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四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僵硬的站在山顶,惊讶之情难以言表,我想转身逃走,却怎么也挪不动腿,只听田乐乐充满讥讽的笑意的声音对我说:“怎么样?楚大总监,你想先舔左脚还是先舔右脚?”

    我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田乐乐,她却不为所动,慢慢躺在草坪上,单手撑着下巴,优雅的伸出一只脚,“来吧,要舔得认真点哦。”

    看着那只光滑洁白的脚,我确实很想用舌头去触碰,很想把它含在嘴里尝尝是什么味道,可是由于男人的自尊心作祟,又觉得这是莫大的屈辱,我踌躇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田乐乐不耐烦了,“快点啊,人家腿都抬酸了。”

    我走上坐在田乐乐旁边,把田乐乐的小腿放在我的腿上,轻柔的捏了几下,同时换了一副殷切表情,“田大小姐,我帮你按摩,嘿嘿,舒服吧,刚才咱们打赌,那纯粹是开玩笑的,你别太当真,您看,我这手法还可以吧?”

    “废话少说,舔。”田乐乐对我的殷勤完全不买账。。

    “田乐乐,你不会是说真的吧,玩笑别开得太过了。”我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试图用强硬的方式让她放弃。

    “谁跟你开玩笑?愿赌服输,你今天要是不舔我的脚,你就不是男人。”她似乎完全不在乎我语气的变化,依旧淡淡的说。

    我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一劫了,低头看看田乐乐的脚,玲珑的曲线,光滑的皮肤,还有微微上翘的大脚趾,和其他趾头错开一个很完美的角度,确实很有诱惑力,我有些动摇了。田乐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恰是时机的把脚抬起来,离我的脸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我能清晰的闻到很重的汗味,也难怪,爬了一天的山,能没味儿吗?在强大的诱惑下,我终于缓缓伸出了舌头,小心翼翼的接近她的脚,在舌尖触碰到脚趾的一刹那,我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了一下,不过田乐乐没有发现。我轻轻的转动舌头,在她的大脚趾上绕了一圈,田乐乐很满意的朝我微笑,眼神里充满惬意,似乎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我蜻蜓点水般的逐个舔着她的脚趾,田乐乐好像觉得不过瘾,乘我不备,突然用力把脚往前面一送,半只脚掌都塞进了我嘴里,我大惊,拼命的用舌头抵她的脚,想把她的脚推出去,不过我的舌头怎么会一只脚的力气大,我越是扭动舌头,那股咸咸的味道就越是在我嘴里蔓延开,这样用舌头抵住她的脚,反而会让她更舒服,于是她更加用力的把脚往前伸,似乎是想把整只脚都塞进我嘴里。我终于忍不住了,用手把她的脚拔出来,然后连吐了好几口口水,田乐乐的半只脚都湿了,但她完全不在意,只是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下山的时候,我和田乐乐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心里很矛盾,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但是在她脚塞进我嘴里的时候,又忍不住感到兴奋。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这是我和田乐乐的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却也是最难忘的一次。

    到山下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再开车回市里已经不可能了,于是我们便打算在斗篷山庄住下。由于我们开房间的时候比较晚,只剩下一个夫妻房了,就是只有一张床的房间,只不过那张床稍微大一点而已。我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田乐乐一眼,她点头表示同意,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这么信任我,还是根本不介意。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田乐乐正躺在床上看电视,我走到床边,刚把半边屁股放到床上,田乐乐就一脚踢了过来。我完全没有防备,差点就一头哉在地上,转过头对他吼道:“你发疯了?踢我干什么?”

    “谁让你跑到床上来的?”

    “我要睡觉不上床上哪儿啊,拜托大小姐,我今天很累,让我消停会儿行不行。”

    “不行,你不能跟我睡一张床。”

    “刚才开房的时候你不是都点头同意了吗?”我愤愤道。

    “我是同意跟你住在一个房间,可没同意跟你睡一张床。”

    “那你下去,爱上哪儿睡上哪儿睡去。”我不耐烦道。

    “凭什么啊,我是女生,你得让着我,我必须睡床上。”

    “那我睡哪儿啊?”

    “睡沙发。”

    “可是这儿没沙发啊。”

    “那睡地上。”

    “你别这么霸道行不行,凭什么你就可以睡床上,我就得睡地上?”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睡床上。”

    我顿时火气上来了,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完全不在乎旁边有没有人。田乐乐拼命的拿脚蹬我,可是任她怎么使劲我还是死死的贴在床上,比起蛮力,她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这就是男人和女人天生的差距,在原始社会的时候,力量就代表权力,力量强的人就可以统治别人,以至于几千年来中华妇女们一直被男人统治着。田乐乐蹬了半天,终于没了力气,于是抱起一床被子,下了床,铺在地上,又在上面放了一个枕头,像是屈服了。我正看得得意,忽然听见她嘤嘤的哭了起来,我小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她的眼泪顿时像开了闸的洪水,奔流直下,坐在那儿就哇哇的大哭起来。我吓了一跳,赶紧坐了起来,安慰道:“你别哭啊,我逗你玩儿的,有什么事儿咱们好商量嘛。”

    这时候我感到有些内疚了,想想让一个女人睡地上,我一个大男人却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也太没风度了。

    “你别哭了,我让你睡床上,我睡地上总行了吧?”我无奈。

    “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田乐乐突然破涕为笑,噌的一下跳上了床,比兔子还要敏捷几分。

    我知道自己上当了,却又发作不得,害怕一会儿她又哭来骗我,只好自认倒霉,心里说不出的郁闷。自从认识这个丫头的第一天,我就吃了她不少亏,多少次哉在她手里,我还偏偏对她恨不起来,今天竟然还舔了她的脚,再这样下去,我估计就要完全被她控制了。我躺在地上暗暗发誓,一定要想个办法治治这个丫头,以振我堂堂执行总监的雄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