的歌声隔着尸体横呈的战场顺着晚风远远的飘了过来,也不知道对面的日军发了什么癔症,好端端的一首日本民谣被鬼子唱的格外的悲伤和凄凉。现在已经是5月末,早就过了樱花盛开的季节,连续的恶战下来就算是凭借着坚固工事以逸待劳的守军都感到身心俱疲。天知道是什么细节触发鬼子独特的神经,居然在异国他乡的华北平原上缅怀起老家的樱花来。就在入夜之前,再度对济南发起猛烈冲击的日军,有一次在商埠阵地前含恨的铩羽而归。顶着不断砸在队伍里爆炸的**,在守军一路的枪弹护送中狼狈的撤退,又一次在铁丝网前留下了上百具尸体。鏖战多日的战场上一片狼藉,两军阵地间的空地上,负伤未死的日军孤零零的躺在尸堆里,低一声高一声的**着,情况好一些的还用日语大声嚷嚷着向远处的同伴寻求帮助。

    对于日军来说,这一次针对华北的军事行动形势变化的简直出人意料。先是轻装冒进的福田彦助在肥城一线和北伐军僵持不下,作为日均大后方的济南也在悄无声息中宣告易手,从日本国内运来的大量军火和弹药拜拜便宜了连军阀都算不上的秦漠。从那以后坏消息也就一个接着一个,试图重新夺回济南的十一联队全军覆没;联合舰队的一支包括两艘新锐条约型重巡在内的分舰队在黄海海域诡异的全军覆没,舰队护送下的近万名日本陆军以及大量的油料、弹药和辎重一起沉到了海底;侥幸躲过一劫的日军主力转道大沽口登陆后,至关重要的津浦铁路被全灭切断,剩下的日军在徒步赶往济南的途中遭到空袭损失惨重。。。。。。好不容易等日军挣扎着爬到济南,等待他们的确实守军精心构筑的防御工事。几天以来心里憋着一团伙的日军连续不断的对守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炮弹打了不少、进攻的兵力也越来越多,但是却始终难以撼动济南城下的防线。又是一场铩羽而归的进攻,丢下了一地的尸体狼狈撤退的日军听着伤员的**和哀嚎,忍不住围在火堆边感伤触怀。

    “妈蛋的,嚎什么丧呢,这都还没分出胜负呢!啧,咱们那位大帅还真的没说错,鬼子的‘物衰‘文化真是有够操蛋,食无正味曲无正掉,这哭丧一般的民谣算哪般(还没见过本子的国歌《君之代》,哀乐一样的国歌也是奇葩)?!”拍拍一身的硝烟和泥土,一向没个正形的王天纵冲着日军营地的方向笑骂着呸了一口。摘了钢盔,歪戴着一副上校肩章,就准备回到自己的指挥所里。在白天的战斗中,这位跑去火线指挥作战的上校团长,被一发6.5毫米步枪弹直接擦着肩章飞过去,差一点点就打断了脖子。身边的参谋和警卫们都吓得白了脸,这位爷倒是无所谓的样子,默默被子弹划烂的肩章,吹声口哨继续忙他的。

    “长官,后面的炊事兵兄弟已经第四次来问了,饭菜都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吗?”军中实行的《严阵条令》明文规定,在战场上各级官兵遇到军衔更高的官长可以免于敬礼。守在指挥所前的卫兵一个立正磕了一下脚上的皮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一推开地下指挥所的厚重木门,从本地招来的勤务兵立马跟看到了救星一样,屁颠屁颠的迎了上来。

