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奉系1927 > 第六十一章 反击战6
    “阁下,最新的空中侦察航拍照片已经洗出来了。”曼施坦因的一张脸抽抽着,烫手似得递过来一大叠甘冈洗刷出来的黑白相片。当地和光头勾勾搭搭、相爱相杀的日军已跪,连步枪型都没办法统一的北伐军连弹药都不够,更加谈不上对空射击。在负责轰炸的第三中队顺利降落在济南机场上后,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记挂着新玩具实验数据的装备部主动和陆航方面联系,安装了照相枪的菲亚特cr-42型战斗机客串了一把快速侦察机。为了能拍到清晰一点的航拍照片,大摇大摆的从北伐军的头顶上飞过,来回往返三次后带着新鲜出炉的胶卷返回机场降落。

    当战斗机还在跑道上滑跑的时候,一辆挂着情报部拍照的福特aa型防弹轿车已经早早的候在了停机坪前。在广大基层官兵口中,被口口相传的强气御姐蓝兰带着自己的机要秘书和警卫亲自到场。飞机刚刚关闭引擎,全副武装的宪兵和特勤们就虎视眈眈的簇拥着地勤们赶到了跟前,现场将照相枪的胶卷装进公文包里密封后带走。座舱里的飞行员也被要求保持沉默。随后一行在宪兵和特勤们的层层护卫下等车离开,将底片封进了机要室后清洗出来的照片被快马加鞭的送到了参谋部。

    “好像。。。有点玩脱了,情报部的判读怎么说?”看着几乎被烧成绝地的战场,作为始作俑者的秦漠一脸残念的咬着后槽牙。闻名不如一见,这种在平行时空中声名赫赫的大杀器,在实战中展现出来的威力有那么丧心病狂的感觉。

    “根据估算,现场中心点的温度肯定达到了1000摄氏度(酒精喷灯野菜800度),这样的高温足够溶解铝合金,比起炼钢的温度都差不太多。作为第一批试制产品,这批投入使用的凝固**在汽油的粘稠度方面不是太高,所以在燃烧中依旧具备一定的流淌性。火焰顺着风向不停的扩散,处于下风口的北伐军阵营受到波及,随后北伐军方面应该动用了大量的炸药,抢在火势近一步蔓延之前通过强行爆破,开辟出了一条临时的防火带。大火造成的伤亡还在评估中,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位于燃烧中心点的日军在第一时间内被祸害吞噬,这样的高温不可能有活人!”华北地区的土匪运动进行的如火如荼,作为间接负责人的蓝兰一直在外头忙的昏天黑地。好不容易来参谋部一趟,享受着空调的同时慢条斯理的回答道。似乎那5000余日军和遭了池鱼之灾的北伐军只是木头一样,樱唇一张一合、笑盈盈的呈上了评估报告。

    “这是凝固**,那么剩下的白磷燃烧弹和铝热弹是不是。。。。。”

    “立即封存!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尤其是这种制作简单的大杀器,在我们还没有能力保住它的时候,还是隐藏起来的好。”秦漠一脸卧槽的拍板道,作为几样大杀器中技术含量最低的货色,凝固**的威力已经邪性到了这程度,剩下的就更不用说了。就拿凝固**来说,威力达到丧心病狂,但是制作成本和技术门槛却很低。撇开那些劳神子的化学公式不提,说白了也就是以胶状汽油为主成份,制造成凝固**弹体,通常是直接在汽油中按照一定的比例掺入稠化剂调制而成,一般常用的的黏稠剂主要是环烷酸和脂肪酸的混合铝皂。例如脂肪酸铝皂、环烷酸铝皂等,这些稠化剂调按照一定的比例掺入汽油后,就成凝固**的基本装料。使汽油进行胶凝作用而成,能粘着于可燃物质表面而持续燃烧若干分钟。在极端的情况下,直接往汽油里掺入一定比例的白糖或者橡胶,效果也是差不多。

