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十章 楚总监的矛盾
    田乐乐走后,家里恢复到了以前只有我一个人时候的样子,清静的许多。虽然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一个人呆在这幢房子里,但现在却有些不适应了。每次回家总是习惯性的说一句“我回来了。”在久久得不到回应之后留下淡淡的失落。我现在仍然睡在书房,我每隔几天就要把卧室打扫一遍,并且保持田乐乐走之前的样子,总想着某天她回来住的时候,看见这间她住了两个月的房间依旧是她走时候的样子,应该会很高兴吧。

    不知不觉,田乐乐离开已经一个多月了,一点消息的没有,我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能再见到她,仔细想想,我对她的身份和背景一无所知,她从天而降一样的闯进我的生活,又蒸发般的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就像划过天际的流星,绽放短暂的华丽,终将不会停留。

    “什么?去三亚?这不是公费旅游吗?”陈斌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双臂。

    “嗯,我听说是公司要去参加一个科技展,由楚总监带队去参展。”白丽说着缕了缕自己的秀发,交际花的风采尽显无余,“而且随行的人也是有楚总监挑选的。”

    “是吗?那太好了。”陈斌立马两眼放光。

    我刚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陈斌立马冲上来拽着我的胳膊,“大哥,亲哥,你一定要带上我啊。”

    “你在说什么,什么带上你?”我一脸疑惑。

    “去三亚啊。”

    “你怎么知道的?”

    “全公司都知道了,还知道是由你楚总监挑人,怎么样老大,就凭咱这比亲兄弟还亲的关系,算我一个吧。”陈斌谄媚的说。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打算带上他,陈斌为人机敏,圆滑多变,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办事儿还是挺靠谱的。

    “可以考虑,如果你把欠我的钱都还上的话。”

    “楚总,您见外了不是,就那几千块钱,对您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我厚着脸皮还给你,你还不好意思要呢是吧。”陈斌义正言辞的说,脸皮厚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我。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我们是去工作的,不是去旅游,没你想的那么轻松。”

    “那您是答应了?哎呀,老大,能跟着你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呐….”

    “行了行了,你也甭拍了,这次一块去的还有杨静,乐田田,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我打断陈斌的话。

    “乐田田?老大,你烧糊涂了吧?你怎么能让她也一起去呢?”陈斌不可思议的说。

    “这是董事长的意思,不是我选的。而且,乐田田也没那么可怕。”自从上次救了乐田田以后,她对我的态度好了许多,也没再刻意为难我,而我本来就不怎么讨厌她,在舔了她的脚以后,更是看见她就有一股莫名的冲动,其实这次董事长让乐田田同行,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至于杨静嘛,她是我的秘书,这小姑娘心思细密,做事一丝不苟,有她在我身边会为我省去不少麻烦,所以我自然要带上她。

    快下班的时候,我收到了乐田田的短信,“一会儿请你吃饭。”

    想起上次乐田田请我吃饭的下场,背脊一阵发凉,斟酌了半天回复她,“我又不小心拆你台了?”

    乐田田很快回了一条“你怎么这么胆小,放心吧,不害你,就是想谢谢上次你救我,下班后咱们公司门口见。”

    我虽然仍心有余悸,但无奈抵挡不住美女的诱惑,还是决定赴宴。等到公司所有人都走以后,乐田田才出现在公司门口,看着她一身的职业装,白色的细高跟,黑色的丝袜,我心头的邪火再次升起。

    “我们去哪儿?”我故意把语气放得很平静。

    “去我家。”

    “啊?”上一秒的平静立刻土崩瓦解,这个乐田田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啊什么啊,走啊。”乐田田完全不在意我惊讶的表情,似乎是早有预料。

    “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

    “是啊。”

    “那干嘛去你家啊?”

    “在我家吃不行啊?”

    我不解的打量着乐田田,希望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来证明她对我有阴谋,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拒绝她的要求,可是乐田田面色平静,语气淡定,完全看不出有一点不自然,反而显得我的紧张有点多余。

    乐田田含笑看着我,也不说话,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决定。不过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她似乎早就有了答案。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虽然我去过乐田田的家,但那是在意外情况下送她回去,而这次是她主动邀请我,那意义就显得不一样了,如果我真的去了,会发生什么呢?我忍不住有些期待,但又有些害怕,毕竟像乐田田这样的女人,不是一般男人能搞得定的。

    “你要是不敢去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乐田田看我踌躇,不冷不热的补充一句。

    “有什么不敢去的,不就是吃个饭吗?我去。”我也不知道是受了她的激将法,还是本来就挺想答应她的。

    “那好,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你可有口福了。”

