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一章 女鬼?
    我叫楚邺,是一家软件公司的技术部总监,混的还不错,不过我今年才27岁,由于年轻有为,模样也还算英俊,公司的美女们对我总是趋之若鹜,不过我对她们提不起兴趣,因为我喜欢那种气质高贵的女孩儿,就像公主一样。我们公司也确实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儿,就是预算部的经理,她叫乐田田,比我小一岁,不过在公司呆的时间却比我长。虽然理论上和我是平级,但我是实权派,而她们部门在公司的大会上从来说不上话,所以她一直看我不顺眼。其实我心里对她没有一点厌恶,之所以喜欢和她斗嘴,是因为想看她生气的样子,然后在她的怒视下作屈服状,每次总想讨她一些粉拳伺候,不过她从来没碰过我。

    一天,我加班到了晚上八点,身心疲惫,一个人到停车场取车,走在空旷阴暗的地下停车场,我除了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外,还隐约听见了女孩儿的抽泣声。这把我吓了一跳,说实话,虽然我长得高大挺拔,可胆子却不大,我小心翼翼的往我的车的方向走去,而哭泣声也随着我的移动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声,我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手心开始冒汗。

    终于,我在我的车旁边看到一个女孩儿,双手抱膝的蹲在那里,头埋在膝盖上,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脸。我的心里如同上万只蚂蚁在爬,心想今天真的要见鬼了。我用颤抖的声音问她:“小姐,你......怎么了?”

    她抬起头来,我看见一张美丽而又清纯的脸,铃铛般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在说话,饱满的小嘴唇微微张开,粉嫩的鼻头随着抽泣时而缩紧,加上脸上的两道浅浅的泪痕,更显得楚楚可人。此刻我无比的确信自己见鬼了,因为人怎么可能生的这么好看?我惊慌失措,嘴里胡乱的叫着:“冤有头债有主,把你害死的人不是我…….我还年轻,能不能不要用掐的?那么死太难看了。”我一口气说了一堆胡话。女孩儿呆呆的看了我半晌,突然破涕为笑。看见她笑了,我意识到自己没危险了,于是松了一口气,恢复了一些理智。我重新打量了这个女孩儿,只见她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连衣裙,不过上面印了很多泥印,再仔细看,发现她脸上也有些脏脏的印子,加上泪水的冲刷,把整张脸都弄得跟个花猫似的,煞是可爱。

    女孩儿见我色眯眯盯着她看,稍显嗔怒,撅着嘴问道“看什么看?”

    我立马收回目光,讪讪的笑道:“小姐,你怎么一个人蹲在这里哭啊?”

    “关你什么事,滚开。”

    我尴尬的笑笑,“不是我想站在这里,不过你挡着我的车门了……我得开车回家,所以你能不能…..?”

    女孩儿抹了一把眼泪,愤愤的站起来,甩给我一个冷眼。我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然后蹑手蹑脚的钻进自己的车里,随即又觉得好笑,这是我的车,我干嘛跟做贼似的。

    “傻愣着看什么啊?开车啊。”

    我吓了一跳,转过脸才发现刚才的那个女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又开始怀疑她是个女鬼,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嘴里咿咿呀呀的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你听不懂人话啊?让你开车。”她继续用命令的口气说,声音有一种让我难以抗拒的蛊惑力。我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你去哪儿?”

    “去你家。”她面无表情的说。

    “啊?”

    “嘴巴张这么大干嘛,快开车。”

    “可是….”

    “可是什么?不方便?”

