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六十章 反击战5
    “长官,古将军的装甲突击群已经顺利的打穿日军阵地纵深,济南城外的第六和第三师团已经被已经被分割包围。整个战役的进程和之前的推演相差不大,日军的抵抗虽然疯狂,但是并不会对战役的进程造成影响。”一名参谋满脸喜色的递上一份新鲜出炉的报告,看着沙盘前紧绷着一张脸的曼施坦因,雀跃的开口道。

    “好吧,虽然对面的日本人已经濒临弹尽粮绝,但是战役的近战还是有些出人意料的快!无论是中间突破还是两翼包抄再或者是紧随其后填上去的步兵部队,虽然都遇到了日军疯狂的抵抗,但是强度和规模很明显的要比我们预想来的低。好吧,肥城方向的的5000多日军有什么动静吗?”看着沙盘上代表日军的太阳旗,星星点点的散布在很大的一块面积上,被后续填入的几个步兵师包围的死死的。战况顺利的有些出人意料,曼施坦因歪着脑袋想了想,若有所思的反问道。

    “是的,长官,这是情报部门刚刚送来的监听记录。第三师团师部的大功率无线电发报机,在炮火准备的过程中信号突然小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通过对日军通讯频道的监听,远在日本本土的军部和肥城一线的第六师团一部,在这期间一直没有中断对第三师团的呼叫,但是始终没有回应。8个师属炮兵团加上101重炮团和大量的bm-14火箭炮,这些炮火平摊到单位面积上,火力密度相当的高。炮击正面的日军部队成建制的被打散,在结合一下日军各自为战的混乱情况,情报部们大胆推测,日军第三师团的安满钦一和他的指挥部在炮火准备中被摧毁或者重创!所以剩下的日军群龙无首,在我军猛烈的相信攻势下迅速被分割包围。到目前为止,肥城一线的日军暂时没有异动,但是情报部门报告日军方面正在和北伐军进行交涉,试图从眼前的烂摊子里抽出身来对付我们!”附和着猛点头,这位高级参谋将手头墨迹未干的资料分门别类的递上去,跃跃欲试的报告道。

    “万丈高楼平地而起,从眼下的战局上看,最终的胜利毫无疑问的属于我们。对面的日本人得不到一枪一弹的补给,我们在防御战中以逸待劳,积攒着反击的力量,而他们每天都在为日益增加的伤病员和空空如也的干粮袋发愁!战役进行到这个程度,这些战斗减员严重的日本兵,在被分割包围的情况下,除了最后的疯狂已经不会剩下什么。面皮已经包住了馅,最后消灭这些日军残部,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曼将军,我想应该是时候考虑一下战后的事情。在确保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尽快结束战争,顺利的接管我们的控制区!”端着一杯冒着丝丝凉气的水果沙冰,一向平易近人的科涅夫孩子气的举杯示意,不假思索的开口道。

    “是的,是的,移动房屋就算主体结构已经完工,也要完成室内装饰后才可以交付给业主。事实上也就在刚才,情报部的那位‘‘女王‘陪同着秦漠阁下亲自去会见了那位美国记者,谈话的内容毫无疑问和战场背后的政治博弈有关。从目前的局势上看,日军剩余的2万多残部已经被彻底的分割包围,那些失去指挥的小股日军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各自为战。这个沙盘上面的太阳旗,每个小时都在减少。就算日本人能迅速和北伐军达成妥协,5000余轻装步兵根本不足以撼动整个战局,掺合进来也是送菜的料!但是一口气损失17个常设师团中的2个,已经大量的重武器和新成立的装甲部队,日本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不排除这些彻头彻尾的疯子会继续走偏激的路线,总之接下来我们还有的忙!”揉了揉黑胀的眼袋,曼施坦因很美式的耸耸肩,赞同的猛点头。

