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时钟塔分站总部安全通信室乔什紧张地等待着,想知道他对大卫给他的加密信息的分析是否正确,这是乔什最好的一个想法了,实际上也就这一个想法。他努力不盯着玻璃房的长壁上的主计算机显示屏看。最近30分钟里,屏幕上一直显示着同样的字样:搜索中……他的目光掠过那边上的两个显示屏:一个显示着外面门口传来的视频,另一个显示的是本市地图,上面有24个红点,代表着时钟塔雅加达站的外勤特工们。他不知道哪个显示让他更紧张,这两个显示屏也许就有如巨大的倒数指示牌,滴答滴答地倒数着离他的死亡和某些可怕的、未知的灾难还有多久……另一个显示屏还是仅仅显示着,搜索中……搜索需要这么长时间吗?如果他是在浪费时间怎么办?还有些别的事情让他紧张。他瞥了一眼大卫留在桌上的野战箱。他站起来,抓过箱子,但他拿起来的时候,箱子的底掉了。枪和氰化物胶囊滚到了桌子上,当啷啷的响声打破了寂静。这声音仿佛会回响几个小时。最终,乔什抓住了枪和两粒药,他的手在发抖。墙上传来一阵哔哔声,把他从这一刻的状况中惊醒过来。大些的屏幕上显示出:五条结果。五条结果!乔什坐到左边,开始操作无线鼠标和键盘。三条结果来自《纽约时报》,一条来自伦敦的《每日邮报》,还有一条来自《波士顿环球报》。也许他是对的。他一看到那些名字和日期,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些是讣告。讣告和分类广告是经典的间谍技巧: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特工们就经常用这种方式在全世界的间谍网络中传递信息。这是个过时把戏了,但是如果这个信息是1947年发出的,在当年这的确是个可行的方法。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个恐怖活动网络得超过65岁了。他把这些推断丢到脑后。他又看了看大卫给他的加密信息:多巴计划是真实的。4+12+47=4/5;琼斯7+22+47=3/8;安德森10+4+47=5/4;埃姆斯然后他转向搜索结果。恐怖分子更有可能使用的报纸会是——一张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里都看得到的报纸。《纽约时报》是最可能的候选者。即便在1947年,在巴黎、伦敦、上海、巴塞罗那,或者波士顿,你都可以走到报摊上,拿到一份当天的《纽约时报》,其中包括付费讣告。如果这些讣告是加密的信息,那么他们必定在某些方面显得与众不同。乔什立刻就看出来了:有几份时报上的讣闻,每份的标题都包含着“时钟”和“塔”两个词。他靠回他的椅子里。时钟塔能有这么古老吗?在1947年《国家安全法案》通过之后,cia才正式建立起来,尽管它的前身战略情报局(ss)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2年)建立的。为什么这些恐怖分子会提到时钟塔?莫非他们那时候就在和时钟塔作战——在1947年——66年前?他必须集中精神在这些讣告上,一定有办法解开它们的。理想中的加密系统应该使用一套可变的密码:解密一条信息不需要额外的一条密匙。每条信息都包含着自身的密匙——某种简单的东西。他打开了第一份讣告,日期是1947年12月4日。亚当·琼斯,先锋时钟匠人,终年77岁,死于制造其经典的钟塔的途中亚当·琼斯统领直布罗陀钟表制造业,周六死于英国人的洪都拉斯。他的尸体发现者是他的仆人。遗骨将会被葬在邻近他已故的妻子——其地系他们共同选定。请先来函或者告知家人,如欲到访。