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时钟塔分站总部安全通信室乔什瞟了一眼位于显示屏上的那些红点。在大卫离开后的一个小时里,这24个红点——代表着雅加达站的全部外勤特工——已经从总部大楼移动到了城市里的各个地方。现在地图上显示出他们分成了4组,每组6个点。乔什认得出其中3组所在的地点:是雅加达站的安全屋。这些屋子里的18个成员肯定是在大卫的可疑人员名单上的。那些安全屋里的红点在慢慢移动,碰到关着他们的墙壁时就转回头,就像是一个被告在禁闭室里踱步,等待着得知自己的命运。这个策略貌似不错:大卫把可能的敌方武装人员分开来,如果他们真的发动攻击,他也能提前看到他们过来。等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看着图上的这些红点让乔什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这让威胁变得真切起来。事情正在发生,雅加达站爆发战斗只是个时间问题。在某个时候,那些红点会挣脱安全屋的束缚,逼近大卫那一伙的6个战士,然后回到总部来收拾乔什。大卫仅仅是在为他们争取时间。争取时间让乔什去筛查最近的本地情报和研究那段密文——以找到其中的秘密。而他现在不能肯定他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他又看了一遍卫星视频,他找到的只有这个。如果他搞错了怎么办?他用手捋着自己的头发。这事情显然是跳出了现有的条条框框的。但如果这事并无太多意义的话……情报工作常常最终依赖直觉。那辆卡车,那个行动,让乔什感觉不对头。他拨通了大卫的电话,然后说:“我想我发现了些东西。”“继续。”大卫说。“一桩绑架案——有人从一家医疗诊所绑走了两个孩子。几个小时前雅加达警察局收到了报告。时钟塔把它标记为一个低优先级的本地案件。但那辆卡车是一辆商用车,登记在一家位于香港的皮包公司名下,而这家公司已知是伊麻里的一个前台企业。而且坦白地说,这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干的:这是一次专业的绑架行动。通常我们会把它归入标准的绑架——要求赎金案件,但伊麻里可不会屈尊做这种案子。我还在深挖,但我敢99%肯定,这是伊麻里的一次行动,而且其优先级比表面上看起来高得多——大白天抓走孩子们,而且用的车他们明知道我们会追踪。这意味着他们急不可待。”“那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还不能确定。奇怪的地方是,看起来另一家伊麻里的公司——伊麻里研究院——在资助这家诊所。买下房子的钱和每个月的开销都是由一个雅加达本地的投资公司支付的:伊麻里雅加达公司。在你的档案里有好几份这家公司的背景资料。这家公司的历史能追溯到几乎两百年以前。殖民地时期它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一个子公司。它可能是东南亚这边伊麻里最主要的运作中心。”“听起来不对劲啊。为什么伊麻里的一家机构要从另一家里抓人?也许是一次内斗?对这家诊所里面的人员我们有什么了解?”“不多,里面的人没多少。有几个实验室技术人员,其中之一在案件中被杀了。一队轮班照顾孩子们的工作人员。大部分是本地人,彼此非亲非故。还有领导他们的科学家。”他抽出一份凯特·华纳医生的档案,“她就在这次侵入事件的现场,可能被打昏了。一个小时之内都无人离开。现在本地的警察把她关在一家雅加达的分局里。”“他们为那些孩子启动了跨区行动吗?”“没有。”“发布全面警戒通告?”“没。但我有个想法。我们在雅加达西区警察局有个情报员。他15分钟前提交了一份报告,说警察局局长正在勒索一位美国的女性公民。我猜那就是华纳医生。”“嗯哼。这家诊所是做什么的?”“实际上,这是家研究机构,做基因方面的研究。他们在研究自闭症患儿的新疗法,从根本上说,可以用在任何有发育障碍的人身上。”“完全不像在宣扬国际恐怖主义。”“同意。”“那目前的初步结论是?我们在寻找的是什么?”“老实说,我还摸不着头绪。我还没太深入其中的细节,但有个问题显得很突出:这项研究尚未申请任何专利。”“这问题为什么重要?你觉得他们其实没在做研究?”“不,我能肯定他们在做,他们进口的设备和他们的人员构成可以证明这点。但这研究不是为了钱。如果他们想要把研究的东西商业化,他们就该首先申请专利,这是临床试验的标准流程。你在实验室里发现了一种化合物,然后申请专利,然后试验它的效果。专利可以防止竞争对手从临床试验中窃取样品,然后抢先申请专利,把你阻挡在市场之外。只有你不希望让世人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才会在不申请专利的情况下去做试验。而雅加达很适合做这种事。在美国用病人进行临床试验的话,法律上就要求向fda提出申请,披露试验疗程。”“所以他们在开发某种生物武器?”“有可能。但今天以前,这家诊所从没出过事。他们没有登记任何死亡事故,所以如果他们在孩子们身上试验武器的话,那会是史上最低效的生物武器。就我所能看到的资料,这个研究是守法的,并且动机良好。实际上,如果他们真的实现了他们的研究目标,那将会是医学上的一次巨大突破。”“这也能让它成为一个极好的掩护。但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偷它自己的东西?如果是伊麻里赞助、运营了这家诊所,为什么他们还要派他们自己的人去偷走那些孩子?也许是研究者在他们所做的东西——那种武器面前畏缩了?”“可能。”“雅加达警察局的情报员有权力释放那位医生吗?”“没有,显然他的职位低了那么一点。”“我们有局长的档案吗?”“稍等。”乔什在时钟塔的数据库里搜索了一下,局长的档案出现之后,他靠回到了椅子里,“耶,我们有一份。哦。”“发到我的移动指挥中心来。你看完了他的所有情报了吗?”“是的。这是唯一真正值得注意的事,不过还有点别的事。”乔什琢磨了一下要不要提到那件事,但就像绑架视频一样,那事给他的感觉也不对劲,“没有其他分支机构遭到攻击的报道,中央机构也没有再给出任何建议。在新闻里也什么都没有——从卡拉奇、开普敦和马德普拉塔的战斗之后就没有了。所有的分站都很平静,若无其事地发布着例行报告。”“你的推测是?”大卫问。“两种可能:要么他们在等待着什么,可能是我们的下一步行动,要么……”“其他的分站已经不战而落了。”“是的。我们可能是最后一个大站了。”乔什说。“我希望你继续去解读那段密文——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