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五十三章 轰轰烈烈的土匪运动
    “长。。。当家的,内线的兄弟传来报告,县城里的保安团出来了!”背着一杆八九成新的辽造13式步枪,一名带着瓜皮小帽、穿着布扣马褂打着绑腿的精壮汉子,猫着腰老练的借着灌木丛掩护摸到了临时指挥所前。腰间一支崭新的毛瑟二十响机头大张的插在皮质枪套里,活脱脱一副聚啸山林的土匪样。对上一片责备的目光,那汉子迅速收了一脸的喜色,讪讪的改了口。

    “保密意识还有待加强,下次可要注意。说说具体的情况,来了多少人、装备情况如何?”临时指挥所设置在山坡的斜后方,一群同样打扮的精壮汉子人手两支毛瑟二十响,腰间挂满了沉甸甸的弹夹,一声不吭的蹲在四周警戒放哨,制高点上还布置了狙击手,手里的步枪遥遥的对准了四周可能出现敌情的地方。两名头目一样的年轻人翻翻白眼,无奈的招手问道

    “满打满算800人,县城头号财主张老太爷家养在外头的打手,装备还不赖,老套筒和汉阳造对半开,还有少量的原产毛瑟98。轻机枪有两挺8毫米法制绍沙m1915,一战留下的原厂货色,具体的来历不明,8x50毫米里贝尔步枪弹近2000发。除此以外还有两三支十一年式50毫米掷弹筒,直鲁联军溃败的时候捡的洋落,被当成迫击炮使唤。大概的就这么些了,保安团的家底差不多都带出来了,县城里就留下了百十号团定和税狗子,空虚得很!”来报信的汉子从怀里掏出一块刻的乱七八糟的树皮,一五一十的报告道。

    “这一石二鸟的机会还真的给咱们逮着了,给寨子里去信,保安团咱们包打了,让三当家的领一个百人队抄后路把县城给下了!”接着手头详细的地图,比划了一下山寨和县城间的距离,两名小头目相视一笑,当即拍板命令道。

    “是!”听见有活干,来报信的汉子顿时喜上眉梢,背着步枪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虽然济南城下的恶战还在继续,但是作为日军引以为傲的资本,庞大的炮兵和装甲兵全军覆没、步兵部队也伤亡惨重,战局对于日军来说在不断的恶化。就算按照战事的最低供给,一支两三万人的陆军部队一天下来人吃马嚼所需要的粮食绝对是一个不菲的数字,更何况是在高强度的野外攻坚作战中。眼下津浦铁路被切断,打着红十字会的旗号好不容易将装甲部队送到了济南后,不愿意坐视日本在华北地区势力扩张的西方列强,抓住借口不断的对日本施加压力。这年月的日军还没到后来一心挑战全世界的狂妄,面对汹涌而来的抗议浪潮,原本就焦头烂额的军部和内阁只能咬牙绝了这份心思。没有了后续的寄养输送,原本就缺粮少弹的日军在持续多日的鏖战后越发的窘迫起来。在宪兵和特勤们的铁血效率下,战区周边的的坚壁清野进行的格外彻底。再将人口疏散一空的同时,也没给日军留下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日军粮食就地调达的愿望成了泡影,几万人的日军跟蝗虫一样漫山遍野的寻找任何可以果腹的东西。没有足够的粮食和药品,在渐渐炎热起来的夏季,大量的轻重伤员得不到及时的护理和救治,以败血症为首的伤口感染在日军营地中疯狂传播。在得不到医治的情况下,每天都有痛不欲生的日军伤员选择了自杀。

    明眼的人都能看出来,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的情况下,济南城下的日军正在慢慢的变成一头困兽。战场形势的急转直下,日军背后的内阁和军部都很是头疼,但是在西方列强插手的情况下,在经济危机中泥足深陷的日本已经没有继续增兵的资本和勇气。东京的军部除了每天一份份严令安满钦一限期攻下济南的斥责电报外,几乎做不了别的什么。在胜利已经初见曙光的情况下,已经缓过劲来的秦漠终于可以腾出手来清理一下华北地区多如牛毛的地方武装,为战后的发展做做准备。有之前剿匪作战的例子在前,正在考虑战略反击的曼施坦因在赞同之余,也没忘记抽调一批新兵以练兵的名义塞到了队伍里。从济南缴获的直鲁联军和日军的各种武器装备被集中起来进行筛选,其中的一部分直接被移交到这些“绿林好汉”的手里。