    在眼下周围列强环伺的情况下,眼线连地方军阀都算不上的秦漠在这些白人老爷的眼里连一盘菜都算不上。在弱肉强食的国际环境下,妥妥的炮灰、棋子的角色。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前的西方世界在华北地区拥有相当的特权和既有利益。日军在华北地区的急速扩张是整个西方世界所不愿意看到的,在日军第三和第六两个师团全军覆没的消息公诸于众之后,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眼见着日军在军事上吃瘪,一定悬在站出来。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正处于一战后泡沫繁荣的末尾。在生产力极度过剩的大背景下,西方需要华北地区巨大的市场,也需要扶持那么一股势力,在抵御日军在华北地区的扩张。光头已经落败,北平的奉系也在咬牙硬挺,在考虑一下日本在满洲地区日益扩张的利益,秦漠也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入侵华北的日本干涉军已经消灭的七七八八,仓皇中撤出济南的光头在大势所趋下也只草草结束二次北伐。奉系安国军的主力部队云集在关外,以北平为依托和北伐军对峙,作为老窝的东三省除了二三线的小角色外就留下张作相的第五军团。2万多关东军不是瞎子、聋子,在老张父子被光头牵制在关外的情形下,不趁机动点歪心思那就不叫鬼子了。仗打到这个程度,入主关内的奉系财政枯竭、内忧外患四起,最终的停战和谈已经进入倒计时。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和那些洋大爷们打交道的机会多了去了。在眼下烦乱的民国时局下,整个国家在之前的混战中早被列强渗透成了筛子。这些洋鬼子、小短腿要找人,特么的比当地的jc局好使!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嘴上全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一旦提到金黄色的魔鬼,在资本主义的尿性下这些百人大爷们当真是一点节操都不要!联想一下平行时空中的重庆大轰炸,这种威力巨大、制单简单的大杀器一旦走漏出去,会是怎么一个可怕的结果。不想背上民族罪人的骂名,秦漠明智的做出了选择。

    “装定射击诸元!”擎着小红旗的炮长将灰色军装的袖子高高卷起,挥舞着小红旗中气十足的大喊道。在他的面前,5名炮手赤裸着上身,挥汗如雨的围绕着一门辽造十四式77毫米野战炮(见注释1)忙活。这种诞生于19世纪末期的老式管腿野炮,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经是德国陆军的制式装备。在一战前后大规模进入中国,奉天的兵工厂就曾经仿制生产国。这门八九成新的野战炮还带着奉天兵工厂的编号,是直鲁联军溃败后留下的遗产。作为一群披着土匪外皮的正规军,在外线忙着“打土豪,分田地”的大兵们,蝗虫一样席卷了山东、河北、河南以及察哈尔之后,在一连串的生理中渐渐的成了气候。有情报部门的暗中协助,这些之前不问三七二十一,只用用枪炮说话的大兵们也闷坏的学会了瓦解分化、借力打力。消灭一批、拉拢一批,在一批仗势欺人、作威作福的土豪劣绅被连根拔起后,地方利益上的蛋糕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空缺。往日里心生嫌隙的仇家和乱世中投机倒把的野心家嗅着味道顿时一拥而上,将其中的土匪和有心割据一方的野心家全部送去了阎王殿,面对着剩下的那些乡绅、大户们,自制奇货可居的大兵们给出了容我三思的回复。在情报部的暗中助力下,在几番哄抬之后两边终于各取所需的打成了合作协议。在眼下华北地区打成一团的背景下,这些曾经被乡绅、大户们所恐惧和诅咒的悍匪,摇身一变挂上了自卫军的番号。在将有价值的战利品秘密运会基地的同时,那些土豪劣绅们留下的买卖和生意立即有了新人接手(田地已经分了)。

    投桃报李的,自卫军的军饷和后勤也自然有人抢着解决。几家服装厂夜以继日的忙活,匆促赶出了一批普鲁士蓝的棉布军装,作为临时的军服人手一件。统一了着装以后,随着从济南辗转运来的火炮和弹药全部到位,卷土重来的大兵们直接盯上了炮党手中的最后几座大城市。在城墙上北伐军惊恐的目光中,一个炮兵团36门辽造十四式77毫米野战炮在城外修筑好的炮兵阵地上依次展开。步兵手里的轻重机枪全都被集中起来,大量被赶制出来的云梯和钩矛炸药下发到工兵手里。一个个粗大的洋铁皮汽油桶连带着圆锥形的炸药包,大量的出现在城外。穿着蓝灰色棉布军装,清一色的背着快枪的武装兵员在军官的口令声中迅速进入战斗位置。