    “这倒不是。”

    “那就别废话了,快开车,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我说姑娘,你就不怕我是坏人?那我还怕你是坏人呢。”

    我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自己的下面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捏了一下,疼得我一阵狂叫。低头一看,发现我的二兄弟正被她隔着裤子握在手里,随时就要抓下去,可谓命悬一线。

    “你再多说一句废话试试看,我立马让你变残废。”这个看似天使一般的女孩儿在这一瞬间突然变成了恶魔,眼里带着皎洁,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一字一顿的对我说。我惊得满头大汗,哪里还敢不从,立马发动车子,一路心惊胆战的开回了家。我刚打开门,她就径直走进了客厅,把脚上的鞋随便一踢,就倒在了沙发上,看上去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我正看的傻眼,她突然叫道:“有吃的吗?给我拿点吧。”

    “哦,有。”我走进厨房,在冰箱了拿出一块蛋糕和一瓶可乐,不要觉得奇怪,这些东西是平时熬夜上网的时候必备的。我回到客厅,她见我手里拿着蛋糕,立刻来了精神,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把蛋糕递到她手里,又把可乐放在茶几上,然后就站在旁边盯着她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点都不像是这个屋子的主人,倒像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她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完全无视我,我心想总不能这么一直站着吧,反正这是我家,我还怕她个什么?于是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过是在沙发的边缘,离她很远。

    “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这么站着呢。”她淡淡的说了一句,眼睛仍然盯着电视机。

    我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却越来越紧张。突然,陌生女孩儿把身子微微倾斜,半躺在沙发上,然后把腿伸直,两只脚就这么搭在我的大腿上。然后继续一边吃蛋糕一边看电视,她做这些动作的整个过程没有看过我一眼。我心里有些不高兴,好吃好喝的伺候你,你不知道感恩不说,还这么随便就把脚放我身上,我又不是你的佣人。我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没有说出来,不过脸上的不愉快也显而易见。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怎么了?不乐意?”

    我没理她,站起来就准备走。

    “站住。”她声音提高了许多,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不过我怎么说也是个总监,在公司摸爬滚打这么些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唬住了。我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

    就在这时,我又听见了熟悉的抽泣声。我回过头,发现她正哭的梨花带雨,用委屈的大眼睛仰视着我,嘴巴撅得很高,似乎在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我惊叹于她的演技,可以在一瞬间就换上这么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一般人可做不到。虽然知道她是装的,但我还是不忍心,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

    “你就不能陪人家坐一会儿么?”

    我不置可否,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坐回了沙发上,我刚坐上去,她立马又把脚放在了我大腿上。我没跟她计较,面带严肃的问她:“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非要跟我回家?”

    “我叫田乐乐。”

    田乐乐?我听到这个名字,第一时间在脑海里浮现出我们公司那个刁蛮经理——乐田田,她们俩的名字刚好相反,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我失忆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不记得家在哪儿,不记得自己是干什么的,更不记得为什么会一个人在停车场,总之,除了我叫田乐乐,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是我碰到的第一个人,我觉得你不像坏人,所以只能跟着你。”

    失忆?打死我也不信,又不是演电视剧,哪儿那么容易失忆,还刚好被我碰上。肯定有什么阴谋,说不定是有人雇她来整我的。

    见我面露不屑,田乐乐有些着急,:“你不信?”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那你也不能就在我家里呆着吧,我一个单身男人,你在这儿可不太方便。”

    说着,她又开始泪如雨下,声音哽咽,,“你真的要赶我走?”

    我没接她的话,我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心软,不然就上当了。

    “那好,我走。”

    我还是不说话。

    她悻悻的走到门口,回头用能骗取全世界同情心的眼神看着我。

    我赶紧避开她的眼神,盯着电视机假装正在津津有味的看广告。

    她终于忍不住了,大步走到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我绕开她继续看电视,依旧不说话。

    她一把夺过遥控器,把电视机关了。然后恨恨的把屁股摔在沙发上,大声说:“我就不走了,你爱咋咋地,有本事把我抬出去。”

    我汗颜,这小姑娘脸皮也太厚了吧,“你怎么能这样。”我终于按耐不住了。

    她得意的哼了一声道“本姑娘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

    “你在自己家我没意见,可这是我家,不是你说了算的。”

    “在你家也是我说了算,你要是不让我住这儿,我就告诉别人是你把我拐卖了。”

    “你……”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就让我住下嘛,只要找到我的家人,我就立刻离开,到时候你求我我也不留下来。”

    她双手抱着我的手臂,一边说一边摇。

    “我才不会求你。”我愤愤的说。

    “那你答应了?”