信息就在其中的某个地方。关键何在?乔什打开另外几份讣告,略读了一下,希望找到某种线索。每份讣告都含有一个地名,都在全文的前面部分。乔什迅速地考虑了几个可能,重新排列了几个单词,然后坐回去,沉思。讣告写得很生硬,某些词的次序很不恰当。或者说是很勉强,就好像他们必须要这样用词,词序,间隔。他明白了。名字就是密钥——名字的长度。第二层密码就是这样的。4+12+47=4/5;琼斯1947年12月4日的讣告,是亚当·琼斯的。4/5。名是4个字母;姓是5个。如果从讣告中取出第4个单词,然后第5个,然后重复,会形成一个句子。他重新审视这份讣告:亚当·琼斯,先锋时钟匠人,终年77岁,死于制造其经典的钟塔的途中亚当·琼斯领袖直布罗陀钟表制造业,周六死于英国人的洪都拉斯。他的尸体发现者是他的仆人。遗骨将会被葬在邻近他已故的妻子——其地系他们共同选定。请先来函或者告知家人,如欲到访。连起来,这条信息是在说:直布罗陀,英国人发现遗骨,邻近其地。请告知。乔什琢磨了一下这条信息。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而且他完全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在网络上搜索,找到了几条结果。看起来,英国人20世纪40年代在直布罗陀附近找到了一些骨头,具体点说,是在一个叫作戈勒姆的洞穴里,这是一个天然的海边洞穴。但那些不是人类的遗骨,而是尼安德特人的遗骨——它们大大改变了世人对尼安德特人的认知。我们这些史前的表亲其实比原始穴居人文明得多。他们建造居所,在石头灶台上架起大火堆,烹饪蔬菜,有自己的语言,创作洞穴艺术,埋葬死去的同伴时用花陪葬,还制造先进的石器和陶罐。直布罗陀的遗骨还改写了尼安德特人的生存时限。在直布罗陀的发现之前,尼安德特人被认为绝灭于约四万年前。而直布罗陀的尼安德特人生活在大约两万三千年以前——比此前认为的要晚得多。直布罗陀似乎是尼安德特人最后的堡垒。一个远古的尼安德特人堡垒跟一次全球恐怖袭击之间能有什么关系?也许其他的信息能有点帮助。乔什打开第二份讣告,同样解开了它。南极洲,u艇未找到,若批准进一步搜索请告知。有趣。乔什又搜索了一下。1947年的南极洲相当热闹。1946年12月12日,美国海军派出了一支庞大的舰队,包括13艘舰艇,接近五千人员,前往南极洲。这次代号“高空降落行动”的任务目标,是建立南极洲科考基地“小美洲四号”。长期以来,都有一种阴谋论推测,诉说着美国人去南极其实是为了搜寻纳粹的秘密基地和技术。这条信息的意思是他们没找到?消息是写在一张厚照片的光面上的,乔什把它翻过来,仔细观察着照片。一座巨大的冰山漂浮在一片蓝色大海上,在冰山中央,有一艘黑色的潜艇戳在冰里。潜艇上的标志太小,看不清,但肯定是纳粹潜艇。从潜艇的大概尺寸来估计,冰山方圆大约有十英里。大到这地步,该是来自南极。这意味着他们最近找到了那艘潜艇吗?是不是这一发现启动了某些进程?乔什回到最后一条信息上,希望它能提供线索。解开以后,里面写的是:罗斯威尔,探空气球和直布罗陀技术相称,我们必须会面。合在一起,这三条信息是:直布罗陀,英国人发现了遗骨,邻近其地。请告知。南极洲,u艇未找到,若批准进一步搜索请告知。罗斯威尔,探空气球和直布罗陀技术相称,我们必须会面。这是什么意思?直布罗陀的一处遗迹,南极洲的一艘u型潜艇,还有最后那条——罗斯威尔的一个探空气球和直布罗陀的技术相称?还有个更大的疑问:为什么?为什么要揭示这些信息?它们已经有65年的历史了。这些跟现在发生的事情能有什么联系——跟时钟塔和一次迫在眉睫的恐怖袭击能有什么联系?乔什来回踱步,他必须好好想想。