    从6月初开始,河北、山东、河南、察哈尔在一夜之间突然涌现出了一伙凶神恶煞的土匪武装。一出场就以一种泰山压顶的气势将周边的各个土匪和流寇山寨横扫一空,随后这支装备了大量快枪的土匪武装开始在几省周边的乡间大肆横行,矛头直接对准了那些家大业大的土豪劣绅。几十户手脚不怎么干净的大户人家,全都在一夜之间被连根拔起。除了被雇佣来的下人们,剩下的满门老少和看家护院的炮手、家丁全都被看了脑袋,血淋淋的人头直接挂在了院墙上。整座宅子和各处的产业也都跟狗舔过一样干净,金银铜铁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放过。被这种恣意妄为的手段吓了一跳,各地的土豪劣绅顿时慌了神,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各地的保安团和jc局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在白花花的银元开路下,几支财迷心窍的小部队真的不怕死的出兵清剿,结果无一例外的被屠了个一干二净,百十来场战斗下来几支参与围剿的部队愣是连一个俘虏都没留下!血淋淋的脑袋一车一车的被拉回原驻地,差一点点吓疯了那些土豪劣绅们。在这其中,以河南军务督办岳维峻作为倒霉悲催,这位参加过二次革命和护国战争的老牌炮党成员,坐拥着河南一省之地。随着济南战事的渐渐明朗,迅速崛起中的秦漠也吸引了光头的注意力。对于这个几次三番打了自己脸、有抢尽了风头的小赤佬,还在肥城和日军扯皮的光头兄恨得牙痒痒。驻守河南岳维峻的也就成了光头兄买下的掣肘,将来不管是剿灭还是拉拢都大有文章可以做。

    结果这位被炮党和光头兄寄予厚望的老将,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伙不名歹人乱枪打死在督军府门前。在惹得华北乃至于全国惊呼的同时,在随后的几天里群龙无首的亲信们也陆陆续续的遭遇不测。国民军在河南的高级将领非死即伤,整个指挥系统选入一片混乱。而这些化整为零的悍匪武装也借着这个机会在河南境内疯狂的扩张,炮党在当地的驻军和行政机构被连根拔起,连带一群为富不仁的土豪劣绅们,大量的血色开始在华北泛起。由于不骚扰百姓,时不时的还干一些放粮救济的好事,打着“满江红”旗号的悍匪武装居然在兵荒马乱的华北平原挺有市场。一些受战乱波及、衣食无着的青壮年被大量的吸收进队伍里,这支挂着土匪标签的武装力量在短短时间内扩张到了一万余人的规模!借着混战的契机,还东拼西凑的捡回来十几门克虏伯77毫米野战炮,在济南本部支援了一批炮手后,还有模有样的变成了一个77毫米野战炮营。一些中小型的县城也能碰上一碰,不少自诩行的正坐得端的乡绅和大户们拉着大大小小的商家私底下拉拉关系,准备花钱买一个心安。

    “当家的,保安团先头部队进伏击圈了!”临时挖掘的战壕里,制高点上的了望哨一溜烟的窜了下来,低声的报告道。战壕里顿时响起一阵拉枪栓的咔嚓声,两挺辽造17式重机枪和8挺原装的十一年式轻机枪被集中起来架设到制高点上。在主阵地的后方还有一个简单的炮兵阵地,三门老式的辽造13式80毫米迫击炮被架设在野战工事里。作为杀手锏的几个汽油桶也悄悄的靠上了第一线,15公斤重的炸药包就放在旁边,随时等候出发的命令。

    “传话下去等到命令再开火,这里的保安团只知道有人劫了他们张家的商队,还不清楚咱们的具体身份。把他们放近一点,等全部进了伏击圈再开火!”把玩着手里的沉甸甸的毛瑟二十响手枪,两个指挥作战的“小头目”对视一眼齐刷刷的感叹,欺负这些连队列都走不齐的砸碎真是没有存在感!比较一下,还是和鬼子打阵地战来的精彩!转过头来回到眼前的战场,看着这群比流寇好不了多少的渣渣,两位经历过实战的军官齐刷刷的感叹——人生真的是寂寞如雪啊!