    在她软硬兼施和威逼利诱下,我终于抵挡不住了,心想反正是个大美女,要吃亏也只有她吃亏的份儿,我一个七尺猛男,她能把我怎么样,反正赶也赶不走,不如就让她暂时留下吧。

    “那你在这里吃住的费用都要记帐,将来找到你家人的时候要让他们把钱还我。

    “没问题,小气鬼。”

    “什么小气鬼,我跟你非亲非故,能收留你已经不错了,难道还要收养你?”

    “行了行了,你最好了,最有同情心了,现在告诉我,浴室在哪儿?”

    “厨房旁边就是。”

    我刚说完,她就飞奔着进了浴室。听着浴室里哗啦的流水声,我虽然盯着电视机,却有些心猿意马。突然,我听见水声停止了,接着便是拖鞋撞击地板的声音,我立马把身体端正,收起猥琐的表情。田乐乐从浴室里出来,我看傻了,她上身穿着我的衬衣,由于太大,已经覆盖到了大腿,以至于我都不知道她下面到底有没有穿裤子。我咽了口口水,努力把头扭转回来。

    田乐乐一边擦着湿漉漉头发一边问我:“你在看什么?”

    我有些慌张,“我在看电视啊。”

    “你,看这个?”

    顺着她的手指,我看见电视里正在放丰胸广告。我顿时感到无地自容,脸颊发烫,估计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娘的,我第一次亲女孩儿的时候也没这么害羞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刚,刚才在放广告,现在插播电视剧。”我一紧张又语无伦次了。

    “什么?”她故作惊讶的看着我,眼神里分明有克制不住的笑意。

    “没,没什么,你这么快就洗好了?”

    “嗯,洗好了,你的房间在哪儿?”她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

    “在那儿。”我随手一指,立马意识到不妙,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田乐乐嗖的一下钻进我房间,在门关上的瞬间抛出一句“你晚上就睡客厅吧,你家沙发挺舒服的,便宜你了。”

    我心里把这丫头诅咒了半天,然后靠在沙发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真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的从天而降一个大美女,现在正住在我家里,并且正睡在我的床上,我除了知道一个未知真假的名字外,对她一无所知,简直比电影还要离奇,想着想着,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别烦我。”模糊中我感觉什么东西正在挠我的鼻子,痒痒的。

    “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起床?”是田乐乐的声音。

    我不情愿的睁开眼睛,“今天是周末,不上班….”我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我看见了面前一只光洁的脚丫正在晃来晃去。我说是什么东西在挠我这么痒,原来这个田乐乐正在用她的脚丫子搓我的脸,还拼命的把两个脚指头往我鼻孔里塞。

    “喂,你干什么啊?”我噌的一下跳起来,愤怒的吼道。

    “叫你起床啊,我的脚又不臭,你干嘛这么大反应啊。”

    “田乐乐我警告你,你可别太过分了,我堂堂一个执行总监,你竟然这么戏弄我,我告诉你,收留你是我可怜你,你别登鼻子上脸的。”

    “登鼻子上脸?真形象。”田乐乐笑呵呵的说。

    我顿时想起刚才的情景,她的脚在我的脸上踩,可不就是登鼻子上脸么?我还想说些什么。田乐乐却突然换了一副表情,有一种莫名的高傲,让人忍不住产生臣服于她的冲动,她板着脸说:“好多人想亲我的脚还没机会呢,你真不知好歹。”

    其实我这时已经不生气了,只是放不下面子,所以没有理她,自顾自的走到卫生间洗脸刷牙去了。我听见身后田乐乐说了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舔我的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