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混在明朝当书生 > 第一百零二章 逃兵1
    包篆其实以前想当兵,穿上一身军装是幼年时候的梦想,不过这理想也曾经也成真过一次,高中时候的军训,身穿一身黄绿色的民兵服,而且没有系在外面的皮带,粗略一看就是一根腌黄瓜。

    其实最喜欢的那种军装的造型其实是当初那种电影里面演的军阀混战时候的造型,长筒黑色马靴,天蓝色的军装,配上披风,头顶一顶大檐帽,手拿一根马鞭。

    那造型,只能用两个字来兄容,拉风!到时候自己在留一圈小胡子,那样子成熟稳重简直就是军中的帅哥!

    晚上回去的时候就把唐大画家叫来,然后比划了一番,不得不承认在其他方面唐隐的反应可能差点,可是在画画的方面可是天才,包篆一番讲解下唐隐还真的给画了出来!

    于是一个身穿军装,头顶大盖帽,手里拿着一把军刀杵在前面,目光深沉而又悠远的包篆顿时跃然纸上!

    包篆这才发现自己穿上军装居然如此的帅气,二话不说立即让人去送去裱了,然后找来了裁缝照着做,要是做出来自己感觉不错的话,再让人多做几套,自己下面的那些百夫长之类级别的一人一套。

    为了避免那种不是和尚也念经的情况再次出现,包篆现在可再也不敢丝毫的大意,这每天也去兵营呆着,而按照包篆的意思,现在正在修建那些教室,这也没有办法,一不留神都去念经了,这的确是很悲剧的事情,到时候自己带一群人不是去打仗,而是去超度。

    坐在自己新落成的办公室里面,斜躺着,一点都不雅的把脚放在桌子上,看着四周有些光秃秃的墙壁,包篆总觉得好像差点什么?

    想了想,可还是想不到缺点什么,于是扭头朝唐隐问道:“你说我们这房间里面还差点什么?”

    唐隐从一大堆的兵书里面抬起头来,奇道:“缺什么?嗯,等等,我翻翻兵书,看上面有没有写的,嗯,兵书有云……!”

    “行了,行了,别云了!”

    包篆挥挥手,等他翻兵书,这什么都完了,这临时抱佛脚多少也得又个限度才行,这个布置一个房间都要翻下兵书,这也太那个什么了!

    唐隐闻言,继续啃自己兵书,这当军师的,别的不说至少得熟读兵书,这一点唐隐还是做得不错的,至于能不能用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我看应该摆点盔甲,然后这背后在写个帅字!然后还得要一个地图什么的!”

    柳诗诗在一旁说道,作为包篆的第二个军师,她和唐隐一人坐一边。

    “|帅字?”

    包篆听到了这个字,摸着下巴点点头,道:“嗯,的确如此,很帅的帅啊!”

    包篆正琢磨着,几个百夫长齐齐的走了进来。

    包篆抬起头来,问道:“这有事情?”

    几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这才道:“大哥,这有事情想给你禀告一下!”

    这一个个看上去的都是一副严肃的样子,这让包篆怎么都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问道:“什么事情,说!”

    这百夫长这才道:“逃了两个兄弟!”

    “逃了?”

    包篆惊讶道,这先前自柳诗诗还在说这个问题,没有想到居然真的发生了,正想详细的问问,突然有士兵匆匆忙忙的奔了进来,道:“大哥,有个自称什么千户的要见你!”

    毛起先?

    包篆顿时知道来的什么人了,这个时候来,怎么都有种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意味,喊道:“有请!”

    “包大人不用请了,我自己已经进来了!”

    毛起先的声音传来。

    说话间,只见一身甲胄,大步的走了进来,好好的休息了一段日子,也算恢复了元气。

    包篆站了起来,笑道:“毛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请坐,这地方简陋,大人还请见谅!”

    毛起先哈哈一笑,道:“包大人客气了,如此时间居然能有如此的样子,实在不简单啊,今天我来看看大人,同时还给包大人带来了一个小小的礼物!“

    说完,喝道:“带进来!”|

    几个士兵立即押着两人进来,这两人光头,一脸的沮丧,双手被绑在后面丝毫动弹不得,这嘴也给堵上了!

    这一看也就是自己的士兵,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微微瞟了一眼自己几个将领的脸色,这一看包篆也明了,这两个人应该就是逃走的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被毛起先给抓住!

    如此一来,毛起先今天可不仅仅是来看自己的,而是来看自己好戏的!

    不动声色,包篆奇道:“毛大人,这两个人应该是我的兵,不知道毛大人把他们给绑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们又得罪大人之处?”

    毛起先嘿嘿一笑,道:“他们可没有得罪我,不过,他们可是逃兵啊!”

    “逃兵?”

    包篆惊讶道,然后点点自己的两个士兵,奇道:“毛大人,你说他们?”

    毛起先哈哈一笑,道:“当然,我的兵可没有出现逃兵这个事情!唐军师,你说呢?”

    “这个……稍等一下,我翻下大明律法!”

    唐隐说道,在眼前的一大堆书里面找了起来。

    “千户大人,想必你搞错了吧,这两人是我们大人手下没错,不够可不是什么逃兵,倒是毛大人你,绑了我们士兵这到底又什么目的?”

    柳诗诗见缝插针说道,直接否定,把矛头直指毛起先,很显然要是说这两人是逃兵,他们必定受到处罚,最主要的一点,外人来处罚自己的人,这脸往哪里搁。

    “住嘴,你什么人,居然如此和大人说话!”

    毛起先的亲卫说道!

    “她是我的军师!”

    包篆淡淡的说道,坦白的说对于毛起先的轻微非常的不满,什么时候轮到这小子在这里叫嚣了!

    “笑话,这军师哪里有女的?”

    这亲卫讥笑道。

    “啪!”

    包篆一拍桌子,对着侍卫怒目而视,道:“坦白的说,你一个小小的侍卫居然和本大人说话,正想一巴掌拍掉你几颗狗牙……!”

    “呼……!”

    “啪……!”

    “啊……!”

    这话刚落,就听到呼的一声,接着啪的一下什么东西撞在了这侍卫的嘴上,接着他就一身惨叫,捂着自己的嘴练练后退了两步,接着一口血吐了出来,还带着两颗牙齿!

    至于这地上,一个藤球骨碌骨碌的停了下来!

    现场一遍安静。

    包篆心里一笑,啪的再次一拍桌子,喝道:“谁一天没事乱踢球,都把人给砸了!”

    唐凯门口探出一个脑袋,看看这被砸的人,这才幽幽道:“不好意思,一不小心,用力猛了一点,不过你放心,我会医,一针扎下去,保证你安然无恙!”

    说完,手指尖露出了一根蓝幽幽的针。

    士兵吓得连忙退了一步。

    包篆脸色一板,道:“我说了多少次,这里不能玩球,你看,这又把人砸了不是,先前被人砸了那个现在手还吊着绷带!”

    说罢,朝毛起先笑道:“毛大人,这是在不好意思,这小子这段时间迷上了这藤球,可是偏偏不懂得怎么控制自己力道,上次把别人的手给打断了现在还没有好,这次算轻的了!这样,这医药费我付了,下次也站远点,免得挨球。”

    世上又如此巧的事情,毛起先怎么能相信,脸色一板,道:“包大人,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包篆笑道:“毛大人,你这话就有些过了,怎么会是故意的?我也就是一个意外而已,我这都赔礼道歉了,难道还要我怎么着?再说了,他这出言不逊在先,怎么不能有女军师,这任谁当军事我高兴我愿意,好像也不用给你的侍卫禀告吧,再说,我给他禀告,他受得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