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十一章 恋足 天经地义
    乐田田也不觉得尴尬,把脚收了回去,面带微笑的说:“怎么了?不喜欢吗?”

    “不是…..我也不知道。”我神色黯然。

    乐田田突然换了一副大姐姐教育小弟弟的口吻说:“其实你不用觉得羞愧,这没什么,很多男人都有这样的爱好。”

    “是吗?”

    “嗯,据统计,有恋足倾向者在男性中的比例高达四分之一。”

    “真的?”我有些不可置信。

    “呵呵,你不知道的还多呢。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些恋物癖,恋足只是其中一种,只是因为所恋之物是脚,才会被有些人排斥,所以,你没必要压抑自己的爱好,那样只会让你越来越消沉。不如坦率的面对,以一个健康的心态去认识它。”乐田田津津有味的说,就像一个教授在讲授自己的研究成果。

    “中国古代向来有恋足的传统,古代诗词小说中,凡是描写美女,必写美足。脚是古代人衡量美女的最重要的标准,甚至比脸还要重要…..”

    乐田田越说越来劲,我赶紧打断她道:“这些你都是从哪儿听来的?”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总之你记住,生活中恋足的人比比皆是,没什么好羞愧的,反而是那些没有勇气面对真实的自我的人,才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乐田田一副教条主义的样子,把恋足说成了天经地义的事儿。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了,于是换上一副猥琐的表情,对乐田田说:“那么,我们就一起来面对真实的自我吧。”说罢便要伸手去抓乐田田的脚。她却灵巧的躲开了我的魔爪,似笑非笑的说:“机会只有一次,刚才是你自己放弃了,现在本姑娘不想让你碰我的脚了。”

    我尴尬的僵在原地,看着乐田田性感的脚丫,咽了一口口水,悻悻的说:“那你开导我半天,让我终于有勇气面对自己了,你却不让我碰了,这不是难为我吗?”

    乐田田不为所动,爱怜的抚摸着自己的美腿,顽皮的说:“本姑娘的玉足,不是你想碰就能碰的,等我心情好的时候再说吧。”

    “那你什么时候心情好啊?”我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乐田田好笑的看了我一眼:“等我心情好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乐田田就是个妖精,在勾起你欲望的时候又无情的将它扑灭,让你渴望不可及,吊足了你的胃口,再给一点甜头,让人对她欲罢不能。于是所有的主动权都到了她的手里,不得不说,这个乐田田对付男人手段,恐怕再无人能与之匹敌。不对,在我见识过的女人当中,除了乐田田,还有一个妖精级别的美女,那就是名字刚好跟其相反的田乐乐,这两个女人,一样的难以捉摸,一样的美丽,一样的懂得操纵人的欲望。我越来越觉得她们俩有联系,说不定是姐妹?

    “诶,跟你打听个人。”

    乐田田站起来接下腰上的围裙,心不在焉的说:“什么人?”

    “田乐乐,你认识吗?”

    待听到田乐乐三个字后,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情,好像是惊讶,又好像是焦虑,不过只是稍纵即逝,很快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眼神,淡淡的回答道:“不认识,她是你什么人?”

    我略微有些失望,但是从刚才扑捉到乐田田霎那间眼神的变化来看,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我对自己的猜想更加肯定,乐田田和田乐乐一定有关系,但是乐田田为什么要说不认识呢?我知道继续追问不会有结果,乐田田既然不想告诉我,那只有等找到田乐乐的时候再弄清楚这些事吧。

    “哦,就是一个朋友,你们俩的名字刚好相反,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

    乐田田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把解下来的围腰往饭桌上一扔,对我说:“我们出去逛逛吧。”

    “好啊,刚好我的‘饭后散步步法’最近疏于练习,功力大减,快要赶不上凌波微步了。”我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对乐田田说。

    乐田田换上了一套休闲的衣服,看上去青春了不少。我很少见到不穿职业装的乐田田,现在看了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要是把头发扎起来,还真有点儿像在校的学生。走在热闹的夜市,我忍不住对身边的乐田田说:“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嫩,以前还真没看出来。”

    乐田田一副你不识货的表情:“我一直都很青春,在公司的时候面对这么多下属,必须得把自己妆扮的成熟一些,在他们心中才有威信。”

    我笑道:“我敢保证,你早就是我们公司最有威信的女领导了,不怕你的人,还真是不多。”

    乐田田狠掐了我一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叫我母老虎,别忘了你才刚从虎穴出来,能活着已经不错了,你要是再敢惹我,小心我把你这只迷途的小羊羔吞掉。”

    看着乐田田可爱的样子,霓虹灯的光打在她的脸上,有一种梦幻的美丽,我似乎没有听见她的威胁,不由自主的说:“其实你这样也蛮好看的。”

    乐田田竟然难得的脸红了,大概是走在情侣众多的街道上,受了暧昧气氛的感染。乐田田小声的说:“那我以前不好看么?”

