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十八章 被美人鱼钓了
    一路狂奔,到了黄金假日酒店。不知道是运动过量还是我太紧张,一时间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我站在403号房的门口喘着粗气,想着推开这扇门就能看见我朝思暮想的田乐乐,兴奋之余又有一丝畏惧。消失了这么长的时间,田乐乐还是以前那个田乐乐吗?

    人面对期待已久的事物来临的时候,总是会很矛盾,因为往往过久的等待让期望值不断增高,到了愿望即将实现的一刹那,害怕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太大,产生恐惧的心理。我怀着这种矛盾的心情抬手敲响了房门。

    “谁呀?”房间里传来柔美的女声,一定是田乐乐,我终于找到田乐乐了。

    我激动的语无伦次:“是我,是我呀。”

    “你是谁?”

    “楚邺,我是楚邺啊。”

    过了良久,伴随着细微的摩擦声,房门慢慢打开。随着门扇的转动,房间内的事物一点点的逐渐进入我的视野,直到那个让我牵肠挂肚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我激动的冲进房间,一把抱住她:“乐乐,我终于找到你了。”

    “啊……”

    一声震碎人心的尖叫差点儿把我的耳膜洞穿,紧接着我怀里的女人开始拼命挣扎。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她的魔爪席卷了面部。

    “流氓,臭流氓……”

    我一头雾水,好不容易从她天罗地网般的拳打脚踢中挣脱出来,定神一看,才发现原来眼前的女人并不是田乐乐。这次祸可闯大了,要是这房间里还有别的男人,并且这个男人刚好比我强壮的话,那么可以预见楚总监今天很有可能要变成楚太监了。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误会,误会啊……”我迎着她雨点般的拳头慌忙解释道。

    眼前的女人依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闭着眼睛胡乱挥舞着双臂,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大声喊道:“小姐,我不是坏人,刚刚是误会,我认错人了。”

    她被我抓住双手动弹不得,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安静下来,睁开眼镜看着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说:“你放开我。”

    我放开她的手,抱歉道:“对不起小姐,我真的是认错人了,我以为你是我女朋友,刚才太激动,还没看清就抱了。”

    她惊魂未定的看着我,狐疑道:“哪有敲开别人的门再认错人的?还认成自己女朋友。”

    想想她说得也有道理,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尴尬的站在门口傻笑。看来是上了曾可那小妮子的当了,长得漂亮的女人都喜欢骗人。张无忌他老妈说的太对了,可惜我小时候我老妈没有告诉我这个道理,害我现在吃亏上当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

    此时静下心来再打量眼前这个女孩儿,不对,已经不能叫做女孩儿了,这分明就是一个美艳的少妇,身上披着睡袍依然遮挡不住火辣的身材。一双丹凤媚眼能勾取人的魂魄,不施粉黛的脸上找不出一丝皱纹,凝脂般的肌肤吹弹可破,整个人透露出妩媚却又内敛的气质。这样的女人,已经不能单纯的用漂亮或者美丽这样的辞藻来形容了,只有两个字能够准确的诠释她,那就是——销魂。

    我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解释道:“我真的是把你当成我女朋友了,我朋友告诉我她住在这个宾馆,而且就是403房,所以刚才一敲开门我才会做那样的事情。”

    少妇脸上的表情不置可否,看来还没有对我完全消除戒心。

    “你自己的女朋友你不知道在哪儿?”

    “这个,说来话长,反正我也是被别人骗了,刚才真的是误会。”

    少妇打量了我半天,语气冷淡的说:“我不管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现在马上从我面前消失,刚才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否则我立马报警。”

    我一听说她要报警,不自觉紧张起来,虽然我自认为没有做什么坏事,并且出发点单纯,但是在这样一个销魂的女人面前,警察同志还能不能保持正常的判断能力便成问题了。

    “好,我走,我这就走,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少妇不耐烦道:“好吧,我相信你,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吧?”

    我看得出她是为了打发我走而在敷衍我,但是也没有理由继续纠缠,于是怀着一点淡淡的不舍离开了酒店。

    我第一时间赶回海滩,却哪里还看得见曾可的身影,这个小妮子,耍我的好惨,下次见到她一定要好好报复一番。乐田田他们三人刚好从海边走来,陈斌首先开口道:“老大,你刚才去哪儿了?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不见人了,不会是钓到美人鱼,背着我们偷欢去了吧。”

    “呸,我是被美人鱼钓了。”我愤愤的说。

    陈斌喜道:“那不都一样吗?这么说,你刚才真的是去……”

    陈斌说话的同时,乐田田突然打断道:“小静,我们走,以后少跟你这个色狼总监呆在一起,指不定哪天他就把你当成鱼给钓了。”

