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时钟塔安全屋列车爆炸半小时后,大卫坐在安全屋里的一张廉价折叠桌上,忍受着医疗技师粗暴的治疗,努力地想要把这次袭击理出个头绪。“哦。”技师戳到脸上的酒精棉签让大卫抽了一下,往后一缩,“谢谢你,真的,但我们回头再处理这些吧。我没事的,轻伤而已。”霍华德·基冈从电脑屏幕墙前站起身,穿过房间,走向大卫,“这是个陷阱,大卫。”“为什么?这不合逻辑……”“合的,你得看看这个,我在爆炸之前刚刚收到的。”基冈递给他一张纸。<<<仅供浏览>>><<<时钟塔>>><<<中央通报>>>时钟塔遭到袭击。开普敦和马德普拉塔站被摧毁。卡拉奇、德里、达卡和拉合尔站遭破坏。建议激活防火墙。务必注意。<<<报文完毕>>>基冈把这页纸塞回到上衣口袋里:“他在我们的安全问题上说了谎话。”大卫揉了揉太阳穴,简直是噩梦般的场景。炸弹爆炸让他的脑袋仍在抽痛,但他必须继续思考,“他没有说谎……”“至少是说轻了,或者,更有可能是有意无意地误导,把我们的注意力从这次对时钟塔的大规模袭击上引开,让我们对此无能为力。”“对时钟塔的袭击并不意味着这次恐怖威胁是虚假的,可能是一个前奏。”“也许。但现在我们确知的只有一件事,时钟塔被逼到墙角了。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保护你的分站。你们是南亚最大的行动组,你们的总部现在可能正在遭受攻击。”基冈捡起他的背包,“我要回到伦敦去,去那边努力控制局面。祝你好运,大卫。”他们握手告别,大卫望着基冈走出了安全屋。街头上,一个小孩跑向大卫,高举着一大沓报纸,摇晃着报纸大声喊道:“你听说了吗?雅加达正遭到袭击。”大卫推开了他,但孩子把一捆卷起来的报纸塞到他手里,然后窜进了边上的街角。大卫起初想要把报纸扔开,但它太重了,里面卷着什么东西,他打开报纸,然后一个大约一英尺长的黑色圆管掉了出来——一个土制铁管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