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七章 羞辱
    第二天一早,我开车到了乐田田她们家小区的门口,打了个电话给她。过了半个小时她才从小区里面走出来。

    上车后,我不耐烦的说:“怎么这么久?”

    “等这么一会儿你就不耐烦了?我还能指望你为我办事吗?”乐田田语气有些严厉,让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屈服感。

    我讪讪的回过头假装认真开车,一路无话,就这么到了公司楼下。

    整个上午我都心不在焉,想着乐田田接下来会怎么对付我,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在我我们公司可是无人不知,据说以前人事部的经理王本言有一次对乐田田说了几句轻薄的话,她愣是一脚差点儿把别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踢成太监,王本言可是公司的元老,连董事长都要敬他三分,不然怎么会掌管人事部这么重要的部分?可是这个乐田田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谁招惹了她,那无异于是老虎头上拔毛。

    我正坐在电脑前面发呆,突然收到了一个email,是乐田田发过来的。

    “到我办公室来,立刻。”

    我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屈服于她手机里的照片的威胁,心怀忐忑的到了乐田田的办公室。进去以后,乐田田命令我把门关上,窗帘也早就被她拉上了。不用说也知道这次我肯定又要倒霉了。

    乐田田脱下高跟鞋,隔着桌子向我甩过来,高跟鞋掉在地上,我观察了一下,鞋面是黑色的,鞋底则是红色,跟又高又细,看起来颇为锋利,鞋尖有点圆,显得既高贵又富有野性。

    见我愣愣的盯着地上的鞋看,乐田田没好气的说:“傻站着看什么啊,把我的鞋捡起来,擦干净。”

    一听这话,我火气立马上来了,“你把我当什么了?让我给你擦鞋?对不起,这伺候人的活儿我做不来。”

    “做不来?那这个你会做吗?”乐田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部什么机,正对着我晃动,上面赫然是我在舔她的脚的照片。“其实你舔的挺不错的,你要是不想擦鞋的话,就过来给我舔脚吧。”

    我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爆踩一顿,无奈自己有把柄在她手里,只好强压怒火,愤愤的捡起地上的鞋子,“我愿意擦鞋。”

    “不行,我现在改变注意了,我要你过来舔我的脚。”说着把脚放桌上,轻轻的晃动。她今天穿了一双黑色的丝袜,薄薄的,隐约能看见几个嫩白的脚趾,它们就像会说话一样,调皮的挑逗着我的欲望。

    我手里紧紧的拽着乐田田刚脱下来的高跟鞋,头上青筋暴起,我想我就要爆发了,我要冲上去把这个女人撕碎。我凶神恶煞的瞪着乐田田,她却豪不闪躲,用冷艳的目光和我对视着,僵持了两分钟,竟然是我先坚持不住了,乐田田的眼睛就像能穿透人的内心,俘虏人的灵魂,我实在是被她看的有些发毛,愤怒也渐渐遗忘了许多。乐田田突然又把手里的电话朝我举了一下,悠闲的说:“你可考虑清楚了,真的不舔吗?”

    她语气平静,充满自信,就好像认定自己吃定我了一样,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我有些动摇,忍不住向前挪了半步。乐田田适时的鼓励道:“又不是没舔过,一次两次有区别吗?相信我,你会越来越喜欢的。”

    我终于屈服了,缓缓走到乐田田的办公桌前,弯下腰准备舔她放在桌上的脚。她却突然把脚缩了回去,然后翘起二郎腿,脚自然的垂在离地面很近的地方。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现在说话已经显得很无力了。

    “这样我比较舒服。老放在桌上怪累的。”乐田田淡淡的说。

    “那你让我怎么舔,够不着了。”

    “你趴下不就能够着了?跪下也行。”乐田田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晃动着那双性感的脚丫,她竟然想让趴在地上给她舔脚。

    我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因为我知道所有的反抗都将无济于事,我只能屈服,但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报仇,把今天受到耻辱全都讨回来,要把这个乐田田扒光了,再拍几十万张照片贴遍整个城市,然后让她跪地求饶。

    我俯下身子,脸颊慢慢的接近她的穿着黑色丝袜的脚,我已经不再有欲望,脑海里除了耻辱和愤怒什么也不剩下,我麻木的伸出舌头舔着乐田田的脚尖,她满意的看着我微笑。舔到一半,乐田田突然用另一只脚把我的头狠狠的踩在地上,然后用力转动脚踝,我整张脸被她蹂躏得变形了,嘴里有淡淡的咸味,但我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强忍着脸上的剧痛,听着乐田田在我头上放肆的大笑,把一切委屈化成了愤怒,这笔账,总有一天要跟你乐田田算的。

    乐田田踩了半天,见我一点动静都没有,于是把脚松开,问我:“你怎么不叫啊?不痛吗?”

    我的语气平静得可怕,眼睛看着地上的灰尘,“你踩够了没有?”

    乐田田似乎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平静,不由得语气也变得不那么淡定了,“你起来吧,今天玩儿够了,不折磨你了。这几下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

    我慢慢站起来,眼神空洞,默默的舔着嘴角的血丝,就好像眼前的乐田田是空气一般,不答她的话。

    乐田田看见我的样子,有些动容,眼神变得闪烁,说话的语气也显得有些紧张:“问你话呢,你没事儿吧?”她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

    我依旧不理她,淡淡的说:“还有别的事儿吗?”

    “其实要不是你以前那样处处针对我,我也不会……”

    “行了,多余的话我不想听,你要是还觉得不够,我就继续帮你舔脚,要是你没别的事儿了,我就出去了。”我打断乐田田的话,依旧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说。

    “你……”乐田田有点生气。

    “今天哉在你手里,我楚邺自认倒霉,不过今天的帐我都记下了,将来会一笔一笔的跟你算。从今以后,你要还想让我舔你的脚,除非把我的舌头割下来,至于那些照片,你爱给谁看给谁看,恕不奉陪。”说完我便转身朝门口走去。

    “我,我……我就不该对你心软,楚邺咱们走着瞧。”乐田田愤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却似没有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她的办公室。

    出了乐田田的办公室,便看见杨静在门口站着,“楚总,你女朋友来了,正在你办公室等您呢?”

    我女朋友?我什么时候有个女朋友了?这时我看到远处陈斌猥琐的脸正在对着我笑。我疑惑的问杨静:“我女朋友?她叫什么?”

    杨静被我问的有些懵了,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她说她叫田乐乐。”

    一听田乐乐的名字,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刚才受了那么一番羞辱,正是需要发泄时候,而和田乐乐相处了这么久,我对她竟然产生一了中莫名的依赖,我渴望从她那里得到安慰。

    我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果然看见田乐乐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翻着我桌上的文件。田乐乐见我进来了,正要开口说话,我却忽然着了魔一般,用脚一蹬把门关上,朝田乐乐扑了过去,扒了她的运动鞋和棉袜便疯狂的舔起她的美脚,我饥渴的吮吸她的每一个脚趾,直到把她的两只脚的每一个部位到沾满了我的口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但在刚才看见田乐乐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稍微平静了一下心绪,有点尴尬的问田乐乐:“你到公司来找我什么事儿?”

    田乐乐被我疯狂举动下了一跳,先是有点发愣,随即又绽放出招牌式的甜美笑容,悠闲地看着我舔她的脚。见我问她话,想也不想的说:“我就是脚有点痒了,所以就来找你。”

    我们俩相视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