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雅加达西区警察局拘留中心库斯纳迪局长正准备打开审讯室大门的时候,一个男人挡在了他面前。是个美国人,或者是欧洲人,肯定是个军人之类的人物。他有军人的体格——还有军人的眼神。“你是谁?”库斯纳迪问那个男人。“这不重要。我是来带走凯瑟琳·华纳医生的。”“啊,有趣的家伙。告诉我你是谁,不然我就把你丢进牢房去。”男人递给他一个马尼拉纸的信封,然后说:“看一下,里面的东西你应该都见过。”警察局局长打开信封,看到了最上头的几张照片。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他们怎么会有?“如果你不马上释放她,你就不会是最后一个看到这些的人。”“我要底片。”“你觉得我们像是在跟你讨价还价吗?把她放出来,要不我的组织就会放出那个信封里的东西。”库斯纳迪的眼睛望着地面,然后往两边瞅来瞅去,仿佛是只被逼到墙角的动物,正在抉择往哪边逃窜。“顺便,以防万一,你想把我扔到牢房里去,所以,如果我的人在三分钟之内接不到我的电话,他们就会无条件地放出这些档案。你现在就给我个结果,你还想不想当警察局局长?”库斯纳迪必须想想。他环顾整个部门,谁能干出这事?“时间到。”那男人转身欲走。“等等。”警察局局长打开审讯室的大门,挥手示意那个女人出来,“这个男人会护送你离开。”女人在门口停了一下,看了库斯纳迪一眼,然后上下打量着那个军人。“没事了,现在开始由这个人接手你的事。”那个男人用一只胳膊搂住她的背,然后说:“跟我来,华纳医生。我们离开这里。”库斯纳迪望着他们走出了警察局。凯特在警察局外停下脚步,转向那个救出她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护甲——和那个抓走她的孩子们的男人诡异地相似。他的同伴们也一样——现在她看到他们了——他们有五个人,身后是一辆黑色的大卡车,好像是放大版的联邦快递送货车,还有一辆黑色的suv,窗户玻璃都是深色的。“你是谁?我希望知道——”“稍等片刻。”他说。他朝着曾指责凯特购买了那些孩子的那个矮子审讯员走去。这个军人把一个文件夹交给那小个子,然后说:“我听说你处于晋升序列中。”小个子男人耸耸肩,“我只是做了让我做的事。”他不好意思地说。“你的案件承办人说你是个好情报员。如果你够聪明,知道要怎么利用这个东西,可能你会是个更好的警察局局长。”审讯员点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大。”军人走回到凯特这边,朝着那辆黑色的大快递卡车比画了一下:“我想要你去那辆车上。”“我哪儿也不去,除非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我会解释的,但现在我们得先把你带到个安全的地方。”“不,你——”“现在有条提示:好人会请你去车里;坏人会把一个黑袋子罩到你头上,把你丢进车里。我在请你去。看,你可以留在这里,也可以跟我一起走,看你了。”他朝着卡车走去,打开了车子后部的滑门。“等一下,我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