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美足胜桃夭 > 第二十章 脚拍浪花穿丝袜
    杨威走后,neal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面带微笑的说:“初夜先生,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分啊。”

    我尴尬的笑道:“给您添麻烦了。”

    neal爽朗的大笑,说道:“我刚才都看见了,找麻烦的是那位杨威先生,不是你。”

    我对neal的映像很好,作为一个身份地位都高于常人的人,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谦虚和友善,确实很难得,而且能跟我这样一个小角色坦诚相待,可见其气度非一般人可比。

    “不管怎么样,这次还是要谢谢您帮我们解围的。”我礼貌的说。

    “哈哈,你们中国人就是喜欢客气。这次我帮了你,说不定下次是我需要你的帮忙呢?”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话,我楚邺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言罢我们俩同时笑了起来,就像是两个相交多年的老朋友,再加上刚才neal这么给我面子,不知道的人看了,还真以为我跟他是什么莫逆之交呢。今天真是出门遇贵人,不但白揍了那个阳痿一顿,还出了不少的风头,回家得杀只鸡谢神啊。

    “我们一言为定,既然这样,就不打搅二位了,我还要招呼别的客人,你们请不要拘束。”neal说着乐呵呵的转身离去。

    易茹走上来好奇的问道:“你认识neal?”

    “前两天刚认识的。”

    “啊?”

    我故作神秘的笑道:“啊什么啊?走吧。”

    我们穿过大厅,到了人比较少的后院,院内有一个不算很大的游泳池,我们散步到了池边,易茹脱下鞋子坐在地上,露出了穿着黑丝袜的秀足。我有些紧张的坐在她旁边,忍不住侧目盯着她的脚看。

    易茹见我不说话,率先打破僵局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谢我?谢我什么?”

    “谢谢你挺身而出啊,我为之前对你的态度道歉。”易茹表情轻松的说。

    “原来是谢我揍了你前夫啊?那敢情好,下次你还想揍他的时候就来找我,只要是揍前夫,我义不容辞。”我调笑道。

    易茹被我逗乐了,两只脚丫交错的在空中荡漾,几乎就要触及到水面,粼粼的波光印在她的丝袜上,呈现出一种梦境般的银色。我看的入神,心里忍不住泛起了邪恶的念头。

    “你女朋友是做什么的?”易茹的话把我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女朋友?”

    “对呀,就是你上次抱着我的时候嘴里喊的那个乐乐。”易茹说道我抱她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脸颊微微发红,哪里像是一个离了婚的少妇,分明就是一个未知世事的青涩少女。不过要是你真的把她当成个少女的话,那就上当了,从后面发生的事来看,她刚才的反应绝对是在演戏。

    “其实,她不是我女朋友。”我神色黯然的说。

    易茹惊讶的看着我,嘴唇微启却没有出声,我意识到自己的话让她产生了误会,于是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虽然田乐乐不是我女朋友,但是我们的关系很亲密,所以上次把你认成她的时候才会冲上去抱你的。所以……我上次确实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

    易茹看上去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不过很快又满脸的疑惑问道:“既然不是你女朋友,又跟你很亲密,那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把我难倒了,真的是说来话长还没办法长话短说,并且就算我说了,以正常人的思维也不能理解,只会在我轻浮的映像上加上一个变态。于是我转移话题道:“我们的关系很复杂,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解释清楚,讲起来怕是到天亮也讲不完,还是先说说你吧。”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易茹说着低头盯着自己的脚丫,神情略微呆滞。

    看着她美丽诱人的侧脸,我偷偷吞了口口水,问道:“说说你是怎么离婚的,又为什么会和那种人结婚?”

    “跟她结婚是被我父母逼的,我不喜欢他,至于为什么会离婚,那也是说来话长,怕是说道明天天黑也说不完的。”易茹自嘲似的说。

    “既然都是说来话长,那我们就聊点儿别的吧,能够不用等到明天天亮或者天黑就能说完的话题。”

    易茹忽然转过脸来看着我,脸上浮起皎洁的笑容,“好啊,那就说说你喜欢女人身上的什么部位吧。”

    我闻言紧张道:“干嘛说这个?”

    易茹往前坐了坐,竟然把穿着丝袜的脚丫伸进了池水里,轻轻的往前一踢,水面上溅起一朵绚烂的水花。

    “因为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老盯着我的脚看,你是不是对它很感兴趣?”易茹一边用脚划水,一边对我说。

    “我,我什么时候盯着你的脚看了?”

    “你现在就在盯着我的脚看。”

    我被她说的心里发虚,仓促的解释道:“那,那是因为我没见过谁穿着丝袜就把脚伸进水里的,真是神经病。”

    易茹又故意用力晃了两下小腿,水花高高叠起,有的溅到了我的脸上和身上。我紧张的坐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易茹突然停下脚上的动作,认真的说:“你说的确实有道理,那我还是把丝袜脱了吧。”说着便把手伸进了裙子里。”

    我看得满头大汗,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我遇到的女人怎么一个个的都跟妖精似的?要知道,她穿的可是连裤袜,就这么当着我的面脱下来,不走光那是不可能的。

    我的思想痛苦的挣扎着,一正一邪两个楚总监在我心里进行了一番激烈的争斗,终于还是正义的一方获胜了。我结结巴巴的对易茹说:“你,你就在这儿脱?不太好吧。”

    易茹看似恍然大悟般的停下手上的动作,惊叫道:“哦,对呀,多亏你提醒了我。”她的表情和动作异常的夸张做作,傻子都看得出来她是在演戏。

    我正要发作,易茹突然站了起来,对我说道:“等着,我找个没有色狼的地方把丝袜脱了。”说罢提着鞋子,穿着湿漉漉的丝袜走了,地上留下一个个脚丫形状的水印。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易茹早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我如梦初醒般的惊叫:“诶,你说谁是色狼啊”引来周围的一片鄙夷目光。

    大概过了十分钟,我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水池边,突然听见后面传来易茹的声音:“小总监,你怎么这么听话?叫你等着你就真的一直傻坐在这里。”

    这声“小总监”把我叫得浑身不爽,我堂堂楚大总监竟被你叫成了小总监,这要是让我手下那帮兄弟听见了,我以后还怎么在他们面前树立威信啊?

    我回过头准备纠正她的错误,却看见她腿上的丝袜早已不见,洁白细嫩的大腿裸露在外面,膝盖上的皮肤也一样的光滑,没有多余的肉,再往下看,纤细的脚踝上绑了一根银色的链子,脚背刚好从白色的高跟鞋中露出来,末尾处还能看见脚趾的分丫在鞋口若隐若现。我看得傻眼了,要说的话早已忘了一个字也不胜,大脑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冲上去抱着这双美腿和美脚狂舔,亲吻每一寸肌肤。

    “跟你说话呢,小总监?”易茹看我盯着她的腿发呆,像一个一辈子没吃过饱饭的乞丐看见了一只鸡腿正在向自己走来,好笑的对我说。

    我仿佛睡梦中惊醒,“啊?什么?你说什么?”

    易茹捂着嘴笑了半天,说道:“我说让你别傻坐在这里了,我们走吧?”

    “走?去哪儿?”

    “问这么多干嘛,跟我走就是了,我又不会吃了你。而且,你还有好处呢?”易茹神秘的笑着说。

    我有些兴奋,却又故作矜持的问:“什,什么好处?”

    易茹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笑着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双湿漉漉的黑丝袜,在我面前轻轻的摇晃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