    杨静不好意思的看看我,又看看大步走在前面的乐田田,最后还是抛下了我这个老板跟着乐田田走了。

    乐田田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大火气。我郁闷的挠挠头,一把挽过陈斌的脖子,“小子,防晒油用了几瓶了。”

    陈斌闻言哭丧着脸,委屈道:“唉,别提了,一瓶都没用上。”

    “我就说嘛,想泡妞还得靠智商,道具是不可靠滴。”

    我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搭着陈斌的肩旁,迈开步子朝早已变成两个黑点的乐田田和杨静走去。想起今天经历了从狂喜到失望,仍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田乐乐,心里传来弄弄的失落,却笑的更大声了。

    回到宾馆,我久久不能入睡,于是打开笔记本电脑,漫无目的的在网上浏览。突然屏幕的右下角出现一个小喇叭不停的闪,打开来看,是有人从qq上申请加我为好友,验证信息写着“我是曾可”。

    我心头一喜,迫不及待的点了同意,并且很快给她发了一条消息:“臭丫头,你骗我!”

    过了一会儿对方回复道:“谁让你这么笨,活该。”

    看着电脑屏幕上可爱的鬼脸,想起了曾可那美丽的能净化人的思想的面庞,还有我有史以来见过最完美的玉足,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我回了一个流汗的表情,并问道:“忘了问你了,你跟田乐乐是什么关系?”

    “我跟乐乐是高中同学,更是闺中密友,你赶紧准备好礼物讨好我吧。”

    “我为什么要讨好你?”

    “你不想知道乐乐在哪儿吗?”

    “你又耍我怎么办?”

    正在我的心情再一次兴奋起来的时候,曾可突然不再回复了,我连着发了好几条消息,正是万分焦急的时候,她却突然下线了。

    我守在笔记本前面等了好久,曾可始终没有再上线,我失望的合上电脑,躺在床上,郁闷的心情无法抒发,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我才睡着。

    我一直睡到下午才醒来,奇怪的是乐田田他们没有来叫醒我,莫非他们去潇洒了一天却让我一个人在宾馆睡觉?

    我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正好听见有人在敲门,刚打开门陈斌便挤了进来。

    “我说你能不能淡定点,每次都这么沉不住气,一点儿都不学我。”我随手关上门对陈斌说。

    “老大,我是来给你带好消息的。怕耽误了您高兴的时间,才这么着急。”

    我饶有兴趣的问他:“什么好消息?”

    陈斌故作神秘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纸,在我面前晃了一下,得意的说:“你猜猜这是什么?”

    “电影票?”

    “不是。”

    “打折卡?”

    “不是”

    “艾滋病检查报告?”

    “嗯?我拿错了?……呸,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

    陈斌突然兴奋的站起来,“这是邀请函,换句话说,就是入场券。”

    我疑惑道:“入场券?什么地方的入场券?”

    陈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悠悠的说:“前两天我收到消息,今天晚上本市将有一个高端聚会,受邀的都是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多半是商人,也是少数政府官员,甚至还有明星。”

    “你手里拿的就是这个聚会的邀请函?”我配合的问陈斌。

    “不错,这是我废了好大的力气,而且花了大价钱从我一个朋友那里搞到的。”陈斌说罢得意洋洋的看着我。

    我不屑道:“跟一群比你有钱比你有势的人在一起,衬托自己的渺小,你这不是找虐吗?”

    陈斌又露出了招牌式的猥琐笑容,每次看到他这样的笑容我就知道他又开始打异性的主意了。果然,陈斌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这样高端的社交场合,怎么少得了那些高级的交际花呢?而且我敢说,绝对比酒吧夜总会里面那些高了好几个档次,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老大,去不去,您一句话,想要这两张纸的人排着队能横跨整个海南岛呢。”

    我被陈斌说动了,有些跃跃欲试,但是看着陈斌手里的两张票子,又疑惑道:“你只有两张邀请函,那杨静和乐田田怎么办?”

    陈斌拍着大腿说:“老大,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泡妞儿你还想带着两个女人在旁边?而且,她们俩早就抛下我们找乐子去了。”

    怪不得一整天都这么安静,原来乐田田和杨静都出去玩儿了。但她们怎么不叫我和陈斌呢?怎么说我们也是一个team。

    我问陈斌:“她们去哪儿了?”

    “谁知道她们上哪儿去了,一大早在门口碰见母老虎和杨静,说是要去钓鱼。”

    钓鱼?钓什么鱼不能带着我和陈斌的?分明是要去钓凯子。既然她们都擅自采取行动了,我这个总监也不能亏待了自己。我抢过陈斌手里的票子,脸上洋溢着邪恶的笑容,“好,今晚就让我们做两个真正的猎人,誓要猎尽天下绝色。”

    陈斌表情凝重的附和道:“看来,江湖上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