如果我是只潜伏在一个恐怖组织内部的鼹鼠,想要求援的话,我会怎么做?想要求援……这个情报员就会留下一条联系他的途径。另外一套密码?不,也许他同时就公开了方法——怎么联系他的方法。讣告。但那太没效率,报纸上的讣告至少要一天后才会登出来,就算是在线版也一样。在线?现代的话该用什么?你会把消息贴在哪儿?乔什迅速地转动念头。报纸的讣告栏很好使:只有几张报纸需要查看。收集起过去的全部讣告会多要些时间,但他有个关键的优势:他知道到哪儿去找。网上信息可能在任何地方,必须有别的线索。这三条消息有什么共同点?一个地址。不同点是什么?在南极洲没有人,没有分类广告,没有……没有什么?罗斯威尔和直布罗陀之间的不同是什么?两个地方都有报纸。在一个地方你能做,在另一处你做不了的是什么?贴出某些东西……情报员在把他引向某个张贴系统,其如今的地位相当于《纽约时报》在1947年。克雷格分类广告网,只能是这个。乔什查了一下。没有直布罗陀的本地广告专版,但,没错——有新墨西哥州卡尔斯巴德市罗斯威尔的本地广告专版。乔什打开版面,开始浏览帖子。帖子数以千计,分成十几个类别:出售,房地产,社区,工作,简历。每天都有几百个新的帖子。他要怎样才能找出情报员的帖子呢——假如在这里面的话?他可以使用网络收集技术,抓取站点上的目录——一台时钟塔的服务器会“爬”过整个站点,就像谷歌或者必应编制网站目录的时候一样,抽取目录并提供检索服务。然后他就可以运行解密程序,看看有没有哪个帖子能读出东西来。只要花上一两个小时。他没有一两个小时了。他需要一个出发点。讣告是合乎逻辑的选择,但克雷格分类里没有讣告。最接近的类别是什么?也许是……交友?他扫过分类栏:纯柏拉图女找女女找男男找女男找男浪漫情缘随缘偶遇擦肩而过狂呼乱嚷该从何处开始?他是在做无用功吗?他没时间可以浪费。也许还有几分钟,还能看一批帖子。“擦肩而过”是个有趣的版块。大致来说,就是如果你看到了某个你有兴趣的人,但没有机会“建立联系”——邀对方约会——你就在这儿发帖。在一些年轻男性中很流行这个,他们在当面的时候没有勇气邀漂亮女孩出去约会。乔什自己都曾在上面发过几次帖。如果对方看到了帖子并回复了,那么就是那样啦,毫无压力。如果没有……那就是命该如此。他打开这个版块,读了几条。标题:便利店里的绿衣女孩内容:我的老天啊,你美得惊人!你太完美了,我完全说不出话来。真想跟你谈话,给我发电子邮件吧。标题:汉普顿宾馆内容:我们在桌边一了水喝,又一起进了电梯。不知道你是否还愿意跟我一起额外做点小小的运动。告诉我我该在哪层下。我看到你的结婚戒指了,我们可以守口如瓶的。他又看了几条。如果使用之前那种模式——信息藏在帖子里,用姓名长度当作解码密钥——的话,帖子肯定会比一般的长。克雷格分类网是匿名的。那么名字会换成电子邮件地址。下一页上的第一条是:标题:在那家“塔唱片”老店里看到你谈论新出的单曲《时钟歌剧》有戏……时钟和塔都出现在标题栏里。乔什点开帖子,快速浏览了一下。比其他的长。电子邮件地址是andy@gmail.cm。乔什匆匆抄下帖子里的单词,第四个,接着是之后的第五个,然后重复。解码帖子得到的是:情况有变。时钟塔将会陷落。如果还活着就回复。谁都别信任。乔什一时浑身僵硬。如果还活着就回复。他必须去回复,大卫必须去回复。乔什拿起电话座机,拨打大卫的号码,但连不上。他先前还打过的。不是房间或者电话的问题,会是什么——他发现了,外面门口传来的视频画面,它一直没变化。他仔细看了看,服务器上的灯静止不动——但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它们总是在不规律地闪烁,访问硬盘的时候,网卡收发数据包的时候都会闪。这不是视频画面,是一张照片——想要闯进房间的人放在那里的。