    我不置可否,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乐田田,“是福是祸还很难说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呗。”

    到了乐田田家,我坐在客厅看电视,听着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想起以前和田乐乐一起在家做饭的情景,嘴角不自觉浮起淡淡的微笑,随即又感觉到一种物是人非的悲伤。

    “想什么呢你?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皱眉的。”乐田田端着两盘菜从厨房走出来。她已经脱下了职业装,换一身休闲的服饰,脚上穿着脱鞋,身上系了一块粉红色的围腰,看起来颇有几分女仆的味道。

    “你怎么在家还穿着丝袜啊?”乐田田把黑丝换成了肉丝。

    “穿给你看的呗,你不是很喜欢丝袜吗?”乐田田似笑非笑的说。

    “谁说我喜欢了。诶,做了什么菜?”我赶紧转移话题。

    “这个是糖醋排骨和鱼香肉丝。”乐田田介绍道。

    “看起来挺像那回事儿的,我先来尝尝。”说着就要伸手去抓。

    乐田田赶紧拍掉我的手,“你也不嫌脏,快去洗手,然后拿碗筷,我再做两个菜就能吃了。”

    “就两个人干嘛吃这么多菜啊,你们怎么都这么浪费?”我不情愿的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我们?”乐田田疑惑的看着我,“还有谁很浪费?”

    我又想起了田乐乐,这丫头到底对我下了什么咒,走了这么久了还害我整天念着她。

    “没什么,我去拿碗筷了,你快点,我饿死了。”

    毫不夸张的说,除了我老妈,乐田田是我见过做菜最好吃的美女,平时看她一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样子,想不到竟然做得一手的好菜,我彻底对乐田田刮目相看了。

    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模样,乐田田忍不住笑了,“你有那么饿吗?”

    “本来不饿的,可是你做的菜太好吃了,我恨不得多长一个胃啊。”我嘴里包着饭说。

    “有那么夸张吗?敢情你以前吃的都是饲料,没吃过好东西?”

    “你才吃饲料呢,看不出来你堂堂乐经理竟然下得厨房,嗯…..不错,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只可惜……”我故弄玄虚的把话说到一半。

    果然,乐田田急切的问:“可惜什么?”

    “可惜你脾气不太好,要是能把这个坏毛病改掉,说不定就能嫁出去了。”

    “呸,本姑娘还不稀罕做什么贤妻良母,脾气就这样,爱咋咋的。”乐田田说着就抢过我手中碗筷,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所有的饭菜都倒在一个盘子里。

    “诶诶诶,你干什么啊,我还没吃饱呢。”

    “甭吃了,给你吃也是浪费,吃了还不会说人话,你就配吃饲料。”说着就把所有的菜都倒进了垃圾桶。

    我阻拦不及,只能看着满垃圾桶的佳肴默哀,越看越觉得伤心,于是操起桌上的盘子,含着眼泪舔了起来,直到把所有的盘子都舔的像刚洗过的一样。乐田田看的好笑,“你至于那么夸张吗?”

    我依旧看着垃圾桶里的食物发呆,嘴里念叨着:“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啊……”

    乐田田突然换了一副邪恶的笑脸,我知道,每一个阴谋的产生都是在隐藏在迷人的微笑下面的。

    果不其然,乐田田用那摄人心魄的声音对我说:“给你吃一个更好吃的东西。”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今天乐田田让我来她家肯定有阴谋,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我警惕的问:“什么东西?”

    “你最爱吃的东西。”乐田田依旧保持着妩媚的笑容,慢慢把脚抬起来伸向我,隔着衬衣抚摸着我的上身,酥麻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微闭双眼。乐田田的脚开始向上游走,已经触碰到我的下巴,我突然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她的脚,毅然甩开了。

    “不要这样。”我语气坚定的说。

    乐田田完全没有预料到我的反应会有这么大的反差,惊诧的看着我,张着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本来乐田田的脚对我的诱惑力是很大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欲望突破极限的那一刻,我却突然变得冷静了。自从田乐乐走了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再接触女人的脚了,但是渴望却越来越强烈,今天乐田田本来给了我一个难得的机会,但我却拒绝了。我不知道原因,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再继续下去。或许,内心深处我依然不能接受自己这样的行为,只是以前田乐乐的任性和刁蛮让我少了很多压力,给了自己一个借口。而现在乐田田给我的是纯粹的诱惑,没有任何的强迫,面对这样的诱惑,我觉得自己很龌龊,强大的羞耻心渐渐唤回了我的理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