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开天录 > 第九百六十三章 普济,密报(4)
    魔云翻滚,浮空战堡在阴乌双的营寨上方略微盘旋了一下,就慢吞吞的喷吐着魔云幽风,向着北方不断的加速飞驰而去。
    血鸦道人站在战堡正中的魔宫屋顶,眺望着越来越远的营寨,眸子里的血光也是越来越亮。
    过了一阵子,等到几条沿途‘护送’的魔舟都被丢在了后方老远的地方,血鸦道人这才挥了挥手,轻哼了一声:“去几个机灵点的,盯死这三个小子。”
    “呵呵,我魔道中人,无利不起早,阴乌双何苦将阴无智、阴无勇招呼到一起?”
    “他们肯定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更不要说,他们将自家交好的那些宗门、家族、散魔,统统召集了起来,他们想要干什么?扶风神朝已经被耗尽了元气,几座边疆镇城,哪里需要他们下这么大的本钱?”
    “有古怪啊,有古怪啊,这三个小子,想要吃独食。嘿嘿,他们在哪里找到了好东西?”
    “嗯,山风城周边,从未听闻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上古的宗门遗址?强大散修的洞府?又或者,是什么天地生养的洞天福地要开辟了?”
    “总不至于,是扶风神朝在山风城周边,有什么别的布置?扶风神朝的秘库?或者是更加不得了的东西?”
    “狡猾狡猾的混账小子,哼哼,不过,想要瞒着道爷我吃独食,哪里有这么简单?但凡被我血海宫弟子盯上的,见面起码也要分一半啊。”
    随着血鸦道人的自言自语,几道极细的血光从魔宫中飞出,无声无息的朝着阴乌双的营寨方向去了。
    血鸦道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小心些,谨慎些,他们当中好手不少,可不要被他们抓住了。”
    “你们被他们剁了脑袋,道爷也不会心疼。但是你们丢了道爷的面子,嘿嘿,道爷诛你们满门老小。”
    战堡下方,七十二座正多边形的浮空阵法喷吐着血光,催动着战堡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距离阴乌双的营寨万多里地后,这座体积庞大的战堡已经化为一道血光,瞬息万里的朝着北方飚行。
    巫铁背着手,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战堡正前方。
    长宽十里,最高处有两百多丈的浮空战堡气势恢宏的当面撞来。
    巫铁怪笑了一声,一股可怕的,极其黑暗,极其阴冷,似乎充满了世间一切负面能量的可怕气息从他体内爆发出来,瞬间笼罩了方圆万里之地。
    他紧握右拳,右拳变成了漆黑一片,伴随着一声低沉的轰鸣声,大片黑色电光从他黑漆漆的拳头中喷出,然后他一拳轰在了飞驰而来的战堡上。
    一声巨响,战堡厚重的金属城墙被一拳轰穿,数百名站在这一段城墙上的魔军士卒犹如风中的枯叶蝶,飘飘荡荡的吐着血向后飞去,他们身上的甲胄被一拳震得粉碎,无数极细的黑色电光在他们身上急速的跳动着,顷刻间湮灭了他们全部的生机。
    偌大的浮空战堡剧烈的一震,硬生生被巫铁一拳轰得停了下来。
    战堡内,将近十万名魔军将士齐声呐喊,他们立足不稳,纷纷向前翻滚而出。站在城墙上的魔军怪叫着摔下了城墙,城内的魔军则是撞在了各处墙壁上、柱梁上,一个个撞得鼻青脸肿,到处都传来了可怕的骨折声。
    巨大的震荡更是破坏了浮空战堡内的各处阵法,支撑着这座浮空战堡的七十二座浮空阵法齐齐闪烁,不断裂开一条条拇指粗细的裂痕,喷出大片的火光黑烟。
    站在魔宫屋顶上,正在盘算着阴乌双、阴无智、阴无勇三人聚集在一起,究竟有什么图谋的血鸦道人也是一个趔趄,差点从屋顶上甩飞了出去。
    不过被他毕竟是血海宫的嫡传,半步尊级的修为,而且在半步尊级中也是最顶尖的那一小撮儿存在,他身形向前甩飞了十几丈远,全身骤然炸成一团血光,一个闪烁后,他回到了魔宫屋顶,四平八稳的站在了原本的位置。