    我也感觉此时的气氛有些异常,以前打死我也不敢想象乐田田会在我面前表现的像一个青涩的少女,看着眼前双颊扑红的乐田田,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清了一下嗓子,试图把这种奇怪的氛围打破,讪讪的说:“以前也很好看,就是有点凶,呵呵。”

    “那是因为以前你老惹我生气,否则我也不会对你做那样的事情……”她大概是想起来以前对我的所作所为,不知道是觉得内疚还是害羞,说道后面声音变得越来越小,细若蚊鸣。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于是露出一个讪笑,低下头不再说话过了。过了很久,乐田田也没有打破沉默,就这么安静的和我并排走在一起,暧昧的气氛让我开始紧张,不过随着我们与过往的人流不断擦肩而过,我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看着身旁美的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的乐田田,有一种灵魂出窍感觉。虽然乐田田一直是公司里公认的头号美女,但她向来是以冷美人的形象示人,让人敬而远之,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清纯脱俗,使人产生亲近的欲望。我脚下有些轻,就好像每跨一步都没有踩实。我渐渐习惯了现在的感觉,享受着城市的喧嚣中隐藏的宁静。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宁静,“老大,这么巧啊?”陈斌隔着老远就开始向我挥手,待到走近后看清我身边还跟着乐田田,难以抑制惊讶的表情,尤其体现在他夸张的嘴型。大概是他从没看见过这种打扮的乐田田,被她的美丽所震惊,不得不佩服发明“惊艳”这个词的人,真是太形象了。不过更让陈斌吃惊的,应该是看见我和乐田田竟然一起出现在除公司之外的地方。

    “乐,乐经理也在啊?”陈斌废了好大的劲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乐田田就像是触动机关一样,瞬间又变回了刁蛮上司版的乐经理,表情冷漠,语气轻蔑,“我就不能在么?”

    陈斌赶紧赔笑:“能,当然能。”

    “那你怎么好像见到我很不高兴似的?”

    “我,我…..”

    看着满脸委屈的陈斌,我有些于心不忍,乐田田这丫头竟然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手下,太不把我这个总监放在眼里了吧。

    “小陈呀,我不是一直教导你,不要在恶势力面前低头吗?”

    陈斌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乐田田先反应过来,使劲在我的胳膊上拧了一下,“我倒要看看,我这个恶势力能不能让楚大总监低头?”乐田田一边说一边手上加力,在我的胳膊上扭了一圈,我疼得龇牙咧嘴,却又不想在手下面前丢脸,咬紧牙关,依然故作微笑。

    乐田田看见我的样子,似乎是很不服气,更加用力的往相反的方向又拧了一圈,钻心的疼痛让我彻底抛弃的最后的阵地,赶紧求饶:“我低头,我低头,你放了我吧。”

    陈斌见我败下阵来,悲愤的表情犹如亡国有恨,“老大,你不能啊,如果连你也屈服了,那还有谁能带领我们推翻…..”

    “推翻什么?”乐田田满脸和善的微笑,声音温柔得就像幼儿园老师,不过威慑力却足以让陈斌心惊胆战。

    “没,没什么。”

    我好笑的看着陈斌,安慰道:“放心吧,暂时的妥协只是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与恶势力的斗争也绝对不会停止的。”

    乐田田被我们给逗乐了,“我有你们说的那么可怕么?再说了,我一个小小的经理哪儿是您出大总监的对手?别说的好像我一直压迫你们似的。”

    陈斌也恢复了正常,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凑到我的耳边怯声说:“老大,您怎么会跟母……乐经理在一起啊?可别告诉我你跟她是…..”说道最后露出一个无比猥琐的笑容,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和乐田田。

    “你想哪儿去了?我们就是碰巧遇到而已。”说着我偷偷朝乐田田看了一样,不过她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态度。

    “哦,原来是偶遇,我就说老大你怎么可能跟她….”说到一半看见乐田田能杀死人的眼神,又生生的把话咽了回去,改口道:“她应该到了吧,楚总、乐经理,我得去车站接我一个同学,先失陪了,您二位接着逛。”说完还不等我们反应,便一溜烟的消失在了人群了。

    没过多久我便收到一条短信,是陈斌发过来的:“老大,我终于明白了,对付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与其打败她,不如将其招安,为我所用。看来您已经开始招安行动了,真不愧是老大,高,实在是高啊。”

    看着陈斌的短信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乐田田好奇的问:“看什么呢?这么好玩儿。”

    我赶紧把手机收起来,敷衍道:“没什么,就是一条无聊的接龙短信。”

    开玩笑,这个要是让乐田田看见了,我这胳臂今天非得变得跟小腿那么粗不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