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十五章 噩梦
    回到酒店,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像一具尸体般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华丽的吊灯,眼前却不断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那到底是不是田乐乐?如果是,为什么她要躲着我?她当初又为什么不辞而别?越想越迷惑,有太多的疑问我没有办法解释,而可以解开这些谜题的人却迟迟不肯出现。

    正在苦恼的时候,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乱了我的思绪。我不情愿的爬起来,走到门口开门一看,是乐田田。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乐田田不耐烦的说着,不待我邀请便径直走进了房间。

    我无奈的关上门,走到她旁边坐下,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口道:“这么晚了,什么事?”

    乐田田见我无精打采的样子,似乎有些不满,“还不是为了你的破事儿,你以为我愿意上你这儿来?”

    我的破事儿?我恍然大悟,一定是杨静的事情,昨天乐田田拍胸脯说她会搞定这件事,今天看来是来向我汇报战果的,我抱歉的笑笑,对乐田田说道:“真是辛苦你了,怎么样,杨静答应不辞职了吗?”

    乐田田见我态度热情了不少,稍微有些得意,却又摆起了架子,阴阳怪气的说:“连杯水都没有喝,还想让人家说那么多话,有些人真是……”

    她话还没说完,我立马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恭恭敬敬的双手捧到她面前,“乐经理,您请喝水。”谄媚的样子估计连我自己看了都想揍。

    乐田田见我马屁拍得到位,也不再为难我,接过杯子轻啄了一口,像是不经意的说道:“杨静说她不会辞职了。”

    我闻言大喜,恨不得在乐田田的脸上来一计响吻,激动的说:“真的?她真的说她不会辞职了?”

    乐田田见我堂堂一个楚总监,竟然一点儿都沉不住气,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还能骗你不成?我乐田田出马,就没有搞不定的事儿。”

    我赶紧又给乐田田倒了一杯水,感激道:“您辛苦了,辛苦了。”

    “你这是干什么?我已经有一杯水了,正在喝呢。”乐田田看着我手里的杯子,疑惑道。

    我傻笑着说:“我这里除了水,什么都没有,只能给你再倒一杯以表达我浓浓的谢意。正所谓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这才两杯,离涌泉还差得远呢。”

    乐田田扑哧一笑,刚喝进嘴里的水全溅到了我脸上,此时的乐田田在我心目中地位非凡,我不但没有生气,还伸出舌头在唇边舔了一圈,陪着笑脸说:“果然是农夫山泉,有点儿甜。”

    乐田田彻底被我逗乐了,笑的差点儿喘不过气来,过了好半天才平复下来,意犹未尽的说:“你就打算用两杯农夫山泉来感谢我?没诚意。”

    我看了一下表,已经23点40分了,犹豫了一会儿问道:“要不,我请您吃夜宵?”

    乐田田把手里的杯子放下,站起来爽快的说:“好啊,刚好我今天晚饭没吃饱,走吧。”说罢便大步向门外走去。

    看着乐田田美丽动人的背影,我有些心旷神怡,不自觉的咧开嘴笑了。

    乐田田突然回过头来,嗔怒道:“你坐那儿傻笑什么呢?走啊。”

    我顺手拿起桌上的杯子,将乐田田喝剩下的水一饮而尽,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夜市摊上,我好奇的问乐田田:“你使了什么办法才让杨静不辞职的?”

    乐田田嘴里包着食物,口齿不清的说:“其实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说希望她不要辞职,结果她就告诉我她从来就没打算辞职,所以我那些准备用来开导她的话根本没用上。”

    “是吗?”我不解的问道,没想到杨静从来就没打算辞职,反而是我的担心显得多余了。看来杨静这个丫头,并不像她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不经世事。

    “我也很奇怪啊,不过既然她不打算辞职,我也没好多问。”

    “那她有没有说我,说我是……”

    乐田田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表示正在等我说完。她明知道我的意思,却还要装出这么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分明是想看我的笑话。这个妖精,心眼大大的坏。

    我没好气的说:“她有没有说我是变态,或者类似的话?”

    乐田田强忍住笑意,喝了一口水把嘴里的东西都咽进了肚子里,又拍了半天胸口,吊足了我的胃口之后,才满意的说:“没有,她根本就没提起你,以及你做的事。”

    我更加疑惑了,杨静这丫头真的一点儿都不介意跟我这个变态老板共事?百思不得其解,索性懒得去想,反正我脑子里的问号已经够多了,何必还要自寻苦恼。

    这件事总算是解决了,我虽然心里依旧有些不踏实,但起码现在杨静不会再辞职了,我也不用费心去重新找一个秘书,心情大好,于是把桌面上的小吃都搬到自己面前,开怀大吃。乐田田见状,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每一个盘子里都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得意的看着我。

    我愣了半晌,对这个乐田田的小孩子行为哭笑不得,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把盘子里的肉往嘴里送,用含笑的眼神告诉乐田田:“小样儿,跟我斗,你差得远呢。”开玩笑,不过是吐口水而已,只要你不往里面放砒霜,还没有我楚总监不敢吃的东西。

    乐田田被我气的捶胸顿足,放弃了吐口水的策略,直接一脚把我踢下板凳,然后把所有的食物都倒进了自己的碗里。

    回到宾馆后,我的心情好了许多,不光是因为解决了杨静的事情,还因为刚才与乐田田的一番调笑。这段时间乐田田越来越像个小孩儿了,彻底颠覆了以往成熟冷酷的乐经理的形象。跟她相处久了,才发现她其实是一个挺单纯善良的女孩儿。只不过残酷的职场竞争磨灭了她的本性。

    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在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里,放着一把椅子,我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突然听见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接着便看见一个女人走到椅子前面,她穿着标准的职业装,黑丝袜,黑皮鞋。我趴在地上,只能看见她膝盖以下的地方。女人坐在椅子上,然后用高跟鞋踩着我的手,我想要挣扎,却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只能听见她在我头上放肆的笑声。

    在把我的手踩得流血之后,她低下了头,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慢慢抬起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是杨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