    双眼喷吐着粘稠的血光,血鸦道人身后大片血雾翻滚而起,血雾中一只三头三足十二翼的巨型魔鸦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冉冉从血雾中凝聚出庞大的猩红色身躯。
    三头三足的巨型魔鸦六只眼眸中喷吐着血光,犹如六柄长刀,锁定了巫铁的身形。
    “哪里来的魔崽子,敢来你血鸦爷爷手上讨……”
    血鸦道人正要报出自己的身份来历,巫铁身形一闪,犹如鬼魅一样出现在他面前,左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右手‘噼里啪啦’就是一通耳光抽了上去。
    一通狂抽,血鸦道人被打得脑袋左右连连甩动,面颊差点被抽得飞起,满口大牙都被打得摇摇欲坠,昏天黑地的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他歇斯底里的嚎叫着,疯狂抽调法力想要反抗。
    但是巫铁的左手五指死死扣住他的脖颈,就好像天地都化为一个巨大的枷锁封死了他的身躯,任凭他连幼年时吃奶的力气都攒了出来,体内浩瀚如海的法力依旧纹丝不动。
    十几名身披重甲的魔军将领嘶声呐喊着,他们手持长戟长戈飞扑而来,朝着巫铁就是一通乱刺乱捅。
    巫铁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身后一轮黑色烈日冉冉浮起,皮肤变幻成漆黑色,黑色中隐隐有暗金色纹路若隐若现的巫铁犹如一座大山杵在这里,那些闪烁着夺目精光的长戟长戈戳在他身上,只听得‘叮叮’响声不断,巫铁浑身溅起了大片的火星。
    ‘当啷’几声响,巫铁挨了百来下猛攻后,他皮肤微微一抖,一股可怕的反震之力放出,十几柄九炼仙兵以上的长戟、长戈纷纷粉碎。
    十几个修为达到了神明境七重天以上的魔军将领齐齐吐血,双臂粉碎性骨折,一个个立足不稳,被巫铁放出的反震力道震得倒飞数十里。
    血鸦道人浑身冷汗不断的渗了出来,他即刻明白了,这是一位尊级的老怪。
    但是整个无上魔国,拢共就只有三十六尊尊级老鬼。
    无上魔国已经形成了极其稳固的权力架构和势力划分,三十六位尊级老鬼各有一块地盘,其中魔皇一脉实力和势力最强,一共有九位魔尊。
    其他的二十七位魔尊中,有十五位魔尊是无上魔国的顶级门阀所有,诸如无上魔国的八方征讨使,八位征讨使出身的家族中,就各有一位魔尊坐镇。
    还有十二位魔尊,则是宗门出身。
    诸如血鸦道人所属的血海宫,血海老祖就是三十六位魔尊之一。
    皇族、门阀、宗门,三家鼎立,相互制约制衡,维持着庞大而强横的无上魔国。
    血鸦道人是血海老祖嫡传徒孙,他对三十六位老魔尊的资料,自然是无比熟稔。
    三十六位魔尊中,绝无眼前这位。
    眼前的这位,不仅仅肉身强横无比,更精研雷法,那黑色的雷霆威力简直恐怖。
    三十六位魔尊中,走体修路子的魔尊拢共就只有三位,分别属于皇族、门阀和宗门三方。而雷霆乃魔道天敌、是一切魔功魔法的克星,三十六位魔尊中,没有一位走雷法路子。
    这是一位,不为人所知,来历莫测的‘新’魔尊。
    “前辈……晚辈冒犯,还请前辈饶命。”血鸦道人感受到了巫铁那不可匹敌的恐怖气息,立刻认怂求饶。对于魔头们来说,拳头就是天理,为了保命,作出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原谅的。
    如果不是脖子被巫铁掐着,身体根本动弹不得,血鸦道人现在早就跪在地上舔巫铁的靴子了。
    “血鸦……呵呵,血海老儿的门人。”巫铁的面容笼罩在一层黑雾下。
    他凝聚了阴阳五行七枚道印,其中‘阴’之道印玄妙无穷、包罗万千,世间一切邪恶、不正的力量,最终都能归根到‘阴’之大道中去。
    所以,巫铁想要假冒魔修,真的不要太容易。
    《元始经》中包罗万象,老铁传承的数据库中更是有无穷的知识。巫铁随手选了几部绝顶的魔功,以‘阴’之道印催动,就俨然是一尊积年的老魔头现世。
