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十二章 你擦不擦防晒油 ?
    飞机上,陈斌一边东张西望,一边问我:“老大,你说我们这次去三亚要待几天啊?”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呆一周,展会持续三天,我们先到酒店安顿好,然后开始准备展览的事情,等展会结束了,我们就得回来。算下来差不多就一周的时间。”我把头枕在靠垫上,闭着眼睛回答陈斌,昨晚熬夜看美剧,现在正是抓紧时间补充体力的时候。

    “那岂不是没有空余的时间?不能啊,人家这次还专门买了八瓶防晒油呢。”陈斌失望的说。

    我对这个陈斌天马行空的思维总是难以适应,睁开眼镜问道:“你打算把防晒油当矿泉水喝?而且,这和防晒油有什么关系啊?”

    陈斌露出一个猥琐的表情,“嘿嘿,老大,我们要去的可是三亚,著名的热带海滨城市,到三亚怎么能不去海滩呢,你想想,沙滩上有多少穿着比基尼的美女,要遭受到太阳残酷的暴晒?到时候这些防晒油就是我保卫美女嫩白皮肤的武器。”

    我对这个陈斌无耻的程度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任何猥琐的事情都能被他说的跟保家卫国一样高尚且刻不容缓。我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对陈斌说:“你不会是打算到时候拽着几瓶防晒油,见到美女就跑上去问人家‘美女,要不要擦油?’那也不用带八瓶这么多吧?”

    “呵呵,还有两瓶是为您准备的。不过现在看来,怕是要浪费了。”陈斌哭丧着脸说。

    “去去去,谁用你那些破玩意儿,本总监泡妞儿从来不借助道具。你也不用那么失望,展会结束了我们应该还有两天时间,到时候你的防晒油用不用的出去就要看你自己的能耐了。”说着我朝侧面的乐田田和杨静的方向看了一眼,她们二人似乎正交谈胜欢。乐田田离开了公司,经理的架子小了不少,人和活泼了许多,杨静比她小一岁,两人年龄相仿,聊了几句便很快成了知音。不得不说,女人结交朋友和仇人的速度,永远是我们男人望尘莫及的。

    看着杨静和乐田田亲密的样子,我隐约有些担心,我的这个乖巧小秘书会不会叛变呢?要是她真的成了乐田田的知己,那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行,我一定不能让这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老大,你说到时候我们去海滩,带不带乐田田跟杨静啊?”

    “她们俩大活人,不用你带自己也会去,而且都是年轻女孩子,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呢?”我重新把头枕到靠垫上,继续闭目养神。

    “嗯…….不知道乐田田穿起比基尼来是个什么样子,其实,杨静的身材也不错……”陈斌时刻不忘张扬他的猥琐本色,说着便流着口水yy起来。

    此时一个甜美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先生,请问您需要饮料吗?”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空姐正面带微笑的站在我旁边,上身微微倾斜,从一个完美的角度俯视着我。

    我看的有些傻了,眼前这张面孔让我忍不住有些痴迷,太美了,水灵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粉嫩的鼻头,饱满的嘴唇,细腻光滑的肌肤,洁白无瑕的脖颈,每一个部位都恰到好处,结合在一起更是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让人看一眼就不能把视线移开,再往下看,标准的空姐职业装,黑丝袜黑皮鞋,齐膝的短裙,加上纤细的美腿,将制服诱惑发挥得淋漓尽致,这对我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我又一次忍不住幻想自己正在舔眼前这位空姐的脚的画面,想象着那玲珑剔透的脚趾连同丝袜一起进入我口中的感觉,心里如同有万只蚂蚁在爬一般的奇痒难耐,我不受控的盯着她的脚看,渴望着那秀美的丝足从皮鞋里面抽出来。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饮料吗?”空姐又重复了一遍问话,脸上依旧保持着职业式的微笑,对我和陈斌失态的模样视若无睹。一方面大概是出于礼貌,另一方面,这么漂亮的姑娘,估计已经对男人们的各种惊讶,赞叹,甚至猥琐的目光习以为常了。

    “小姐,请问你要擦防晒油吗?”