    “没错,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眼下的世界格局中,我们和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只能算是棋盘上的棋子。英国、美国等西方国家靠着之前的不平等条约,在华北地区占据了大量的利益。天津的公共租界里和临近的威海都驻扎有他们的军队,如果日军真的孤注一掷的选择继续增兵,那么哪怕是为了保护自己既有的利益,这些该死的强盗也会选择站出来,制止日本人。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接下来的停战谈判和交涉事宜可以预料,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就像古语说的,高处不胜寒,等到战场上的胜利登上报纸的时候,近100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巨大胜利,足以让这里的亿万民众欢呼雀跃。而秦漠阁下也会被舆论抬起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一点是其他势力所不愿意看到的。别忘了那位正在肥城和日军扯皮的总司令,在有人顶缸的情况下削弱或者干脆肢解我们的绝佳契机,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而损失惨重的日本人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咽下这口气,军事上的准备必须要有,我想我们应该加大整编的力度。手里的底牌足够好,会给我们在谈判桌上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和筹码。”啜了一口鲜榨的果汁,感受着那股沁人心脾的酸甜和凉爽,政工出身的科涅夫深入浅出的分析道。

    “我同意您的意见,如果可以的话,我打算以参谋部的名义给外线作战的部队发报。命令他们加快作战进度,北伐军在河南的军队已经被打得节节败退,残部在夜战中被击溃后迅速缩进了大城市里。外线的部队缺乏工程用的火炮,再加上进攻大城市牵扯较大,所以只举棋不定。从直鲁联军和日军手里接手和缴获的装备还有一些,我的一件事调拨出一批就是的日造和德式山炮/野炮,连带着新一批的寄养一起送过去。尽快解决战斗,然后打着接受‘招安‘的牌子尽快进行整编,给他们来一个既成事实!拔掉了身后的这颗钉子,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便于我们下一步的发展。”拉着搭档来到了墙上悬挂着的大比例的地图,指着河南境内北伐军仅剩下的几个立足点,曼施坦因压低了嗓门一脸的决然。

    “听上去不错,就这办!就像秦漠阁下说的,早打完早建设,从农业向工业化的转变不会顺利,这期间本身就少不了冲突和破坏。就让那群‘悍匪‘在疯狂一些吧,在我们接受这些控制区前,适当的清理对于未来的土地改革和工商业发展有很大的便利。嘿,话说陆航部队有消息了吗?”见识过平行时空中大胡子在乌克兰的种种作为,在参谋部中一向以老好人面貌出场的科涅夫,对于曼施坦因提出的“打土豪”的策略大为赞总,丝毫不觉得过火。话音未落,瞥了一眼手表上的指针,这位地位显赫的副参谋长举着水果沙冰岔开了话题。

    “嗡~~~嗡~”蓝天白云之间,大马力航空发动机的轰鸣声在云层中交相呼应着响成一团,夏日的眼光明媚而耀眼,在艳阳高照的情况下翱翔在蓝天白云之间,这简直是一众浪漫的享受。当然,如果没有发动机的噪声,这样的场景一定会更加美妙。在济南城外打成一锅粥的时候,有鉴于日军的火炮和装甲战车之类的重武器已经损失殆尽,三中队的14架崭新的ju-87型俯冲轰炸机被参谋部以“牛刀杀鸡,威力过剩”的名义连人带飞机的踢到了冷板上。在战斗机中队的菲亚特们挂载着50公斤级航弹和航空火箭弹到处对零碎的日军展开攻击的时候,这些没能参与到反击战的飞行员们在郁闷至极突然接到了一个重量级的任务——挂载着装备部最新推出的燃烧到,出击肥城!比起共计那些琐碎的地面步兵,火烧鬼子显然更吸引这些年轻的飞行员们。在街道命令后的半小时内,作为中队长的鲁德尔亲自带队,14架次=挂载着最新式500公斤级燃烧弹的斯图卡们,在飞行员的操纵下一头扎进了蓝天。

    “从说明书上看,挂加上的那玩意杀伤力极大,需要注意一下投弹高度。”今天天气不错,再加上这次执行的任务难度极低,习惯了在猛烈的防空炮火中突防的鲁德尔一脸的轻松。漫不经心的翻着手里据说是绝密的武器说明书,从头到尾的草草过了一遍,在无线电里嘀咕道。

    “长官,请原谅,如果提高投弹高度,那么我们的投弹精度一定会受到影响,这样会不会有误伤的嫌疑?。”

    “嘿,哥们,那里可没有咱们的部队,你确定有误伤一说?!”

