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斯米克特郊区伊麻里集团研究综合体项目主管慢步走进常慎医生的办公室,把一份文件扔在他桌上:“我们有了一种新疗法。”常医生拿起文件,开始一页页快速翻阅。主管在屋里来回踱步:“看起来很有希望,我们正在快速跟进。我希望四小时内把那台机器和用新疗法处置过的试验对象都准备好。”常医生放下文件,抬起头来看着他。这位常医生张口欲言,但主管摇手制止:“我不听,奇迹随时都可能发生——今天,明天,甚至可能现在已经发生了,我们都知道这点。我们没时间谨小慎微了。”常医生又要说什么,主管就再次打断了他:“也别告诉我你需要更多时间,你已经花了很多时间了。我们需要结果,现在告诉我,照这个做需要些什么。”常医生跌回他的座椅里,终于开始说道:“最近的试验对本地的电网压力很大;我们所用的电量远超表面上现在的装机容量。我们认为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本国的电力部门肯定在怀疑我们到底在干什么了。更大的麻烦是我们手头的灵长类动物不足……”“我们不用灵长类动物做试验。我希望准备好一批人,50个,用于试验。”常医生坐直了身子,说话的语气也强硬了一些:“就算把道德问题放在一边——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我们还需要一大堆数据才能开始人体试验,我们需要……”“你已经有了,医生。文件里都有,而且我们正在取得更多数据,这还不是全部,我们还有两个研究对象,他们身上的亚特兰蒂斯基因处于持续激活状态。”常医生的眼睛瞪得溜圆:“你是说……两个……怎么……”对面的男人冲着文件飞快地点了点,仿佛眼镜蛇对着目标猛然一扑。“看文件,医生,都写在里面了。他们会到这里来的,很快就到。你最好提前准备好,你需要做的只是照搬里面的基因疗法。”常医生翻动着文件,一边阅读一边喃喃自语。他抬起头来:“那两个试验对象是小孩子?”“是的。这有什么问题吗?”“哦,不。嗯,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没有可不是个好答案。需要找我就给我打电话,医生,四个小时。不用我告诉你这关系到什么吧。”但常医生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他已经沉迷于凯瑟琳·华纳的笔记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