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自闭症研究中心雅加达西区警察局局长埃迪·库斯纳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走进案发现场——城里最西边的某个科研实验室。一个邻居报告说听到了一声枪响。这是个高级社区,这儿的居民在政界有影响力,所以他必须来查个清楚。这地方显然是某种医疗机构,但有些房间看起来简直像个日托所。局长手下最优秀的便衣警员之一,帕库,招手把他引到后面一间房里。在那他看到了一个失去意识的女性倒在地上,离她不远处还有一个死去的男人,倒在他自己的血泊中,周围站着几个警察。“情人口角?”“我们不这么认为。”帕库说。局长能听到在后头有一些小孩在哭。一个印尼本地女人进入了房间,她一看到地上的人,立刻尖叫起来。“让这位女士离开这里!”局长说。两个警官把她赶出了房间。房间里的警察现在除了局长就只剩下帕库了,局长问道:“他们是谁?”“这个女人是凯瑟琳·华纳医生。”“医生?这儿是家诊所吗?”“不,是一家研究机构。华纳是这里的头,你刚看到的那个本地女人是照顾孩子们的保姆。华纳他们在研究一些有缺陷的孩子。”“听起来没多少油水的样子。那个男人呢?”局长问。“实验室的技术员之一。那个保姆说当时另一个技术员答应替她照看孩子们,所以她回家去了。保姆还说有两个孩子失踪了。”“离家出走?”“她觉得不是,她说这幢房子有安保设备。”帕库说。“房子里装了安保摄像机?”“不是,在孩子们的房间里装了些观察摄像头。我们正在检查足迹。”局长弯下腰,仔细观察地上的女人。她有点瘦,但并不太瘦,他喜欢这样的。他摸了摸脉搏,然后把她的头部朝两侧转动,观察她头上有没有外伤。他注意到她的手腕上有些青肿,但看起来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受伤。“真是一团乱麻,查查看她有钱没有。如果有的话,把她带到局子里去。如果没有的话,经过医院的时候把她丢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