    “嗯嗯嗯,老话说的好,苍蝇和便便在一块,这俩蛇鼠一窝的早就勾勾搭搭、半推半就的成了好事,这不在谋划着怎么借刀杀人坑咱们一把吗?嘿嘿,几万人的鬼子陆军主力都被分割包围了,指望这几千鬼子兵能翻盘,做梦去!”

    “说的是哦,话说。。。嗯。。。我是说如果啊,就算是俯冲轰炸也是会有误差的,这俩背背山上下来的住的又辣么近,炸弹落到那位总司令的身边爆炸,也是合理的吧?”

    “嘿嘿嘿。。。这个可以有!”

    “咩咩的,必须有哇!”

    “即将进入目标区域,都把嘴闭上,小伙子们检查你们的保险和投弹按钮!”从济南到肥城不到100公里的路程,按照飞机的巡航速度一会就到了。看着视线中渐渐清晰起来的目标,在座舱里憋着笑的鲁德尔轻咳了几声,义正言辞的打断了道。

    “明白!”x14

    “目标确认,重复目标确认,盯准了那面巨大的旭日旗!”没费多大功夫,和光头你来我往的扯了半个月的牛皮后,一颗心飞到了济南城下的福田彦助终于在光头的半推半就下,争分夺秒的达成了善后的协议。借日军的刀子干掉或者削弱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光头对于这个街道杀人的好机会大为满意。作为铁杆的脑残粉,这位在平行历史上和鬼子相爱相杀了半辈子的光头兄,立马忘了之前的过节,就好像那些死在济南的部下不存在一样。搜肠刮肚的主动提供了一批粮草,在各取所需中两位阴谋家打得火热,直接将矛头对准了济南城中的秦漠。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后,光头已经在一门心思的考虑着如何挽回自己的政治声望。

    “桥豆麻袋,那是。。。。。”

    ““收到!伙计们,盯准了你们的瞄准具,到我们了!”鬼子军营里那面嚣张的膏药旗成了机组成员组好的参照物,在找准了目标后鲁德尔在开始俯冲前,在无线电里最后提醒道。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些从云层中迅速钻出的小黑点,在尖锐的呼啸声中极速俯冲而下。

    “呜~~~呜~”在日军惊愕的目光下,这些陆航涂装的斯图卡们以几乎垂直的角度高速俯冲而下。机首标志性的汽笛嘶嘶作响,下降到说明书中的安全高度后,14架俯冲轰炸机在两拨人马的注目礼下迅速投弹,借着炸弹脱离挂架后的弹跳迅速开始爬升。14颗弹体上用红色油漆,喷涂了两道红色圆圈标志的炸弹在重力的作用下急速落下。被之前的噪音折磨的头痛欲裂的日军,顾不上捂耳朵,小脸刷白的一溜烟跑没了影,各自去寻找安全的隐蔽点。

    “轰~~~轰~”极速拉起的轰炸机背后,一个巨大而又明亮的火球陡然炸响在地面上。沸腾的热浪和爆炸产生的气浪咆哮者肆虐,就连天上那些正在全速爬升的轰炸机都有一种猛烈的摇晃和震颤感。就像是风暴中心的一片落叶一样,被狂暴的气浪推搡着左右摇晃,似乎还能依稀听见飞机蒙皮受力时的咯吱声。一朵完全由火焰组成的蘑菇云就在弹着点的位置升腾起,金黄色的热浪裹挟着滚滚浓烟伴在夜风的助力下,沿着地势高低走向,咆哮着一往无前。滚滚热浪肆虐着吞噬了沿途的一切,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在蔚蓝的天空下格外的醒目和耀眼,即使是带上了茶色的飞行风镜,眼睛还是感觉到火灼的刺眼。滚滚蒸腾着的热浪折射着让周边一切物体的影相都变得扭曲起来,好像海市蜃楼一样的遥不可及。

    “我的天,快看,快看,那些液体在顺着风向流淌!”在拉平之后,后座上的一名机枪手,在无线电里尖叫着大喊道。顺着这位后射手的指引,地面上那道吞噬一切的火海在滚滚热浪中,随着风向迅速向一片的北伐军营地流淌、滚动。

    “任务完成,我们回家!”草草的瞥了一眼,组为指挥官的鲁德尔不以为意,在无线电里轻描淡写的招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