    “别怕,别怕,老夫不欺负小娃娃。”巫铁‘嚯嚯嚯’的笑着,他的笑声内自带一股勾魂夺魄的恐怖力量,血鸦道人只觉得神魂乱颤,身后那头巨大的魔鸦虚影一阵乱晃,‘轰’的一下就此崩解。
    ‘哇’的一声,血鸦道人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一身修为当即折损了一成左右。
    原本血鸦道人在半步尊级的存在中,那也是顶级的一小撮儿人物,折损了这一成左右的修为,万年苦修付之一炬,他的实力滑落,在半步尊级中,也只能算是普通寻常了。
    心头流血,心痛如绞,血鸦道人却带着谄媚的笑容,不断的向巫铁点头:“您说,您说,您有任何事情,只管交代,晚辈我听着呢。您放心,只要您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晚辈给您办得妥妥当当。”
    巫铁冷冷的看了血鸦道人一眼,慢悠悠的说道:“你派人去监视阴乌双那三个臭小子?嗯,算你有这么一点点机灵劲儿。”
    诡秘的笑了一声,巫铁悠然道:“不用派人了,老夫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扶风神朝派出了他们十几位最优秀的皇子,其中叫做扶风逍遥的,找到了一处广袤的大陆。”
    “那一方大陆上,有一国名曰武国。其疆域广大,子民繁多,物产丰富,堪称天府之国。”
    “阴乌双他们,想要独吞这武国的好处。”
    “你只管,将这事情告诉给你身后的人,无论是阴乌鹫还是血海老儿,总之,你把这事情传播开去就可以。”
    巫铁轻轻的拍了拍血鸦道人的脸,‘啪啪啪’三声,血鸦道人就连吐了三口血。
    每吐一口血,血鸦道人的修为就掉落一层,三口血吐出,血鸦道人硬生生的就从半步尊级,摔回了神明境巅峰大圆满。
    血鸦道人心里在不断的滴血,他已经将巫铁恨到了骨子里。
    但是他依旧满脸是笑的,朝着巫铁连连点头:“前辈放心,这事情,晚辈马上就办,马上就办……想不到,阴乌双他们居然是如此的……如此的……狼子野心。”
    迅速丢开了自己修为被破的恨意,血鸦道人意识到了巫铁所说的这些情报的重要性。
    乖乖个祖宗啊,阴乌双他们,居然发现了一块新的大陆,上面居然还有一个富庶的国朝……一个国朝啊,这得有多少财富?多少资源?
    血鸦脑子里迅速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他的身体微微的战栗着,一脸谄笑的看着巫铁:“前别您放心,这事情,晚辈一定给您办得妥妥帖帖的。”
    巫铁缓缓点头:“最好如此,否则,你必死无疑……你不妨告诉血海老儿,就说老夫胆小,不敢孤身一人去那武国冒险,就是想要找一批替死鬼做老夫的先锋呢……这话,你可以直接告诉他。”
    ‘嚯嚯嚯’的笑了几声,巫铁身体一晃,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血鸦道人一个趔趄摔在了屋顶上,他喘了一阵气,缓缓站起身来,眸子里血光闪烁,幽幽咕哝道:“无上魔国,三十六位尊者,这是定死的规矩……我们这些后生晚辈,是没有机会的。”
    “但是,这位前辈……呵呵,他能成,难不成我们就不能成么?”
    “一块崭新的大陆,一个崭新的国朝……我们在上面做了什么,这些老家伙,他们还能管到那边去?”
    “这事情,嗯,不能给老祖说,得咱们这些做晚辈的……啧,各位老祖之前受了重伤,如今正闭关养伤呢,我们这些孝子贤孙,可不能打扰老祖们静修。”
    “所以,这些困难艰险的事情,我们先……商商量量的,办妥了呗?”
    “这位前辈,也不过是要人去做探路的送死鬼……阴乌双他们三个都敢做的事情,可见那边也不是太危险。”
    血鸦道人眯着眼,突然诡笑一声,他身后的血色葫芦冲天飞起,葫芦口内一道血雾喷出,浮空战堡内近十万魔军将士身体一晃,同时昏厥倒地。
    “嗯,乖一些,在道爷商量出个结果之前,你们还是乖一些。可不敢漏了口风。”
    “这油水嘛,分润的人越少越好,是不是这个道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