    “射击诸元装定!”xn在专业的炮兵手里,这些一战水准的老式火炮在搞清楚性能数据后,操作上完全没有什么难度。同时弹着技术在济南城下的混战中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攻城作战中的部队自然是有样学样,现场活学活用。话务兵在开战前一次次往返于几个炮兵阵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野战电话将几个炮兵阵地连接起来,同时接受计算长的指挥。按照炮队镜测绘出的数据,一门门火炮从不同的方向将炮口对准了这座前清时期遗留下来的古城墙。

    “放!”

    “咻~~~咻——轰~~~轰~”这些奉天兵工厂仿制的一战货色,最大射程只有7800米,和日军装备的三八/四一式75毫米山炮/野炮属于一个层次,性能上比起团属的m-1型75毫米轻榴弹炮相差一截。再加上弹药的口径实在奇葩,虽然火炮还很新,但是在炮兵手里完全是一批一次性的消耗品。反正将来“招安”以后会有更好的装备,所以在使用中格外的敞亮。几个炮兵班组完全是不顾身管寿命和弹药消耗,近百门75/77毫米杂式火炮齐射时的气势相当了得,置身于炮火中的北伐军倒了血霉。河南这地界自从老袁撒手人寰后,遍地都是土匪,在你来我往的混战中再坚固的城防工事都背不住折腾。收缩回城内的北伐军刚过了几天安稳日子,那些战斗力完全不科学的土匪们阴魂不散的围了上来。被堵在城里的北伐军大惊失色之余,也疯狂的征调城里的壮丁搬运沙袋,硬着头皮死守在城墙上。有老上司岳维峻的例子在前面,这些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悍匪战斗力极不科学至于,也对炮党一脉的乡绅、大户极为的反感。每攻下一座县城炮党在当地的军政机关就会被连根拔起,那些同气连枝的土豪劣绅们也跟着一起倒了血霉。有了前车之鉴,由不得这些残兵败将不认真。

    但是炮弹的猛烈轰击下,困守城墙的北伐军直接成了瓮中之鳖。在此起彼伏的爆炸中整座前清时代的修筑的城池被硝烟笼罩,在爆炸的火光中残砖断瓦混合着胳膊大腿在气浪的推动下飞的满天都是。垛口前堆砌好的沙袋工事在爆炸中消失的无影无踪,瑟缩在门洞里避炮的北伐军官兵在爆炸中被震的半边身子发麻,头顶上方的墙壁在爆炸的冲击下泥沙和碎石片哗啦哗啦的往下掉,在震颤中摇摇欲坠。

    “吹冲锋号,机枪火力掩护,一鼓作气灭此朝食!”在济南城下的血战中滚过一群的王天纵,深深的爱上了当下的“土匪生活”。举起手里的蔡司望远镜看了一会,望着被炸的满是弹坑的残缺城墙,扭过头去对身边的作战参谋下达了命令。

    “哒哒~~~哒哒~”炮击刚刚结束,在冲锋号响起的瞬间,机枪手们就冲着远处被硝烟笼罩的残破城墙打起了长点射。在马克沁标志性的哒哒声中,潮水一样的步兵抬着工程用的云梯和钩矛炸药山呼着发起了冲锋。蓝灰色的洪流在震天的喊杀声中一拥而上,刚刚从炮击中缓过劲来的北伐军踉跄着冲上城墙来不及开枪就被横飞的子弹打倒在地。在督战队的枪口下,一群群哭丧着脸的士兵猫着腰匍匐着爬到残缺的城墙上,借助残存的工事乒乒乓乓的开始还击。仅有的几挺重机枪刚刚露头,没等打完一条弹链,就被掷弹筒凛冽的攻击中连人带枪的被炸飞。

    注释:克虏伯m96型77毫米野战炮(辽造十四式),全重925公斤、发射6.85公斤重的榴弹时初速450米/秒,最大射程788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