    “人是铁饭是钢,天都擦黑了,赶紧的吧!再传令下去,要抽烟的麻溜的滚去吸烟区,小心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鬼子的枪法可不赖!”把望远镜、冲锋枪之类的零碎摘下来挂好,王天纵摆摆手回答道。还是个半大孩子的勤务兵一溜烟的撒欢去了,留下指挥所里忙成一团的参谋们。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一个好的司务长有的时候比政委还要管用。有秦漠这个穿越客横插一杠子,平行时空中的济南事件已经被篡改的面目全非了,来势汹汹的日军撞上了死战不退的秦漠,济南城下的战斗从一开始就空前的惨烈。前方的战事空前惨烈,每天从商埠阵地上抬下去的尸骸和轻重伤员数不胜数,在这血腥的阵地攻防战中,后方厨子的手艺迅速成了前线官兵津津乐道的话题。晚饭也是炊事兵早早的做好了装在保温桶里送上来的,豆芽菜一样瘦削的勤务兵穿着一身最小号的作训服,欢天喜地的领着两个铝制饭盒跑了回来。糖醋茄子、酸辣包菜、水煮肉片,两素一荤还有满满一匣子的白米饭,彩色虽然简单但是胜在色香味俱全,鸡蛋清滚过的肉片在红艳艳的辣椒点缀下,看上去就是那么的可口!考虑到天气渐渐变得炎热起来,每天中午和晚上的一顿饭,还会额外的提供一份绿豆汤。加了冰糖熬煮出来的的,绿豆酥烂、糖水晶莹双扣,冰过之后生津去暑的狠!

    等勤务兵献宝似得摆好了碗筷,王天纵大大咧咧的坐到了位置上,抱着饭盒大快朵颐。身边的参谋以及外面的卫兵们也都开始轮换着进餐。有兑换系统这么一个bug在,最近生意兴隆的秦漠在物资供应上着实省心省力。再加上后方军营农场的鼎力协助,就算收容了大批的战争难民,整编中的八个步兵师依旧可以享受到较高的伙食待遇。这边独立军每天三顿干饭,顿顿有肉的待遇随着秦漠身份地位的水涨船高也让各方势力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就连正在肥城一线和日军扯皮的光头也很好奇,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归国华侨”家产到底有多么的富裕?在北伐军上下1普遍吃不饱肚子的时候,居然可以让士兵顿顿有肉,还有余力接济周边的战争难民?!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的日子还是要正常过。一口气将饭菜吃了个精光,打着饱嗝的士兵惬意的灌下一万冰镇绿豆汤后,就跟着各自的班排长轮番清洗餐具。阵地上执勤的哨兵们也被换下吃饭,阵地上的工兵们背着一卷卷铁丝网、挎着工具包,在警戒哨的掩护下猴子一样麻利的爬出了战壕。在白天的战斗中,被日军的炮弹砸的拧成一团的铁丝网需要需要,阵地前的遗落的死尸和枪支弹药都需要处理,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

    勤俭持家的道理谁都明白,如今秦漠的摊子铺得越来越大,当前济南城下的攻防战根本就是一个吞噬弹药和生命的无底洞。作为扩编计划的第一步,八个整编中的步兵师每天的吃喝拉撒以及弹药消耗都不是一个小数字,就算最近捞了不少外快进账的秦漠也不敢随意挥霍。白天阵地上打掉的子弹壳和炮弹壳都会被整理回收,变形严重的直接回炉,剩下的都被送去后勤部重新装填火药和弹头,制成复装弹。就连日军遗弃在阵地上的各种枪械、弹药和零碎也成了各支参战部队眼热的宝贝,这些日造军火虽然和己方装备体系并不兼容,但是参谋部最新出台的规定摆在那里。哪支部队上缴的资源越多,后面分配下来的弹药和补给也就越多,战争中没有人会嫌弃子弹多的。于是阵地前堆了一地的日军尸体在天亮前一准被处理的清洁溜溜,被扒的只剩下一条挡兜布的鬼子被集中起来点火焚烧,防止带来瘟疫。烧剩下的骨灰被装上垃圾车开走处理,这种不放过鬼子身上任何利用价值的命令,在引得旁人咋舌之余,也收到了参战部队的极大欢迎。