    “砰~”好不容易等到这群春游一样的保安团晃晃悠悠的全部进入到伏击圈里,制高点上的狙击手率先打响了第一枪。在二百多米的距离上,用一支经过校准的三八式步枪,一口气将保安团团长的天灵盖打飞。喷射出来的脑浆和鲜血飞起一米多高,淋了身边的亲信一身。这位脑袋瓜子被开了瓢的倒霉蛋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身边这群民不民、军不军的保安团团员这才反应过来,尖着嗓子高喊着有埋伏。算上随行的夫役,800多人的部队跟没头苍蝇一样在浅浅的山坡间乱撞,手里的步枪冲着两边漫无目的的乱打。

    “开火!”

    “突~~~突~”制高点上的两挺重机枪开火了,这种由奉天兵工厂仿自日军三年式重机枪的气冷机枪,出于国情考虑将日式的6.5毫米弹药口径,更换成了德式的7.92,可以发射7.92x57毫米尖头弹。作为气冷机枪居然比水冷的马克沁还要重,射速也不快,但是胜在精度足够高,在熟练的射手手里命中率可以达到惊人的30%!在30发弹板的持续供弹下,两挺居高临下的重机枪突突的打起了短点射,几乎每次点射都能顺带着削下一地的零件来,穿透力极强的7.92毫米尖头弹往往要穿透两个人的身体才会最终落下。在轻重机枪共同编织的弹雨中,这些毫无章法的保安团员倒下了一大片,被机枪弹打断脖子和手脚的比比皆是。两挺来历不明的绍沙轻机枪来不及开火就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结合一下最近坊间凶名远播的悍匪武装,枪林弹雨中的保安团肠子都快悔青了,一些头脑灵活的当场放弃抵抗掉头就试图往回跑。但是无一例外的都被狙击手打翻在地,往日里仗着手里有枪欺负欺负老百姓的保安团,在绵密的火力网面前死伤惨重,在失去了头头后很快就有了崩溃的倾向。失去斗志的保安团员哭爹喊娘的在弹雨中踩着同班的尸体到处乱窜,寻找任何安全的角落。

    “嘭~~~嘭——轰~~~轰~”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中,默默地靠上了第一线的轰天雷开火了。这种学名叫做抛射式炸药包的玩意光(头兄真心推荐)射程只有不到150米,但是威力却打的丧心病狂。1被组成圆锤形的15公斤级炸药包,在发射要的推动下飞出油桶,这种半制式的装备在统一了工艺和装药量后也进行了不少改进。在量角器的帮助下几个炮组精准的打出了一轮齐射,炸药包居高临下的砸向目标,在距离目标头顶的时候临空爆炸!没有了大地分散爆炸的能量,猛烈的冲击波直接横推的笼罩了整个战场。百十来斤的人体跟树叶一样哗啦一声被吹飞,随着其狼狈高高的抛弃然后砸向了周边,被震断了颈椎、震爆了脑袋的大有人在。所有的尸体看不见任何的外伤,只是耳朵和口鼻无一例外的都流淌着乌黑的淤血,失去骨骼支撑的躯体软绵绵的垂在地上。

    “上刺刀,跟我冲!”爆炸发生的一瞬间,有经有了经验的众人忙不迭的抱着脑袋缩到了战壕里,避开了猛烈的冲击波。等到爆炸过去后,顾不上被震的发麻的屁股,埋伏在两侧山坡的百人队的头头朝着一起毛瑟二十响,吼叫着率先跳出来战壕。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痛打落水狗。。。。。。

    ps:厚着脸皮求收藏、求打赏啊!人气惨淡的都没动力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