    我还没回过神了,陈斌的一句话差点儿让我吐血,我此刻恨不得把这小子从飞机上扔出去,带着他的八瓶防晒油一起。

    空姐就是再淡定,听到这样的话也有些不知所措了,但是出于良好的职业素养,依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先生,我不需要防晒油,谢谢您。”

    我赶紧抹掉脑门上的恶汗,解释道:“小姐你别理他,他早上喝豆浆的时候把豆浆喝进脑子里了,不会说人话了。”

    空姐被我逗乐了,不好意思的抿唇笑笑,又重复道:“先生,如果您没什么需要的话,我就去为别的乘客服务了。”说着便要转身离开,我顿时感到一阵失落,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任谁都希望能跟她多说几句话的。

    “小姐,请等等。”我鬼使神差的叫住了她。

    “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吗?”空姐回过头耐心的问道。

    “给我一杯矿泉水吧。”

    “好的,您稍等。”空姐说罢在我的座位旁边蹲下,为我倒水。

    我还在盯着她的的腿发呆的时候,一个被子递到了我面前,“先生,您要的矿泉水。”

    我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哦,谢谢。”

    空姐对我报以一个迷人的微笑,又接着对旁边的陈斌说:“那这位先生需要什么呢?”

    陈斌几乎连哈喇子都顾不得擦掉,愣愣的说道:“我要和豆浆。”

    ……

    下了飞机,陈斌依旧对刚才的空姐念念不忘,花痴的表情更胜一个怀春的少女。乐田田见状好奇的问道:“他这是怎么了?失了魂了还是失了身了?”

    我无奈的摇摇头笑道:“他是想失身找不到机会啊。”

    乐田田鄙夷的看了陈斌一眼,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切,男人真是下贱。”

    听到这句话我心头稍微有些不悦,不过也懒得跟她计较,回过头对身边的杨静说:“杨静,这次虽然是出差,但是也是一次难得的放松机会,你这么青春美丽,整天呆在公司里面太浪费了,这次就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年轻人嘛,就该有点儿活力,你放心,所有娱乐开销,公司给你报销了。”

    我一副慈祥老领导体贴下属的模样,直接让身旁恶名昭著的乐经理无地自容,杨静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谢谢楚总。”

    陈斌适时的走上来拍马屁:“楚总,您对我们这些基层员工真是关怀备置啊,我太感动了,这个……我的娱乐开销,是不是也能给报了?”

    “去去去,一边儿去,你那些荒淫腐败的事情自己解决。这儿可不是你的便携银行。”

    乐田田冷眼看着我们上司下属三人其乐融融的样子,表情里除了不屑还闪过一丝羡慕。

    我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擅长笼络人心可是我从一个小职员混到技术部总监一路走来最得意的一点。我要在杨静有所动摇之间把她拉回到我的阵营里面,千万不能让那个乐田田有机可乘。

    “哎呀。”乐田田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小静,你的丝袜什么时候划破了?”

    杨静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下身穿的明明是一条运动裤,哪里来的丝袜。于是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乐田田:“田田姐,我没穿丝袜呀。”

    “哦?是吗?原来是我看错了。”乐田田似笑非笑的说,同时向我投来一个戏谑的眼神。

    只有我和乐田田知道,就在我听到杨静丝袜划破的一瞬间,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低头向她的脚看去,脸上的表情尽是猥琐和期待,这明明是陈斌常有的表情啊。还好没被杨静和陈斌看见,不过却逃不过乐田田的法眼,这分明就是她在故意戏弄我,想打击一下我刚才嚣张的气焰。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讪笑道:“谁出远门还穿丝袜啊,真是的,杨静,乐经理分明是在拿你开玩笑。”

    杨静又不好意思的笑笑,没有说话。这一笑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羞花,连我都看得有几分心旷神怡。

    乐田田却不理会我的话,自顾自的说道:“哎呀,不说我还忘了,这次出来我一双丝袜都没带,小静,一会儿你陪我去买两双吧。”说完又看似不经意的瞟了我一眼,只有我看得出来,那眼神里充满了暧昧。

    此刻楚总监早已是血脉膨胀,双手紧紧的握拳,才克制住了想说“我和你们一起去。”的冲动。

    待到乐田田和杨静走远了,我依旧盯着她们的背影出神,这两个小妞儿的身材,要是真穿上了比基尼,还不是一般男人能招架得住的。

    这时陈斌突然走上来拍拍我的肩旁,小声说了一句:“老大,不知怎么的,我最近发现其实我对女人的脚和丝袜挺感兴趣的。

    我回过头惊讶的看着陈斌,竟然对这个天天都见面的家伙产生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