    “长官,今天的伤亡已经统计出来了,名册也已经登记完毕。”就在工兵们忙着修补铁丝网的时候,一名参谋叹息一声递过来一份文件夹,还附着一份薄薄的名册。

    “躲在防御工事里以逸待劳,就算是这样,一天下来咱们一个团连死带伤的也超过了500人,鬼子这是真的要拼命了啊!”烦躁的扔下报告,不情不愿的钱上自己的名字,一向没个正行的王天纵摸着被打烂的肩章一脸的阴沉。好歹也是第一批跟着秦漠的老人了,在部队巡视扩编的当下,这位曾经在小团体内闻名遐迩的混世魔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悄悄的爬到了团长的位置上。之前剿匪、对战直鲁联军和北伐军的实战经历,河对面的日军一对比,压根就是不够看的。虽然这回鬼子还没憋出《战阵训》这种臭名远扬的东西,但是武士道熏陶下的老牌常设师团在面对面的阵地战中,还是给根基未稳的独立军上了一课。日军精准的射击水平和老练的步兵战术,再加上悍不畏死的光棍姿态,在实战中前赴后继的对守军的阵地发起一波波猛烈冲击,直到双方都精疲力尽的时候才被悻悻击退。这种不要命的光棍劲着实让人头疼,还有那些防不胜防的冷炮和捉摸不定的炮兵阵地,交战双方都在这座千年古城下丢掉了上千具尸体,当然相比较而言日军更多一些。

    但是相对于置身其中的当事人而言,那些纸面上轻飘飘的数字每一个都曾经是活蹦乱跳的生命,都是有血有肉、和他们一起朝夕相处的袍泽兄弟!每天的战斗结束后,从袍泽冰冷的尸体上摘下军牌,然后作为阵亡人数报告上去,换成谁都不会乐意,人心都是肉长的。那参谋也是一个明白人接过文件苦笑一声,也不言语,转身就准备向上级汇报。大家都是置身于这个时代的小人物,谁都没有办法左右自己的命运,谁愿意打仗来着?!

    “咻~~~嘭~”

    “什么情况?!”xn入夜之后灯火管制,在全城宵禁的背景下哪里还有什么夜生活。料理完了手头的事情,阵地上的官兵们除了警戒的哨兵外剩下的不是找地方过烟瘾就是在唠嗑、打盹,听到外面的声响后本能的本能的跟着班长冲出了屯兵洞,只看见一发耀眼的照明弹在夜空中坠落的同时渐渐变得暗淡。适应了一下突然的强光后,阵地侧翼上一排排蠕动着的土黄色人影立刻成了秃子头上的虱子——日军夜袭!

    “日军夜袭,进入阵地!”跟着冲出来的王天纵最先反应过来,抄起腰间帆布枪套里的托卡列夫,对着天空就是两枪,大声的吼叫道。脑门子上冒出了一层白毛汗,白天的战斗中交战双方全都死伤惨重,正是精疲力尽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鬼子居然会摸黑发起夜袭。如果不是事先在阵地前布下机关,这一次日军的夜袭足以打的他们措手不及。

    “杀鸡鸡!”眼见着踪迹败露,对面的日军倒也干脆,偷袭立刻转为强攻。最前面的尖兵触发了铁丝网间埋设的照明弹后,参与夜袭的日军就本能的就地卧倒,护住了眼睛。但是还是有人跟不上节奏,反正已经被发现了,失去隐蔽的日军鬼叫着开始冲锋。被照明弹晃得直流眼泪的倒霉蛋也跟着大叫,端着步枪歇斯底里的跟着同伴往前冲。线头的尖兵触发了隐藏的雷阵后被炸得粉碎,后面的日军踩着一地的残肢断臂一往无前,丝毫没有耽搁。队伍里的歪把子已经突突的开始了短点射,竭力的试图压制守军的反击。日军一向注重夜战,相比起初出茅庐的王天纵,在双方都没有夜视设备的情况下更为老练的日军显然更得心应手一些。被发现后二话不说就开始强攻,补枪手趁着照明弹完全熄灭前,对着那些暴露在光线中的剪影就是一轮齐射。猝不及防中,阵地上的守军被打到不少,趁着这个机会日军疯狂的试图突进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